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纨绔医妃之国师难驯 > 第188章 我要她

第188章 我要她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绵延不绝的青山之外,与世隔绝的紫竹林中,孤独的竹楼在夕阳下显得如此落寞。

    爱怜身穿鲜艳如血的绯色衣裳,站在竹楼前的枫树下,眼神迷离的看向西山。

    已是深秋,这枫树上只剩下最后几片树叶,一切将寂寥衬托得那么明显。

    若有若无的打斗声传来,她微微皱眉,侧头朝屋里喊道:“飞舞!”

    飞舞从竹楼里走出,问道:“小姐,怎么了?”

    “紫竹林里似乎有打斗声,你去瞧瞧!”爱怜吩咐道。

    “可是小姐你……”

    飞舞有些迟疑的看着爱怜隆起的腹部,孩子也就这几天出生了,如果她离开,小姐出现什么差错该如何是好?

    “快去!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爱怜叹气道,“去瞧瞧什么情况,如果有必要就出手。”

    “好,你小心!”飞舞只得应声。

    世上就有那么凑巧的事,飞舞前脚刚离开,爱怜的肚子就开始痛起来……

    不多一会,飞舞带着一个抱着孩子的年轻女子回来了,却没能看见爱怜。

    “小姐!”飞舞顿时慌了神,大声喊着她。

    “飞舞……”爱怜微弱的声音从竹楼里传来。

    飞舞忙冲进竹楼进了里屋,绕过屏风,看见了躺在床上的爱怜。

    她大汗淋漓,额前发丝湿湿的搭在脸上,气若游丝,承受了极大的痛苦。

    “小姐,你怎么样了?”飞舞冲过去,紧张的问道。

    “孩子……”爱怜虚弱的出声。

    飞舞掀开盖在爱怜身上的被子,入目的全是鲜红,除了她的衣裳,还有血。

    “小姐,怎么会这样……”飞舞见此状况,已经完全混乱了,悲伤替代了所有情绪。

    “快去准备热水!”那年轻女子此时走进来,出声道。

    飞舞这才回过神来,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般对那年轻女子道:“你一定要救我们小姐!”

    年轻女子点点头,认真的道:“现在听我的,赶快去准备热水!”

    飞舞忙应声道:“好,好,我现在就去!”

    那年轻女子快步走到床边,先是给爱怜吃了一颗药,替她做了下检查,道:“小姐,你这胎是双生,你要勇敢一些,我会帮你的!”

    爱怜欣慰的笑了笑,看向那年轻女子,点了点头。

    那年轻女子一身淡雅的青衣,容貌却是绝色倾城,那双眼里给人的感觉全是真诚。

    许久,终于有个女婴出世了,只是可惜,落地时便已然没了呼吸。

    爱怜已经晕过去了,年轻女子将女婴包了起来,当即下令对飞舞道:“飞舞,把孩子抱去外间,暂且不要告诉你家小姐!”

    飞舞点头,接过孩子出去了。

    待飞舞离开,年轻女子从腰间取出银针,对爱怜下针,迫使她再次清醒了。

    “孩子呢?”爱怜虚弱的问道。

    “飞舞抱去洗澡了,还有一个孩子呢,再加把劲!”年轻女子轻声劝慰道。

    飞舞抱着女婴到了外间,看着女婴毫无生气的小脸,忍不住眼泪落了下来。

    窗边是一个摇篮,是她和小姐为孩子编织的,可是,孩子竟然无缘来这世间。

    “飞舞,再打些热水来!”屏风内,年轻女子吩咐道。

    “来了!”飞舞应声,走到窗前将女婴放进摇篮里,此时才留意到摇篮里还有年轻女子来时抱着的孩子。

    这男孩子约莫两岁,粉雕玉琢般可人,眸色如墨,动人无比。

    飞舞听见爱怜痛苦的声音,也来不及细想,忙去打热水去了。

    竹楼外开始起风了,天已经完全黑了,屋中点了许多的蜡烛,依然有些昏暗。

    夜空中忽然划过两道白光,白光的尽头,是两个光球,一红一蓝,竟是落在了这竹楼上空,顿时,整个竹楼竟是被笼罩在粉红与淡蓝的光环之中。

    摇篮里的女婴忽然睁开了眼睛……

    ……

    洛灵溪有意识的时候,便是说不出的感觉。

    好难受!

