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惊宠豪门悍妻 > 吴家落败!

吴家落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他们都被当头一棒。打晕了脑袋!

    艾雅抚摸着她的长发,“你还是恨我的吧!恨我当初你那么小就丢下了你,恨我没有看好你,没有照顾好你。”

    不知不觉,已经又是泪流满面了。“恨我明明你已经出现了,可是我却没有认出了你。恨我明明你才是我的亲生女儿,可到头来我还事事顺着拾简。”

    说到这,艾雅哽咽着。久久说不出话来,“恨我明明知道你和思奕才是真心相爱,却从不努力为你争取半分幸福。”

    青草靠着她的腿,眼泪顺着眼角流湿了她的衣裙。使劲摇着脑袋,“没有!我从来没有恨过你们,虽然你们把我丢了。可是试问天下的父母,有那个父母会舍得骨肉分离之痛。”

    “如今已经隔了十多年之久,你没有认出我。也是情有可原,至于我和东思奕的事。这件事是我们自己的事,我们都没有努力为对方去努力争取过,所以错不在你!”

    直起身为她擦干了脸颊上的泪痕,“妈!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也没有怪过任何人,所以你不用自责。而且我和思奕现在也很好,等我们这一次度过了难关,我和他就结婚。”

    和东思奕结婚只是迟早的事,或早或晚都得结。如今她提前告诉她们也好,至少心里多少有个准备。

    艾雅听见她的一声妈,高兴得一时竟然又哭了出来。“孩子!谢谢你!”除了这句话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她高兴,高兴她终于认她了,开口叫她了。高兴她有这样一个懂事的女儿。

    艾雅一听她说要和思奕结婚。一时喜怒参半,“真的吗?我就知道,这孩子心里只有你。”说到这,又想到吴家如今落到这个地步,她虽然一直对公司不闻不问。

    但毕竟这些年她也看到过商场上的勾心斗角,知道吴家这一次算是栽大跟头了。就算是吴家过了这跟头,怕是也会大不如从前了。

    拉着她的手,艾雅叹了口气道“孩子!对不起!你和思奕的婚礼怕是吴家不如从前那样能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仪式了。”

    吴家这一次怕是过不了这关了,她现在只希望吴冠能安安全全的从监狱里出来。他们一家人都只要健健康康的就好了。

    青草摇了摇头,坐到她身边。“婚礼盛不盛大都没事,以后只要我们一家健健康康的。就都好了!我们的婚礼你不用操心,这不是还早的嘛!而且不是还有思奕的家人的嘛!没事的!”

    云锦心里说不出的酸涩,他们决定结婚了?他没有丝毫希望了吗?

    水君心站在她旁边,自然感受到他的悲伤。只是她无能为力,她只能静静的看着他,她在他身边陪着他。

    “青草,阿姨还没有吃饭呢!你们先别聊了,你们都才刚下飞机。又累又饿的,这里现在也呆不下去了!都乱成这样了,你们要不都先去我家住一晚吧!明天再具体商量一下,该怎么办!”黎秋看了看四周的凌乱,建议道。

    青草看了看四周的凌乱,的确!这里现在是没办法继续呆下去了。但若是要去黎秋家可能不太合适。

    他们那么多人,现在去突然冲去他们家。真的确实不太合适。

    “黎秋,谢谢你的好意。但我们可能不能去你家,云锦和君心他们等会要回去云家。我和妈妈等下去爸爸和哥哥那!”青草回国时已经提前和杨青树连续过,说过今天晚上可能就到家了。

    如果不是担心吴家的情况,她可能会先回去看看爸爸和哥哥。

    黎秋一听不高兴了,“为什么!去我们家和w你们家不都一样!青树哥今天晚上加班,你这样突然回去,又要麻烦青树哥了!”说完嘟囔着小嘴,一脸的不高兴。

    青草圆了圆眼睛,若有所指的道“看来你这段时间和我哥进展得不错嘛!这连他平时的行动都了解得一清二楚啊!”看来黎秋和哥哥最近是有些进展了。

    这样也好,有黎秋照顾着哥。她也放心多了!

    黎秋通红了小脸,扭怩着道“青草你胡说什么啊!我们是好朋友,你不在这段时间,我难道就不可以像妹妹一样照顾青树哥他们吗?”

