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友,跟我走 > 第31章 未玄机著

第31章 未玄机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们被安排在望海谭旁的一座洞府里,灵气逼人,起码林寒树自打进了房间之后,就忍不住道要闭关一段时间,这地方的灵气堪比下林几个有名的洞天府,这可叫林寒树激动坏了,怨不得所有的修士都渴望到中林,这里方才是修士应该在的地方。

    当然,吹箫对此是毫无反应的,灵气什么的对他来说不重要,他每日修炼《九转生机诀》却又放不开手脚的运行,生怕汲取了兆周阁的生气,断了这一派的血脉。不久之后,他便意识到,找个门派寄托并不是他该走的路,除非他走邪派,肆无忌惮、不畏后果的修炼,否则,这一辈子他便只有做游行者。在这广褒的大路上四处游历,找寻着生气,一面历练一面修炼。可能在路上遇上什么人同行一段时日,但却永远只有孤身一人。因为不像是别的修士,游历完自有归处,可是吹箫便只有自己。

    唔,似乎有点悲惨。吹箫勾起唇角,摸摸鼻子,探手从储物玉简里拿出林寒树送的紫竹箫,横在唇边,微微吐气,疏朗的箫声冲天而起,带着一股子洗净铅华的大气和平淡。说实话,吹箫已经能看得很开了,实际上早在上一世,他便经历过了这种稚嫩的烦恼,痛苦与孤单,迷茫与前路,但现在,他懂得放开,懂得享受。

    人都道但凡有点子建设的术士,多犯五弊三缺。上一世的顾惜原是不相信的,这很自然,任何一个处于青春期的小子都会认为自己多少有那么点子与众不同,他幻想着自己会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子孙成群,交友遍天下,什么缺憾也没有。但实际上他跟其他术士一样,五弊三缺存一,幼时,祖辈往生,青年之时,父母俱亡;直至去世,都无妻无子,可谓是天煞孤星。似乎这辈子的西门吹箫也没能逃过这一命运。你看看,出生无父,幼时亡母,连一个心上人,他都没有告白,便也离世.....

    阿玄......吹箫眼中闪过浓烈的哀伤,他想起那个书生闲适的躺在小院里的场景,俊美的脸庞,嘴角的笑容,他生气时皱起的眉头,那自己没有办法的叹息......箫声时而舒缓时而急切,蕴含着浓浓的思念以及深深地爱恋,吹箫全心全意的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一曲吹奏出了他和阿玄的整个相识过程。在这一曲中,吹箫进入了一个玄妙的境界,明明是站在庭院里,可若你闭上眼睛,便会发现,庭院里根本就空无一人,感觉不到一丝人息。吹箫借由这哀伤而甜蜜的曲子达到了顿悟。

    上天叫他来这一趟究竟是为什么,这个世界又是个什么样的?他的病症,他所得到的机缘,这本《九转生机诀》又有什么意义?

    还有,自己.....有必要如此害怕天道的惩罚吗?这个世界的天道跟原来的天道是一样的吗?

    毕竟,这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世界了,原来的顾惜是弱小的,面对天道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但在这里,人们逆天修真,追求长生,仍旧有那么多的人成功,似乎天道也并非完全不准人反抗,你看这一次,他犯了禁忌,但说实话虽然险,可绝对没有到九死一生的境地。似乎天道的底线也被放宽了许多。他所坚守的那些原则,真的是天道规定的吗?

    似乎有什么不对。是了,顾惜和西门吹箫已经是两个人了,那么两个世界的规则自然也不相同,如今,他仍旧在用旧时的思维行事,简直就像是把自己禁锢在‘顾惜’那个时候。到底,他还是执着了,没有自己想象的洒脱,轻松的放下。

    吹箫沉浸在思考中,朦胧间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他跟整个小院都达到了一怔完美的融合,仿佛他本身就像是长在那里的一株小草。这是一种玄而又玄的境界,仿佛早先横在脑海中的,那些叫人困惑挣扎的事情一下子便豁然开朗了,回头看似乎都是庸人自扰一般。

    望海谭的小院中,箫声悠扬,一直持续了四个时辰,待吹箫再睁开眼,天已经黑了,他放下紫竹箫,整个人前所未有的轻松,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微笑。吹箫终于放开了心胸——西门吹箫,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你既已走上了修仙的道路,本就是逆天而行,还要小心翼翼的规避着‘天道的惩罚’?且实际上,立林界的天道究竟不容何行为,谁也不知,不能再拿之前的原则来要求自己了。这个需要自己去慢慢的摸索。