    想睁眼,却睁不开;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那是怎样一种感觉,她说不清楚,总之,她在努力挣扎。

    终于,她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晶亮的眸子,那是属于一个似乎一岁左右的男娃娃的。

    古色古香的屋子,穿着古装的男娃娃,什么状况?

    难道穿越了?

    洛灵溪觉得头疼。

    屏风之后传来女子喊叫的声音,她还在努力思考着,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她张口,发出的却是婴儿的声音。

    呃……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成为婴儿了?

    “啊!我听见孩子哭了!她没死,她没死!”飞舞正从屏风后走出来,准备去打热水,却正好看见摇篮里的女婴,兴奋的喊起来。

    “嗯,飞舞,快点,孩子快出来了!”里面年轻女子喊着。

    此时的洛灵溪真是好想哭,可是一张口,发出的声音都是婴儿的声音,让她好无奈!

    她真是好郁闷,相当郁闷!

    她的两只小手不知道怎么从襁褓里拿了出来,不停的挥动着,发泄着她的不满,这婴儿的身躯,连挥动下手臂都这么困难,真是郁闷至极!

    她正用仅存的意识思考着,却觉得自己的手被什么握住了,她眨了眨眼,看了过去,是那个男娃娃。

    那个男娃娃轻轻的将她的两只手塞进了襁褓里,对她露出了笑容。

    好可爱的娃娃!

    好想捏捏他的小脸哦!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那么小的娃娃,却给她一种莫名的心安的感觉。

    不是说婴儿是看不远的吗?可她,怎么看得这么清楚?只是,她现在觉得好累,好想睡。

    她觉得很难受,有一股力量在不断的涌出,却让她觉得号困倦的感觉。

    婴儿都是这样吧?忍不住要睡觉吗?

    朦朦胧胧中,她听见婴儿的啼哭。

    “生了生了,也是个女孩儿!”屏风之后传来年轻女子的惊喜的声音。

    她看见有人抱着一个婴儿从屏风之后走出来,她却怎么也看不清,唯独看见的是那个婴儿手背上的七色花纹,她总算觉出了几丝安慰,是染儿,染儿也在这里,幸好,幸好呢!

    此时,她才安然睡去,但是,她觉得,睡过去的那一刹那,所有的一切都在远去,自己好像不再是自己了。

    她想挣扎,想说不要走,可是,一切变得那么遥远,她触碰不到。

    无所畏惧,永不放弃,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恍惚间,她又听见了那个老婆婆的声音,可是,她还是抓不住,而且,总觉得自己离自己也越来越远了……

    ……

    年轻女子抱着附了许芯染魂魄的女婴走出屏风之后,看见的便是一番奇异的景象。

    自家儿子出神的看着那熟睡的女婴,明明那么小的孩童,眼里居然透着无尽的深情,那么认真那么真诚,好似在他眼中,这世间的一切及不上面前那样一个小小的她。

    “我的孩子呢?”里面传来爱怜虚弱的声音,此时,她已经悠悠醒转了。

    飞舞一直进进出出,此时正从屋外进来,便从年轻女子的怀里接过那女婴,抱了进去。

    年轻女子缓缓走到摇篮边,轻轻俯下身,伸手捏了捏半躺在摇篮里的小男孩。

    “子宸,怎么在发呆?”年轻女子轻声问道。

    小男孩转向年轻女子,却是清晰的说道:“我要她。”

    年轻女子瞳孔不由得放大,纳闷的道:“你能说话了?第一句话你就要吓死我?”

    小男孩撇了撇嘴,继续转头看向那女婴,无视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不由得扶额哀叹:“有了媳妇忘了娘的臭小子!”

    之后,她便检查了下那女婴的身体,不由得蹙眉,虽然醒了过来,可是终归是个大问题啊!

    屏风之后,爱怜靠在床头,怀中抱着孩子,眼中竟是温柔。

    她的身体依然很虚弱,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但却一直温柔的笑着。

    年轻女子走了进来,道:“你的大女儿睡着了,在摇篮里。不过,她的体质很差,如果不能好好调养,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爱怜抬头看向年轻女子,只浅浅一笑道:“谢谢你,我们母女平安,多亏姑娘相救!对了,还不知道姑娘的芳名?”

