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友,跟我走 > 第24章 灭郑

第24章 灭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玄的死因并不多复杂,跟阴谋什么的也扯不上关系,说透了也就八个字:‘红颜祸水,霸王害命’。

    真真俗到家的死因,可偏生就是这种烂透了的情景,就要了他家阿玄的性命!吹箫冷冷的哼了一声,这世道,权者要人个把人死,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倘使是旁的人,阿箫顶多也不过是心中怜悯,哀叹几声,因这便是规则,是环境,任何人处于这个社会中,就需得遵循的事情。

    可死在这个规矩下的人,不能是阿玄,不能是他心心念念爱恋着却不能说的人!他花费了多大的功夫,抑制住自己的情感,顾念着阿玄身处这个等级分明的社会所必须要遵守的规则,就是想叫他爱的人,能和乐康健。可如今,多讽刺,阿玄便这么轻巧的故去了,因为那么一滩烂泥似地畜生肤浅的嫉妒心!

    而那个使阿玄这么轻巧离开他的畜生,却仍旧逍遥,你听听,打死个把人,那家人家也不过是嘱咐他‘今日便少出门子,等事情风头过去,随你行事!’

    你瞧瞧,这便是权贵,人命与他们而言,还比不过孩子的一时畅快。

    阿箫站在济北王府的书房外,听着那济北王用冷漠的声音谈到阿玄的死亡:“那殷家虽为书香世家,殷五也不过是一举子,我儿不必担心,死了便死了,也不配叫我济北王世子给他赔命!”

    阿箫死死的握住拳头,缓缓的扬起一个刺骨的冷笑——你济北王世子一条命是不配我家阿玄,得要你济北王的子孙后代来填方才配啊!可怜阿玄死的时候,甚至未有娶妻,更没有留下一儿半女,如此,倒也合宜!

    阿箫听着里面的父子二人的声音,按捺下冲进去把人碎尸万段的冲动,咬牙离开了济北王府,济北王乃荆国七皇子之外家,又掌管西南二十万兵马,无故而亡,荆国定会追查到底,上层人可不给你讲什么证据确实充分,若他们找不到罪人,为平息西南将士怒火,殷家可就有可能被当成替罪羊,他那日在灵堂里显露的手段,可是有不少人目睹。他若只图一时痛快,恐给殷家留下后患,阿玄地下有知,说不得会怪罪他。

    术士的事,便用术士的手段解决!就算是那济北王府生机尚存,王府上空生气环绕又怎样?吹箫已经不想去想什么劳什子的天道了,天劫怎么了!想来那便来就是!

    济北王府祖坟位于大雍西里亭,西里亭四周绵延六座小山,成不规则的环状,有南面五洋河与此处山峦交相曲应,山脉和河流正形成一个曲折的椭圆,然在椭圆的一处顶点上,有一处名叫净水壶的湖,湖水清澈,美丽无端,五洋河水自东而来,汇入净水壶,再潺潺流走。

    风水宝地,便讲究山水合势,且有出口,西里亭和五洋河便符合了山水合势一说,净水壶位于势之顶点,所谓月满易损,流出的水便又成了出口,单看这,便是‘卧龙定风’的好格局,哪家的祖先要是葬在此处,那定是能保佑后世家族繁荣昌盛,荣宠不衰的!

    可这地却远远不止这么简单,你若从天上俯览,便能发现西里亭这六小山与湖泊净水壶的位置非常的巧妙,他们恰恰形成了北斗七星(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摇光、开阳),净水壶便在北斗星的位置上,而郑氏各个祖先的的坟墓便散布在净水壶周围,形成拱卫之势。

    人都知北斗星又称紫微星,是为帝星,帝星周围自然群星围绕,是为护卫,如今这郑氏家族便犹如紫微星旁的群星,既为星,纵然是不显眼的护卫星,也有永恒之本性。

    你道济北王府自□□世代起,经历了三百年八代皇帝,时今仍旧大权在握,靠的是什么?吹箫便能放言,只要郑氏保住祖坟,此处风水又不变迁,那莫说是昌盛三百年,便是八百年也是能的!只可惜,郑氏祖上选的好地方,却遇上了吹箫,越好的风水宝地,改换门头后,便越容易形成杀局!

