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惊宠豪门悍妻 > 相依相偎!

相依相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次兜兜转转的,他倒是觉得有些累了。拾简这一次的做法确实伤透了他的心,当初他答应过语琳要好好照顾她。

    可是如今她这样,实在让他寒心啊!

    艾雅没有理会他,只是低头静静收拾着屋子。若不是为了她的两个孩子,她现在根本不愿意在站在他旁边。

    这些年她受够了他的欺骗,可恶!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小雅!你今天怎么不说话了,发生什么事了吗?”看着一直沉默的妻子,吴冠开口问道。

    艾雅看了看他,隐去眼睛里的恨意道“有件事我得和你说一下,你进去的这段时间。公司和家里的事你都听说了。出现这样的事,雨宸为了能尽快恢复公司的运行,还有你能尽快出来,找到了苏氏集团的总裁合作。”

    “苏总裁原本是不愿意出手帮忙的,但他和青草因为在日本巧遇有缘成了朋友,这才因为青草的关系才愿意出手帮忙。但他也提出了条件,要我们答应了,他才能帮助吴氏度过难关。”

    说道这,吴冠忍不住问道“苏总裁提了什么条件?”这苏墨染也是A市有名的人物,黑白通吃,若是能有他的帮助。自然再好不过了。

    艾雅继续道“他要我们把吴氏集团转到青草名下,让青草成为这个公司的运行者!我觉得这吴氏迟早都得是青草和雨宸的,既然他要求将公司转到青草名下,想来他也只是心疼我们的青草这些年吃的苦。”

    “想为她争取点属于她的东西,这是雨宸也没什么意见,他觉得不管公司以后在青草还是在他的名下,我们始终都是一家人,不可分割的!”

    “所以这件事,他也是同意的!我想问一下你,你心里是怎么想的?”看着吴冠,艾雅说话间一直注意他的表情。

    吴冠上了年纪的眉头一般就邹纹冒出,现在有因为情绪拧巴在一起。显得更加的惆怅,“吴家不止只有青草和雨宸两个孩子,虽然拾简这段日子以来一直让我们很失望,可她毕竟也是我们这些年一手带大的不是。”

    “吴氏集团不能什么也不留给她,当初我都想好了,以后吴氏集团我会转道雨宸的名下,拾简和青草姐妹俩一起帮助雨宸打理公司。如今这苏墨染提这样的要求会不会太多管闲事了?”将公司转到青草的名下,对小简实在不公平了。

    艾雅衣袖里的手拽得紧紧的,将心里腾生的怒气压了下去,“你说的没错,可小简毕竟不是咱们吴家的人,我不反对她留在吴氏,但我不同意你让她和我的两个孩子一起来接管公司!”

    “关于将吴氏集团转到青草名下一事是苏墨染提的,他虽然有些多管闲事,但这事他说得确实不错,我们欠了青草十二年的人生,别说一个吴氏,就是十个吴氏也不够。”

    看着吴冠,艾雅心里的怨气越发重了起来。如果不是他,她的女儿怎么会丢,她怎么会痛不欲生过了十二年。

    吴冠看了看她“我们确实对不起青草,可毕竟这事太突然了,如果现在把吴氏集团转到青草名下。不是她年纪太小,管理不了公司。就是公司的大股们也不会认同她啊!就算我现在将公司全权交给雨宸打理,恐怕以他现在的能力他也会震不住公司的老干部们。”

    “更别说青草如今还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女孩了!”

    “吴董事长不必担心青草管理不了公司,我只是想让你现在把公司转到她名下,并没有说让她直接来管理吴氏。”吾爱雨宸和苏墨染并肩走了进来。

    苏墨染看着客厅里的吴氏夫妇笑了笑,又继续道“她年纪太小且不说,我想就是你想让她来管理,可能她也不会来吧!我之所以提这个要求是因为我觉得吴总董事长你作为一个父亲,应该公平的去对待你的每一个孩子。”

    “先不说这十二年前你为什么会不小心丢了她。”苏墨染加了不小心几个字,“但就说这些年你没有给过她任何的生活上的照顾和精神上的照顾。但青草比较幸运,他遇见了一个比你更懂得爱孩子的父亲,这十几年来她不却父爱。”

    “可你不能因为她不缺,就不给吧!就我而言,如今她虽然回到了吴家。但据我所知,你对你养女都比对她好吧!先不说这是为什么,但这件事对青草就是不公平的吧!如果换我是一个你这样的父亲,我定会把我这些年仅有的一个公司交给她。”

    “不是说希望她打理得多好,但至少自己心安吧!青草心里估计是不愿意要的,话说回我就是有些多管闲事,不过我就是喜欢管她的闲事,没办法。”

    说完苏墨染耸了耸肩!