    “不用客气!我叫沐清凤,懂些医术,从宫里逃出来,正被人追杀,也幸好遇见你们,否则,恐怕我也会命丧于此地。”沐清凤淡淡的说道。

    “我叫爱怜。”爱怜微微一笑道,“沐姑娘,你要去哪里,我可以派人送你的。”

    沐清凤听闻爱怜的名字,先是一愣,随即一笑,道:“原来是小怜姑娘,百闻不如一见!我是要去陌上城的,出了紫竹林,我便可以去朋友的商队,随商队去南方了!”

    沐清凤是江湖女子,她的朋友到处都有,只不过,当初为了那个不值得的男人,她将自己困死了吧!如今,心已死,便是想回归原先的那种生活了。

    爱怜点点头,低头再看下怀中孩子,然后看向飞舞道:“飞舞,把这孩子送去天门吧!”

    飞舞为难的道:“小姐,天门有的是奇珍异宝,说不定可以调养那个生病的孩子呢?”

    爱怜摇了摇头,道:“不,飞舞!我当初怀着孩子的时候,被迫吃下很多毒药,如果我没猜错,那些药效都留在了那个孩子的身上!天门有多复杂,你我都明白,萧引会爱她,但是,能不能医好她我真的不放心,所以我要自己照顾她,我不能让自己心存遗憾!”

    “好。”飞舞应声道,“小姐,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名字?”爱怜有些迟疑,道,“素衣翩翩,染尽流年,就叫她爱染吧!”

    “爱染?好名字呢!”沐清凤不由得赞叹道,“那另外一个孩子呢?”

    爱怜看向屏风,想要透过屏风看过去,却发现看见的尽是迷茫。

    “叫她灵兮吧!她们都是上天赐给我的宝贝,我希望她们都有着这世上最纯洁的灵魂,无论世俗如何沾染,她们都还是她们自己。”爱怜微微一笑,道。

    飞舞从爱怜怀中接过爱染,却看见了爱染手背上的花纹。

    “小姐,你看!染小姐的手背上天生的彩色花纹,是七色花!”飞舞惊叫起来。

    沐清凤便走向屏风之外,片刻便进来,道:“灵兮小姐的手背上也有花纹,是冰蓝色的蝴蝶花纹。”

    “两位小姐一定是仙女转世!”飞舞不由得叹道。

    “但愿她们这一生都平安快乐!”爱怜凝眉祈祷道。

    “放心吧!一定会的!”沐清凤轻声说道。

    ……

    沙华山庄。

    这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山庄,庄主是一个年轻女子,有着与飞舞不相上下的美貌,只是,飞舞胜在气质,而她胜在姿态。

    她便是爱怜身边四位侍女之一的夜紫慕。

    飞舞并未去天门,反而是抱着爱染来了这沙华山庄。

    夜紫慕的性子一直是大大咧咧、风风火火的,见飞舞来了,吩咐全庄好生相待着,自己则高兴的拉着飞舞去自己的房间。

    “飞舞姐,来了就住几天再走吧!”夜紫慕笑嘻嘻的道。

    到了房间,夜紫慕便令屋里的丫鬟退了下去,飞舞这才看见屋里还有个熟睡在摇篮里的孩子。

    “都做娘的人了,怎么还这般孩子气?”飞舞看向夜紫慕,摇了摇头道。

    夜紫慕从飞舞怀中抱过爱染,再看看那粉嫩的小脸,别提多开心了,道:“哇,这就是小姐的女儿呀!长得真漂亮,这长大了肯定又会迷死一堆男人!”

    飞舞翻了翻白眼,夜紫慕忙小心的将爱染放进了摇篮里。

    “你男人呢?”飞舞问道。

    夜紫慕撇了撇嘴,道:“要男人干嘛?那种男人,喜新厌旧,早就不知道跟哪个女人风流快活去了,所以,我把他休了!”

    飞舞抚额,无奈的看向夜紫慕道:“你把小染抚养到五六岁的样子送回天门!”

    “为什么不现在送?”夜紫慕纳闷的问道。

    “不,现在天门不太稳定,萧公子还在到处寻找小姐!我希望你好好培养小染的自保能力,让她日后回天门不至于被欺负。”飞舞解释道。

    夜紫慕恍然大悟道:“飞舞姐你永远都比我们考虑的问题要全面!放心,我会好好抚养小染,会把她当作亲生女儿般疼爱的。”

    飞舞点头,将身上带的包袱递给夜紫慕道:“这里都是证明小染身世的物品,都交给你了!我要先回去照顾小姐了,一切就拜托你了!”

