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书]师兄太高冷 > 第55章 重伤

第55章 重伤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说这种伤口总会复原,在我身上难道不是?”

    温孤烨的语气淡淡的,好像在说的事不过一日天气,与生死完全无关。

    他眼前的人闻言意味不明地挑了挑眉:“不妨一试。”

    温孤烨当然不想试。

    电光火石间,有什么东西浮上水面。他霎时明白自己眼下所处何处,不由颇感诧异。季渊进到这里的时候可已经到小说结尾,而就在此处,天道最后一次问了他的心。

    还是那个问题。

    是愿意飞升上界,继续追求无边大道,还是甘愿待在这修真界,与三千美人享一世逍遥?

    温孤烨的心情有些微妙。定大纲结局的时候,好友说如果让主角就此抛下后宫的话未免ooc,可直接把he铺出来实在太没意思。不如这样,让主角自己选择,放弃霸道之路醉卧美人肩头。

    温孤烨隐晦地表示,这种结局难道不会被读者追着打吗?

    好友哈哈大笑,讲要的就是争议,有争议才有热度。再说季渊这么选择,不也能影射下当前联邦内一切沉迷全息世界不愿踏足社会的人嘛。

    视野拉回现在,虽说遇到了主角在关底才见到的npc,温孤烨却不觉得自己的穿书之旅要结束了。季渊的壳子这会儿连昆仑圣女的面都没见到,魔域四将也活的好好的,显而易见,自己还得在此处待上至少千年——问题在于,自己的心,有什么好问

    回想起方才他与面前之人的对话,有什么东西模模糊糊地浮现在温孤烨脑海中。可他尚未细想,就察觉一股剑气扑面而来!

    那人的实力与他相等,的确可以说是“另一个自己”。可既然此刻温孤烨已回想起对方是个什么东西,他也就不打算硬磕下去。分神期修士之间的斗争足以天地昏暗日月无光,打起来往往不知今夕何夕……何必这么浪费时间呢?

    身体在思想之前作出回应,极速向后退去。剑气所指之处,空气扭曲着化作各样色泽,天下三原的轮廓隐隐蕴藏其中。

    温孤烨细细感受着被剑气影响到的周边环境,全然没有还手的意思。而那人也并不心急,悠哉悠哉的模样,招式却狠戾非常。

    此处可以说是一个秘境,且与一般的秘境不同,是依托一件器物形成。

    那器物的名字叫做问心镜。

    传说问心镜是由第一次飞升的修士所斩落的心魔所化,又在之后的无尽时光中生出器灵,最擅长的事就是玩弄人心。

    要从问心境布下的幻境中脱身,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正视本心,且看破身边一切不过虚无的事实。然则这一招对温孤烨不大好用,他既已知晓此地真相,就不存在什么看不看破的问题。季渊从问心镜中脱身的经历也没什么参考价值,不过是在人镜的对答中坦然道出:“何谓道?我的道,就是此刻逍遥。”

    ……他总不能明确地说一句:“我要回去。”

    方才面前那人一语点破他是外来者的事实没错,但对了解问心镜各样设定的温孤烨而言这并非威胁。他心下了然,唯有彻底吞没一个修士的元神之后,问心镜器灵才能得知一切,此前一切不过修士内心投影。

    真让这么一个器灵知道此处一切皆虚妄可不有趣,遑论温孤烨根本不打算让那器灵继续活下去。

    他已经认了,季连洲根本不可能走季渊的道路。除去不肯收后宫这点,他与主角对道的看法也毫不相同,继续修炼的结果九成是选择飞升。到那时候,他和季连洲恐怕就要决裂……毕竟自己是让对方上次渡劫失败的缘由。

    温孤烨的步子顿了顿,很快抛却心下一点惋惜,继续避着剑气前行。

    既然如此,问心镜的存在还有什么作用?比起什么“天道的试炼”,倒更像一个威胁。

    两个身影在无边无际的虚无中追逐,不论过多久,身边的一切都毫无变动。温孤烨只好靠丹田内灵气减少的量来确认时间,且一路观察,想要察觉什么地方的灵气与旁侧有什么不同。

    天道之下,所有法器都有其弱点。问心镜不是主角的东西,没道理会成为例外。

    丹田空了一半的时候,温孤烨开始有意识的在追逐的道路上留下痕迹,并控制着两人行动方向,确保能在一段时间后再绕回来。

    这里到底是一个无边无际的空间,还是两人一直在原处打转?

    身后隐隐传来那人的声音:“平时你对季连洲不是挺没耐性的,怎么这会儿倒是肯跟我耗了?”