    吴冠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吾爱雨宸,又看了看艾雅。许久才看着苏墨染道“苏总裁的意思是我必须答应将吴氏转到青草名下,你才出手帮助吴氏?”

    “对!没错。”苏墨染点的点头,他这一次匆匆忙忙赶回来就是为了帮助她,不然他没事回国干嘛?

    艾雅和苏墨染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的回答。这一次不管怎么样,她是不会退让了,这些年她已经尽力做好了一个妻子该有的责任了。

    吴冠抚摸着下巴,久久才道“可以!我可以将吴氏转到青草名下,但我手里的股份现在还不能转给她,她现在年纪小。不懂得如何打理公司,这些年我会继续打理公司。而她也可以继续做自己想做的事。”

    “不行!”艾雅立刻否定,如果青草只有告诉没有股份,那和挂牌有什么区别,如果以后他心一定将他手里的所有股份都交给拾简,那她的青春岂不是什么都没有。

    吴冠一个眼神扫过艾雅,她今天的反应是不是过了些。

    艾雅被他这么一看倒是有些害怕,吴冠是和各种各样商场买卖人打交道的人。身上不怒而威的气场是自带的。

    虽然被吓到了一下,但随即又回过神来。定了定气道“你若是只将吴氏转给青草,而不将手中的股票转给她。只是一个毫无意义名份,你给谁不是一样的。”

    “更何况青草手里现在没有吴氏的一分股票,吴氏转到青草名下。这要不出事还好,这要出事了,她不但什么好都讨不到好处,还要自己搭进去,吴冠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江语琳的女儿是人,我的女儿就不是吗?”

    艾雅一时情绪激动,把心里憋了许久的怨吐了出来。

    吴冠没想到她会突然说这些,眼睛瞪大了看着她严声道“你胡说些什么?”十几年前的事了,他不想提。

    艾雅怎么会不知道他心里卖的什么药,冷笑道“我胡说什么?你说我胡说什么?我嫁给你一辈子,你闷心自问!这些年我对你是什么样的,你对我又是什么样的?”

    步步紧逼,艾雅一字一句道“雨宸一岁不到你就和哪个江语琳背着我在外面卿卿我我,出双入对的。当初你骗我说和她已经断了,结果呢?我大着肚子在产房里疼得哭爹喊娘,而你呢?”

    “你骗我我说公司有急事你要去出来,结果呢?你去公司了吗?”艾雅声声质问,只字紧逼!

    吴冠被她逼问得哑口无言,“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现在提有什么用!”这些都是十几年前的旧事了。

    艾雅冷笑,“呵!你不想让我提是怕雨宸知道你过去做的那些混账事吧!你以为这些事不替你就可以心安理得的过下去吗?”

    “露珠儿出生那天,江语琳也生产吧?吴冠啊吴冠,想来你这辈子福气倒是极好的啊!两个女儿同时出生,一下子你就多了两个女儿,那天你怕是高兴坏了吧!”

    反正如今都闹到了这一步,她又何必顾及什么夫妻名份,这些年她忍气吞声的和他过。他给了她什么,把她的女儿丢了,还偷梁换柱的把那贱人的女儿呆回来给她养。

    可笑的是,她竟然还傻不拉叽的当亲生宝贝一样养着,她真是蠢到家了。

    吴冠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突然替这些旧事,“小雅,这几十年的事都过去了,况且语琳已经都走了,你怎么能这样说一个不在的人呢?”语琳毕竟是他爱过的人,他容不下别人这样说她。

    艾雅激动道“我凭什么不能说她?是啊!,她明明已经死了,我却要和一个死人争。二十年前我忍气吞声的由着你们,可是今天我不会,吴冠!我告诉你,今天你要么把签了这合同书,将女手里的股份平均分给青草和雨宸。”

