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友,跟我走 > 第20章 子嗣

第20章 子嗣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后年正月十二……吹箫盘算了一下,时今方不过五月初,正是草长莺飞的好时节,到后年还有一年七个月,尚有时间考虑。

    于是这个傻子便觉得不着急,放下心去享受生活了。这次他折腾的是阿玄书房前的小院,这书房本是做学问的大好地方,房前空着的一小片土地,也不过是错落有致的种上几株兰草,悠悠的立着,高洁又美好,那更远一些的角落处竖着几株青竹,也是给阿玄歇歇眼睛用的。是以,这一处小景正对着阿玄的书房大窗。

    吹箫又是爱阿玄做学问时候的那股子肆意洒脱,又受不了书房气氛的拘束,况且时间久了,阿玄做学问忘我便会忽略他,吹箫也觉得无聊。他便想了个法子,把阿玄那两株世间难寻的兰花祸害了,在山间寻了三四株老葡萄藤,便在阿玄书窗前搭理个小棚,寻人做了一个老爷躺椅,旁边搁一个四曲柱的红木小矮几,上面搁上一本游记,几碟子点心,一小壶茶,悠悠闲闲的便能度过几个时辰。

    他是悠闲了,可这架势硬生生的这园中清幽安静的书香气变成了老爷子们喝茶聊天的茶馆子!倘使他只这般也就罢了,可若是阿箫嫌弃那书生时间久都不理他,便能坏心的备上一壶好酒,慢悠悠的饮。那香气顺着风就进了书房,阿玄一个正宗的酒鬼,哪里还能静的下心,平得了气!你看,保管不出一盏茶的功夫,那书生便忍不住搁下笔,出来同他共饮。

    真真的坏!

    阿玄却随他心意的放任他胡乱捣蛋,有时候实在是正意在酣处却叫这人坏了,不是不生气,可走出房门后看到那人仰着一张俊俏的脸,笑嘻嘻的举杯相邀:“阿玄,这酒滋味甚好,箫想于与阿玄共饮。”看他无拘束无忧虑的样子,那气就不知不觉的消了,这种感觉真是叫人无奈又叫人甘之如饴。

    他们也不全是窝在家里,大雍城内城外有无数个景,阳光若是正好,两人也会结伴出游,吹箫别有其他的想法,便逼着阿玄带上画笔,甚至做了一个简易的画板给他,那木板的材质、色调都是他精挑细选的,从切割到打磨到上色,全都不假手他人。因此阿玄对这个画板很是爱惜,每每出游的时候,阿箫若想要他的画了,便背上。

    阿玄也不管,且看那景合不合他的心意,若是合意,那便挥笔就画,若是不合意,阿箫在旁求也是无用。就像是这一次,阿玄嫌这‘泉、林、青草’小景即不够雅、也不够清、更算不上巧,便不愿意画,阿箫倒是瞅着阳光甚好,照下来也颇有几分悠闲,就想要,磨得他急了,这书生便铺开画卷,三两笔就勾出那小景,没等阿箫得意,就看他挥笔在画卷的空白处,勾出一个抱膝蹲着的青年,那青年面容俊俏,正仰着脸。本应是一个潇洒的翩翩公子,却叫阿玄寥寥几笔,勾出一个仿若三四岁孩童讨糖吃的模样,那叫一个献媚。阿箫愣了,看着那画。

    偏那书生瞅了瞅,尤觉得不解气,想了想,又是大手挥就,给加了两只活灵活现的耳朵,一条摇摆的尾巴,这样子根本就是讨肉吃的犬妖!

    阿玄看了看,方满意的点点头:“添了这个,勉强能称得上一个‘趣’。”可不是吗?单看着那青年,就由不得你不笑。

    阿箫傻眼,那画上蹲着的青年,不是他又是哪个?!他看看那画,又看看阿玄,面色就有些古怪了,他想:难不成阿箫竟也知道那些少女系的卖萌漫画?!

    那自然是不可能的,阿玄只是想到了那只九天玄狐罢了,早年的时候养过一段时间,讨赤炼五色鸡吃的时候,那就是这个样子!现在,那只狐狸也早就修成了九尾,怕也是妖族中了不得的大能了吧!