    青草见她这一副小女人的样子,心里多少有了些底。只是笑了笑,也不讲这些事说破。“好啦好啦!看你那样!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就都各自回家吧!”

    “具体的事情,我们明天再继续一起商量。”看着云锦和水君心道“今天也太晚了,云锦,我可是把我们的大美人君心交给了你了啊!”

    “今天晚上你不管怎样,得保证好她的安全啊!不然我可是要拿你问罪了啊!”说完还有摸有样的比划了一下她的拳头。

    云锦只是看着她,他怎么能不懂她的意思。只是他不愿意就这样放弃,从认识她认识东思奕那天。他就知道,东思奕不是她的良人,给不了他一辈子幸福。

    如果可以,他宁愿时光倒流。她先遇见的那个人是她,她爱上的人也是他!可是没有如果,所以他只能硬闯。他可以等,等一年不行就等两年,两年不行就等三年。

    不管多久,他愿意一直等下去,一直一直等下去!

    “恩!我和君心先送你们回去吧,正好也顺路!”

    黎秋一听,也凑热闹道“恩!好啊,我也和你们一起去吧!这样也放心!”

    青草似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黎秋,这丫头!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黎秋收到她目光,有些不自在的回了她一个笑容!

    如此下来几人便都一起去了青草家,艾雅虽然不怎么愿意离开吴宅。但看了看几乎被毁得面目全非的大宅,心里悲凉无限。如今她也要寄人篱下了。

    青草安排了艾雅的住宿,便给吾爱雨宸打了电话,但打了好几个都一直没有人接。心里越发的担心起来。

    原本想着公司比吴家安全,哪里好歹有警卫人员。但现在打了那么多个电话,一直没人接。

    倒是心里不安了起来。但愿他不要出事才好!

    云锦和君心离开了杨家父子的小区,青草打不通吾爱雨宸的电话。心里着急!拜托黎秋照顾着艾雅,自己又打车去了吴氏集团的大厦。

    两处的地址离得并不是很远,司机讲车子停靠在大厦落下,看着外面已经驻扎满的帐篷道“姑娘我看你这小小年纪的,不像是这吴氏的股东啊!你来这里干嘛呢!”

    青草自然也看见了在大厦外面驻扎的帐篷,心里也猜出了。大厦外面的警卫不让这些股东进去,他们就在这里驻扎起来等人出来。

    想来吾爱雨宸是被他们堵在里面了,看着司机好奇的样子,青草随便找了个理由道“我当然没有能力成为吴氏这么大的集团的股东,是我爸爸!但是他今天听说吴氏股票崩盘。”

    “他之前把家里所有的经济都投进了吴氏,他今天早上刚听到信息就急晕了。我这不是被她硬逼着过来看嘛!”说完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

    开玩笑,她这辈子可是没说过多少谎啊!她现在可是说得脸不红心不跳的。她都佩服自己了。

    “哦哦!那小姑娘我建议你还是回去吧!你看看这里的股东可都是当初在吴氏上投了上百万的,你们家那些钱,估计呀也是凶多吉少了,啧啧!”摇了摇头,便和青草接了帐便走了。

    回头看面前的百层大厦,一夜风云一夜沙。谁会想到当初风靡几十年的吴氏,如今会负债累累。

    看着大厦门口的帐篷,这样她没办法进去啊!联系不到雨宸哥,她就没办法想办法把这件事解决啊!“

    正大门不可以进,看来只能从停车场了!绕了半天,青草终于来到停车场。

    她几乎没有来过吴氏,对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看着停车场内没有人蹲点,心里松了口气。她以前去过东思奕的公司,他公司的停车场有总裁专用电梯!

    想着有电梯就有楼梯,青草在停车场摸索了半天。没有找到半点通道。便有些气馁。

    ”青草!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明天才能回来吗?“吾爱雨宸看着四处张望的青草,满脸的惊喜。

    青草根本没有发现他的出现,”雨宸哥,你不是应该在上面吗?你怎么在这里了?“指了指楼上。

    吾爱雨宸笑了笑,几步走到她身边。”我们先上车说!他是趁着没人活动他才出来的。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青草。

    着实意外,拉着她上了车。“你进来的时候应该看见了门口了。吴氏现在比较麻烦,拾简拿着了几乎整个吴氏的资金,我们现在没办法找到她。”

    “爸爸不让警察来插手这件事,所以!现在的情况比较麻烦!”