    “要么!我们找律师来离婚,但是你也别想和公司有任何关系,我会让律师起诉你故意丢买儿童,我告诉你。这事我会和你耗一辈子。”

    “江语琳不是已经死了吗?可是她的女儿还在啊!她折磨了我一辈子,我就让报应在她女儿身上,我告诉你,你这一辈子你也别想好过。”

    拿过吾爱雨宸带来的合同,摔到

    桌子上,看着桌上的合同道“你自己看着办吧!你不签也可以,反正公司不是被你的宝贝女儿毁的吗?她既然都毁了,就不用苏总裁在麻烦了。”

    看着他,她就不信。他这辈子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公司他会舍得就怎么放弃了,她了解吴冠,公司对于他比什么都珍贵。

    吴冠眉头拧紧了一团,看着艾雅。“小雅,我们夫妻之间真的要闹到这一步吗?一日夫妻百日恩,你非要这么做吗?”

    艾雅伸了一口气,眼睛里映着泪珠。“我非要这么做吗?吴冠,你也知道一日夫妻百日恩,为什么十二年前你明明有那么多的选择!偏偏要选择故意丢了我的心尖儿宝贝呢?你知道吗?”

    “这十二年来,我日日夜夜半夜醒来。梦见我的露珠儿衣不遮体,食不果腹。不是饿死在街头,就是饿死她乡了。”

    心口的疼痛不断传来,捂着自己的心口。艾雅已经枯竭的泪水,依旧点滴不停。“你要领养那个贱人的女儿,你可以直接和我说啊!只要你说,我难道真的那么狠,连一个没了妈的孩子都容不下吗?”

    他为什么偏偏选择丢了她的心尖儿宝贝,“在你心里我就那么不堪吗?”

    吴冠眉头紧皱,她说得这一切都没错。当初他一心只想着把拾简接回来,只是想着等安顿好了拾简,在去仔细找露珠儿。只是后来看着艾雅对拾简照顾得尽心尽力,怕把露珠儿找回来会分了拾简的爱。

    所以这些年来,在找露珠儿这事上他使了些手段。这些都是他的错,这些年他是欠了青草太多了。

    “你是如何知道拾简是我和语琳的女儿?”这些年来,他事事做得精细。她不可能会发现的啊!

    艾雅压下心里的悲哀,这一生她嫁了他。到底是错了,“你问是如何知道的?呵!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知道,也许是你对拾简的爱太炫目了吧!”

    “以前没有找到露珠儿,我还能理解你事事迁就着她。可是找到青草后,你不但没有对青草有半分关心,反而对拾简的爱越发显眼了起来。”

    “试问,天下有那个父亲不爱自己亲生女儿,反而对一个养女如此纵容呢?再者,现在拾简越来越大,相貌越来越像江语琳了。你是觉得我真的是傻子吗?”

    吴冠无话可说,这一切都是真的。看着吾爱雨宸淡定的样子,“这些事你早就知道了吧?”不然为什么如此淡定。

    吾爱雨宸那能不恨,恨自己年幼无知保护不了自己的妹妹,恨他毫不留情的生生将他们一家骨肉分离数十年。

    可是!即便这样又能如何?他能怎么办?不认这个父亲吗?恨他吗?

    叹了口气道“你若是心里对青草还有那么一点点爱,一点点做父亲的责任,一点点人性的自责。就把这合同签了吧!”

    指着桌上的合同,吾爱雨宸一字一句。“这些年你能给拾简的,为什么就不能分一些给露珠儿,你错过了她欢声笑语,稚生稚气仰着脑袋叫你爸爸的岁月。你看着拾简笑,你会不会想起她,拾简哭你会不会想起她。”

    吴冠怔怔看着桌上的合同,是啊!他欠拾简一个交代,一个父亲该做的事。他什么都都没做。

    弯腰拿起桌上的笔,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至于小简,他现在还年纪,能给她的东西太多,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嫌多了。

    “这公司我不要?你们问过我的意见吗?”冲进庄园的青春,阻止道。给她一个公司做什么?

    她才十八岁,在这个年纪她不是应该在学校里和同学们一起学习,一起过属于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应该有的生活吗?

    为什么要把这个公司压给他,他们问过她了吗?先是生下了她,再莫名其妙的故意丢了她。

    既然丢了她,为什么又要来找她。为什么不能放过她,让她和爸爸哥哥相依为命一辈子。

    “青草,你这是做什么?”艾雅看着吴冠都要签了,她这一出现就阻止了又是为什么?

