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友,跟我走 > 第26章 未玄机著

第26章 未玄机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吹箫灵觉向来灵敏,他自打上了这船,他便有一种隐约的感觉,一种无来由的焦躁,叫他难受的很。这是上船之前没有的,所以吹箫能断定,此次行程必定不会顺利了,这是他的天劫,那吹箫便躲不得,因为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下一次来的时候可能会更加的致命。

    而那个穿女人装的男修士周身生气环绕,浓烈的很,这便是有大机缘的人!吹箫把此次渡劫的希望压在此人身上,这种先让别人欠人情的做法,他是轻车熟路的,代价不过两枚中级灵石,对吹箫来说,他现在还真不缺这东西。

    他现在所能做的,便是在真正的危难来临之前,做尽可能多的准备,首先要把自己的身体养好。因为两大洲之间的海域情况复杂,气场不稳定,四级紊乱,且乱流、暗礁分布密集,从下林到中林直线距离只有一个月的路程,行船差不多要走四个月的时间。对于修道者来说,四个月也不过是闭一会儿关的事情。

    吹箫足足调养了两个月才出的屋子,他体内的阴煞被重新压制住,老老实实的潜伏在五脏中不再动弹,可他的身体终究是有些损伤,原本健康莹润的脸颊消瘦了下来,泛着一股子不正常的苍白。

    闷了两个月,吹箫也打算去甲板上吹吹风,看看这西南海,海上的景色非常不错,满眼蓝,上下起伏着,偶尔有海水撞击在一起,便激起漂亮的白色的浪花。视野间一片开阔,没有什么遮挡,这海淡定的很,仿佛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能撼动一样,叫人连心胸都忍不住放开,只觉得一片豪迈和激荡。

    此时的甲板上闲人已经寥寥无几,吹箫不经意的扫视了几眼,便看见了一个带着乳白色生气的身影,正是那男扮女装的修士。他打扮没有变化,头上梳的垂鬟分肖髻,插着两把姬柳然慧心累丝珠钗,仍旧是一身粉色齐胸襦裙,套纱衣袍,完完全全一个貌美小娘子的样子。他正站在船头,海风吹来,带起他乌色发丝飞舞,更显得衣裙猎猎,飘飘欲仙。

    好好的男儿为何要装作女儿?且你看他微蹙眉头,扬手抚发,全然都是女子的柔美,一点男子气息也无。吹箫便多看了两眼,这两眼便叫女修士察觉了,他侧头看过来,眼神中带着犀利和告诫,然那神情一处到吹箫的脸庞,便顿时柔化,他犹豫了一下,见吹箫仍旧神情柔和,便扬起一个灿烂的笑脸,疾步而来,虽然走的急切,可你看他那身型,双肩自然下垂,脚步轻盈,行不动裙,身姿款款,袅袅而行,端的是仪态万千,叫人怜爱。

    “镜亭见过道友。”那修士走过来施施然行了一礼,自然是女子的仪态。他此番动作并无半点矫揉造作,优雅有礼到仿佛刻在骨子里一般。吹箫就忽然明白了,他并不是‘男扮女装’,而是打心里就认同自己是一个女人,用前世的话来讲,站在他眼前的,就是一个伪娘!

    “道友有礼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他也犯不着去说什么,因此吹箫脸上半点异色也没有,也还了一礼。

    倒是不远处几个人见着吹箫跟他说话,眼含异色,交换了一个眼神。一个人肆无忌惮的指着吹箫嘲笑:“瞧瞧,又一个被这妖人迷惑的傻子!呀呸的,分明是个男人,却硬要穿女人衣裳,做女人姿态,世上怎会有这种男人,真叫人恶心!丢咱们男人的脸!”周围多时应和声着,他们大声交谈,半点避讳也没有的,越说越过分,也越发的低级,到最后连‘说不定就爱男人的滋味’这种龌龊恶毒的话都讲出来了。

    就着几步路的,都是修士,哪里听不到呢?这些人目的便是就是要叫吹箫听到!吹箫倒是没什么,只下意识的看向镜亭,这修士倒是看不出什么情绪来,似乎充耳不闻,颇有些波澜不惊的意味。

    吹箫便有些赞赏了,那镜亭看了吹箫一眼,见他眼中并无厌恶退避之意,心中便微微松了一口气,看着吹箫满眼认真:“镜亭多谢道友资助之恩,只现下镜亭麻烦缠身,境遇不佳,恐怕无法偿还道友了,但镜亭发誓,若有机会,定会偿还道友恩情!”

    吹箫就笑:“你既有这份心,我便候着,总归有实现的时候。”

    镜亭听他如此直言不讳,先是一惊,继而一笑,暗道这人倒有些不同,旁的人若是听他这般说,不是意思意思的推说不用,便是不信他的说辞,以为是推脱之言,偏他坦坦荡荡的认下来,直语自己付出表示要有一天得到回报。

    镜亭微笑起来,这人若真的不同,自己是否可以求得一解?他微微侧了侧头的观察吹箫,而后诚恳的道:“在下有一事不明,可否请道友解惑?”