    青草不解“拾简为什么会能拿走吴氏的资金?”要知道,吴氏是一个大集团,不是一个小店。钱说到手就可以先到手。

    吾爱雨宸道“爸爸从她十五岁开始就让她学习管理公司的财务了!都是一家人,爸爸从来没有防备过她半点。”

    也对,拾简是吴家带大的,他们把她当成了亲生女儿一般。如此这般,自然也不会对她有半分防备。

    听到这,青草心里也有个数了。这事只要找到拾简就好解决了。只是她不明白,拾简为什么要这么做!吴家对她已经是恩重如山了。她这样毫不留情的对吴家下手。

    到底是为什么?因为东思奕和她吗?可是她完全没有必要做这些。她做的这些,即便毁了整个吴家也没用。难道她在报复他们?

    “雨宸哥,我今天也去了吴家大宅,那里今天也和这里一样!但你也知道那里没有警卫,现在已经没办法再继续呆下去了。妈妈同意就和我先住在爸爸和哥哥那里!”

    “你要不要一起过去,这样我们也互相有个照料。”看着吾爱雨宸,青草道!

    吾爱雨宸听见她开口叫艾雅妈妈了,心里高兴不已,今天的烦闷也被扫光了了。

    “青草,你承认你是我妹妹了?太好了!”说完一时激动的抱住了青春,他们都在坐在了车上的后座上。

    青草一愣,随即也便没什么了。她是吴家的女儿,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她不是接受不了吴家,而是她放不下爸爸和哥哥。

    不过现在她想通了,即便她现在已经是吴家的女儿了,但同样也改变不了她对爸爸和哥哥的爱。

    这样也好,以后她不仅仅只有爸爸和哥哥。还有吴家的人,其实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幸福。

    “我们现在还是赶紧回去吧!”青草道,雨宸哥今天在公司呆了一天,怕是累坏了吧!

    青草和吾爱雨宸在车里聊了半天,看着时间有不早了,外面的人应该差不多该走的该睡的都歇息了。

    “雨宸哥,我来开车吧!你坐后面,不然待会被人看见就麻烦了!”外人都在电视频道上见过吾爱雨宸,很多人能轻易认出他是吴冠的儿子。

    但青草不一样,她离开吴家那么多年。外人的印象里,吴氏集团董事长的千金是拾简。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现在可以减少了许多麻烦事了!

    吾爱雨宸笑了笑“你会开车了?”他的印象里,青草应该不会开车才是。她可能驾照都还没有考过!

    青草俏皮的伸了伸舌头,“在日本的时候云锦教过我开车,虽然技术可能不是太好。但是我相信有你指挥着,我们是可以顺利到家的。”

    “你这丫头,还是我把车子倒出去你在来开吧!”他们在地下停车场,吾爱雨宸直接将车子开到停车场的出口处。

    “开慢些,出去后又转直走就行。开车时一定要注意路前面的情况!”交代好,便换了青草来开。

    吾爱雨宸便退到了后座去,车子待会难免会从公司楼下过。万一被有心人见到就麻烦了。

    “雨宸哥,公司的事你们既然已经知道了是拾简做的,为什么不把拾简交给警察处理?”拾简虽然是吴家的孩子,但毕竟她这样做实在是把吴家往死里推。

    她知道她恨他们,可从头到尾。吴家没有任何人伤害过她半分,和思奕退婚的事完全是她自己自作自受。

    她之前处处让着她,是因为她知道。这些年她对吴家来说。不仅仅只是个养女,而是像她和爸爸和哥哥一样,已经都是至亲挚爱的亲人了。

    如今她做得那么过份,吴家狠心不下对她怎么样!可法律会做,有些事错了就错了。说都包庇不了。

    吾爱雨宸叹了口气,“我和妈妈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可是爸爸不愿意。他说拾简毕竟还是个孩子,她这么做只是年纪太小。有些糊涂罢了!”

    “如果将她交给警察,吴家虽然保住了。可拾简的一生也就毁了。吴氏没了我们还可以东山在起,可若是拾简被警察带走。这一辈子怕是就永远都洗不了这个烙印了!”

