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书]师兄太高冷 > 第58章 余温

第58章 余温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温孤烨所猜不错,余温确实是快要突破了。

    在这个时候,他甚至不能分出太多精力,去视察潜龙渊内的大事小事。按说此刻温孤烨与季连洲径自离去也行,但余温总归是boss之一,迟早要推的,现在借由禁制把他处理掉,总好过以后多面对一个大乘期魔修。

    于是在两人经由干涸的灵脉到达潜龙渊后的第六年,季连洲再次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昔日的威压。而这一次,在潜龙渊内颇说得上话的魔修几乎尽数到了苍原,留下那些中极少有境界到元婴中期之上的,在大乘期的威压之下,所能做的唯有瑟瑟发抖。

    原本在自己府邸中潜心修行的余温蓦地睁开眼,英俊的面容上带出一丝扭曲的冷意。

    “可算出来了……季连洲!”

    他大概是所有魔修中最清楚那陨落一千四百年的魔尊如今实力的人,于是当即起身,稍整理仪容过后便捏动御风诀,不消片刻,已追踪着那缕威压,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地方。

    余温在偌大的府邸之前停下,抬眼望着大门上悬挂的牌匾,露出一个森冷的笑容。

    接着,一个庞大的黑影拔地而起!

    身长数十丈的蜈蚣挥舞着千根步足,每根足的末端都是锐利无比的钩子,钩上还带有毒囊,修为低于元婴期的修士只要稍稍碰到,就已半步迈入死门。哪怕是元婴期之上的修士也讨不了好,不过是毒素发作的时间力度有所差别。

    他知道这座府邸中有无数禁制,可那又如何?只要能找到季连洲现在的身体,稍微碰一碰……

    巨大的蜈蚣扭动起躯干,直直朝着府邸大门闯了过去!禁制登时发作,一阵金光升起,随即化作一柄柄锐利的剑,朝闯入者刺去!

    然则妖修最擅长的便是修身,余温的蜈蚣躯体可以说是坚硬无比,寻常法器都难破他的身子,何况这些由灵气构成的剑?

    再说,季连洲的元神之力不可能是无穷无尽。

    果真,不久之后,那金光渐渐黯淡了下去。余温化作的蜈蚣又一扭身,碾过倒下的大门,进入府邸之内。

    他所过之处,一切都化作焦土。

    门口的禁制被打破,一股浓郁的瘴气霎时间涌了进来。被黑色的瘴气包裹住时,余温没有丝毫不适,反倒更加兴奋了些。

    只要他能抓到季连洲……不管怎么说,那都是具分神前期身体!一旦将对方的两个元婴都炼化作己用,他还怕什么天劫!

    下一个魔尊,就是他!

    想到之前万年里季连洲在潜龙渊内享受的种种待遇,余温瞬间加快了速度,继续追寻着那缕威压所在的方向而去。

    半天之前。

    季连洲还是不大放心:“小哥哥就在这里待着,这一间屋子都是玄金打造,总不会那么容易就被闯进。”

    温孤烨有点漫不经心:“好。”

    季连洲又忍不住去吻对方,勾着温孤烨的舌叶好一番戏耍,半晌后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却仍旧用那种过于甜腻地音调说着:“我把这件事办好的话,小哥哥要怎么奖励我?”

    温孤烨挑了下眉:“你还活着,就是最大的奖励了。”

    季连洲显然是不满:“小哥哥……”

    温孤烨不为所动:“去吧。”

    季连洲只好一步三回头地走了。他一遍又一遍地加固着那间房子外的禁制,哪怕自己陨落,余温想闯进去,依旧没有那么容易。

    同样的,温孤烨也不可能出来。

    ……要死一起死,不过就算是死了,他也会继续护着温孤烨。

    季连洲想,这大概才是一个合格的道侣该做的。

    而他的所有心思,温孤烨都知道,却一丝反对都无。季连洲自发地将之理解作,温孤烨也认同他的所作所为。

    想到身体尚未恢复,依然躺在玄玉榻上,姿容无双的那个人,季连洲的心情变好许多。

    等我回去啊,小哥哥。

    时间拉回到此刻,在发觉余温选择了以本体进入府邸时,季连洲就明白,自己赢定了。

    门口的第一个阵法其实主要作用不是攻击,而是初步的防御,和向屋主报信。金光剑是临时加上去的,起掩护作用,让余温没那么容易发觉藏在禁制内的药粉。

    如果是以人类形态进入,余温还有可能察觉异样……可谁让他是妖修呢?在难以应付之物前,妖修的本能就是化为原形。

    那个蜈蚣躯体是很强横没有错,可属于妖兽的意识也会侵蚀余温的思维。加上药粉作用,余温起初还不会觉得,但到了后面,操控那具身体的,仅仅是属于蜈蚣妖的本能。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余温还要突破了。一个将将迈入大乘期的魔修,怎么会把不过“分神前期”的对手放在眼中。

