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友,跟我走 > 第35章 城未玄机

第35章 城未玄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吹箫伸手轻触那些画卷,然后将它们收了起来。殷玄黄躺在云端,手撑着下巴,勾起一个笑来。

    吹箫打算向镜亭辞行了,镜亭是个聪明人,既知道了碧涛佛草的下落,那就应有法子叫人交出来,而他与兆周阁而言不过是个外人,这中间涉及到门派内部的权利倾轧,兆周阁也不会愿意叫他知晓,留下来对镜亭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帮助。

    镜亭住在望海阁中堂西侧的衍化堂,吹箫去的时候,他一改这几日的愁容,脸上终带出些笑来:“荀掌门回来了。”

    吹箫一怔,也跟着笑起来:“既如此,你也可舒心些了。”

    荀佳此去,时日不短,先前是因门派有事,后就得知焕无重伤,昏迷不醒,便四处寻找碧涛佛草,于今日回了兆周阁。但遗憾的是,他是寻到了碧涛佛草,可年份不够,只有两百年的。但若想炼成涪陵丹,必须得三百到六百年的碧涛佛草,年份少了不行,多了也不行。三百年勉强为之,六百年的最佳。

    镜亭对师父的话一向深信不疑,若师父说荀佳可信,那他便定然是可以信任的,他一个小小修士,如今无依无靠,一个人的力量想要抵抗这些人实在是太过弱小,掌门归来那便不一般了。因此,他的心情实在很好,话里都带着喜意:“是啊,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对了,镜亭现下要去求见掌门,若吹箫有事,可否等我一等?”

    吹箫摆摆手:“并不是多大的事情,我来是辞行来了。如今你师父的事也算是有所进展,我也放心了些,此后的事情不是我能搀和的了,好不容易来中林一次,我也想巡游四海,遍览河山咧。”

    镜亭自然是不舍,奈何吹箫去意已决,苦留未果,只得道:“你既已打定主意,我也不再留你,只一点,你现下可不准走,待我归来,尚要和你把酒话别才是!更何况,林兄尚未出关,你若走,也得叫他知晓啊。”

    吹箫笑着摇摇头:“我已给大哥留了音讯,我猜想的不错的话,大哥应是想入兆周阁。早走晚走,都是一样,何必弄的徒增感伤?天高海阔,你我总有再相见之时。”

    话既至此,镜亭无法,只得放他离去。吹箫御起紫竹箫,身型冲天而起。殷玄黄在半空中看着他,随即弹了弹身下的白云,随着飘着跟了上去。

    此时,镜亭到了荀佳的住处,扣响了门扉,开门的是个小童,见着镜亭便笑了:“掌门吩咐,若镜亭师姐来,便直接迎进去。”

    镜亭以往俱是女装示人,此次归来着男装,旁人也只当他心血来潮,并不放在心上,是以小童仍成他为‘师姐’,镜亭也不耐一个个解释,左右旁人怎么看他他也不介意,只对小童点个头便随他进去了。

    荀佳见他,虽露出点意外的神情,到底也没说旁的,只问他焕无的情况,且来见可有旁的事。

    镜亭道:“如今我只在意师父的身子,碧涛佛草还没有消息吗?”

    荀佳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我倒是寻到两株,年份均不足,已经带了回来,叫百药谷的人养着。”

    镜亭摇摇头:“师父的状况越来越差了,掌门,我等不了了。”随即他把从吹箫哪里得来的消息告知了荀佳。

    荀佳自然是不信,与整个门派来讲,奖惩机制那也是非常重要的,最能激励门下弟子上进。领取任务,获得奖励的千机门自然也是个要职,这王掌事虽然修为算不上很高,只元婴后期,能得此重任,全权掌着千机门,那也是经过千锤百炼,重重考核,得了掌门和老祖宗认同才成的。

    镜亭未尝不知道这些,可他并不在意,这百年来,他师父焕无在门派中地位特殊,加之又不与同门相处,镜亭的生活那是相当独立的。就像他师父就从来都不去千机门领取人物,连带着镜亭也不去。说白了,他就似不解人间疾苦的少爷,被人保护的太好。虽知道王掌事受信任,可他却不知这种信任是怎样建立的。

    对于镜亭怀疑王掌事,荀佳反倒更加怀疑吹箫。这也是人之常情,不知哪里来的人随随便便弄了场唬人的戏,便说人家门派里的人刻意瞒下掌门亲自关照的事情,更别说这中间还牵扯了门派中权利倾轧的事,你换了谁,谁也不信啊!卜门,修为大成的卜门中人是那么好遇到的吗?别说那人听起来还挺年轻!

    到底是被养的太过不谙世事!荀佳虽这么想着,可终究没有说出来,焕无的身份太过于特殊,对于被焕无捧在手心里的镜亭,他也不能太过于得罪。因此只得耐着性子跟他就事论事:“王德伦的衷心是有的,当年虞文派欲吞我阁之时,什么下作的手段都出了,多少门派子弟妻儿被抓,目的便是要挟门人于战时反叛。王掌事不应,虞文派便每日杀他家一人,直至随后,王德伦也并未屈从,当年一役,我兆周阁虽惨胜,可德伦一家七口却无一生还,均受尽折磨而亡。若我只凭一幅画,口说这是卜算出来的,便随意处置了王掌事,岂不叫门人寒心?”