    青草心里别扭,但随即也平衡了过来。如果现在做错事的是她,杨爸爸和杨青树定也会毫不犹豫的为她想好了后路。

    吴冠为拾简想得那么周到,无非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爱。拾简虽然不是他亲生的,可那么多年的养育之情,早已经刻骨入髓了。

    见青草不说话,吾爱雨宸以为她是因为他刚才的话刺激到她,同为父亲。爸爸对青草的爱的确比不过拾简。

    “其实青草你也知道,爸爸这些年来一直把对你的想念和愧疚都加注在拾简身上了,久而久之,对她便也不分里外了。其实说到底,爸爸心里在乎还不是你吗!”

    青草笑了笑“雨宸哥你误会了,天下那个父母会忍心自己的孩子吃苦,更没有那个孩子会回去埋冤自己的父母的。”

    对吴冠她没有太多的怨恨,更多的则是钦佩,钦佩他能够为了一个养女,宁愿毁了自己辛辛苦苦打理了半辈子的江山,也要保住拾简的未来。

    大概这世界上所有的父母都是这样的吧!

    “青草!别走神,前面转弯!”看着青草开着车还愣愣发呆,吾爱雨宸提醒道。

    青草惊醒,是啊!她这是在干嘛?开着车还发呆,太危险了!“对不起啊雨宸哥,我刚才一时失神,对不起对不起!”

    一时眉头拧得和麻花一般,见马上就要到公司大厦楼下了。青草绷紧了神经,生怕那个股东注意到她车里的吾爱雨宸。

    双手因为紧张,握紧了方向盘。吾爱雨宸自然发现了她的紧张,笑了笑安慰道“青草没事的,你不用紧张!现在都这个点了,他们闹了一天,也该累了。总要休息的。”

    青草点了点,一颗心依旧紧紧握着方向盘。一时因为紧张、过大厦门口时本来想踩油门,结果一不小心踩到了刹车上。

    于是一个急刹车就停了下来,车子发出长长的刹车声。两人也因为惯性重重朝前面倾去。

    刹车声引来了大厦门口驻扎休息的股东,不知道人海里是谁说了一句“那是吴家的专用车!”只是几秒,车子便被人群围住了。

    等吾爱雨宸和青草晃过神来时,要走已经是没有可能了。这些股东在大厦门口都等了一天了,原本吴氏衰退就让他们失了生机,又加上在吴氏大厦落下苦苦守了一天。

    大家在一起互相交流时发现一个比一个损失的还要厉害,心里积攒了不少怒气和怨气。

    如今青草和吾爱雨宸突然出现,这些人将心里积攒的怒气和怨气全砸向了车子去,有的人见敲门不应,干脆直接想办法砸起了车子。

    青草在驾驶位,一时乱了分寸。他们这样下去肯定会这种人撕成碎片的。

    后座的吾爱雨宸怕青草受到伤害,靠着她道“青草,你来我这里!”这些人现在完全没办法交流了,更何况他们都是吴家的孩子。这些人不会轻易放了他们。

    青草有些慌张道“雨宸哥,现在怎么办?”这些人这样疯狂他们根本没办法走,看样子过不了多久,车子肯定会被他们砸了的。

    “别怕,没事!你先到后面来,他们不敢怎么样的!法律还在,他们不敢无法无天的!”这些人无非只是要钱,他们不敢下手伤人。

    青草爬到了后座,紧紧拽着吾爱雨宸的衣角。

    一时间吾爱雨宸突然想起,他和青草刚认识那会。他去海边吹风的时候在路上遇见她,那个时候他发现车子刹车失灵。

    而且他们又是行驶在陡坡上,当时他们面对的是生与死的抉择,可是那个时候的她很淡定,丝毫没有显示出害怕的样子。

    如今他们只是遇到的不过是用钱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她却那么害怕。比起生死,这事也算是微不足了。

    拉着她的手,吾爱雨宸不禁笑了笑“看来你这丫头在日本被云锦保护得太好了,这胆子都那么小了,我记得上次我们一起跳海时,你可是淡定得不得了啊!”虽然她后面差点溺水身亡,而且也昏迷了些时间。可时候也没事了。

    青草见他,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有心思笑出来,实在无语。“你怎么现在还有心情笑?我们赶紧想办法怎么回去吧!”