    想到那狐狸,就想到了前些日子自己给人种下的印记,殷玄黄心里一软,口中便道:“罢了,我也不拿你打趣,画这就毁了去。”说罢,便要拿笔乱涂。

    还没等吹箫开口,那斜里就冲出一个人来,口中连连惊叫:“不可,万万不可啊!”叫了半晌,竟是扑到那画板上,以身护画,阿玄的笔就在那人湖蓝色的衣衫上留下了重重的一笔。生生毁了那上好的锦缎。

    这景自然不止他二人看,寻景作画的文人书生自然也不会只他二人,有人在旁观画,那也属正常,只二人谁也没料到竟有一人会这般冒失的冲出来。

    只见那人一身华衣,头发花白,留着长长的胡须,根根顺滑,垂至肩处,称得上是一把美须,若他正经的站着,只怕也是气质威严的老爷子,但现在,他两腿开叉,双臂交叉,弯腰趴在那画板上方,撅着屁股,只留下滑稽的景象。

    那老爷子见阿玄不动了,方才直起身来,正了正衣冠,仍旧挡在画前,轻咳了一声,斥责道:“画好了,毁他作甚?此画虽怪诞,可用笔娴熟,浓淡相宜,观之便感闲适,这一人物最为点睛,叫人看着便颇觉野趣,好画!少年人,你这画风倒与那画坛圣手‘阴山老人’神似。”

    阴山老人?吹箫侧头看了一眼殷玄黄,见他面无异色,心中一动,也不露声色的听。

    “唔,真是像。若不是知道他人在济阳泵全,老头子只怕是会弄错喽!”老爷子笑着,带着几分不露声色的试探。

    提到泵全老家,殷玄黄倒是知道这人是谁了。季叔墨,武宗二十一年间的状元,文采风流,被武宗点为神宗的太傅,时任内阁大学士兼礼部侍郎,正是桃李满天下的人物,但凡此后的国典,多出自季叔墨之手。他重视教育,并不畏惧权贵,寒门弟子若有才,他也绝不吝于荐语,敢为天下读书人说话,讲究有教无类,最见不惯有人为难读书人,为此得罪了很多人,在武、神年间起起伏伏,三次下大狱,两次有性命之危,第三次被流放千里,五年后方才被神宗召回,短短两年内官拜内阁大学士。据传当年他在狱中时,举国数万书生上万言书,求其无罪,更有甚者,还有在宫门口死谏的,季叔墨之风格为世人敬佩!

    真真是个人物。

    殷玄黄对他也颇有耳闻,自然也听过他‘画痴’的称号。早年他在画坛扬名,这老人便使了帖子至他家相邀,殷玄黄自然不愿意上门去对一个凡人卑躬屈膝的,就说要专心用功,就给婉拒了。自此,阴山老人便不再有画作流出。随着当代几名画坛国手陆续传来赞扬声,阴山老人名声更深,早年传出去的那些画作,便一时间洛阳纸贵,变成千金难求的贵重物了。

    现今,居然被真人撞上!

    “廖赞了。”阿玄神色如常,拱手道。

    老爷子不死心,仍想说话,一旁吹箫却突然开口:“这位老丈,快归家吧,你家恐有祸事了!”

    季叔墨听了这话,哪里还有好脸色,立时眉毛就竖了起来:“你又是哪个?我与你可有仇怨?!”

    吹箫施了一礼:“我与老丈素不相识,也无冤无仇。只是在下认得‘三算居士’,也懂几分看相的手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老丈便是遣人回家一探,也无甚损失不是?”

    荆国算学昌盛,上至皇族下至百姓,大多迷信,是以三算先生现在一时间风头无二,这季叔墨虽是当代大儒,道是子不语怪力乱神,却也免不了有几分信服,至此季叔墨惊疑不定的看着吹箫,倒地没再说什么,便带着家丁小厮走了,就像那少年人说的,回家一趟,也无甚损失,不过求个安心罢了,若是被骗,他也迟早能找出人来。

