69书吧 > 道友,跟我走 > 第2章 布阵

第2章 布阵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日,刚过卯时,西门吹箫便张开了眼,静悄悄的起来,梳洗一番,便慢悠悠的出了门。今早村里的男人们便要赶去沛郡,吹箫便跟村南住的柳先讲好,捎带上他。因得刘芸对儿子处事极为放心,连带着村中几个对刘芸极为尊敬的年轻后生对吹箫也多了几分不同。

    清早微冷的清风拂过吹箫瘦弱的身板,天空刚泛起鱼肚白,微薄的晨雾中,那一步一步走的缓慢的身影远远看来竟有点子翩翩欲仙的姿态。先儿哥站在一辆牛车旁,缩着臂膀半眯着眼打盹,吹箫跺过去,叫了一声:“先儿哥。”

    柳先连忙张开眼,低头看见刚到自己腰部的孩童,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吹箫来了啊。”西门吹箫微微一笑,点点头,先儿哥刚想再问点什么,便听到带头的大汉一声吆喝:“得咧,赶路喽~~!”那最后一字拖得又长又响。

    先儿哥一乐:“赶得正巧啊。快上车!”吹箫转身爬上车,靠着一个柳条编的筐子,刚闭上了眼,牛车就晃悠悠的顺着小道朝前驶去。

    高大的城门前,人群歪歪斜斜的拉得老长,吹箫坐在牛车上,抬起头望着城门,那匾额上端端正正的刻着‘沛郡’二字,清正端严。听闻这二字还是武宗年间樊氏老祖宗刻上去的,那时候神宗还在牙牙学语,樊家人就已经是这沛郡的郡君,治家严谨,无人不称道。可是现在......吹箫挑唇,望着沛县的天空,孩童漆黑的瞳孔中泛着水亮清冷的光,记得去岁来郡之时,沛郡上空的浩荡之气还厚重无比,满不过一年的光景,那乳白的生吉气就飘飘荡荡的远去了。樊氏,已为天道所厌弃。

    既如此,若那樊延熙真对他娘做些子龌龊的事,他也并不介意给樊家加上一把火。既已得到自己想要的,吹箫便放下了这门子事,转而兴趣盎然的观察起着周围来,听着旁人各式各样的乡音,连蒙带猜,也自得其乐。待进了城,跟着先儿哥走街串巷的,这小哥儿操着老实勤恳的嗓音总能不多时便将那银钱往上提几钱,吹箫想着那场面便觉得有意思的紧,也因的先儿哥这张嘴,日头不过刚过头尖,牛车上的物品便少了一多半。那余下的一半,也不值得什么,为了早归家,先儿哥便稍稍降了价,又添置了家中需缺之物,便赶着牛车归家去了。

    柳庄村离沛郡足有二十多里地,到村口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幸而走的早,到家也不过申时未过,日头还有一半未落。告别了先儿哥,吹箫便往家走去,路上竟遇得不少的妇人,这反常的情况叫吹箫有些疑惑,因得刘氏是后来户,屋子便起在村边缘,往常这路是无多少人走的,看着那些妇人有异的神情。吹箫心里一紧,小步子也不由的加快了。

    还未至家门口,远远的,西门吹箫便见着那三三两两的妇人在自家门口探头探脑的张望,心中疑虑更深,吹箫叫了门。

    屋内刘氏听到儿子的声音,顿时展开了眉头,出了厅堂便要去开门,然走到一半,看到那七八台箱子,眼神就是一锐,‘砰砰’几脚踢在箱子侧面,那上好的铁梨木箱便轻巧的落在院角,整齐的码着。

    若叫那门外的妇人们看见这一手,保管叫她们长大了嘴巴,那一口口的箱子就算是空的也要有个五六斤重,何况来的时候,那抬着箱子的汉子们走起来都觉得吃力,就是这么几台箱子竟然叫这纤弱的女子轻飘飘的几脚踢飞了?叫人不能信!

    然这在外面那群妇人眼中惊世骇俗的事情叫刘芸做来却轻描淡写,甚至不值一提,这有什么呢?若不是她逃出来的时候,叫那毒妇伤了紫府,爆了金丹,何至落入凡家与这些往日蝼蚁为伍?如今的场景若在往昔,便是万万想象不出的。可先进不同与往日,刘芸笑了一下,她有箫儿哥,这便足矣,那往日痴恋如今想来也不过是妄念而已。

    刘芸开了门,将儿子迎进来,又将院门关上,竟是问也不问那些在家门口徘徊的妇人们,如此明白的态度到叫人脸上不由的讪讪,那妇人们见探不出什么,便又三三两两的散了。

    刚入院庭,吹箫便一眼看见了那几口贴红字着红花的箱子,脚步一顿,便停了下来,刘芸看他一眼,道:“我儿便早料到了吧,今儿早樊家送来的,除去这些不算,还着人送来沛郡一处地契并两间铺子来。”