    上次她那么淡定是因为,一是她知道即便出了事,也只会是明天报纸上攀登出来,某某公司董事长的公子与某位无名小女因车子发生故障,半路坠海溺水身亡。

    二是她心里大概有低,知道他会救他。而且那个时候爸爸有哥哥照顾,黎秋那么喜欢哥哥,就算她真的死了。她也没有什么牵挂。

    但这一次不一样,她怕这样的场景。上次在郊区的事,是她这一辈子的伤疤。好不了抹不去。

    她怕被一群人围堵,而自己就是那个名副其实的弱者,她反抗不了。只能蹬着身子任人宰割。

    她一直不愿意向任何人提起那件事,是她怕!怕上次她突然意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那件事她不知道到底是有人指使,还是偶然意外。她从没有细想过,如今若是细细想来,怕是有人姑意为之。

    只是她向来不喜与人争,也不得罪别人。到底会是说要对我下手呢!

    “砰砰…。”车外的人已经开始砸挡风玻璃了,青草无助的看了看吾爱雨宸“雨宸哥,现在怎么办啊?”

    砸了车子,他们这是要干嘛。这是违法的!

    吾爱雨宸眉头拧成一团,这事越来越麻烦了。

    看样子,这些人不是股东。是有人故意背后来捣乱的。这些人目的就是制造更多的混乱,让吴家彻底倒下。

    现在他担心的是青草,这里人太多。他一个人想要离开倒是没有那么难,但是!如果要带上她就怕是麻烦了。

    看着已经碎成渣渣的挡风玻璃,顾不了那么多了,吾爱雨宸拉着青草小了车。但是车子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了,根本打不开车门。

    青草急道“怎么办?这些人的目的看来不仅仅只是为了股票,他们是在煽动民众的情绪,引起更多的股民脱离吴氏,彻底掏空吴氏。”

    吾爱雨宸看了一眼青草,眼睛里尽是赞赏之意。这小丫头当真聪明,他在商场上也算是混了些年月了,可也才刚看出这事的蹊跷。

    她一个才十八岁的女孩子,竟然在没有任何人提点的情况下就看出了端倪。看来她还是继承了爸爸在商场上的敏锐。

    若是日后加以培养,之后必定是人中龙凤,她的精明强干不亚于任何男人。

    “怎么?吴冠怎么也是一方商场风云人物,想不到他的一双儿女竟然都是鼠胆小儿。哼!我可是替吴董事长可惜了。”人群中,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

    原本就已经混乱的人群,顿时炸开了锅。“吴冠的两对儿女在里面,父债子还!大家不要害怕,狠狠砸!吴冠这老头子,吃了我们那么多钱,老子要给他吐出来!”

    人群中一时各自种各样大骂的声音出现,吾爱雨宸和青草对视了一眼,看来这事不是巧合,是有人故意背后捣乱。

    故意要吴氏难看了,竟然是有人故意挑拨,那么这事就好办了。

    吾爱雨宸拉着青草,硬挤开了车门。下了车!

    外面的人见他们兄妹俩人一同出来,一时都蜂拥而上,甚至有些人还拿着手里的东西朝他们兄妹乱扔。

    将青草护在怀里,吾爱雨宸放高了声音道“大家冷静一下,大家冷静一下!……”

    一时间便静了下来,吾爱雨宸看着把他们兄妹俩人围堵得水泄不通的人群道“我知道他们现在来吴氏是为了找回一个公道,!”

    “你们大部分人已经跟了吴氏十几年了,这些年吴氏带给你们的,你们心里都清楚。好!我知道,如今吴氏大不如从前了,公司被查出是空壳公司,董事长被警察带走。”

    “可以说,的确!现在的吴氏在一夜之间真的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空壳公司。如今公司没有了资金,所以有关吴氏的企业都被强制停止。是!吴氏落魄了,你们也不好过了。”

    “因为这些年你们虽然没有对公司出过力,但你们却出过钱!你们十几年前投进吴氏的资金,如今随着吴氏的成长。已经获得了一笔不菲的收益。”

    “可是吴氏一夜之间落魄了,你们十几年前投入的资金也摇摇欲坠。可是,我不明白,你们难道不懂唇亡齿寒的道理吗?”

