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书]师兄太高冷 > 第56章 器灵

第56章 器灵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镜面布满裂痕,而镜中那张被无数条裂痕纵横而过的面容,显出了一种异乎寻常的诡异。

    等了片刻,不见对方回答的季连洲十分不耐:“不说?那留你也没什么用了。”

    话音刚落,便招出无名剑,再把镜子朝空中抛去。无名剑发出一阵翁鸣,直直朝原本就破碎不堪的镜面刺去!

    季连洲并非装腔作势,扔掉镜子后便真的不再分神。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温孤烨身边,看着对方紧紧闭合的双眼,心下泛起一阵无法描述的钝痛来。

    这几乎是两万年来,他最鲜明的情绪。

    想到这点时,季连洲的眼神虚浮了下。他很快回神,弯下腰,一只手放在温孤烨腰间,另一只手则搭上对方腿弯,将人抱起。

    两人身量相仿,但此刻,他竟觉得温孤烨是那么轻……季连洲瞥了眼在一边徒劳地一阵一阵发出象征灵气的金光、躲避无名剑的镜子,唇角扯出一个阴冷的弧度。

    紧接着,他便默念心诀,缩地成寸,眨眼间便回到两人在其中缠绵了近三年的屋里。

    季连洲将温孤烨放在玄玉榻上,眉头紧锁,伸手在对方面上拂过——一面不太清晰的水幕在空中升起,也是此刻温孤烨的元神之力实在太弱,加之两人双修三年的心神相通,总算让季连洲找出对方记忆里秘境中发生的事。

    饶是如此,他仍只看到了最后一段,仅比自己在秘境中所见的稍长一点。

    一面看,季连洲的手指一面在温孤烨颊侧流连。指尖下的皮肤一如上好的冷玉,摸上去十分柔滑,偏又因为对方身体状况的缘故,几乎感觉不到什么温度。

    他在水幕上,看到温孤烨在与“那个东西”的追逐中停下,紧接着,灌满灵气的灵剑便直直朝温孤烨刺了下去——

    季连洲蓦地握紧拳头,水幕倏忽破碎,消融在空气中。

    再感受一下自己那本命法器,好像到现在都没将那面镜子解决掉。季连洲平复了下呼吸,低下头去,吻了吻温孤烨眉间。

    在这种时候,他实在生不出什么情`欲,满心只在思索一件事。

    温孤烨究竟是怎么想的!?

    他就不怕自己猜测不对,白白断送性命吗!?

    季连洲拒绝去想温孤烨的作法是否又和季渊有关。他也知道自己太过感情用事,别说掌管潜龙渊万年的魔尊了,就算是命犯桃花煞的季渊恐怕都不会如他这时候一般。

    然则无论是两万年前照顾他教导他的小哥哥,还是两万年后一言不合就剑气爆出刺得他一身伤痛的逍遥宗大师兄,在他面前,温孤烨从来都是强势而冷漠的,哪怕是在刚刚过去的三年里,对方也是占据主导地位的时候更多。

    这样的温孤烨……怎么可以倒下!

    如果此刻温孤烨睁眼去看,定会发觉有一股黑色气息正在季连洲身畔缠绕不去。可他是真的太累太累,意识仿佛是清醒的,却又很快混沌起来,而身体自始至终都极沉重,来动下小指的力气都无法抽出。

    有一个声音在他的意识深处轻轻地说着:“小哥哥,睡吧,睡醒就好。”

    温孤烨再无顾忌,彻底放任自己沉入不可见底的深渊。

    主人不在身边,无名剑的准头便不大好。如此一来,和器灵追来逐去许久,都没分出胜负来。

    季连洲握着温孤烨的手,确认对方的神识波动渐渐平息之后,终于重新起身,照旧身形一晃,便到了无名剑与那面镜子之间。

    这会儿,一些猜测与从温孤烨识海中抽出的画面结合在一起,季连洲将事情弄清了七七八八。想来眼前这物件是颇有一番来历,又生出灵气,甚至能将修真者的元神困在其中,一点点炼化,为己所用。

    季连洲的神色又是一沉。现下周边无人,温孤烨不知何时才能醒来,他便再无顾忌,不用装腔作势,握住无名剑后一招一式都是杀手,加上府邸内的各样禁制阵法,很快就教镜子避无可避。

    镜中人此刻换了一副模样,不再是魔尊打扮,更符合逍遥宗小师弟的身份些。被打怕了,掂量一下碎的差不多的镜面,终于决定服软。

    可到了这会儿,季连洲想做的唯有赶尽杀绝。

    镜中器灵很快察觉不对。他本就在温孤烨先前那一下中受伤颇重,之后又和无名剑纠缠许久,由渡劫期大能心魔化作不代表他又渡劫期的实力,元神之力倒是可以拼一拼,可双方对阵又不靠这个,再这样下去唯有死路一条……当真可恶,区区一个元婴前期修士,居然把他逼到这种地步!

