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思及此,阿箫呼吸不由急促起来,紧握住阿玄的手,叠声连问:“阿玄所说可是真的?莫不是骗我?可真的有如此……如此……”到最后竟是连话都说不全了。

    那老妖怪见阿箫如此情景,连眼眶都不自觉有些泛红,便心疼到不行,连忙答应:“是真的,定是真的。我又怎会欺骗阿箫呢!”他在床边坐下,拍着西门吹箫的背脊,缓声道:“阿箫且听我说来——我殷家现虽由诗书传家,但祖上也曾出过修炼大能。玄这一支乃嫡支,曾祖爷爷无心武学,只爱舞文弄墨,是以不曾习武,便叫嫡弟继了家业,只传了这至阳纳阴锁与长媳。然我这一支虽未承嗣,但祖上秘闻终是了解一二的。我祖上所习之功法,走的便是阴寒之路,是以家中长辈多病痛,盖因功法损伤。老祖宗遍寻典籍,终得了法子。这天地间有一宝物,便叫做“须藤心”,乃是先天至宝须藤壶演化所余下的一颗种心。天生便有压制阴寒之气的作用,天下无不能镇压之寒气。阿箫此病,若能找到“须藤心”,定能康复!”

    阿箫闻言,心中喜悦难以抑制,他见阿玄脸上的神色,便猜测他即告知自己其中缘由,那说不得便有“须藤心”的下落。双手抓紧了盖在身上的锦被,西门吹箫轻声问:“阿玄如实说,可是有那“须藤心”的消息?”

    瞧着阿箫紧张的神色,阿玄缓缓笑了,便在西门吹箫期待的眼神中颔首:“自是有的。”

    “太好了!真是……真是……太好了!”阿箫如同得到了医治般,黑眸中满是喜悦,忍不住大声道。

    “不瞒阿箫说,我此番来,便也是为了‘须藤心’……”殷玄黄如此这般的胡编乱造了一番后,便叫西门吹箫有了动力。本阿箫也不是照影自怜的人,左不过是这段时日阴煞折磨苦了他,病中便有了几分悲意。自打有了希望后,阿箫便越发努力的调养身体,日日苦练功法,只盼得能支撑到寻到‘须藤心’。

    不同于阿箫的乐观,倒是封年嘴上虽高兴,心中却满是担忧。他想那殷家祖上出大能,都未曾寻到那宝物,单凭自己一家无权无势无钱财的,便能寻到?!只看阿箫那神色,他便终是忍了下去。

    可封年不知的是,说道这寻物一事,阿箫还真有几分信心。自古玄学,便有寻物这一分支。如今阿玄以得了那宝物的大致地点,此等宝物,必定生机勃发,不同凡响。他有天眼客观天地之气,又有术法定乾坤。哪里能找寻不到?唯一需担心的是,如何才能采到“须藤心”才是。

    是以,经数日调养,阿箫的身体一天天康健起来,殷玄黄那老妖怪少不得暗中添上些助力,阿箫体内的阴煞也因的有老祖宗在,不得不委委屈屈的缩起来,安安生生的看着那讨厌的乳白色气息一点点的浸染自己的地盘。

    阿箫不知道这是殷玄黄的功效,满以为是那至阳纳阴锁的威力,越发觉得这是个了不得的宝物,对于自己和殷玄黄的婚约,心中多了几分思量。他如今对于自己的心意倒是确定了,也认下了。他自认活了不少年月了,然则年纪越大,越难对人上心,反倒是对人的戒备和莫名其妙的底线多了不少。现如今,虽不知如今自己到底身在何种境地当中,纵然是千般难,万般险,可,若是能在这大千世界遇见这么一个心仪的人,大抵自己所承受的苦楚也是值得的。这世间百态,唯“情”之一字最为动人。

    于是,那老妖怪满足的发现心上人对这些时日对自己越发的亲近,喜欢那双黑色眸子望着自己时候的专注和柔和,更欣喜于阿箫的主动。他更想着,既如此,那不趁机做些什么,岂不白费了这些心机?!殷玄黄便心安理得的占阿箫的便宜,什么借由微风拂面时理理阿箫的鬓角顺便摸摸小脸,借由教授书画的时候搂搂小腰,甚至于故意给酒量不好的阿箫喝酒,趁着人家喝醉的时候偷亲阿箫,诸如此类幼稚的事情数不胜数。

    “阿箫,你瞧此处,山陵绝壁,芳草萋萋,飞瀑直下,美不胜收。既要习画,不如就以此地为景描画,如何?”那老妖怪指着不远处的瀑布,笑容华美的道。

    这一日,阿箫一早就被殷玄黄以寻到一处绝妙之地为由带出了城。那人打得什么算盘,阿箫这些日子瞧着,也大约猜得到,不外乎想只有两个人相处,顺便能亲近一下便更好,心思简直一目了然。这样的举动让他莫名想到上一世青春期的孩子,纯情的让人忍不住想笑,仿若轻柔地暖风轻抚着心脏。

    西门吹箫忍着微笑,点头:“自然是好的。”那书生便笑的更灿烂啦,麻利的从储物戒取出文房四宝,洁白的宣纸铺平,打开墨盒研磨。低头时候露出俊美的侧脸,阿箫心里涌出阵阵暖流。于是他走近那书生,抓住他的手:“阿玄……”

    殷玄黄抬头,眼中带着疑惑,阿箫笑:“阿玄不必如此小心翼翼,不用借由风,理我的鬓角时摸我的脸,不用借由教授书画的时候装作无意识的楼我的腰,甚至于故意给酒量不好的我喝酒,趁着我喝醉的时候偷亲我…..”