    “你们是公司的股东,你们着急你们的资金我理解,可是!难道你们就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拿回你们的资金吗?”

    “你们冲进我吴家院子,又是砸又是翻的。是几个意思,别人告诉你们公司是空壳公司,你们就信了吗?这些年你们都是看着公司一步一步的成才起来了的,吴氏所有旗下的公司都是实打实的有产品,有销售渠道有合作渠道,这些你们不清楚吗?”

    “一个公司在资金流动上突然出现障碍是难免的,你们难道连这种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吗?”

    吾爱雨宸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吴氏不是空壳公司是真,但如今资金断了也是真。

    但不代表这些事情都不能解决,没有办法解决!现在这些股东如果继续闹下去,恐怕吴氏就真有可能成为名副其实的空壳公司了。

    没有公司愿意再和吴氏集团合作,公司自然没有办法正常走下去。

    人群中个个面面相窥,吾爱雨宸说得对。他们现在想的主要是如何解决公司资金的问题,而不是在这个时候选择窝里斗。

    人群中慢慢的一些人便悄悄走了,而另外一些看着有人走了,觉得自己留下来也没有意思,干脆也跟着走了。

    还留下一些不依不挠的人,继续围堵着吾爱雨宸和青草。

    这些人便是那种既不想为公司出半分力,又想不劳而获捞一笔不菲的收益人。

    青草刚要开口便听见苏墨染的声音,“几位还不想走是不是不想和吴氏集团一同面对现在的局面。而只是想拿着自己的老本回家颐养天年啊!”

    青草一愣,他怎么也回国了?

    苏墨染看了一眼青草,见她紧紧靠着吾爱雨宸,虽然心里知道他们是兄妹。但心里还是有几分莫名其妙的不爽。

    “想比几位可能还不知道我是谁!这样吧,我来介绍一下我自己。大名苏墨染,目前是A市兼全国所有贸易公司的CEO,当然也是A市排名不低的苏氏集团CEO。”苏墨染说完,很是自然的看着围堵着吴家兄妹的几人。

    而几人则是听得目瞪口呆。他是垄断了全国贸易公司的CEò苏墨染?传说他黑白通吃,鬼神皆怕!

    而大部分人都只是闻其名,却从未见过其人。和吴氏集团相比,一个苏墨染就让他们闻风丧胆。

    青草不太清楚苏墨染的底,他刚才的自我介绍让她吃了一惊。他竟然有那么强大的背景!

    而吾爱雨宸也同样,先是大吃一惊!随即便敏锐的观察到苏墨染看青草的目光有些不一样,心里不禁好奇,他们两人是不是认识。

    苏墨染像没有看见几人的表情一般,说完又继续道“许多人说我苏墨染喜欢啃硬骨头,我也是这么觉得!今天既然那么幸运的路过吴氏集团的大厦下,又那么巧合的看见了这么一幕!”

    掰了掰自己修长的手指,轻轻吹了吹。抬头直直看向了青草,“而且还那么巧的遇见了老熟人。”几步至青草旁边。

    似亲昵的摸了摸她的长发,“你这小丫头,认识那么久也不告诉我你是吴家的丫头。要早知道我得好好的去吴家看看伯父和伯母了。”

    青草不知道他这玩的又是那一出,看着他满眼的困惑。

    苏墨染忽视了她的疑惑,继续看着几人道“我苏某打算从今天开始插手吴氏集团的事,如今都说吴氏是空壳公司,我倒是好奇这么一大个公司能空壳倒什么地步。”

    看着几人的目光瞬间变得有些杀气,只是几秒,原本凶神恶煞的几人像是死过一会一般。

    苏墨染收回了目光,换回了一惯的温和。看着青草道“我送你们回去吧!接下来的事明天再重头再议了!”

    青草看了看自己刚才开过的车子,已经被砸得没法直视了。

    如此这样,也只好让苏墨染送他们了。“那麻烦了!”

