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书]师兄太高冷 > 第26章 匆匆

第26章 匆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果从上空俯视苍原,就会看到,这块大陆被分为色泽对比强烈的四块。

    其一是从东海之滨到葭禄山地带,无数门派林立于此,高耸入云的古木丛生,灵植丰茂,远远望去泛着一层柔和的浅绿色。

    然后是北炎之地与南寒荒漠,二者气候截然相反,同样是沙漠,却一炙热一冷清,连沙子的色泽都不甚相同。北地的沙漠是被阳光炙烤后灼热的金色,南方却是仿佛终年笼罩在月辉中的银。

    两个地方同样荒凉,占据大片土地。

    再往后,就是西疆。不知从什么地方算起,那份柔和的绿渐渐变成灰色,再慢慢加深,最后成了浓墨似的黑。

    没有人知道西疆的边境在哪里,所有进的太深的人都会迷失方向,成为瘴气中的枯骨。

    此时此刻,浓稠的如有实质的黑瘴中,立着两个青年。

    两人身上穿了色泽样式一般无二的衣衫,连面上蒙的薄纱都毫无区别。其中一人怀中抱了许许多多散发着亮光的碎片,另一人身前则浮了一个剑柄。

    剑柄上刻了许多密密麻麻的符文,一眼就能看出当初打造它的人花费多少心血在其中。

    区区剑柄就这样用心,何况剑身。

    此时此刻,季连洲心中的惊诧一点都不比温孤烨少。他这把无名剑几时变得这样亲人?还在潜龙渊时,柯熙曾玩笑般抚摸了一把剑鞘,光是这样,无名剑就自发爆出一股杀气,震得柯熙花容失色。

    温孤烨,到底是什么人?

    季连洲脑中涌起千般念头。那些渺远的,他以为再也不会被拾起的记忆,缓缓浮出。

    这是与先前在那秘境中时截然不同的感觉,无论他怎样细想,都只能记起一个大概。

    ……足够了。

    当年龙首山被毁,再无一处可供他容身。季连洲孤身游走在龙卧原上,筑基前期的修为,虽不高,却也不会任人欺凌。

    就这样,过了很多年。忽有一日,他无意间撞见大能斗法,受到招式间的余威波及,重伤垂死。有一人救了他,他见那人的修为远高过自己,于是各种死缠烂打,终于换的对方点头,答应两人同行。

    他与那人一起待了几百年,那人面上总是冷冷淡淡的,举止间却对他颇温柔耐心,陪着他的同时也在教导他。

    如果以后的日子都能这么过下去,说不定,世上就没有那个潜龙渊内的魔尊。

    那个人突然不见了,季连洲走遍天下,终得一法。他依旧太弱,不过无妨,天生魔体在这种时候总该发挥点用处。

    那个会护着他,不嫌弃他的人不在了,还有什么必要掩饰下去?

    转眼又是千年过去,时机成熟,季连洲祭出当年那人为自己炼的法器,一口气屠了数十万人。他身上沾满属于旁人的污血,连人形都看不出,站在一片狼藉中仰天大笑,笑后收起所有魂魄,去炼制招魂散。

    有招魂散在,只要那人没有神魂俱散,他总能找到对方。

    找到的话,要好好把那人搂在怀中,再不分开。

    之后……他孤身一人对上那些正道修士组成的屠魔盟,败下阵来,被封印进潜龙渊。时光飞逝,到了万年以后,他是大乘期的魔头,潜龙渊内说一不二的存在。所有人提起当年他犯下的杀祸,都战栗不已。季连洲觉得无趣,使出金蝉脱壳,在潜龙渊外,登昆仑赏月,往苍原看鲛怪吞船。