    更加麻烦的是他之前竟没察觉这座府邸有异,进来容易,出去却得花费一番功夫。

    器灵操纵着藏身的镜子躲来躲去,终于按捺不住,一道声音闯入季连洲神识:“杀了我,你就不担心方才那人再也醒不过来?”

    季连洲连步子都未有停顿。他分辨出脑海中的正是自己的声音,更觉嘲讽。

    器灵等了片刻,不见谈和的机会,反倒是朝自己袭来的剑气更锋更利……看看减低的灵气库存,干脆破釜沉舟,又往季连洲撞去!

    都到这种时候,再试一次又何妨?一个元婴期修士罢了,元神之力再盛,也比不过——

    下一瞬,器灵发出一声哀鸣。

    无名剑厚重的暗色剑身将镜面从正中刺穿!原本就碎裂的镜子此刻更是化作无数碎片,飘散在四处。

    季连洲站稳步子,将无名剑收回,静静注视着空中细小的碎片。

    须臾后,他骤然伸手,抓住其中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的一块。这块镜片上带着隐隐流转的光芒,可是太浅太淡,唯有神识能分清。

    至此,原本自觉能依靠金蝉脱壳离去的器灵彻底绝望,表示愿意听从季连洲摆布,所求不过留下自己性命。

    “性命?”季连洲念着这两个字,颇具深意地笑了。

    而器灵也很快想通:“我不知你在幻境中的对话,难怪错漏了那么多疑点……身体不过元婴期,元神之力却足有大乘期,你是夺舍之人?”

    季连洲并不回话。

    器灵哀叹一声:“一个不要命的,一个横的,我居然栽了。”

    季连洲打量着小小镜片,不知在想什么。

    器灵活了那么多年,最大的优点就是会审时度势。加之出身使然,对旁人所思所想有种天然的悟性。套近乎不成,他又开始觉得危险,再联想一下方才眼前人的表现和自己凄凄惨惨、难以翻身的处境,明白了:“元神受伤是不好办,但也不是没有恢复的法子。”

    季连洲:“哦?”

    器灵揣摩着眼前人的心思,试探道:“最简单的一条,我看你的元神之力装在这个身体里实在勉强,不如分些给他。”

    季连洲“唔”了声,显然对这个提议不感兴趣。

    器灵又开始茫然。这一个能为另一个拼到那种程度,另一个则能为前一个上演一场追杀大戏……他提出的这个法子可以说是皆大欢喜,不禁帮眼前人解决隐患,还能让那重伤者快速恢复,甚至再增加一重两人之间的羁绊,怎么看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可居然被拒绝了!

    器灵有些琢磨不出眼前人的心思,只好尝试着换一个方向:“或者,我看这地方周边都是瘴气,不大适合休养。另一块大陆上倒生了一种灵植,好生处理之后也是大补,就是得到的手段麻烦一些。”

    这会季连洲总算有了鲜明些的反应,下巴稍抬起些:“继续。”

    器灵说了那灵植的名字和外型,剩下的就无论如何都不肯吐露。季连洲眯了眯眼:“……这也太麻烦,我们那有那么多时间,还上别的大陆呢,连现在这地儿走不走得出去都是两说。”

    器灵闻言开始发愁。

    也对,不从这儿先出去,他连逃跑的时机都找不到。等他逃出去,先找几个修士补足灵气,尔后再从长计议。

    ……总有一天要弄死现在折磨他的毛头小子,一雪前耻。

    思索片刻后,器灵提出第三种法子:“我仿佛记得一套心法……像是双修用的,在这方面也有些用处。”

    季连洲示意他继续说。

    器灵含糊着说了些,又表示:“此外,还有些丹药法器,也挺有用。”

    季连洲便叹:“既然你不愿意讲实话,那以后,也就不用说了。”

    器灵:“你说什么……不!!!”

    季连洲手上微微用力,一股灵气在掌心升起,绕着那一小块镜子碎片,却并非为对方补充,而是将那小小的镜片一点点碾成粉末。

    器灵依托镜子存在,没了镜子,便就此消失在修真界。

    做完这些,季连洲甩了甩手。想想不对,又从芥子空间内拿出一个帕子,在掌心擦了擦。

    下一刻,他已重新出现在温孤烨身边。玄玉榻上的人看上去极为俊美,却没几分生气。

    这一回,季连洲抬起的手,揉上温孤烨的唇。那柔软的感觉激得他心神一荡,喃喃自语:“那镜子实在没用,补灵草长在昆仑巅,双修心法我和小哥哥从前便用过,其余丹药法器……啧。”

    他的语气十分温柔:“我把他弄死了,想来小哥哥也不会怪我。下面可能有些痛,小哥哥且忍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穿书]师兄太高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铃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铃九并收藏[穿书]师兄太高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