    吹箫洒然一笑,颔首:“有何不可?”

    镜亭眼睛亮起来,深深的福了一礼:“道友,请随我来。”

    吹箫也不问什么,便随着他去了,两人就进了船舱。

    而两人不知道的是,就在甲板上他们二人视线所不及之处,蹲着一个身着黑衣,面无表情的英俊男人竖起耳朵,把两个人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你说这人吧,他偷听还不算,居然还用手一笔一划的把内容记下来封进玉简里去了。待二人离开之际,这人本是想跟着的,但随即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微起的身子又缩回原位,把那玉简掏出来,认真的做了修改。原本是非常写实的风格,格式为‘西门吹箫说,伪女人说’内容,他给加了几个形容词,瞬间完成了从议论文到抒情文的转变,格式为‘西门吹箫温柔的笑着说,伪女人含情脉脉的看着西门吹箫说’,写完了,他似乎有些满意了,认认真真的将这些话封进玉简,放进怀中,尾随着二人的气味而去。

    吹箫随着镜亭到了他的房间,两个男人本也没有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事情,吹箫便毫无心理压力的进去了。

    镜亭请人坐下,给倒了茶,全了礼数,便直接开口了:“镜亭有一事不明,请道友如实相告。”

    “请讲。”吹箫听他如此严肃认真,便以为真的是了不得的大事了,便正襟危坐,身体微微向前,做出倾听的姿态。

    只见那伪娘为难的蹙起眉头,粉唇微启,不好意思的问:“在道友看来,镜亭到底是男还是女?”

    呃,这是个......深奥的问题!吹箫不由有些无力。

    那镜亭似乎也明白吹箫的心思,便急急解释:“镜亭自记事以来便跟师父两人一起在望海谭修炼。以往我都是随师父一起历练,这次是我近百年来第一次离了师父出望海谭。可打小师父便告诉我我是个女子,他会买漂亮的衣服给我,教我梳头,教我打扮,教我仪态。可怎么这一次,我就从女子变成了男子了呢?”

    镜亭的语气是那么的困惑,还隐藏着深深的无措,他是真的觉得事情太过荒谬,叫人难以理解。吹箫就有些瞠目结舌了,这镜亭究竟是遇上了一个什么样的师父啊,居然会把一个好好的男孩子当女孩子养!叫他从心里彻底的以为自己是个女人,吹箫可以想象他师父究竟有多小心翼翼的不叫镜亭有一丝一毫怀疑自己性别的可能。

    “你从来都没有见过男子或女子的身体吗?”吹箫很不可思议,修道者,本就没有凡人家对女子的束缚那么重,修士斗法衣衫破裂的时候多了去了,就是同门家修炼外家功夫,男人练到气血沸腾出,退了衣衫光着膀子也是常有的,怎么可能从来没有见过!

    镜亭更加不可思议:“难道会有男子或女子不穿衣服的吗?”

    吹箫一噎,不由对那个变态师父生起一丝敬意,这得多费心才能办得到啊!捏了捏鼻梁,吹箫无奈,他扬起脖子,指着自己凸起的喉结:“这里,只有男子方才有,女子不显。女子胸前会隆起,大小因个人体质决定,而男子则是平坦的。”吹箫毫不避讳的看向对方明显平平的胸部,“你有吗?”

    镜亭缩了一下肩膀,呐呐的道:“师父说我还小,以后会有的。”

    吹箫恨不能立时见见那个极品师父:“女子自十一二岁便会开始发育,你如今也有百岁了吧?”

    “再有半月便整一百岁了。”镜亭看起来沮丧极了,又很受伤,他想不通师父为何要骗自己。

    吹箫只得下最后一击,他毫不雅观的指指自己的裆部:“男子这里与女子不同,男子是这个形状的。”他用茶水在桌上画了两个鸡蛋夹着一根油条,问,“你可有?”女子的他不好意思画,就这样了。

    “......有!”镜亭彻底绝望了,他喃喃的道,“我真的是个男子?师父骗我?”很显然,后面那个事实对他的打击更大,他恐怕不是不愿意相信自己不是女子,而是不相信他师父骗人。

    半晌,镜亭鼓起勇气看向吹箫:“道友,能否脱了衣衫叫我看看你的身体?”

    吹箫蓦然,怎么解个惑还要卖身的?不过,看眼前人这么热切,也好叫他死心:“既这样,你便也一并脱了吧,对比个清楚,也好彻底断了念想!”

    尾随而来的黑衣男子恰好听到脱衣服,他神情一滞,随后掏出玉简,写上了几句话:“两人共入一房,裸\\身而处。”后面的事情,男子深深的觉得非礼勿视,便自觉离开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道友,跟我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未玄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玄机并收藏道友,跟我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