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友,跟我走 > 第32章 城未玄机

第32章 城未玄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可太过又能怎样?除去老祖及掌门荀佳,现在整个兆周阁不过只存两个合体期的长老,八个分神期,这些人就是兆周阁未来的希望。只盼他们中间能在今后进入渡劫,如此就算是老祖天命已归,也可重振宗门。而这其中分神后期的望海阁阁主则颇得老祖赞誉,言明这兆周阁上下,若有人可踏入大乘期,非望海焕无不可。是以,焕无在整个门派中,也是相当核心的人物。兆周阁万万不可能叫焕无陨落。金刀门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方才敢提出如此荒谬的交换。

    今儿个若是兆周阁掌门荀佳在,金刀门说不得便能得逞,可如今,荀佳不在,雷跋自然是不会答应的。焕无的身份是兆周阁的秘密,这个中缘由雷跋不知,对于这种近乎打劫似地交易他的话也不太客气。

    待轰走了那两个金刀门修士之后,雷跋方才哀叹着对镜亭道:“镜亭,不是我不愿意救你师父,你也知道望虚丹对宗门的意义。金刀门狮子大开口,我兆周阁可不是任谁随意欺辱的。我相信你也明白,那碧涛佛草万万不值一枚望虚丹。如今宗门已经吩咐了所有在外的子弟,全力找寻碧涛佛草。你放心,定不需多久,便能传来好消息!”

    耐着性子听完了雷跋假仁假义的话,镜亭行了一礼,便退了出来,如今他还能说什么呢?他师父的性命如今都指着宗门了!

    吹箫听完镜亭之言,便皱起了眉头。按理来说,兆周阁也是整个立林界数一数二的势力,就算是碧涛佛草确实数量稀少,但也不至倾整个兆周阁之力也一无所获。如今,金刀门一上门,吹箫便能猜到几分了,兆周阁如此大张旗鼓,倒叫有心人算计上了。可若说金刀门能只手遮天,将所有碧涛佛草的消息全部提前得到,且早早拿到,吹箫是不相信的。这其中只怕兆周阁内也有人伸了手!

    镜亭如何猜不到,可如今他一个人又有什么办法?掌门荀佳有意退位云游,看能不能在有生之间再进一步,如今正物色掌门人选,六阁阁主俱有可能,焕无可以说是对其他几人威胁最大的一个,若能阻止他恢复,那与几个阁主那都是有大好处的。也因此,焕无的处境非常危险,那焕无自己大约也清楚,他将自己安置在望海阁的静养室中,除了镜亭谁也进不去。

    “我望海阁只师父与我二人,如今师父只能全靠我了!”镜亭叹了一口气,“如今我只盼掌门快些归来,师父曾言说,若出了什么意外,可托掌门。”

    若说前些天吹箫还盘算着离了兆周阁独自上路,如今却也打消了念头。镜亭与他有救命之恩,如今镜亭有难,他万万不能抽身事外,且此事,他说不得还真帮得上忙,吹箫沉吟了一下:“我来助你。”

    镜亭露出一个感激的笑来,但实话说,对吹箫,他也并未抱多少希望,不过是有人在身旁支持得些慰藉罢了。

    吹箫看出他并不相信,但没关系,他也不解释很多,只道:“我需要你师父的几滴血,或者一段头发也可以。”原本他是想亲自去给焕无真人看相,但现在这种情况似乎不合适,就算他和镜亭是患难之交,他也不想去挑战两人之间的信任。

    镜亭有些狐疑的看着他,他不知道吹箫要做什么。吹箫微笑,笑容诚恳:“我想用自己的法子试试看。”

    最终镜亭还是给他了一小截焕无的头发。吹箫满意的点点头,而后沐浴焚香,一头黑发披散,换上宽大白衫,又备了朱砂,水盘等物,择正午三刻,于焕无居住的小院置办了几案,跪坐与案前,将朱砂,水盘,宣纸依次铺开。双手置于膝上,闭目冥想,待身轻气明,方才开始了推演。此次他用的法子名为‘八方演物法’。此法乃上古推演法也,相传大周时期,战乱横行,青壮多入战场,离乡奔走,不知其踪,父母担忧孩儿,便会取他的贴身物来,用此法占卜,可策吉凶。后经几代演变,已可解其祸。只世间能用此法者,少有也。

    吹箫如今也是头一次使用此法,若不是体内生气充足,他相术已至大成,也不敢轻试。镜亭远远的在旁看着,并不知吹箫是何意,但站在此处看吹箫,他便讶异的发现,自打吹箫冥想完毕张开双眼的瞬间,他便和整个庭院融为一体,仿佛他天生便该在那里,没有一丝一毫的违和。

