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纨绔医妃之国师难驯 > 第191章 天门变故

第191章 天门变故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nb三月。

    &nb爱染来了一趟陌上城,给梦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nb灵兮没有能见到爱染一面,倒成了一件憾事。

    &nb那一日,灵兮显得很是沮丧。

    &nb乔木提议道:“我们去郊外游玩去吧!兮儿,你也别再多想了,有机会总会见到的。”

    &nb梦阳忙拍手叫好,道:“去踏青,很久没去了哎!”

    &nb“有很久吗?才一年好吧!”席子宸应声道。

    &nb于是,换来梦阳和乔木鄙视的眼神,一年还少么?

    &nb一年就只有一个三月好么?

    &nb而灵兮,在一旁微微笑着。

    &nb城郊的陌上河畔是他们每年郊游必来的地方。

    &nb河畔,是一片青青的草地,草地上开满了各色无名的小野花,蝴蝶戏舞,美景如画。

    &nb河岸边,桃花开得正艳,花瓣洒落,随流水往下,却是一道极其美丽的风景。

    &nb“好漂亮!”灵兮忍不住赞叹,站在草地上,伸手抚摸一朵小野花,蝴蝶竟是停在了她的手背上,她不由得微笑,看着那只蝴蝶,心情也忽然变好了。

    &nb“在我眼里,世间万物,都及不上你的美!”席子宸看向远方,轻声道。

    &nb“啧啧啧,告白哎!”梦阳忍不住偷笑道。

    &nb乔木一把拎起梦阳,道:“走,我们去那边玩去!”

    &nb待梦阳和乔木离开,他们二人对视一眼,均是忍不住笑了。

    &nb而今的灵兮,虽才十二岁,却是生得出奇的柔美,五官生得极其精巧,多一分少一分都会欠佳,隐约间已让人看出倾国倾城的模样了。

    &nb只是,她的眼眸虽然清澈,却总是会让人感觉有些空,似乎少了些什么。

    &nb席子宸伸手轻抚她的脸,认真的道:“记着,你只能是我的,无论哪一生都一样。”

    &nb灵兮轻笑着点头,抬手握住他的手,道:“放心,除了你,我不会喜欢上别人的。”

    &nb她起身,道:“跳舞吧!”

    &nb席子宸点头,自腰间拿出笛子,吹响了熟悉的旋律。

    &nb草地上,她翩翩起舞,与蝴蝶共舞,她自己,也成了那些蝴蝶的一员。

    &nb席子宸看着她的舞蹈,不觉痴了、醉了,她一直在进步,看过她跳过无数的舞,却没有哪一次像这次一般令他震撼。

    &nb如果可以,他可以不要一切,只要她一直都在自己的视线里。

    &nb就这样,一直到永远,永远都不分开。

    &nb第二日,他们四人都进了陌上城的学堂,学堂里的女孩极少,灵兮又特别漂亮,在这所学堂便显得特别扎眼。

    &nb陌上城的学堂每年只开课两个月,虽说,陌上城作为天才之城,是以习武为主的,可天才也是需要识字的。所以,每年开课的时间,沐清凤就将他们一伙人全都扔到了学堂里。

    &nb只要灵兮在的地方,席子宸都会出奇的乖,学堂里也是一样。

    &nb来读书已经是第五年,他们对这学堂已经很熟悉了。

    &nb每当下课时,乔木和梦阳总会去学堂院里走走,席子宸一直会呆在书桌边陪着兮儿。

    &nb她转头看向身侧的席子宸,她不由得一笑,他总是这样,只要她在,他就不会丢下她。

    &nb“笑什么?”席子宸被她的笑弄懵了,问道。

    &nb她轻轻摇了摇头,道:“没事,只是喜欢看着你而已。”

    &nb“那一样啊,我也喜欢看着你!”席子宸正说着,却见一个少年捧着一束野花从外面走进来了,他吓一跳,抬头看去,却见那个少年径直走到他们的前面。

    &nb“兮儿。”那个少年喊道。

    &nb灵兮纳闷的抬头看向那个少年,问道:“怎么?”

