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友,跟我走 > 第8章 摆摊

第8章 摆摊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吹箫听这书生道是那老乞儿找他,便也不甚在意,他摆摆手:“找我做什么呢?我当日便言明不过是还他借光之情,现在两不相欠,我与那老哥哥的缘分已尽,再无见面之必要了。”

    “你知他寻你做甚?”殷玄黄感兴趣的问。

    吹箫听出他的调侃之意,料想那老哥哥来寻他恐怕不止是感谢之意,又思及那日他看出却未说出的话,心中就是一动,隐约有些明白。

    可有些话却不能说的太明白,当下不在意的一笑,只道:“在下又不会什么神通,不过是会点子看相算卦的手艺,既不能探过去又不能将来,如何得知那老哥哥寻我何事?只一点,他若是来谢我,那大可不必要,若有事求我,我也帮不上忙咯。”

    “你果真知道那老乞儿寻你何事!”那书生听吹箫这么说话,嘴角便缓缓勾起一个笑,幽深如黑曜石般的眸子灼灼发亮。

    吹箫露出一个错愕的神情:“在下真不知。”

    “你定然知道。”殷玄黄说的肯定。

    吹箫露出一个无奈的神情:“随殷兄的意吧,但不管在下知道还是不知道,明日却有要事要办。”

    “何事?”

    此时的殷玄黄倒有些纠缠不休了。不过,这人长得实在太过俊美高华,当露出小孩子一般的执着时,吹箫便也不觉得他惹人烦,心情颇好的回了:“赚钱啊。”

    殷玄黄楞了一下:“我以为像是西门兄这样的高人,钱财于斯都是身外之物,不值一提的咧。”

    这话就有点傻了,吹箫一时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在下乃凡人!仍需穿衣吃饭住房。哪里离得了钱财?”

    殷玄黄也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傻话,自嘲一笑:“是了,是在下犯痴了。”

    吹箫回了房,泡了一回热水澡,盘算了一下明日行程,便上了床,盘膝坐下,闭目催动《九转回生诀》在经脉中穿行,稳固经脉皮肤,不被阴煞所侵,自打上次阴煞爆发,吹箫雷打不动的每日运转法诀,也不指望能祛除阴煞,只做防御示威只用。

    次日一早,吹箫起床先是去布料铺子中扯了一块五尺长一尺宽的青底长布条,寻了三段竹子,麻利的做了一个布幡,上书‘算命’二字,又买了笔墨纸砚等物,这外物算是备齐整了。将东西归置好,吹箫寻出一条墨色长褂套上,将前两天顺手在山中摘的染色黄基草揉碎了挤出汁液涂在脸上,一刻钟后,吹箫原本莹白如玉的肌肤已变得有些干黄,又拿出描眉用的细笔在眼角嘴角轻飘飘的扫过,几道细纹应笔而生,吹箫对着镜子看了看,满意的一笑,最后贴上在戏园子里买来的假胡子,好嘞,一个中年美男子正立在镜前点头微笑,这样看起来可神棍多了。

    乔装好了之后,吹箫便骑上小毛驴慢悠悠的朝宕霞山去了,这大雍城内,每到上元佳节,不管平民贵族,都有去上香还愿的习俗,城外宕霞山上有一座鄞山寺,很是灵验,因此香火很是旺盛。吹箫便打算搭一次鄞山寺的顺风车,就在那寺外摆市练摊。

    农家妇扯着小娃的,贫家女两两相陪、几几一伙的,小富之家由男主人架着破旧牛车的,大富之家仆役驶着华贵马车的,一一从吹箫身旁而过,吹箫微笑着看这热闹而又鲜活的景象,随着毛驴晃悠着,挺拔的背影,闲逸又飘然的姿态也引得无数好奇的眼光。他也浑不在意。