    殷玄黄看他:“阿箫用不着如此,便是认出我来也没什么。”只不过是要换一个住的地方罢了。

    吹箫就笑,信他才怪,要是被认出也无所谓,那阿玄也没必要模棱两可的答话了。

    既出了这事,两人也没有心情游玩了,便收了画板,归家去了。却没想到,三日后五月十五,吹箫再次见到了这位老先生,唔,实际上是三算居士见到了。

    时今,三算居士每月逢初一、十五便回到宕霞山上摆市,每日三卦,绝不多算,那松石小景旁如今也多了一个小屋,今时不同于往日,如今荆国谁人不知三算居士是妙口神算,那叫一个准,平日里又神龙见首不见尾,唯独初一、十五的方能一见,是以,每月多的是来宕霞山的,就盼着三算居士那三卦,能应在自己身上。

    季叔墨现今便是那其中的一个,打昨天晚上他就来了这宕霞山了,在寺庙里住了一晚,天不亮便到这小屋前等待了,到吹箫来,这老先生已经足足站了两个时辰了!

    老先生如今也是没有办法了!家里出了大事了!

    说起那日,季叔墨早起跟发妻交代中午不回家吃饭,更特地问候了老三儿媳妇儿季杨氏的身体,季杨氏半月前偶感封寒,太医开药吃到现在,也未见好,季叔墨很是忧心。按道理来讲,在这个年代,公公和儿媳妇儿的交集少,关系也全都靠他们的儿子、丈夫维系,很少有媳妇儿本身受到公公关注的。但这季杨氏不同,说句不好听的,在季家人心里,那季杨氏比季家的老太太姚氏还要重要几分。这都有神宗九年季家那场祸事说起,当年季叔墨上书参了吏部左侍郎魏博来徇私舞弊、收受贿赂,倒他将神宗七年的进士李代桃僵,叫人冒名顶替。

    他这一参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了,那魏氏正是神宗的外家,魏太后的母族,那魏博来更是魏家的宝贝。上本之前,季叔墨便有预感,他提前遣散了家丁,收拾了家财,将能安排的都安排好了,女儿也都嫁给肯上进的小官儿,方才将奏折呈上去。那一年,他最小的儿子季忘年方才娶妻,妻子便是当朝三品散骑常侍杨彦耀的嫡次女。

    待他在朝中被圣上斥责‘居心叵测,蓄谋毁坏魏氏家风’后,朝中的风向就变了,季府门庭冷落,人人避之而恐不及,就连老大、老二媳妇儿的外家孔、范两家也不例外,唯有杨家照常来往,甚至比之前更加频繁。待季叔墨被圣上下了大狱,着刑部审理以后,明眼人都知道季叔墨要倒霉了。自打神宗上台,魏氏便一门心思的找人立威,耍耍皇帝外家的威风,这季叔墨正是一个合适的人选,他自己要撞上去,谁也不能怪,怕就怕,魏氏要杀鸡儆猴,牵连其他。孔、范两家的太太上门不知跟自己女儿说了什么,待季叔墨要儿子写休书以免连累别人家门的时候,两个女人哭的跟泪儿人一般的接了,独独杨氏见过自己母亲以后,一把把休书撕了,道:“妾生是季家的人死是季家的鬼,这休书,妾不要!”

    自打这天,季家便对杨氏多了几分敬重。后季叔墨被判全家流放千里,季家就剩下这一个媳妇儿,一家大大小小的事情杨氏都闷不吭声的操持起来,原本也是富贵荣华的娇娇女,却愣是最大限度的把季家大小保住了,季家的男人除了读书什么都不懂,家里没有一个人会种田,吃的用的,俱是要银钱买的,季家原本的田产清剿的清剿,路上打点用去的,根本不剩下多少。那时候的日子真是艰难,流放之地着实贫瘠,一家老小要住,要吃,婆母不堪路途遥远,得了病要治,这些都是要钱,季杨氏劝住了消沉的丈夫,叫他与家里男人一起做诗作画,拿出去寄卖,再者替人家写写书信赚些银钱,她自己则绣花,因这里地处偏远,大雍城流行的花样配色她再了解不过,刺绣的功夫又好,为了让一家吃饱,季杨氏没日没夜的干,才在最艰难的时候守住了这个家,就算是这样,她也是时常自己饿着肚子谎称吃过了,将自己那份让给病弱的婆母。五年来,季杨氏原本丰盈美好的身姿迅速的瘦下来,大大小小的病生了不知几次,却每每硬生生的挺了过来。原本双十一的好年华,却硬生生磨得苍老无比。