    &nb那少年将手中花往兮儿面前一递,道:“这花送给你!你将来嫁给我好不好?”

    &nb灵兮顿时无言以对,只好看向一旁的席子宸,投去了一个求助的眼神。

    &nb旁边本在活动的少年们见此情形,忙一个个围了过来,很快就围了几圈。

    &nb“凌隋,你一边去!”席子宸火了,拿起那花往那少年身上一砸,抓起灵兮的手站起身道,“兮儿是要嫁给我的,她也只会嫁给我,你死心吧!”

    &nb他这么做好像就是在宣告她是他的所有,任何人也觊觎不得。

    &nb兮儿则是低着头,脸微红,这个世上,只有他拉她的手她才不会抗拒。

    &nb那少年凌隋见状,顿时气恼的指着席子宸道:“席子宸,你算什么东西!我爹是知府,你跟我抢女人,小心我把你关起来!我一定要娶兮儿!”

    &nb“闭嘴,兮儿的名字不许你叫!”席子宸不高兴的道。

    &nb“我就叫!我干嘛不能叫!兮儿都没意见!”凌隋不满的喊道。

    &nb“她没意见我有意见!我说不许叫就不许叫!”席子宸强势的道。

    &nb“吵什么!”一声肃穆庄严的声音传来,众学生忙回头看去,只见一脸严肃的王夫子背着手拿着戒尺朝这边走过来,学生们忙主动让出一条路,任王夫子走到他们面前。

    &nb王夫子打量着席子宸,又看向凌隋,再低头看了看地上的花,最后眼神落在灵兮身上,问道:“兮儿,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nb“我……”兮儿一时无法解释,抽回被席子宸抓住的手,举起手,道:“先生,我去面壁!”

    &nb她说着,便向教室里的角落走去,王夫子愣愣的看向她,目送她朝墙角走去,转过头来看向席子宸和凌隋道:“你们俩下节课不用上了,去院子里倒立。”

    &nb“先生,不罚兮儿面壁了好不好?”席子宸看着王夫子,请求道。

    &nb王夫子举起戒尺作势要打席子宸和凌隋,瞪了他们一眼道:“你们俩是不是想挨打?管好你们自己就好了,你们要是有灵兮一丁点的乖,本夫子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nb凌隋抱着头,灰溜溜的朝院外奔去,席子宸则默默的跟了过去,忍不住回头看向兮儿。

    &nb放学时,凌隋还是挑衅的看着席子宸,席子宸也不理她,拉着灵兮的手从他面前走过,乔木和梦阳则跟在他们身后,忍不住同情的看了一眼凌隋。

    &nb他们四个一起回到百草堂,刚踏进院中,却见一个蓝衣少女背对着他们,少女从院中柏树上掐前面一小节树叶,扔在地上用脚踩着。

    &nb他们四人好奇的走过去,少女听到背后的响动,猛然转身,一双如水的美眸看向他们。

    &nb正意外中,沐清凤走了过来,道:“你们回来啦?”

    &nb席子宸忙回头,道:“对呀,娘,家里来客人了?”

    &nb沐清凤亲昵的拉过那蓝衣少女,道:“子宸、兮儿,她叫苏陌白,是静姨和你爹的女儿,以后是你们的妹妹,你们可要好好照顾她。”

    &nb“放心吧!”灵兮松开席子宸的手,朝蓝衣少女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nb蓝衣少女看着灵兮的笑容,似乎是被感染了,不由得回给她一个微笑。

    &nb兮儿朝蓝衣少女伸出手,蓝衣少女便伸手握住她的手,走到她的身边。

    &nb“妹妹,以后你就和我们一起吧!”兮儿笑着说道,“他是子宸哥哥,他是梦阳梦大哥,他是乔木乔大哥,你也可以直接喊他们的名字的。”

    &nb“嗯,姐姐,你真好看。”蓝衣少女看向兮儿忍不住赞赏道。

    &nb“妹妹更好看啊!”兮儿勾起笑容轻快的道。

    &nb“你不许喊她姐姐。”席子宸对蓝衣少女道。

    &nb“为什么?”沐清凤眯起眼睛问道。

    &nb席子宸不满的道:“她喊我哥哥,当然要喊兮儿‘嫂子’了。”

    &nb乔木和梦阳忍不住喷笑,兮儿则是默默低头,沐清凤看着席子宸一副不满的模样,忍不住摇了摇头,伸手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道:“小小年纪想什么呢!”