    上了苏墨染的车,青草和吾爱雨宸做到了后座上。青草说了地址,苏墨染便发动了车子。

    一路上,三人一直沉默不语。三人各自心里都有很多好要说,尤其是吾爱雨宸。青草怎么会认识苏墨染、看样子两人关系还不错。

    青草憋不住道“苏先生,你刚才为了帮我们说会插手吴氏集团这事,我在这里谢谢你了。我们兄妹俩人欠你的这个人情,他日定当涌泉相报。”

    苏墨染开着车,漫不经心道“我说要插手吴氏集团这事,是为了帮你也不是为了帮你。我们苏氏最近要扩建项目,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合作公司,刚好吴氏集团有这方面的优势,所有我插手这事也不全是为了帮你们!”

    “但吴氏集团现在的情况实在太让人无法直视,如果我现在这样盲目的和吴氏集团合作,后期的发展情况我们没有办法预料。”

    看了一眼吾爱雨宸,又继续道“所以,吴总理,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好好和我讲一下你们公司目前的真实情况!”既然下定决心要帮青草,这些事他多少要了解清楚。

    吾爱雨宸怔了怔,随即很严肃的看着他道“苏总裁是因为青草的关系才帮我们,还是因为吴家确实有你所需要的东西才帮忙?”青草是吴家的宝,他不希望吴家的事把她拖下水。

    苏墨染笑了笑,“两者都有!”其实更多的应该是偏向于青草。

    青草自然知道吾爱雨宸心里顾及的东西,只是现在吴家如果不借助外力来复苏,就根本找不到任何方法解决吴家现在的局面。

    除非吴冠愿意说出拾简的罪行!但他既然选择了保护她,应该就不会供出她了。

    “吴氏集团并不是空壳公司,之所以警察会查出了公司的空账,是因为吴氏的账务上被人做了手脚,我们现在只要讲账务上资金补全,问题就好解决了!只是这比资金太大,要想短时间内补全这比资金,恐怕太难了!”

    吾爱雨宸把吴氏最近的情况告诉了苏墨染,既然他要出手。他也没有必要隐藏才是。

    苏墨染问道“目前吴氏需要多少资金来填补?”他今天算了一下公司的闲置资金,一个有一比不小的数字。

    吾爱雨宸眉头拧巴了起来,“公司的资金整整空了三年,三年的财务需要补全是一比不小的数字,大概在十五亿左右。”问题难就难在这,吴氏也是上市大集团,三年的财务空缺,损失的自然惨重。

    苏墨染拧巴着眉头,随即舒展开来。“这笔资金由我苏氏来补全,但我有个要求。”

    吾爱雨宸听后自然高兴,想了想道“可以!只有你的要求合理,我们吴氏没有理由不答应。”

    苏墨染看了一眼青草,见她只是静静的听着,并没有插话。嘴角微微上扬,真是个乖女孩。

    “我的要求我个人认为是很合理的,我需要吴氏集团转到青草的名下,吴氏集团的CEO是青草。当然!你们可能觉得她年纪小管理不了公司,你们可以依旧管理公司。但公司必须转到她的名下,你们手上的股份将让出百分五十来给她。”

    “她将以下一任吴氏集团的总裁来承担整个公司的业务,怎么样?我的这个要求对于你们来说不知道算不算合理。”

    青草愣住,看着苏墨染道“苏先生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我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女孩,你想我来管理整个公司,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他这葫芦买的到底什么药?

    苏墨染笑而不语,久久道“我没有让你在这个年纪就来管理公司,我只是要他们将公司转到你的名下,你也是吴家的人。将来不管公司在你们谁的手上,公司里我都会参与。因为你的公司以后将会有大半股份在我的手里!”

    吾爱雨宸只是邹着眉头,他不懂苏墨染这么做是几个意思。吴氏集团本来就是家族企业,将来爸爸会将吴氏交给他们兄妹二人打理是必然的。

    只是他现在就要求将吴氏集团转到青草名下,这件事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他必须先问过爸爸再做决定!

    “你的这个要求我会和爸爸商量的,青草是我们吴家的女儿,把公司转到她名下,这是迟早的事。你难道就没有其他的条件了?”

    苏墨染笑了笑,“有!还有个要求就是吴氏集团以后将持续与苏氏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说完从反光镜里看了一眼青草。笑意无限。

    吾爱雨宸点了点头,“可以!这事我可以向你承诺,未来吴氏与苏氏将持续合作。并且预祝我们合作愉快!苏总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惊宠豪门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璐遇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璐遇曦并收藏惊宠豪门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