    到了鄞山寺外,吹箫毫不意外的发现那寺外显眼的道旁早早有同行占据,那布幡上写什么的都有,口气一个比一个大,什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断前世看今生’啊,‘铁口神算胡半仙’啊,等等等等。吹箫一笑,也不去跟他们挤,左右端详了一阵,选了一处有松木有青石,离主道约莫有五六步的距离的地方。那松柏盖如云,正谓之华盖,两三块山石位置倒是好,一块高方的山石被两块小石夹在中间,犹如天然的书台,连桌椅都省下了。此处隐隐有些生气,吹箫在那小石上坐了,将布幡靠在松树上,在那大石台上摆上笔墨纸砚,施施然靠着树半闭上了眼。

    此番悠闲的做派倒是叫好些人注意上了,大雍人好颜色,别的不说,单吹箫这美大叔的样子便叫不少人心生好感,偏他又跟旁的人不同,不设座椅也便罢了,那简陋的布幡上居然只单单‘算命’二字,还选了那么一处离人息较远的地方!可你却也别说,那一处本平平常常的景,这算命的一去,居然立时有几分悠闲飘渺来。

    几位同行对视一眼,彼此眼中皆有些凝重——原本他们若都如此在主干旁设桌椅板凳,立夸口布幡,大家都一样也就罢了,偏生这人一来,一松三石的一坐,立时显出他们的庸俗来,连往日熟练的高人姿态也有些摆不出来了,总觉得仿若东施效颦般。

    高啊!实在是高!人不就是如此,你越是端着,别人就越是敬着,你要是显得不在意了,人就觉得你有几分本事,真要是巴巴凑上去道‘这位公子近来有血光之灾啊’,你看着吧,说不得立时被叫几声‘骗子,神棍’。就选一个位置的功夫,吹箫便被几个同行视为骗中高手了。

    若要吹箫知道了,定然是哭笑不得的,他不过是嫌弃道旁噪杂,兼得未将东西置办的齐全才选的此位,在旁人眼中却不定被解读成什么样子。但,那旁人的想法与他也是无关的。

    现在,吹箫只忙着他这开门第一桩生意了。此番来的是一个穿宝蓝齐腰襦裙中年妇人,手里牵着一个扎牛角辫的小女童,小娃娃圆嘟嘟的脸,圆嘟嘟的眼,端的可爱。

    “这里能不能算人前程?”那妇人问。

    “自然是能的。”吹箫笑,但看着妇人肤色暗黄,衣衫半旧,发未有饰的样子就知道这定然是个穷苦人家,“只是不知夫人问的是哪一位的前程?”

    那妇人把小女娃往前推了推:“问俺家翠娘的命。”

    小女娃懵懵懂懂的抬眼看吹箫,又转头看看她娘,眨巴眨巴眼,小小的往后退了两步,忽的转身抱住那妇人的腿,把脸埋进妇人衣裙里,扭了扭小身子。姿态天真叫人爱,那妇人怜爱的摸摸小女娃的头:“翠娘不怕,叫阿伯看看啊。”哄了两声,那小女孩方才抬起头,怯生生的叫吹箫看。

    小女娃面目清明,久看不昏,自然可爱,头顶圆,眉于眼上一寸处,观其相貌,倒是小富且寿长,可谓中上相貌。然此女现小指处却绕着淡淡的黑煞,不仅叫吹箫错愕,他错愕是有原因的,因小指又有姻缘指之称,民间传说月老牵红线,牵的便是小指。一般若黑煞缠上小指,便是说此人姻缘有碍,不是所托非人,便是对象有损。这小女娃不过六七岁光景,怎会有姻缘?除非为童养媳或者两方定了娃娃亲!这问题就出在这上面了,因这煞气还隐隐有影响小女娃性命之威。

    吹箫沉吟了一下,又细看那妇人,左眼下一道纹路浅浅而现,这一看,吹箫心中便是有了些猜测,他看了一眼紧张盯着自己的妇人,道:“这小女娃面目清秀,若平安长大,大富不敢说,小富有保,可福泽亲友。然近来她有一劫,事关姻缘,其果牵其性命,小女娃安危全在一念之间。”

    那妇人听了立时吓了一跳,原本这术士说翠娘命好,她还在高兴,暗想这亲定然不错,可这人后面的话怎么听着那么不好咧!这姻缘中还能有什么害处不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友,跟我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未玄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玄机并收藏道友,跟我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