    &nb蓝衣少女却俏皮的一笑,道:“没事啊,那我不喊你哥哥好了,喊你姐夫也一样吧!”

    &nb席子宸顿时噎住,只得道:“好吧,那随你怎么叫好了。”

    &nb众人不由得笑得欢畅,蓝衣少女也只是在一瞬间被他们所感染,没有任何隔阂。

    &nb之后,他们五人一同去学堂,度过了一段开心而美好的日子。

    &nb……

    &nb四月十四,百草堂来了一位病重的老人,那一夜,席子宸和灵兮一夜未眠,陪着席臻在屋中救治那位老人,除他们之外,沐清凤、苏静、苏陌白以及老人带来的两个少年,都守在屋中。

    &nb凌晨,老人醒了过来,第一眼是看向沐清凤,嘶哑着声音唤道:“凤儿!”

    &nb沐清凤泪眼婆娑的走过来,道:“外公,凤儿在这里!”

    &nb老人叹气道:“凤儿,不夜城以后要交给你了!”

    &nb沐清凤忙摇头,跪了下来,道:“外公,凤儿接不下这样的重担,您一定会没事的!”

    &nb老人摇头,重重咳嗽了几声,道:“没想到我老头子自诩武功天下第一,竟然会败给一个少年!天命如此,哪能不认命呢!”

    &nb沐清凤猛然想起席子宸,忙转头对他道:“子宸,过来拜见太外公!”

    &nb子宸应声,忙走过来,跪在老人面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个头道:“曾孙儿子宸拜见太外公!”

    &nb“你叫子宸?”老人喃喃的重复着,忽然就笑了,道,“好,好,好啊!我们叶家后继有人了!快起来,好孩子快起来!凤儿你也起来!”

    &nb席子宸便和沐清凤起身了,老人接着道:“你们听我说,这天下只怕是要大乱了!我为了保存不夜城的实力,已将城中所有人驱散,只待他日你们去重建!那个少年不是一般人,他先灭我不夜城,下一个目标定然是天门啊!”

    &nb如果说,天门是邪派之首,那么不夜城,便是正派之尊,如今,不夜城遭逢此难,在江湖定然是掀起腥风血雨,所有人都会在猜测,这一切究竟是谁从中捣乱。

    &nb老人颤巍巍的从怀中拿出一块令牌,递给席子宸,道:“好孩子,太外公把这令牌交给你了,待你查清一切,就用它重建不夜城吧!千忆和无心自幼跟着我,他们会帮你的!”

    &nb席子宸看向沐清凤,沐清凤点点头,他便伸手接过那令牌,再一次跪在老人面前,道:“谨遵太外公吩咐,席子宸定不负太外公的期望!”

    &nb“那就好,那就好……”老人放心的点点头,露出慈祥的笑容,眼神也慢慢黯淡了下去,道,“只是,无法得知那少年用的是什么武功,老头子我不甘心啊!”

    &nb席臻沉痛的摇摇头,道:“师妹,叶老伤得太重,无力回天。”

    &nb沐清凤点点头,她都明白,外公毕竟上了年纪,受了如此严重的内伤,好不了了。

    &nb兮儿走了过来,跪在席子宸身旁,道:“太外公是被迷沙掌所伤。”

    &nb“迷沙掌?”沐清凤重复道,老人看向兮儿,忽然变得精神起来,道:“迷沙掌?小姑娘,你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nb灵兮低头道:“回太外公,隐秘录上记载,迷沙掌乃两百年前迷沙族族长所创绝技,百年前随迷沙族的灭亡而销声匿迹,此掌太过邪恶,凡中招者最长活不过半月。中迷沙掌最显著的特点就如同太外公现在这般面色发黄、血脉逆流、脉象紊乱、五脏错位,但却不会立刻毙命。”

    &nb老人笑了,笑得很是畅快,道:“凤儿,这小姑娘是谁?”

