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书]师兄太高冷 > 第63章 锻造

第63章 锻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渐渐地,白晴仿佛意识到什么,不再开口,而是用坚硬的喙一下一下啄向温孤烨。

    季连洲的神识清晰勾勒出远方之人身前愈发黯淡的护体灵气,而在这时候,他所操控的小圆球仅仅走了一半路程……

    温孤烨还有心情同他讲:“看来是用不到了。”

    季连洲用力地阖上眼,从未这样清晰的觉得,自己根本帮不到对方。

    如果是从前,他轻轻动一下手指,白晴就会被戳死。

    可现在,他只能看着温孤烨一副风轻云淡的神情上前对战,与之相对的是愈发破烂的衣衫。

    “小哥哥。”

    季连洲小声在识海内唤对方,语气里是属于两万年前阿洲的懵懂,和属于现在季连洲的痛苦与决绝。

    他已经到了元婴期,快要突破,和大乘期的距离没有那么远……既然筑基期的他能做到,现在的他定然也可以。

    温孤烨将季连洲的心思全盘接受,却连在识海内喊一句不要的时间都没有。那家伙不知怎么想的,居然在毫无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就倏忽释放出元神之力!

    那份刻苦铭心的痛被季连洲很好的隔绝出他的识海,甚至还有工夫屏蔽一部分他的神识,让他见不到对方此刻鲜血淋漓的脸。

    一股陌生的情绪在温孤烨心底翻滚而上,他垂眼默立片刻:“季!连!洲!你就那么想死?!”

    “小哥哥担心我?我好高兴。”

    对方却这样答他。

    温孤烨握紧拳头,心中某个并不存在的天秤缓慢,却又鲜明的向其中一头倾斜。他蓦地抬起眼,将灵剑召回丹田!

    “……你做什么?”轮到季连洲惊愕。

    温孤烨冷冷道:“你不是觉得自己能控制一个五阶妖兽,同时蒙过江颐然她们的眼?既然如此,时间久一些,大概也无妨吧。”

    说完这句话,他便抽离心思,开始将自己所有思绪都放在自己出身的世界上面。

    这个世界在他的识海中是一片混沌,此刻季连洲大约是气得发狂吧……可他也很生气,怒火升上的一瞬间,温孤烨险些以为自己要被心魔吞噬了。

    全身的灵气向丹田奔涌而去,与此同时,两把灵剑在他体内一点点破碎,碎片又聚集在一起

    温孤烨想做这件事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时机。

    现在当然不算是好时候。但转念一想,此刻他奔腾的心绪就是最好的熔炉,丹田内澎湃的灵气更是上好的烧灼之物。等新灵剑出炉,季连洲那法器大约也会到来,直接被白晴吞入腹中。

    ……这把剑,同样会进去。

    温孤烨的眼神黯了一瞬,很快恢复清明。恼火是恼火,可让他忽略季连洲牺牲自身来帮忙,他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他已经快要想不起来阿洲的脸了,取而代之的是原本属于主角的容颜。然而季连洲从来不会露出那种原本会出现在主角面上的倜傥笑容,只会笑得假的要死得朝他撒娇。

    也或许,并不是假的呢?

    温孤烨想,时间明明没有过得那样快。

    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下一息开始时,一股难以言喻的热流自温孤烨身后涌来,烧得他发梢微微蜷曲。而正朝他逼近的白晴本能地想要后退,却猛地愣住,眼神呆滞,缓缓张开巨喙。

    这已经不仅仅是法器所刻符文散发出的热量。

    温孤烨不合时宜的想起自己十几岁的光景。做不完的作业考不完的试,永远没有尽头的小组展示和关掉灯后自己屋里那片浩瀚无垠的星海。

    一把崭新的剑散发着无比耀眼的金色光芒,自他丹田内飞出。剑身修长,剑刃锋利,散发着肃杀寒气,一如照在昆仑之巅的日光。

    明明明亮的仿佛是融化的金水,偏偏寒冷的能让最心黑手辣的魔修都发出一声叹息。

    这时候,白晴终于挣脱了季连洲的控制。它发出一声尖啸,却是在燃烧生命,来抵御腹中四处作乱的圆球,以求不要伤到族里最后的幼崽。

    温孤烨的灵剑升的很高很高,然后转了方向,剑尖朝下,直指白晴。

    白晴哀哀地鸣叫着,再无一丝锐气。它眼里带着若隐若现,不甚分明的水光,注视着温孤烨,像是哀求。

    温孤烨抿了下唇,慢慢地说:“我饶过你,阿洲受的伤,要怎么算呢?”

    白晴像是听懂了他的话,却提不起一丝反抗的力气。

    它的五脏六腑都被季连洲操纵着法器捣毁,也不知道那个修士是从哪里来的力气。明明气息衰弱到那种程度,还能伤它至此。

    再有,此刻悬在颈上的灵剑……

    白晴最后鸣了一声。

    温孤烨的灵剑已经朝它刺了下去。

    一片银沙之中,五阶妖兽的血液溅起。而等血雾散去,原本白晴所在的位置已经没有了妖兽原本庞大的身躯,取而代之的是两只闭着眼睛的雏鸟,和一颗与白晴躯体相比略小的内丹。

    温孤烨扫过一眼,将三者都收进自己的芥子空间,便转身向季连洲所在之处赶去,白色的人影在银漠中化作一丝亮光。

    他到的时候,季连洲还撑着最后一丝力气,维持着对江颐然三人思维的控制。温孤烨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便上前扶住季连洲的腰。

    季连洲的所作所为明明是在添乱,哪点像是帮忙?