    几个方面累计下来,季连洲根本是游刃有余。他轻巧地在府邸中来回穿梭,引导那庞大的蜈蚣进到一个又一个陷阱。每一个陷阱都不是一击致命那种,而是以微不可查地速度,消耗着余温的灵气。

    余温自己恐怕都没有发觉,他那具身体,正在变小。

    想到这里,季连洲微微笑了笑。此刻,他所有神识都放在余温的动作上面,都没什么心思去看温孤烨。这实在不好,还是速战速决为妙。

    终于,在余温的灵气消耗了快一半的时候,季连洲扔出第一张符纸。

    这个符说来还是他当时抓小金乌时买到的,作用是将目标妖兽定住,而定住的时间则由妖兽实力决定。之后季连洲闲来无事,又仔细研究了那符纸,很快发觉上面那小阵的作用其实并非卖家所说。

    而在过去那前三年里,和他一起研究过一遍演武场外各样阵法的温孤烨在他偶然提起时肯定了他的看法,甚至破天荒说了很长一段话:“定住妖兽的本意难道不是把那妖兽的时间定住?这也太过玄妙了些……真有那个作用,就不是这个价了。”

    那个时候,温孤烨的神色有些奇异。

    季连洲心知肚明,温孤烨是想到先前他无缘无故就到了两万年前的事。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结果不坏,又实在无法追究缘由。一味钻牛角尖只会浪费精力,就算修真无岁月,那也得是放在实事上。

    无论纵酒享乐,还是潜心修炼,总归不是追寻那些注定一场空的东西。

    该说整个修真界内所有与定身有关的阵,实际作用都是:锁住目标通身灵脉。

    锁住灵脉之后,无论招式还是身法,都统统无法施展。按说迈动步子走一走倒是可行,但斗法之时,一切都发生在瞬息间,迈动步子的速度比起对手御剑,实在不值一提。

    在此之前,季连洲提前在温孤烨身上试过一遍符纸的效用。那是顶好的货色,无论材料还是绘制之人,都能在苍原叫得上号。即便如此,温孤烨中招之后,也仅仅是手足虚软了半盏茶功夫。

    放在余温身上,这个时间得要折半再折半。

    ……不过已经足够了。

    在符纸起效,蜈蚣身体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时,季连洲将整个府邸内,除去温孤烨所处房间外所有地方的禁制都撤掉,再将所有元神之力都放在对余温所处之处的禁制之上。

    刹那间,无数金光拔地而起,几乎冲破涌入府邸的瘴气!

    金光之中,那巨大的蜈蚣开始疯狂挣扎。季连洲却丝毫不为所动,只一味催发禁制效用!

    他的眼口鼻中皆留下血泪,皮肤寸寸裂开,眨眼间就成了血人,看上去竟是比余温更惨!

    余温的身体在金光中不断被灼伤,原本张扬舞动的足一根根落下,到后面,连他身上的甲壳也开始破碎。

    终于,巨大的蜈蚣发出一声“嘶”声,轰然倒地!

    金光仍旧没有停下,季连洲的身体已到强弩之末。

    他丝毫不为所动,只从芥子空间内拿出丹药吞下,又在心中庆幸一句:“好在化作原形后余温不大能想的起来吃药……”

    紧接着,季连洲就听到自己识海内传来一声轻笑。毫无疑问,那笑声属于温孤烨。

    他盯着余温的视线并不错开,识海内却抓紧时间对小哥哥卖乖卖惨。须臾后,温孤烨的神识也铺展过来,与他缠在一起,再探向金光内、已经只剩一丈长短的蜈蚣。

    “他快变回来了。”温孤烨道。

    季连洲应了声,很无所谓的样子:“我刚才就挺不堪入目了……但他会变得比我还不堪入目。”

    温孤烨道:“外观不能说明什么。”

    季连洲:“是是是。小哥哥,余温现在是怎么样?”

    温孤烨:“……快死了。”

    主角光环又一次发挥了作用,哪怕顶着光环的人早不是主角。

    温孤烨十分放心地招出自己丹田内那两个小人,再拿灵气捏出一个棋盘,放在两个小人之间,开始自己与自己对弈。

    季连洲不会连扫尾那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好,那么在他回来之前,自己还有点时间,来放松一下心情。

    只是想到回到苍原后要面对的一切,温孤烨的心神又有些下沉。

    ……就算他提醒过曲顾,曲顾也不一定会信。

    而他又不可能说出自己的来历。就算假托重生……还是那个问题,季连洲曾在年前三百年前拿来威胁过他:对于修真界诸大能而言,是逍遥宗宗主一个极有天赋的弟子重要,还是整个世界未来的走势重要?

    答案不言而喻。

    温孤烨垂下眼,在棋盘下快速落子。转瞬间,黑白棋子已布满整个棋盘。

    无论如何,这一局已经结束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书]师兄太高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铃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铃九并收藏[穿书]师兄太高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