    夜紫慕认真的点点头,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辜负小姐和你的期望!”

    飞舞再看摇篮里的爱染一眼,转身便离开了沙华山庄。

    ……

    紫竹林。

    再次醒过来的洛灵溪已经没有了现代的记忆,眼神也不那么明亮了,切切实实的成了初生的婴儿。

    大部分时间里,她都在熟睡着,偶尔醒过来时,看见的便是那个叫子宸的男孩子。

    沐清凤是彻底败给自家儿子了,从儿子开始讲话,她就觉得相当不正常。

    “清凤姐,你怎么了?”爱怜从竹楼里走出来,看着安静的站立着的沐清凤,好奇的问道。

    沐清凤的眼神是落在竹楼前枫树下,矮矮的摇篮上,自家儿子站在摇篮一旁,轻轻的摇着摇篮,似乎是在哄摇篮里的洛灵溪睡觉。

    沐清凤嘴角抽搐,听见爱怜的声音,便转头轻笑道:“我儿子看上你女儿了!”

    爱怜不由得笑了,道:“行呀,你要是乐意,灵兮儿就给你家当儿媳妇。”

    沐清凤禁不住也笑了,道:“好呀,不过,孩子们的事还是让他们长大后自己做主吧!不过,我还真是很喜欢很喜欢你家兮儿,真的好乖!”

    正说着,飞舞回来了。

    飞舞这趟去沙华山庄,一来一回,已是二十多天过去了。

    “小姐,我将小染送去紫慕那,她会教会小染自保能力才会将她送去天门。”飞舞道。

    爱怜略一思索,便知飞舞的顾忌,点头道:“辛苦你了!”

    飞舞转向沐清凤,微微笑道:“沐姑娘,这段时间多谢你照顾我家小姐!”

    “别客气!”沐清凤摇头,亦是微笑。

    她们刚想进竹楼,四周却传来了不一样的声音,她们三个均是敛起神色,静心听着。

    一片枫叶随风飘了进来,落进了摇篮里。

    “快,把孩子抱进去!”肃杀之气骤然而起,沐清凤当即下令道。

    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子从竹林里,看见沐清凤便喊道:“小姐,小姐,你也在这里?”

    “若水?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回去了吗?”沐清凤纳闷的问道。

    飞舞也认得云若水,上次救沐清凤时,便见到这女子,不过但是沐清凤是让她离开的。

    云若水跑到她们面前,道:“小姐,来不及了,快走!他们要放火烧了这里,我想上次这位姑娘救了你们,想必她们是住在这里的,所以赶过来报信的!”

    “放火?谁要放火?”沐清凤忙问道。

    “这次的人似乎不是贵妃派来的人,好像是江湖中人!”云若水迟疑的道。

    爱怜和飞舞对视一眼,有些了然了,想必,是飞舞出现被人发现了吧!

    爱怜当即道:“清凤姐,麻烦你帮我将兮儿带走。”

    沐清凤亦是聪明绝顶,便知晓那群放火的人是冲着爱怜来的,便点头,指了指摇篮,吩咐云若水道:“若水,你抱着兮儿小姐从这边小路离开,无论如何要护她周全,将她送去陌上。”

    这段日子,她也将紫竹林的地形摸透了,这后面有一条小路直通外界,很难被人发现。

    她和爱怜可以走在前面,引开那些人的注意。

    “嗯!小姐!”云若水便走到那摇篮前,想要抱起洛灵溪。

    子宸却抓着洛灵溪的襁褓,稚气却认真的道:“别带她走!”

    沐清凤顿时无奈,走了过去,道:“子宸,听话!现在有坏人在追我们,我们必须分开走!”

    子宸这才缓缓松开了手,不知为何,他就是不愿意松开,总觉得如果放手便会失去。

    云若水抱了洛灵溪便离开,一群人便兵分三路,离开了紫竹林。

    ------题外话------

    国师大人辣么小就学会撩妹了,瞧瞧,早就被打上印记了,肿么逃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纨绔医妃之国师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画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画画并收藏纨绔医妃之国师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