    吹箫拿出菩提树枝,粘上朱砂,生气缓缓而出,沿着菩提树枝蔓延,吹箫默念着连他也不懂的法咒,广袖无风自鼓,他修长的手用执笔的姿势拿着菩提树枝,而后缓缓落在水盘之上,那一瞬间,镜亭的视线全部被那沾着朱红的树枝尖吸引了,那笔尖处就像是有一个大大的漩涡,旋转着将周围的一切都吸过去。吹箫无所觉的在水盘上落下第一笔,瞬间就叫镜亭长大了眼睛。

    这实在是很叫人惊奇的事情,他分明未曾感受到任何灵气的波动,可吹箫拿的那跟树枝竟快速的在水面上画出了玄妙的符文,他并不认识,但那样子很像是符咒师做出的符咒,圆盘的水面上,殷红的字迹停留在哪里,仿佛墨迹留在纸上,它们流转着光晕,漂亮的很。吹箫又拿起焕无的头发,合在掌心,嘴唇微动,而后打开掌心,那一缕头发便像是有了灵气一般自动飘落到水盘的字符上,而后缓缓没入水心。

    镜亭屏住呼吸看这神奇的一幕,你道怎么了,那一缕发丝落入水盘的后,便像是被水一点点吞噬了一般,它明明在下沉,可清澈的水盘上却看不到那沉入水中的部分,反倒是水面上那朱红色的字符越发的明亮起来。

    当最后一点发丝没入,水盘上忽然红光大盛,一瞬间吹箫的发丝被水盘上爆发的气流吹起,披在身后舞动,衬着他沉静的容颜,恍若入神。一瞬间,镜亭只能呆愣愣的看着,那水面上的字符扭动起来,散开在水面上,而后再慢慢的组合,成了一幅人像,在人像形成的瞬间,吹箫扬起一旁雪白的宣纸,利落的铺在水盘上,而后拿起,那人像便瞬间印在了纸上。

    吹箫扬手将那宣纸送至镜亭面前:“你可认识此人?”

    镜亭认真端详,片刻便讶异的道:“是王掌事,掌着内门资源的分配,内门弟子完成门派任务后,便找王掌事领取奖励,此次碧涛佛草的门派任务,也交由他掌管。”

    吹箫皱起眉头:“此人手上有碧涛佛草。”

    “什么?!”镜亭大怒!前些日子他方才去问过掌事,当日那王掌事还满面愁容的回报未曾有门派弟子送回碧涛佛草。

    “怎么会......”镜亭抬头望向吹箫,“你可确定?”

    吹箫将菩提树枝放回玉简:“你可知卜卦?”

    镜亭点头:“我曾听师父讲过,凡间盛行求神问卜,有高人可堪凡人命理,知过去,探将来,趋吉避凶。相比于凡人,我等修士本逆天而行,是以能卜我等吉凶者,必大能也。”他看向吹箫。

    吹箫侧头微笑:“箫并非大能,但我师门便是卜门,如今,单于此道,箫可至大成。”

    那语气中的自信,叫镜亭侧目。他看了看手中画像,眼眸中射出冰冷的光,若果真是王掌事,那如今的事情便也都说得通了,为何堂堂兆周阁竟无人能得到灵草的消息,只怕如今那消息俱被王掌事压了下来,多半也是为了掌门之位!

    吹箫见镜亭若有所思,也不打搅他,改跪姿于站,然而,正如镜亭所说,为修士占卜,着实费力,吹箫竟踉跄了一下,几欲摔倒。然而,就在他要倒的那一刻,腰间忽而被一条手臂圈住,整个人往前一倾,便扑进了一个雄壮的胸膛,满眼的绛红叫他意识到这人并不是镜亭。

    “多......谢道......”吹箫边推开此人,边抬头道谢,不管是谁,总归免了他跌倒的窘境,然当他的视线触及此人容颜的时候,那最后一字如何也出不了口,他甚至忘记了自己尚在旁人的怀抱,只能怔怔的看着来人的脸,乌发如瀑,眉如远山,眼如夜星深广,俊美无边,而这张脸实在太叫他熟悉,叫他看了便觉得心痛。可,那通身的气质却不是阿玄有的,这人周身仿佛有魔力一般,亦正亦邪的气质叫人忍不住探寻,那种风华,不是阿玄所有的。吹箫抓住自己胸前的衣衫,闭上眼,深深的吸一口气。

    阿玄已经不在了......吹箫静默而隐忍的想,而后他退出此人几步,行了一礼:“多谢道友相助,不知道友至此可有要事?”

    殷玄黄静静的看着吹箫,眼中含着无限的喜悦,但对阿箫拉开彼此的距离非常的不满,于是他理所当然的把人拉回来,无视吹箫那点子与自己来说不过挠痒痒的击打,无限满足的把人抱进怀里,头埋入吹箫的脖颈处,深深的吸一口气,眷恋的叹息:“阿箫......真好......”

    吹箫瞬间如遭雷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友,跟我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未玄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玄机并收藏道友,跟我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