    镜亭不知此旧事,但他听了之后也只是动容,并未退缩:“我信吹箫,且我不疑王掌事对门派的衷心,可若牵扯到掌门之位,我却不能保证他不会刻意拖延时间,且如今他也有七百多岁,若不能突破元婴,在过几十年,便会陨落。若有人陈诺了他什么,倒也不是说不过去,况且,料想他也不会故意害我师父,若待新掌门上任,他再将草药拿出,还能得一个人情。”

    镜亭一点也不避讳的分析新掌门的问题,叫荀佳实在是无奈,他这个老牌的尚在位,虽露出退位的意思,但到底未昭告全门派,镜亭便这般新掌门、新掌门的,实在叫人不舒服,更何况,他没料到镜亭对那个修士会如此信任,一时间也拗不过他,两人便有些僵持了。

    最后,荀佳只得后退一步:“既这样,那便只有请那位西门道友来了,若他能证明自己的卜术,我自是服气的。”

    镜亭皱了眉头:“吹箫今早便告辞离去了。”

    这般可不叫荀佳更加怀疑他?怎的就这么着急!刚搅得人家不得安宁,转身便走了?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荀佳越想越觉得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旁的阴谋,便吩咐了两个内门弟子,叫他们务必将吹箫‘请’回来:“无妨,若此事不假,那便是大恩情,我兆周阁定要重谢的。那位道友往哪去了,我找人寻他也就是了。”

    镜亭虽觉得很麻烦吹箫,可如今他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法子,再者,掌门人说的也很有道理,若真因如此理由审查王德伦,到底也该叫人先服气,否则定是要叫门派中人寒心。吹箫要是能证明,那就更好,既扬了他的名声,也全了兆周阁内部和睦之好。是以,他便指了吹箫离去的方向。

    而这边,吹箫不知此事。只架着紫竹箫朝东方走去,那里生气、煞气驳杂,应是人群集聚之处。他如今修为不高,用的法宝也不是什么高级货,走的自然不快,行程未至一半,便被身后两个身着蓝裳的男修士拦住了。

    那两个修士的蓝裳上绣着兆周阁的标志,言语间倒是显得有礼,吹箫便只戒备着,并未有什么不满,待那两个修士说完来意,吹箫已经预感着这是一桩麻烦事。可显然,这又不得他拒绝,因那两个修士是这样讲的:“掌门盛情相邀,请道友务必赏光。若请不会道友,我二人也没脸回去见掌门了。”

    两个蓝裳一面这样说,一面暗暗阻住了他的去路,这样的态度所折射出来的信息可不是什么好的。

    吹箫便有些怒了,可如今形势比人强,他便只有忍了气,随两人离开。

    云彩上,殷玄黄勾起了冷笑,右手微抬,便想将这两个蝼蚁收拾掉,然未及动手,便忽然想起了什么,刚忙传音请示:“阿箫,你若不愿,我帮你解决可好?”

    吹箫摇了摇头,若是生死之间也就罢了,但此时他也只是对于被人胁迫很不满,既并不打算原谅阿玄,此时却借他的力又像什么话!

    看到阿箫的动作,殷玄黄失望的叹了口气,又百无聊赖的趴回云端,跟着吹箫向兆周阁飘去。

    回了兆周阁,吹箫首次见到了荀佳,那荀佳看上去不过四十上下,面留美须,身着灰紫色长袍,倒也是一副美中年的样子。他看起来还算是和气,但吹箫并没有错过他眼中的漠然以及审视。

    不等荀佳盘问吹箫几句,镜亭便察觉到有些不对,立马打断了荀佳的话,巴巴的把自己的顾虑说了,还给吹箫赔了不少不是。他如此的不给面子,荀佳居然也能忍了。

    吹箫越发觉得镜亭师父的身份不一般,能叫荀佳对镜亭如此礼遇。

    镜亭这么一闹,荀佳也不好再问下去,可他又实在怀疑吹箫,便暗自使坏,他乃渡劫期高人,对付一个融合期小修士,只需用气势压迫便行,他甚至能做到不叫镜亭察觉。

    “西门小道友,你只需当众证明你的卜算之术确实准确,我便能下令彻查王掌事。”荀佳脸上带着亲和的微笑,可那气势却像是无数利剑,叫吹箫觉得仿佛有一座千斤中的刺山压在身上。

    如此待遇,可真叫吹箫怒了!他如今虽说是还镜亭人情,可到底也算是帮了兆周阁,这种待遇又是怎么回事?至此,他便冷冷的一笑:“随你要卜什么,可事先说好。我问卜的代价可不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友,跟我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未玄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玄机并收藏道友,跟我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