    然,真正叫季叔墨下定主意把老三媳妇儿看的比自己儿子还重的是,神宗十二年冬天的事,天下大旱,那一年的米价上涨了五成,偏生老大、老三又同时的病,自己的妻子身体一直不好,用药调理着,刚有点起色的家顿时雪上加霜,到年关,家中几乎无米下锅,老大的小儿子饿得嗷嗷叫,妻子身体虚弱,也受不得饥饿。季杨氏说她来想办法,便在寒冬腊月天出了门,一直到傍晚她才归家,冻的全身发抖,却带回来了一点粮食,众人问她粮怎么来的,她只说接了绣坊的活计,绣坊要求在坊间工作,季家人无人怀疑她讲了谎话,只高兴有粮下锅,又叫她歇歇,别累坏了,季杨氏虽应了,吃了饭照样进屋接着绣。

    此后后,季杨氏便日日早上出门,中午至家做饭,下午再出门,晚上做完饭后再接着拼命刺绣,很晚才睡下,季家人虽看在心里不好受,但着实也没什么办法。然而有一天季叔墨烦闷外出散心的时候,却在偏远的农户看到了自己的儿媳妇儿。

    他的儿媳妇儿,堂堂正三品大员的嫡亲女儿,正朝一个面皮黝黑、膀大腰圆的农妇下跪,神色悲戚的讲着什么,许久,那农妇才回家神色不耐的将一小袋粮食扔在季杨氏身上,扭头走了。他看到季杨氏欣喜的打开把那一小袋粮食抱在怀里,往回走。季叔墨躲了起来,他此刻不得不躲起来,他羞啊!羞的恨不能找个缝钻下去,他一个大男人,这几日居然是靠着儿媳妇乞讨来的粮食在活着!一时间,对季杨氏又是恨,又是敬,又是愧,五味杂陈!

    这还不算完,他听到了身后的农妇们闲聊:“……那小娘子这几日日日都来,挨家挨户的跪,求点粮食,给她剩饭还不要,说是家里俱是有脸面的人,只她自己没脸没皮的,万万不肯叫家里人知道。有脸面的人?有脸面的人还会出来讨!呸——!”

    这一声‘呸’直直的唾在他脸上,唾的他脑袋发懵,他儿媳妇儿为何不在城中富户那里讨,偏来这离城五里远的城郊,他还不明白?因为在这里,没有人认识季家,没有人认得那乞讨的人是他季家的媳妇儿!她在维护季家仅剩的一点点脸面!这一刻,季叔墨在心里发誓,只要他活着一天,他儿子活着一天,谁都不准亏待季杨氏,不准亏待杨芳华!

    神宗十四年,魏家好大喜功,仗势欺人,甚至利欲熏心的叫皇上的不能忍,神宗一下子将魏家大大小小的在朝官员一抹到底,念在太后的面上,只查抄了一半家产。季家平反,神宗派近侍亲自去接,并亲封季叔墨为太傅,认礼部侍郎,兼内阁大学士。

    季家又重新回到了大雍城的上流社会。季杨氏仿佛松了一口气,季家大宅被还回来的那天,她就病倒了,太医说是积劳成疾,季叔墨当着全家大大小小的面,叫他家老三儿子对着列祖列宗发誓,这一辈子不管怎么样,绝不纳妾!老三是个纯良的孩子,一直对季杨氏都敬重的很,立时便跪在祖宗牌位面前发了毒誓,家中也无人反对,姚氏虽然不高兴,但到底也没说什么。

    这两年,芳华的病起起伏伏,一直不见大好,更叫人着急的是,过门都七年了,她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前些日子姚氏专门请了于女科很是擅长的华太医给芳华诊断,太医说芳华损了根本,得了宫寒,这一辈子只怕都很难有孩子!