    吾爱雨宸和苏墨染皆是不解,她为什么突然来阻止。

    看着他们,青草知道。他们都是为了她好,她很感谢他们。可她从不想要这些。看着苏墨染道“苏先生,谢谢你。不管你是因为宥宇帮我,还是因为其他原因。总之你是帮了我,我心里十分感激。”

    拿起桌上的合同,“这个公司不是我的,它也不属于我,我不会要。就算吴叔叔签了字,如果我不签字。这份合同怕是也没有效果吧!”

    依依看过几人,“所以你们就不要白费心思了。”

    缓缓走到吴冠面前,重重的跪了下去。旁边的几人皆是一惊,接着个个面面相觑。她这是?

    艾雅连忙要去将她拉起,“青草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你给他跪什么?不值得!”

    青草淡淡笑了笑,掰开她的手。抬头看着吴冠,见他措手不及的样子。“你不用不安,这一跪!我是要谢谢你的五年养育之恩,同时也要谢谢你和妈妈生了我,给了我这条命!”

    哽咽了些,起身又跪了一次。“这一跪也还是谢谢你,谢谢你今天的举动,谢谢你想着将吴氏集团转到我名下。”

    缓缓起身,再跪了下去。这一跪膝盖与地板撞击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厅。疼了她,也震惊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这一跪,青草跪得很正式。身子与脑袋紧紧的伏在地上,认真而严肃。“这一跪同样是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当初故意丢了我。如果不是你故意丢了我,我就不会遇见爸爸和哥哥,也不会知道。这时间竟然还有那么甜蜜的爱。”

    吴冠心里一震,有种不好的预感像潮水一般涌来。本想扶她起来,可是他却替不起半分勇气。

    艾雅咬着嘴唇,眼泪稀里哗啦的流了满脸皆是。

    吾爱雨宸拽紧了拳头,心里有自责有对吴冠的恨意,如果不是他,青草不会离开他们,妈妈不会伤心,青草也不会伤心。

    青草想起杨家父子不禁嘴角微微上扬,这世间怕是在也难遇见像爸爸和哥哥一样对她好的人了吧!

    看着吴冠道“这三跪算是还清了你的恩情,虽然我知道你的生养之恩即便跪百次千次,我怕也是还不清了。可从十二年前你将我丢弃之时,我就已经不在和你有半分关系了。”

    “若不是机缘巧合,此生怕也只是形同陌路一般!”说完重重将额头磕响了,“我杨青草从今往后不再与你有任何瓜葛,此生陌路不识!”她不是一个玩具,不要就扔了。要了才想起来。

    如今与他断了关系,日后他的事。与她没有半分关系,既然他十二年前就丢了她,她如今又何必顾及他那么多。

    她话音刚落,吴冠便瘫软了身子。这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

    艾雅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做,心里说不出的苦楚,“青草,他虽然当初对不起你,但他毕竟是你的生父啊!你这边不是叫我为难吗?”一边是丈夫,一边是女儿。她怎么能不为难。

    青草看着她,轻轻擦了她脸颊上的眼泪。“你不用为难,我以后会经常过来看你。我信我的选择,也信我的执着。”她是骄傲的女孩,心里容不下一个不爱自己的父亲。

    她心里没有那么多宽容,也没有那么多的仁义礼智,她只知道,对自己好的人要好好珍惜,好好陪伴。不爱自己的人她何必花那么多时间去在乎。

    吾爱雨宸叹了口气,这个家终究还是这样了。他不信命却信报应,却信轮回。有因有果才是终。

    苏墨染没想到这件事最后会发展成这样,他只是想帮青草,却没有想到最后会帮成这样。

    青草心里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只是既然都如此了,就爽快些,也免去几些烦心事。

    “呜……。”青草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看来电显示,云锦?接起电话道“怎么了?云锦!”

    电话那头的云锦听她的语气,好像有些情绪不对。“小丫头你怎么了?是因为吴家的事你烦吗?怎么声音那么憔悴?”看来他得把她骗到云家来养些日子,否则这样要是继续瘦下去。实在不行。

    青草笑了笑“我没事,你呢?刚回国才多久就那么热情给我打电话了?”青草转移话题。若是再继续下去,她都不知道要和他聊什么了。

    云锦见她这么说,心情也就放松了些。看来最近她还好,“吴氏的事你不用东西,我已经和我爸爸商量好了,他会全力支持吴氏后期的工作的,你就放心吧!”