    吹箫狠狠的将一块寒冰石钉在净水壶口的一块空地上,‘真’字诀凌空而画,空气中渐渐出现灰黑色的烟气,像是被什么吸引了一般,飞快的融进半空中常人无法看到的字迹中去,这黑气真是煞气。

    他从顾家得到的传承自然不知只有‘祈福’‘聚灵’‘祝由’‘破煞’等正面使用生气的技法,事实上,‘幻灭’‘咒杀’‘傀儡’等用煞气的技法方才是他们保命的根本,但吹箫这一世本就阴煞入体,如自己聚煞,很容易导致体内的阴煞蠢蠢欲动,所以这辈子他本不打算再用此法。可郑家占据如此的风水宝地,并不是当初沛郡樊家日薄西山的状态可比拟的,单纯的引煞绝无半点用途,最多不过叫郑家人受点子皮肉伤罢了。

    吹箫断断不能这么简单的放过郑家!他要用的是——‘参同绝脉杀咒阵’,顾氏家族压箱底的杀招,最最阴狠不过,也最损功德。此阵共要在七七四十九个地方埋设阵点,每一个点都要用‘真’字诀镇压,而每聚煞一次,吹箫体内的引煞便暴起冲击一次,次次都被吹箫用生气强行压制,便犹如将人剥光了仍旧寒冬的湖水里,冻得人一下子疼到骨子里,此中痛苦不足为外人道也。如此四十九次,吹箫的脸色早就青白无比,内府也承受不住,涌上来的血液被他死死扣在口中,最终却实在无法忍受的从嘴角流下。

    两个时辰后,吹箫将一块黄泉精矿作为阵眼压制在净水壶底,而后他御起林寒树送的紫竹箫,立在半空中,感受着大阵散发出的真真森寒之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上眼,再张开时,一连串玄妙的手诀在胸前翻飞,最后吹箫双指成剑,遥指净水壶,一道无人能看见的灰芒破空而去,瞬间钻入了净水壶底,在那一扇那间,整个西里亭似乎一瞬间万籁俱寂,死一般的平静,而后一刹那又恢复了原状,只原来尚能察觉到一丝冰寒,却消失了踪影,西里亭仍旧是郑家的祖坟重地,同往常一样安逸平和,无人打搅。

    吹箫转身,御空飞行,朝着丹正派疾驰而去,经过大雍之时,殷家大宅中准备扶灵归家的殷高氏浑身一颤,脸上露出神经质的喜悦来,她缓缓的闭上眼,抬起手搭在大丫鬟凝碧的手上,一改近日近乎疯癫的状态,恢复了往日的仪态。

    ——‘不出三年,郑氏必亡!’

    后荆国大雍山河志记载,神宗十八年正月初九晚,有异景降宕霞,须臾间,天地乍亮,空浮五字,莫如朝霞,游龙走月,浩然当空,乃苍天之警示也!

    ——掩耳而亡荆

    此句一出,荆国上下莫不震动,荆皇连夜叫人开天坛祭天,以告慰天地,正身律己,每日只食清水米饭,听政于荆午门外,四方举子、布艺有告者,皆可入内。世人都以为苍天之警示意为:皇帝若是闭耳塞听,荆国必亡。

    然荆皇是怎么认为的,旁人却不知,那宕霞山鄞山寺主持师弟聪能于次日无事便匆匆往宫中递了信儿,只一页纸,荆皇看了,默然不语,许久,长叹一口气,眸子中闪过冷光。

    掩耳,掩同关,耳,合起來便是郑字,表面上是告诫为皇者,广开门庭,虚心纳谏,实则是在说郑氏亡荆啊!聪能送来的便是三算先生的解文,上面便只有一句话,苍天示警,在人也。

    如此再明白不过了。

    自古为皇者多有疑心病,且郑氏显赫八朝,朝中根基甚稳,可谓权倾一朝,昔年,郑氏对荆皇室忠心耿耿,然富贵至今,当朝郑氏子弟也多有高傲之心,荆皇早有提防之心。此事一出,更是下定了荆皇除掉郑氏的决心,此事之难,超出想象,荆皇愁眉,然自打出了苍天示警之事之后,郑氏仿佛得罪了鬼神,族中事端接连不断,年幼儿孙竞相夭折,不明缘由,老者多染疾病,当朝者时运不佳,治下不安。

    荆皇见此情景,更加确定了‘苍天佑荆,郑氏该亡’之信念,对郑氏的打压更是严重,神宗二十年,济北王挟先祖拥立之功,骄益盛,自恃功高专横跋扈、骄恣贪暴、横行霸道,暴虐无常,不守为臣之道。荆皇列济北王判欺罔罪13条,僭越罪9条,残酷罪28条,贪婪罪21条,济北王刺毒酒自裁,郑氏抄家,嫡子孙流放寒苦之地。

    寒苦之地多贫苦,多疾病。不出三年,世间再无济北郑氏嫡系一族。

    待郑氏嫡系最后一人拿破席子裹了葬在乱石岗之后,殷高氏收到了派去人回的信儿,当场大笑三声:“苍天开眼!”随即,喜极攻心,当场便厥了过去。

    而此时,吹箫全力在约定之时以前,赶到了丹正派,林寒树已等得焦急无比,见吹箫御空而来,未及斥责,便间这人胸前殷红一片,吓了一跳,再也说不出什么责备的话,忙叫人收拾了屋子,方便吹箫调息。时不待人,吹箫也不敢多调息,只压制下阴煞,便匆匆跟林寒树一起赶往探弯海。

    不知前路还有何事在等着他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道友,跟我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未玄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玄机并收藏道友,跟我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