    &nb“外公,她叫兮儿,是子宸未来的媳妇。”沐清凤解释道。

    &nb老人连连点头,道:“隐秘录那般难解的书,你居然能看懂,你并没有替我诊脉,居然能一眼道出我的症状,真是个厉害的人儿,子宸,你有福气了,哈哈哈,我老头子死也瞑目了!”

    &nb“迷沙掌重现江湖了吗?”沐清凤喃喃自语道。

    &nb“凤儿,打开宝库,尽数交给子宸,我……我也放心了……”老人说着,气息越来越弱。

    &nb“外公!”沐清凤不由得跪下。

    &nb“城主!”一直站在一旁的那两个少年也跪下。

    &nb其他人也跪了下来,纷纷给老人磕头,送他最后一程。

    &nb接下来的十多天里,传言越来越多,诸多名门正派被血洗,所有人都把矛头指向天门,料想定是天门联合各大邪派灭了各大门派,于是,正派与邪派之间争乱不休。

    &nb天门却一直闭门不见,不理武林的是是非非,随这些人闹腾,一时间,武林混乱不堪。

    &nb……

    &nb五月初五,云彩儿来到了百草堂。

    &nb云彩儿见到兮儿时,很开心,她的乖徒弟已经出落得楚楚动人,越发惹人怜爱。

    &nb云彩儿在百草堂住了几日,便准备带灵兮离开,席子宸知道她要走,闷闷不乐,一天都躲在房间里,不愿意送她离开。

    &nb只是,最终,她还是跟着云彩儿离开了百草堂。

    &nb云彩儿带着灵兮先去了城主府,城主打第一眼起见到灵兮便很是喜欢,便收了她做了义女。

    &nb在城主府小住了几日之后,云彩儿便带灵兮回了凤凰城。

    &nb灵兮不再像从前那般沉默寡言,在云彩儿看来,灵兮变得开朗了很多。

    &nb回到百花庄之后,她也不天天呆在庄里,经常下山,替城中百姓看病,云彩儿虽怕她累着,却执拗不过她,便在山下买下一间铺子,让她累了的时候可以在铺子里休息。

    &nb没多久,她这“小神医”的名号就城中百姓被传开了。

    &nb彼时,她已经进阶为圣医师,医术是席臻所授,但早已青出于蓝。

    &nb铺子里看看病的人越来越多,云彩儿只得雇几个人来帮兮儿的忙,对这小徒弟,她是宠溺得很。她将医术学得那么好,却医不好自己的身体,云彩儿每每想到这里,不由得泛出一丝苦笑。

    &nb……

    &nb另一边——

    &nb爱染自沙华山庄回到天门之日,已是六月初十,却正是天门之变。

    &nb那一夜,火光冲天,什么也看不清,她找不见萧引,心中慌乱不已。

    &nb她站在古堡的附近,听见四处都是哭喊声,她仔细的听,却听不见爹爹的声音,她看着那不灭的火焰,竟有一种想冲进火海的冲动。

    &nb究竟是怎么了?

    &nb她不过离开两个月的时间,为什么一切都变了模样?

    &nb她一定要找到爹爹,问问他,究竟是怎么了!

    &nb她想着,便要冲进火海去,却被一股力量拦了回来,那个人将她搂进了怀里。

    &nb不是爹爹,是绿芜!

    &nb“小染,不要过去,那边有人!”绿芜在她耳畔说着,声音过分沉重和嘶哑。

    &nb爱染回头看向绿芜,只见她的发丝凌乱,脸色苍白,侧脸多了几道伤痕,嘴角还留着一行血迹,她忙问道:“绿芜姑姑,你怎么了?我爹呢?到底出什么事了?”

    &nb“小染,一切都是阴谋,幕后黑手是一股神秘的力量,他们灭了许多名门正派嫁祸给我们天门,他们令正派与邪派争论不休,他们来灭天门,说是为了那些正派报仇!小染,你要记住,那群人才是罪魁祸首!”绿芜解释道。

    &nb“那群人是谁,是谁?”