    阿箫每说一句,饶是以这老妖怪的厚脸皮,也不觉得尴尬几分,他又何尝不知道自己行事幼稚,只是谁叫心上人吃这一套呢,且之前阿箫都在生气,很少容得自己靠近,小心惯了便有些改不了了,而确能得些好处,纵使幼稚,他也情难自禁!只是听着阿箫的话,阿玄的眼神还是不自觉闪躲起来,话也故意磕磕绊绊起来:“玄……玄不是有意如此,只……只……阿箫是玄心爱之人,我便有些……有些…..”既到这一步了,也不妨把戏做齐整了。

    见阿玄讲话都磕绊起来,阿箫更忍不住笑,然后伸手按住殷玄黄的后颈向前压,亲了上去,不是上一世小学生的亲法,而是更深入、更缠绵的亲。那书生身体颤动了一下,而后毫不犹豫的抓住西门吹箫的腰使劲往怀里带,化被动为主动,直到两人不得不停下。

    “殷玄黄,”西门吹箫带着笑道,“箫不知自己能活多久,也不知能否得到‘须藤心’,甚至于不知你我是否是真实的,但,箫知道此时此刻,心悦你。那至阳纳阴锁箫便不归还了,若此行归来,箫仍有生机,我们,便成亲吧。”

    老妖怪心弦颤动,认真的盯着阿箫道:“好,若此行之后,阿箫不改初衷,玄定厚聘!”可,便是阿箫找回了记忆,察觉自己并非这一面,也容不得他后悔!

    “只是,玄虽然知道这‘须藤心’的大致所在之地就在这临虚城附近,但找寻终究是个难题。我们首先要去哪里呢?”这话倒是不错,虽进来的时候须藤说过若他们找到阵眼,便会助阿箫炼化须藤图,但阵眼所在之处却仍需他二人亲自找寻,阿玄虽对阵法有些心得,但在这先天阵图中能推测出阵眼在这临虚城附近已然了不得了,旁的也帮不得什么忙。

    阿箫倒是自信,他带着阿玄登上山顶,望着不远处一处碧蓝碧蓝的湖泊,手指前方:“先探听探听‘临虚湖’!”

    在西门吹箫漆黑的眼中,能看到那碧蓝湖泊上翻涌的白雾,浓浓的厚重到几乎连湖水的颜色都看不清了,悠悠闲闲的变换着姿态摇曳着,那庞大的生气叫人心中忍不住震撼。那临虚湖便是这些日子阿箫所观察到得,生气最浓厚的地方,但那处也是这临虚城附近最危险的地方,之前阿箫不是没有打过那些生气的主意,只奈何那地方太过危险,偶尔才能去一两次。

    “再过七日,临虚湖一年一次的干涸期便到了,那时是去临虚湖的最好时期。”西门吹箫看着殷玄黄,认真的道:“箫虽以大夫自称,然则大夫并非箫的专长,箫的长处在于‘卜’!临虚湖周遭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临行前,若箫卜算,说不得能得到那‘须藤心’的所在之处。”

    我自是知道的。阿玄心说,口中道:“妙极,妙极!如此可真省去不少心思啦!”

    又过了几日,阿箫的身体已然痊愈。算了个好时辰,得了阿玄一截头发,一滴指尖血,融入墨中做了一方墨。又寻了株生气勃勃的菩提树截了树枝做笔杆,以寻物最灵的寻灵鸟绒羽为笔头,制得一只笔。取周遭生气最重的地段,择一日之内阳气最重之时,开始卜算。

    西门吹箫单手执笔,悬于半空,研磨好的墨汁躺在砚台中。浅清色的袍子被风微微鼓动,凌然若仙,慢慢的,生气开始朝着笔尖之处凝结,那支笔粗糙而简陋,笔尖的绒羽软绵绵的,随风而动,然而随着生气越发凝实,那笔尖处竟隐隐发亮。砚台中的墨汁不知怎地,竟也跟着晃动起来,慢慢的,那晃动越来越剧烈,越来越剧烈。终于,那墨汁挣脱了砚台,仿若飞蛾赴火般连成一条细细的墨线投入笔尖。而此时,阿箫的手动了,空中仿佛有一张宣纸似的,那墨汁竟在虚空中留下了字迹。

    那是一种奇怪的书写,笔先于手动,似乎那半空中的字是由笔拖着阿箫写的一般。字只有短短四个,阿箫的额上依然冒出了细密的汗珠,脸色也渐渐苍白起来,可见这法子对其身体的负担甚大。只因这‘须藤心’关乎己身,本来阿箫不能卜算,但恰逢阿玄也寻此物,西门吹箫便使了法子瞒天过海,以收取报酬之方式卜算,然因两情相悦,阿箫渐渐算不得阿玄之事,不得已采取此种消耗巨大的‘虚空书述法’方能成事。

    然,这也叫殷玄黄和封年二人心中震撼。殷老妖怪虽活了这么大年纪,可神智健全的时间不过数千年,‘卜’门乃这小千世界第一代生灵所传,殷老妖是只听过没见过,对于阿箫此种手段,惊叹不已。而封年,便更不用说了,不知是被那调皮的小须藤葫从哪里摄来的,心境、记忆、修为被吞噬的差不多了,哪里见过这样的奇景?!

    短短几个字,几乎用了半个时辰才写完,待最后一点墨汁落下,阿箫的心神一松,忍不桩哇’吐出一口血,取巧的法子终是不很如意,只见那空中只有四个字——虚湖水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友,跟我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未玄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玄机并收藏道友,跟我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