    在这种思考中,吹箫竟不知不觉的盘膝而坐,闭目运行《九转回生诀》,非常奇妙,他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幅立体图,空气中散逸的白色生气犹如燕投林一般,迅速而自发的钻进他的身体,几乎都不需要他来汲取,这是一股庞大的力量,经脉里的生气犹如奔流的小河,汇集入湖,越聚越多,越聚越多,终于,吹箫觉得丹田处已经容不下如此多的生气,可钻进来的生气仍旧很多。吹箫不得不对他们进行压制,好腾出位置给后来者,生气前仆后继,似乎不知疲倦,丹田里的气被吹箫一压再压,已经快到极致,量变引起质变,终于在吹箫的强力压迫下,一滴乳白色的液体自气体中凝结而出,悬浮在丹田中,而后是第二滴,第三滴,第四滴......吹箫丹田中的气体越来越少,液体越来越多,此消彼长,终于当最后一丝气体消失的时候,吹箫似乎听到有什么破了的声音,他不受控制的抬起下颚,张开嘴,一抹浓重的黑气自他体内喷涌而出,消散在空气中。

    吹箫张开眼,一抹喜色闪过,方才的顿悟不仅使自己突破了,甚至还逼出了深藏在五脏六腑的一部分阴煞!虽然只有一小点,但也叫吹箫看到了痊愈的希望!

    然而,这喜悦还未持续多久,便停下了。

    就在吹箫突破的一刻钟后,镜亭回到了望海谭,俊俏的脸蛋阴沉的似乎能滴出水来,他的怒气是那么的明显,以至于这个人都显出几分阴狠来。

    吹箫皱起眉头,走过去问道:“怎么了?”

    镜亭见来人,方才缓和了神情,目含无奈和愤恨将事情讲了一番。

    原来,这兆周阁公分内、外门两门,除去资质有限的外门弟子,内门又有六阁一室,这一室便是周阁室,则是整个兆周阁最顶尖的殿堂,门派所有顶级的功法、技法、丹药、法宝等都优先倾斜周阁室。六阁的弟子无一不以进入这一室为目标,但周阁室名额有限,六阁自然竞争激烈。

    而这六阁中,他们的望海阁最为特殊,整个阁只有师徒两人,却占据着整个兆周阁数一数二的洞天福地,每月门派发放的资源也是最优的。其他五阁自是不服,但两个老祖宗却用强硬的手段硬是压制下来。门派中虽有不满,到底也不敢在说什么。

    望海阁的特殊让它被其他五阁孤立,最奇妙的是,对此事,望海阁自始至终都不曾表过什么态,门派给什么便拿什么,也轻易不跟其他阁的人互通有无,更多的时候,望海阁就像是独立于兆周阁的小门派一般。

    镜亭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师父。他师父焕无如今是分神之境,战力惊人。可现在,师父现如今已然受了重伤,昏迷也有一年了,时今就差那一味药便有望恢复。但显然,有些人并不愿意叫师父醒来。尽管宗门对此事分外的上心,可坏消息仍旧一个个的接踵而来。

    这几日,等待碧涛佛草的消息已经叫镜亭满心的焦急,叫他犹如五脏六腑灼烧一般。好容易,今儿个得了信儿说是碧涛佛草有消息了,镜亭没做多想,便兴冲冲的冲至兆周阁正殿四方堂。

    他去的时候,厅堂中已然坐了两个身着金刀门衣衫的男性修士,金刀门位于兆周阁北方,同属于二流势力,不同的是,金刀门的两个渡劫期老祖如今一个方才一千五百多岁,另一个也不过一千八百多岁,比兆周阁的老祖要年轻不少,若有幸,甚至还能朝前一步。是以,金刀门对上兆周阁,还是有几分底气的。两个来使端坐在位置上,也颇有几分倨傲的感觉。

    如今掌门人荀佳不在,负责接待的是廷尉阁阁主雷跋。镜亭进去先行了一礼,而后便开门见山:“见过阁主,我听阁主找我来,已有了碧涛佛草的消息了?”

    雷跋点了点头:“不错。金刀门的两位道友来便是为了此事,我兆周阁寻碧涛佛草的消息传出后,金刀门刚好得了一株三百年份的碧涛佛草,如今上门便是为了做个交换。”

    镜亭心中一喜,忙走到金刀门两个修士面前行了一礼:“见过二位道友,不知两位想要换些什么?”

    金刀门的两个修士对着镜亭,连起身都懒得起,只懒懒的回了一礼,而后轻描淡写的笑:“我们要交换的东西,与兆周阁来说也不难得,贵派已有。不过是一枚望虚丹而已。”

    镜亭顿时大惊,继而大怒!就连已然知道金刀门所谓何事的雷跋都忍不住再次露出怒气来。

    这望虚丹可不简单,乃八品丹药!服用此丹,合体期突破渡劫期成功率可增至一层,若冲关失败也可确保缘由境界不倒退,是冲关的宝贝。望虚丹就是在一流门派中也是重宝中的重宝,这金刀门也真敢开口要,一株不过三百年分的碧涛佛草便感作价一颗望虚丹,真真的痴心妄想!

    镜亭不仅惊,且心凉,兆周阁有没有望虚丹他不得而知,可就算是有,门派也绝对不会做这个交换。雷跋叫自己来,不过是为了显示自己公正,并非刻意阻止望海阁阁主康复,因金刀门这个条件,实在太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道友,跟我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未玄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玄机并收藏道友,跟我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