    听他说这事,青草心里一笑。她就知道,云锦不管她发生什么事都会想方设法的帮她。这辈子能认识他,真的是她的福气“云锦,吴氏的事你不要太操心。苏氏集团的总裁你认识吧!他已经帮吴氏度过难关了,没事了。你呀!最近几天就应该好好陪着水君心,带她多出去走走看看。她那么久没有回国,这A市的风景她怕是都忘记了。”

    云锦心里叹气,她每天就是想着要他好好照顾水君心、可是却从来没见她说让他陪陪她。

    两人散散乱乱了聊了几句,她现在还在庄园里。她得回去了。挂了电话,看着手机上面有短信,索性随意打开了看看,“在家等我,钥匙在老地方。我下午两点到!”短短的几个字,一看就知道是东思奕发来的。

    青春打了几个字发过去,看了看收到短信的时间。算算时间他现在应该快到机场了吧!看着几人,她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事就都交给时间吧!

    “我有事,就先走了!”看着吴氏夫妇道,而后又觉得不妥,又看着艾雅道“妈,我就先回去了!有时间我会经常过来看你。”看了看吾爱雨宸,笑了笑道“雨宸哥,下次再见!”说完礼貌的朝苏墨染笑了笑。

    转身朝大门外走去,思奕估计昨天看见她的信息。知道她已经回国了,所以才急急忙忙的赶回来吧!算算时间她也应该赶紧去别墅了,要不然等下他回来看见她不在,她可是又得受惩罚了。

    其实这样也好,即便全世界都不要她了,她也还有思奕还有爸爸和哥哥。她不恨不怨,只是觉得不公平。

    艾雅看着她走远,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看了看吴冠,拿起桌上的合同。唰唰的一下就全都撕了,看着吴冠的眼睛里全是恨。

    吴冠和吾爱雨宸皆是一愣,不知道她这是为何?吴冠紧邹着眉头,“你这是做什么?难道还闲这个家不够乱吗?”公司里乱成一锅粥还没有处理好,现在她又这在家里闹。像什么话?

    艾雅眼睛平静了下来,冷眼看着他“吴冠我们离婚吧!这些年我受够了,过了一辈子我忍气吞声,却换来什么?你把我一个活生生的孩子,说丢就丢了。是!江语琳是你的心头肉,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和一个死人争,你放过我,也放过青草。这辈子我就全当是守了一辈子的寡了。”

    “妈!你说什么呢?”吾爱雨宸虽然也恨,可毕竟吴冠生了他养了他。他不可能和青草一样说断就断了,毕竟这二十多年来他对他一直都是细心呵护的。可是如果妈妈要和他离婚,因为着这个家从此就再也不是家了。

    吴冠已经说不出任何话了,这一切都是报应。他应该有的抱怨,看着艾雅。“我知道你恨,可毕竟这些年我们不是都过来了吗?为什么不能放下呢?”他已经半百的人了,这一辈子风风雨雨都过来了。如今都到了这个年纪,他们有什么可争可抢的,不就指望着子女们平平安安的嘛!

    “放下?你让我放下,你告诉我露珠儿这些年失去的,是一句我放下就全能补回来的吗?”拾简那小贱人他可以捧在手心里呵护至极,而她的露珠儿为什么就偏偏要小小年纪就受流离颠沛之苦,她不甘心。

    凭什么江语琳的女儿就可以相安无事过一辈子,有人庇护有人呵护。而她的女儿呢?坏事全在她身上,好事全遇不到她。别以为拾简那小贱种拿着那十几亿的资产可以逍遥法外,想得美!她要他们欠她们母女俩的,加倍还回来。

    说到这,吴冠毕竟理亏。当年丢弃露珠儿时他才二十出头的年纪,一心只想着拾简一个孩子在外面太苦,心疼她!但关心则乱,他竟然一时犯了糊涂,就想着用了那么一个糊涂办法,这才犯了这么一个滔天大错。