    温孤烨自然不会去回答。

    他对自己的数学能力极有自信,哪怕经年不曾用到,但有些事情是刻在骨子里的本能。上百年的学校生活下来,现下忘掉机甲怎么开倒有可能,可这种程度的计算总不会有问题。

    在确定自己已经回到方才留下痕迹的地方、又什么都没见到的时候,温孤烨几乎没有什么迟疑,就做了一个决定。

    他停下步伐,重新招出自己的本命法器。灵剑剑身泛着一层金光,随着温孤烨往上注入灵气,金光越来越盛。

    器灵的化身定然藏在这一片空间里,可这片空间本身就很有问题,多半只有他所看到的这部分能算“存在”。

    而先前他已经试过,攻击那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之人,受的伤会反馈给自己。

    那眼下就只剩下一样可试的物件了。

    丹田内的灵气愈来愈少,追着他的“人”也愈来愈近。温孤烨仍旧没什么表情,只抬起头看着浮在空中的本命法器,不知怎地,又想起季连洲。

    不知道他所看到听到的是什么……

    温孤烨一面想,一面默念剑诀,让承载了自己半身灵力的本命法器朝自己刺来!

    他仿佛听到什么东西在惊恐地叫喊,紧接着灵剑已将身体贯穿,全无防备的肉身被灵气碾碎,几乎成了空气中的尘埃。

    一切都在离他远去,而他的元神好似站在空中,冷冷望着眼下一切。

    周边空气再次扭曲,这一次,他看到无数挤在一起的小世界。每个小世界里都有一个人,或满目怒火,或一脸麻木。

    温孤烨很快就在其中看到季连洲。

    接着,小世界开始破碎,朝四面八方飞去。季连洲所在的小世界朝他这边飞来,和他先前所处的地方交织在一起。

    此刻的季连洲,和温孤烨记忆中的“阿洲”,以及与他纠缠了一千四百年的“小师弟”,都很不相同。

    对方一袭黑衣,身边缠绕着分明的魔气,瞳孔黝黑,唇瓣抿出一个冷冰的弧度,仿佛世间万物都是蝼蚁,而他站在至高点俯视一切,真正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这是潜龙渊內的魔尊。

    温孤烨刚意识到这点,就觉得意识变得沉重起来。他好像陷入一场绵长的梦境,正是梦醒时分,偏又留恋先前所见的虚无。

    在问心镜中,他所见到的最后画面,就是季连洲看到被灵剑刺穿的自己的身体时露出的不可思议的眼神。那一瞬,仿佛所有属于潜龙渊魔尊的冷心冷情都崩溃了,只留下怔怔地唤出一句“小哥哥”的阿洲。

    这一次,先醒的是季连洲。

    他的意识尚未回笼,属于魔尊的漠然和属于阿洲的心悸交织在一起,激得心脏直跳。捂着心口坐起许久后,季连洲才想起,先前发生了什么。

    再看四周,他依旧在那演武场中,无名剑好好地插在地上,方才所见旋风恰似幻觉。

    也不对,他的确是进了一个幻境。

    想到在那幻境中最后所见的景色,季连洲蓦地站起身,神识铺展到最大,去搜寻温孤烨的踪迹!

    温孤烨……他怎么敢!

    那是属于他的身体,不论是能从中尝到的甜美滋味,还是双修时的无尽欢愉,都该属于他。温孤烨不好好让他疼爱也就罢了,居然还敢那样伤害自己!

    哪怕理智知道对方是做出了最快捷的选择,季连洲仍旧恼怒到不能自已。

    而待他发觉自己的心情时,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茫然。

    温孤烨对他,到底算什么?

    神识在府邸中扫过一圈,季连洲实在不想相信,自己真的没找到温孤烨。他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唯有一遍遍告诉自己,眼下是在潜龙渊,不受自己控制的潜龙渊,冷静,冷静……

    又过许久,心境方才平息。

    也就在此时,季连洲倏忽察觉到一阵灵气波动。他身形一晃,已经站在无名剑所立的地方。

    方才还空无一人,现下温孤烨却躺在那里,面色苍白,唇瓣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两人心神相连,季连洲几乎瞬间就明白,温孤烨元神受伤,伤势还不轻!

    他又咬咬牙,视线一转,看到被随意丢弃在一旁的、一面破碎的圆镜。镜框不知由什么雕刻而成,上面有繁复的花纹镶嵌,美不胜收。

    可此刻,季连洲并没有欣赏的心情。

    他捡起那面镜子,看着其中映出的人像——不会有错,就是自己在方才秘境中所看到的“自己”的模样——嗓音冰冰冷冷:“你是个什么东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书]师兄太高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铃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铃九并收藏[穿书]师兄太高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