    &nb“我不知道,我也不清楚……我们要去查……”

    &nb爱染点头,道:“可是绿芜姑姑,我们天门如此隐秘,他们怎么会找到?”

    &nb“是魅姬,是她透露了一切!”绿芜说着,眼中闪过几丝恨意。

    &nb“竟然是她!我爹呢,那我爹呢?”爱染忙追问道。

    &nb“你爹生死未卜、下落不明,你要好好活着,去找你娘,她不会袖手旁观的。”绿芜道。

    &nb爱染一惊,道:“我娘?我娘在哪里?”

    &nb绿芜摇头,道:“你紫慕姑姑定然知道些什么,你去问她!绿芜姑姑可能陪不了你了,以后你要坚强,要相信自己,知道吗?”

    &nb“绿芜姑姑,你不要离开我!”爱染一听慌了神了,忙道。

    &nb绿芜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小染,去镇上积羽客栈天字三号房的屋里找一个包袱,那里有你爹留给你的东西,以后,只有你一个人,你不要害怕,绿芜姑姑会保佑你的。”

    &nb“嗯,我一定会坚强!”爱染说着,眼泪已经滑落了下来。

    &nb绿芜松开爱染,道:“小染,快走!我受伤太重,活不了的,我去引开那些人,你从这里离开,要记得,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nb爱染点点头,见绿芜想着那边火海走去,转身自林中小路离开。

    &nb到达沙华山庄,得知的消息却是夜紫慕已经不在人世。

    &nb伊妃萱告诉她,她离开山庄那天,夜紫慕毒发身亡,并告诫沙华山庄上上下下不得替她举行丧礼,一切从简。

    &nb爱染看着未来的路,似乎更加渺茫,可是,她绝对不会认命!

    &nb不过几个月,一切竟然都变了模样,究竟是为什么!

    &nb那些幕后黑手,还有魅姬……

    &nb爱染想着,眼神变得冰冷,两世为人,还斗不过你们这群小人吗?管他什么妖魔鬼怪,她定然会揪出他们,并叫你们化成灰烬!

    &nb**

    &nb凤凰城。

    &nb七夕之夜,灵兮带着墨鸢去看这凤凰城的七夕盛会。

    &nb墨鸢是云彩儿行走江湖时收养的孤女,比兮儿长一岁,性格活泼,爱憎分明,对灵兮却是出奇的好。

    &nb凤凰城城区很是热闹,少女们成群结队,开心的玩着属于她们的游戏。

    &nb墨鸢去替她买花灯,她就站在人群外,看着那些少女,那一刻却觉得有些孤单,往年七夕,席子宸会带她去街上玩,可是突然发现,原来没有了他,她好像就变成一无所有了。

    &nb墨鸢拿来河灯和笔墨,她提笔时,却怎么也不知道怎么下笔,最终只写下了“子宸哥哥”四个字。

    &nb她想,她的愿望里只有他吧!

    &nb也许,今生不再见,可是,她还是会希望他幸福。

    &nb看着河灯慢慢的顺着河往下飘走,她的唇边勾起了淡淡的笑容。

    &nb“小姐心里又在想那位席家公子了吧?”墨鸢打着趣,道。

    &nb“乱说什么!”灵兮微笑着摇头,道。

    &nb墨鸢笑眯眯的道:“我才没有乱说!云姨可告诉我了,你将来是席家的媳妇。”

    &nb“好啦,夜深了,我们回去吧!”灵兮温柔的道。

    &nb“嗯,好!”墨鸢轻快的答道。

    &nb她们进了铺子里,将铺子门关好,墨鸢提起灯笼,和灵兮并肩往后院走去。

    &nb路过后院时,却听到院子的一角一阵声响,她们吓一跳,墨鸢忙问道:“谁?”

    &nb没人回答她们,灵兮不由得一阵心慌,黑暗中,两人对视一眼,墨鸢便提着灯笼与灵兮一起慢慢的往那角落走去。

    &nb慢慢的走近,墨鸢将灯笼举过去,却见那角落里躺着一个背对她的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纨绔医妃之国师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画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画画并收藏纨绔医妃之国师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