    “这事我以后会好好补偿你们母女的,你先冷静一下。”说完吴冠便提起衣服道“我去一趟公司看看,出来那么大的事公司怕都是乱成一锅粥了。你好好冷静一下。”套着衣服就出了别墅。

    一时疏忽,吴冠竟然也忽视了这里还有苏墨染在。他走竟然也没忙着给他打个招呼,看样子他倒是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思。艾雅狠狠的收回眼睛,看着苏墨染道“苏总裁谢谢你,你能为我的露珠儿想那么多,实在难得。只可惜我儿福薄,无福消受,还是麻烦你了。”

    这点小事,苏墨染自然不会放在心上。“伯母客气了,青草和我是朋友。能帮她做这些,我高兴还来不及,哪里会有什么麻烦!”他这次回国本来就是为她而来,怎么会怕麻烦,他还怕她不想麻烦他呢!

    吾爱雨宸见时间也差不多了,看着谈话的两人道“妈,时间不早了。公司还有事,我和苏总裁就先走了。”公司里虽然补齐了资金,但这么一闹,公司的许多产业最近都开始停止运行了,这段时间可有他们忙的了。

    艾雅点了点头,也是,公司那么些事等着处理呢!况且她也得好好整理一下资料,这婚她必须离。吴冠不让他们母女好过,她也不会让他好过。

    苏墨染和吾爱雨宸离开了庄园,两人因为来的时候有些匆忙,两人乘了一辆车来,这附近又都是别墅,根本没有办法打到车,何况两人都是富家公子,怎么可能会打车。两人都怕麻烦,干脆又一起乘了一辆车回去。

    坐上车子,吾爱雨宸开口道“今天还得谢谢苏总裁的帮帮忙,虽然事情没有成,但多少谢谢你,还有你对吴家的慷慨解囊,若是吴家这次能尽快渡过难关,定会重谢苏总裁。”

    苏墨染只是轻轻笑了笑,“不用谢,我这次回国本来就是为了青草而来,你们不用谢!”只是这次不但好像没有真正帮到她,好像还给她添了些麻烦了。

    刚才在庄园的时候,前一秒她明明就是很难过的,可为什么接了云锦的电话后接着就情绪有些高涨,他一直关注着她。注意到她收起手机时嘴角微微上扬的笑意。按道理来说,她那时的情绪应该不会突然转得那么快吧!

    看来他得去看看她了,顺便带走宥宇也去,这样也好过他们两人单独见面她不愿意。

    吾爱雨宸见他想事情,也没有再继续接下去。两人在车里便一起沉默了下来。

    青草离开庄园并没有会爸爸哪里,而是直接去了东思奕的别墅。到了半路,突然觉得这样直接去也不是办法,他们一起去了日本那么久,家里应该什么都没有。想了想又半路下了车,去了菜市场。他今天赶回来,定是没有吃过东西吧,估计他是空腹上了飞机。

    今天晚上她得好好给他做点好吃的,好好给他补补身体。逛了一会,果然!青草这一切就是去扫荡的,不一会就提了大袋小袋的东西。

    她这样一墨迹,到东思奕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到了傍晚了,刚进门就见东思奕阴着一张俊脸坐在客厅里,像个木头一般一动不动。周围的空气都降了八度,明明已经是近春的季节,但青草此事却是感激不一般的冷。

    青草打了一个冷颤,瑟瑟的有些冷。在玄关处换了鞋子,偷偷看了看客厅里的男人。心道“这会可闹大了。”他早上给她发的短信,她倒好挪到晚上来。他不生气也不可能啊!

    提着手里的大袋小袋,一双眼睛盯着客厅里的东思奕。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思奕,你到了啊,那么快啊!”上帝啊!原谅她吧!一个不会撒娇卖萌的姑娘,突然发嗲来可想而知,这是要吓死多少人啊!