    对姚氏来说,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做母亲的最疼幺儿,一想到老三这一辈子就要没后了,姚氏着急了!立时就要逼着老三纳妾,更是在第二天便送了自己的贴身大丫鬟,唤名叫绿湖的过去。

    季杨氏敬重婆母一辈子,但就这一次对着婆母硬气了起来,她将那绿湖留在了身边做自己的一等大丫鬟,就像是不明白姚氏的意思一般,把姚氏气的将她叫过去狠狠敲打了一番,季杨氏低着头任她软的硬的通通来一遍,咬紧了牙就是不松口。

    姚氏没办法了,只好暗地里下手了,她叫了自己的内侄女姚真来府陪伴,叫人遣开了幺儿书房前伺候的人,又叫姚真进去送药膳,脱了衣衫一声惊叫后,姚氏就带着一帮婆子冲了进去,正巧‘抓了奸’,那一日,正是季老爷子交代说出门踏青不归家的时候。

    姚氏算准了,如今老爷子不在家,季家他最大,当场便叫来了季杨氏,指着地下跪着的儿子和伏在肩膀上哭泣的侄女儿:“我儿子是个不争气的,坏了真娘的清白,老三媳妇儿,你看吧,是叫人说我们季家门风败坏,还是叫三儿纳了真娘做贵妾!”

    姚氏的手段着实不高明,可胜在够狠,她敢堵上季家的家风!她也是算准了杨芳华爱护她家三儿,断断不会叫此事传扬出去,坏了三儿的名声,因为杨芳华肯定看得出来,在这件事情中,她家三儿没错!是她这个老太婆的错!

    杨芳华白了一张脸,木然的看着一切,然后深深的拜了下去,低低的道:“过几日,娘就到真妹妹家提亲吧!”

    姚氏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对老三媳妇儿也是愧疚:“芳华,你要恨,就恨我好了!”

    老三季敏芝却开口了:“娘,我不纳,我对着列祖列宗发过誓,这一辈子只有芳华这一个妻子,绝不纳妾。”

    一句话可把姚氏气了个仰倒,恨得拿拐杖打他几下!杨芳华的眼神却亮了起来,她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喜悦的笑,那样的芳华无限。

    季叔墨听了吹箫的告诫归家的时候,姚氏已经气的回房躺着了。可这事儿动静这么大,他哪里还能得不到信儿,听了老三的话后,气的季叔墨休了老妻的心都有了,赶紧派人去寻杨芳华。

    可派去的人却道找不见三夫人。

    杨芳华失踪了,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季家可是翻了天了,几个主子们上上下下的把人全都拉过来问话,末了一个角门的婆子才说三夫人吩咐了马车,带着两个贴身的侍女拿着两个箱子出门子了。

    季叔墨哪里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季杨氏杨芳华离开了季家,她不打算再回来了!后季敏芝找到了一封和离书,上面杨芳华已经签了字。看着和离书,季敏芝一屁股做到了凳子上,他明白,妻子定然是既不能忍受他纳妾,又不忍心见他名声被毁!他那一句话虽是好的,可却是促使她做决定的最后一根稻草!

    三天了,没有人知道杨芳华去了哪里,她既没有回娘家,也没有寻至交好友,这世上竟像是没有这个人一般!

    季叔墨想到了那日那少年的话——你家可有祸事了!这可不是祸事吗?!自打芳华被气走之后,季家就不对劲了,季家男人对姚氏都有不满,姚氏又是后悔又有些怨恨,一家人气氛僵硬极了,那姚真也不是个省心的,整日的哭泣,道季家毁了她的清白。好好一个家,竟是家宅不宁!

    他此番来,就是抱着十二万的诚心,盼着三算先生能给他指一条明路,叫他赶紧找到芳华!

    吹箫已然从阿玄哪里知道了这老先生的身份,他平生最敬佩为了公理不畏死的读书人,自然是点了他的名,老先生讲了事情的原委,便巴巴的等着阿箫的挂。

    阿箫拿着杨芳华的生辰八字,第二次动用了‘阳六道无驱法’,那无风自鼓的袖袍,神秘无形的威压都叫季叔墨心中敬畏,不多时,吹箫便给出了答案:“朝西走。自何处来,归往何处!”

    季叔墨喃喃的念了两遍,眼神一亮,便刷的站起来,一拜到底:“多谢居士!”

    吹箫要了季家一半的家产,季叔墨面不改色的写了契书,扣了自己的印章,便匆匆离去。

    “要你季家一半家产,救你季家一次,也算是合宜。”吹箫低低的道,若是这杨芳华找不到,季家便很快就又会有一场劫难,正跟‘杨’有关。

    想到此次季家事件只根本,他神色莫名,长叹:“子嗣……子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道友,跟我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未玄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玄机并收藏道友,跟我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