    这是要拿娘当外室养了!吹箫嗤笑:“白日做梦。”

    刘芸摸了摸他的头,牵着他往屋中走,柔声道:“我儿不必担心,娘会料理此事,娘只要箫儿安好便万事足矣,断断不会遂了那樊延熙。”

    听得刘芸此话,吹箫‘嗯’了一声,没再言语,他娘既然这样说,那就是动了杀心。那樊延熙不过是一个郡君家的公子,左右不过只习得一些花拳绣腿,对他娘来说,简直就像是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他娘就算是身受重伤,五脏皆在衰竭,那战斗力也是破表的。可,他却不想让刘芸动手。人,乃灵也,杀人便易沾染因果,引得人煞相随。若他娘没有受伤,气血旺盛,那便罢了。如今不同于往日,他娘爆了金丹,已经算不得修仙者了,沾了业障,与气运有损。

    但,这话他却不会说出口,也无需去说,村中明日还有人去沛郡,他便随着去就是了,左右不过几日光景便能解决,至于这礼,却是不着急着归还,左右他娘这几日是没空的。那刚采回来的药正需要炮制,因的这药是用在他身上的,刘芸对此是用了十二万分小心的。

    因此,用罢饭,刘芸便进了右厢房,不多时,里面就传出药杵与药罐相碰撞的声音。吹箫盯着灰白色的窗纸看了一会儿,神情似喜似悲,她娘并不知道那些她潜心挖苦采来炮制的药与他的病并无丝毫的用处,他拖着这幅身躯未死的原因只是因为这身子仍旧留有一片生机,天道未想要他的命,是以,他布下六字生灵阵,每日与阵中吸取生吉之气对抗体内阴煞之气,才一日日熬过了那“神医”公叔风的断言。

    ‘此子断活不过六岁!’

    可,就算如此他也不过是在熬日子罢了,终归有一天是要死的。不过,这也不打紧,在这个世上,他唯一挂心的也不过是他娘刘芸,可刘芸也是将死之人了,自打她爆了金丹护着两人从绝境逃出之后,她的生机就几乎断绝了。无关于她的伤势,伤势仍旧可以治好,可生机断了,人纵使安康无恙该亡的时候也是必亡的,无他,只是大限到了。这便是命了。

    吹箫是最信命的。在没有能力抵抗天道之时,顺应天道就是最稳妥的。

    伸了个懒腰,吹箫进了自己的小屋,早早的进阵休养,明日还有的忙咧!

    沛郡,樊府

    “听说我儿相中了一个村中野妇?”和煦的男声在书房里响起。

    樊延熙心中一惊,脸上便赔了笑:“那些子贱仆整日在爹面前嚼舌,这点小事哪里用得着惊动爹,左右不过是个玩意,因得前几日儿子在山中迷了路,得了此妇相助,也算儿子知恩图报咧。”

    樊睿伯看着俊挺的儿子,目含小心的看着自己,又想到早逝的嫡妻,心中一软,重话便怎么也说不出口了,罢了,只一个无兄无父的寡妇,既然儿喜欢,也只养在外面,小意不闹到家里,就随他吧。樊睿伯叹了一口气,嘱咐道:“今岁圣上设了巡检司,现正是那些饿犬乱窜的时候,我儿要有分寸。”

    这便是不反对了,樊延熙大喜,哪里还管别的,只一鞠到底:“儿知道了,多谢爹。”

    此番对话与樊家父子来说,不过是在平凡不过的小事,可于樊家却断送了随后的希望。

    就在说话的光景,一个瘦瘦小小的孩子便慢悠悠的做完了他要做的事情,用的全部道具不过是一把槐树枝,几面最便宜的小镜子。

    槐树,又称阴树、鬼树,开路引煞,最合适不过,镜,有聚集反射之功,吹箫在这沛郡中闲适的走着,始终不离樊氏大宅两百步距离,一双琉璃眼,洞察天地生、煞二气,有煞气聚集之处便随手放两只槐树枝,断枝处遥指樊府,又与樊府门外树下埋下几枚小镜,调整好角度,将从四面引来之煞气聚集于镜面,再反射出去,最后聚与一面大镜之上,大镜遥对樊府大门。

    当最后一面镜子放好,吹箫轻轻的拍了拍身上的浮土,慢悠悠的转了身,若此时也有人开了天目,便能看见,那樊府上空稀薄的浩然之气,正飞快的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灰烟,而那灰色还在迅速的加深,变黑,不祥之气渐渐笼罩了整个樊府。

    雕栏玉砌的樊府大宅为背景的是孩童学着老学究的样子背着手,晃悠悠的往前走的身影,风吹动那孩子的衣袍,竟带出几分谈笑间灰分湮灭的大气,而他不知道的是,那埋了大镜的树旁,一双穿着木屐的脚悄悄的露了出来,脚背弓起的弧度完美,肌肤莹洁如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友,跟我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未玄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玄机并收藏道友,跟我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