    这个时候,他连那副招魂散有没有炼成,都不记得。

    季连洲眼中翻腾着不知名的情绪,两行血泪从眸中划出。元神之力再度失控,皮肤寸寸撕裂,痛得他几乎想要倒在地上翻滚。

    碎剑感受到主人的心绪,脱出季连洲怀抱,在空中不住旋转,只有剑柄依然安宁的飘在温孤烨眼前。

    温孤烨少有这样失神的时候,连身边人的异状都没注意到。他过了许久才缓过些,不再只怔怔看着眼前之物,而是抬起手。

    剑柄乖顺的落在他掌心,带着冰冷的温度。

    从皮肤上传来的触感已经很陌生,说来也是,他上次碰这剑柄距今,也有四百余年。

    而这所谓的四百年还是于他而言的数字。对剑柄来说,怕是足有——两万年。

    想到这个数字,温孤烨心中顿时浮起一阵微妙感。他的手指细细摩挲着拿剑柄,剑柄好似有灵性般,在他掌心里轻轻震了几下,像是在回应。

    温孤烨眼中划过点暖意,转瞬即逝……他意识到了更重要的事情。

    “你告诉我,你叫‘季洲’?”温孤烨道。

    事实上,在这样程度的瘴气中,两人很早之前就无法用双目视物,探查事项一直是用神识。在碎剑之光出现时,温孤烨还惊讶了下,那抹光芒居然能传到那样远的地方。

    借着碎剑的光,他看到十分可怖的一幕。

    一片黑色中,有一人站在他身前,眼中流血,衣衫也染上重重血色。那一瞬,温孤烨险些以为自己走错片场,穿到一个恐怖片世界。

    好在他很快反应过来,体内灵气尚在,这里还是好友那本书中世界。在心底重复数次,辅以清心咒,他心神定下,明白季连洲是又发作了。

    对方的袖子在轻轻颤抖,面色苍白,连眼神都有些涣散。却还立在那里,一动不动,牙关紧咬,大概是疼到极致,偏偏不想示弱。

    温孤烨错开视线,抿起唇。明明先前他也看过几次对方伤成这样的情境……可那时候,他不知道……

    哪怕是rpg游戏,都总会有几个比较偏爱的npc。

    眼前夺舍了书中主角,被他下狠手教训过数次,又反过来阴了自己的人,就是那个他偏爱的npc。

    世事无常。

    两人相对,季连洲全部精力都放在抵抗疼痛,让自己的状态看上去好些上面,自然分不出精力来答温孤烨的话。而温孤烨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心乱如麻。

    不知多久之后,季连洲终是忍耐不住,噗通一声倒在地上。温孤烨被他摔落的声音惊醒,忙蹲下身扶他。

    一股柔和清润的灵气顺着温孤烨的手,被输入季连洲经脉,温柔的修复着他身上破损的部位。季连洲意识回笼,想起自己此刻尊荣怕不太雅观,头低着不愿抬起。

    觉得差不多了,温孤烨收回手,道:“怎么会是你。”

    季连洲抹了把脸,想将面上的血痕抹去,不想弄巧成拙。他丹田中的灵气在刚才被消耗一空,连最简单的清洁术都使不出,这样狼狈,比起两万年前两人初见时都不承让。

    “小哥哥,”季连洲艰涩的说,“该是我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两万年……季连洲能记得当初那份感情浓烈到惊心动魄,却无法再将自己置身其中。唯有一点,这两万年中他偏好的玩物都是一身白衣容貌清俊的男修,现在想来,似乎也是因为对方就是这样。

    方才温孤烨蹲下时,剑柄自发的从她手中脱开,与其余灵剑碎片汇集在一起,重新呈现出一把剑的样子。温孤烨不知该如何回答季连洲的问题,更不知自己要如何面对对方,于是道:“你后来给这剑起名了吗?”

    季连洲静了静,答:“没有。”

    温孤烨的指尖按紧一些,嗓音中带着不易察觉的情绪:“总不会是还在等我?”

    季连洲试探性的往前倾了些,见温孤烨没有反对的意思,便将头抵上对方的肩。

    季连洲说:“是……你把炼好的剑给我,答应要给剑起名。”

    温孤烨垂下眼,虚虚地将手放在季连洲脑后,前所未有的温柔:“可它已经碎了。”

    他对林惊白,对所有人都没有说实话。

    正邪大战将将结束时,温孤烨的确是被空间裂缝吸入一个地方,不过不是秘境,而是两万年前的修真界。

    他落在龙卧原,遇见一个少年。

    温孤烨在两万年前的修真界待了六百年,与那尚很羸弱的少年走过许多岁月。对方看他是剑修,也嚷嚷着要学剑。

    季连洲跟着他念道:“是啊,碎了。”声音很虚弱。

    温孤烨叹道:“两万年过去,阿洲,你还是阿洲吗?”

    季连洲的瞳孔一缩。

    温孤烨道:“你甚至认不出我,还不如一把剑……要我怎么信你?”

    季连洲的手用力握紧,在掌心刻出血印,然后再松开。他说:“你说的对,不过……”

    语调被拉长,季连洲蓦地抬起头,与温孤烨直面相对,吻住对方。

    温孤烨的唇很软,带了一丝凉意。季连洲不记得两万年前与对方亲吻时是不是同样的感觉,不过,似乎和他此前想象的那些次有些相似。

    舌叶撬开牙齿,温孤烨竟不推开他……他口中的血腥气息被渡了过去,将对方口里也染上铁锈味。

    一个吻结束,季连洲小心翼翼地往后推了些。他抿一抿唇,正要张口,却见温孤烨的视线越过自己,看向自己身后。

    季连洲心尖一跳,转过头,就见先前曲顾给的那样法宝重新亮起,浮在空中。

    他们没去找曲之沁,曲之沁反倒是自己找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书]师兄太高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铃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铃九并收藏[穿书]师兄太高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