    东思奕受不了她突然发嗲,心里叹了口气。这丫头真是够了,之前一直没有看她,现在突然转过身来看她。她手里大袋小袋的东西,“你怎么提那么多东西?不会叫一声我吗?笨蛋!”连忙起身接过她手里的东西,送进厨房。

    青草甩了甩酸痛的手,抱怨道“什么嘛!我那里笨了,我才刚进来你就那么严肃的坐在沙发上像个木头一般,哼!还说我傻呢!你才傻呢!”她心疼他饿着肚子,想给他做好吃的,他到好一回来就给她脸色看。

    出来见她嘟囔着小嘴,一脸的小委屈。东思奕忍不住笑道“你这丫头,才说你一句就不高兴了?我都还没有问你为什么我早上就给你发信息了,你白天才回我。现在都已经是大半晚了,你才来,这是几个意思?恩?”东思奕假装板起了冰块脸,一脸阴沉的看着青草。

    青草见他板着脸,心里一时没有了生气的底气,她刚才只顾着那半会了,没有注意到理亏的可是自己啊!想到这青草瞬间换了张小脸,笑得灿烂如花。拉着东思奕的手撒娇卖萌道“那个思奕啊!我今天其实是有事的。”说到这,她干脆把我改成了人家,嗲到不行了。“人家只是怕你饿着肚子,所以人家才去了买了些东西嘛!”青草这嗲的,自己都感觉恶心死了。

    东思奕和张脸有些绷不住了,这丫头什么时候学会这种语气了,看着她假笑的小脸。东思奕擒着一嘴的笑,只是这笑让青草感觉有些不真实,靠近了她几分,压低了声音道“我到觉得你这不是去了一趟菜市场,而是去了一趟怡红院呢?而且你是去做了怡红院的老鸠吧!”

    青草一听可不高兴了,“什么啊?我要是去怡红院,怎么着也能当个头牌吧?好歹姑娘我要貌有貌,有事业线有事业线的吧!”咳咳。

    东思奕憋着笑看着她,目光从上到下把她扫描了几遍。最后盯着她没有发育成熟的胸前看,就看着不说话了。

    青草被她看得尴尬,连忙双手护住胸前道“我…。虽然小,可是好歹我现在才十八岁嘛!”有些诺诺道“我这不是年纪还没到嘛!要是等我到了…到了…”说到这,越发的没了底气,她这都说什么啊!羞死人了。

    东思奕见她羞红了小脸,眼底的笑更是深了几分。欺身朝青草压了下去,这丫头身上应该是有什么魔力,总是能时时刻刻吸引着他,让他仍不住想要靠近。

    青草虽然不是第一次和他亲密,但她却还是改不了生来天性的羞涩。一双小手贴在他的胸膛,看着他不断放大的俊脸,心里倒是越发紧张了起来,额头微微渗出些汗渍。

    东思奕看她紧张的样子,心里不禁好笑,“你这是害怕我吗?怎么弄成这幅模样。这要是让人看见了,还不让人说了去。”伸手替她擦干了额头的汗渍,“傻丫头!”

    青草知道她这是嘲笑自己,一把推开他,颠怪道“哼!你才傻呢,你全家都傻。起开!”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每次她都能他旁边的时候出丑,哼!

    “咕咕…。”东思奕的肚子不和谐的发出了声音。

    青草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一时憋不住笑了出来。见他一张俊脸黑了下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强压下心里的笑意,尴尬的咳了几声道“”那个,我去做饭吧!“说完避开撇了一眼东思奕炭墨色的俊脸,快速朝厨房跑去。

    东思奕没有理会她,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他怎么那么没有出息呢!关键时刻掉链子。撇了一眼厨房里传来拿丫头若有若无的笑声,”提高了声音道“要笑就放开了笑吧!”傻丫头,憋坏了自己怎么办?

    厨房里的青春一听,竟然一时没憋住,“哈哈哈…。”连声笑了出来,想不到东思奕这大木头也会这样不和谐的声音。实在不好玩了。

    “啊!”青草专顾着笑,忘记了自己手里还拿着切菜的刀呢!只顾着笑,一时没注意竟然自己把自己划伤了。

    东思奕听见声音,连忙吓得跑进去,看着地上留了一地的血。吓得连忙拉接过她手里的刀放在厨板上,连忙抱着她出了厨房,将她放在沙发上。

    连忙去找药箱,青草看着自己手上又多出的伤口,心里默哀,果真是乐极会生悲啊!看吧!现在抱怨来了,扯了一张纸巾想用纸巾来擦一下手上的血迹。

    刚好找药箱出来的东思奕看见,连忙阻止道“傻丫头,这纸巾不干净,怎么能随便拿来擦伤口。万一感染了怎么办!”接过她手里纸巾!丢进垃圾桶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惊宠豪门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璐遇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璐遇曦并收藏惊宠豪门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