    他含住一颗补充丹药的灵气,吻住对方。

    这法子实在是很简单粗暴,不过眼下看来只有这样最快。

    昔日的魔尊在他怀中柔弱无力的躺着,忽略掉他面上身上的血污的话,倒是副不错的场景。

    温孤烨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季连洲在双修时总表现得恨不得将自己揉进骨血里……他现在的心情应该差不到哪里去。

    恢复一点神智后,他在识海中朝对方说:“用我的元神之力。”

    江颐然三人若是此刻清醒,见到这副景象,定然生疑。而季连洲已经是一副灯尽油枯的样子,显然没有再续之力。

    两人的唇一直紧贴着,于是季连洲只在温孤烨的识海内笑了声,偏偏温孤烨从中听出几分暧昧难明。

    “小哥哥待我真好。”季连洲是这么说的,“小哥哥以后会对别人这么好吗?”

    温孤烨扶在季连洲腰间的手紧了一紧:“不会。”

    季连洲眼神亮了许多,又讲:“那,小哥哥,我们除掉天道好不好?”

    温孤烨定定看着他:“……好。”

    季连洲还在絮絮叨叨,说什么他好伤心方才小哥哥不理他,又好生气天道始终遮去小哥哥识海中一部分,让小哥哥能逃避他。一面小心翼翼地引出温孤烨的元神之力,编造出一个幻境,放入江颐然三人的识海里。

    是他担忧毓煌师兄,于是不顾冉舜英的阻止前去帮,还好师兄护着他。

    一番波折下来,总算那白晴身上原本就带了伤,内丹都损掉一半,终于险胜。

    “内丹不全都这样厉害,可见它原本恐怕已经修炼到顶峰了。”

    幻境最后,江颐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有这句话在,脱离季连洲的控制后,三人便顺理成章地讨论起方才惊心动魄的战役来。顺带着关心季连洲伤情:“还说我会给毓煌师兄添乱,啧,到底是谁比较麻烦。”这是冉舜英。

    “别说了!毓泽师兄也是担忧毓煌师兄啊。”这是邱若华。

    “……总归,以后定然不能这样冒险。毓泽,也就是此次的白晴负伤,毓煌师兄才有余力护你。方才那情景若重来一次,白晴以全力出战,你与毓煌师兄岂不都要折损?”这是江颐然。

    他们都没有察觉到不对。

    最后在三人的识海中转了一圈,季连洲心满意足地退出来。温孤烨仍旧紧抿着唇,手揽在面色苍白摇摇欲坠的小师弟身上,帮他修复经脉。

    话题又转向温孤烨,邱若华瞅瞅季连洲再瞅瞅他,小心翼翼道:“不过,毓泽师兄一心只有毓煌师兄……凌清真人是不是说了,等这一场劫难结束,就为两位师兄举办双修大典?那可真是太好了。”

    靠在温孤烨身上的季连洲“虚弱”一笑:“是啊。所以咱们这就上路吧,恰好沙暴结束了。”

    他这么一说,江颐然三人才想起:“如此说来,毓煌师兄大约是在紧要关头又领悟剑意了吧?这才能这样快。”

    季连洲腰间一痛。他心知肚明,温孤烨恐怕宁愿和白晴战上十数个日夜,都不想来应付这样的场面,自己却直接做了决定……大脑正高速运转着想说辞,却意外地听见温孤烨的嗓音:“是。”

    还是那么言简意赅。

    一边说,还一边招出灵剑——不对!

    方才一切都太乱太乱,季连洲只知道温孤烨那本命法器起了些变化,却从未想过事情会是这样。

    他怔怔看着那把散发着寒气的灵剑:“小哥哥,你是把什么和剑融合了?”

    温孤烨仍是道:“是。”

    听到这个意料之中的答案,季连洲又用只有他们二人能听到的,识海中的声音道:“……确实是个好法子。”

    一直挂在温孤烨腰间的剑是林惊白赐予的,然则本命法器只能有一件。此前温孤烨一直对自己换掉本命法器一事有所遮掩,现在以来,倒是走了条明路。

    他们自然知道,融合之后的剑是以温孤烨炼的那把为主体。可两把剑本就相似,在外人看来仅仅是温孤烨用了些法器重新淬炼师尊所赠之物。

    “……太快了”江颐然只能这样叹。

    器修出身的冉舜英同样点头,可很快,他又看着剑身出了片刻神:“毓煌师兄,其实……”淬炼的过程并没有结束吧?

    温孤烨轻轻点了下头。

    邱若华不甚明白地看过来,温孤烨便运起一点灵气。剑身在他掌心倏忽融化,变作一滩形状毫无规律的金属色液体。

    “刚才的模样是用灵气撑成的……现在里面加了白晴血液,再炼出后形状就该有所不同了。”

    这一切成了一行人南行路上的插曲。

    往后的日子里,季连洲打着养伤的旗号始终腻在温孤烨身边。温孤烨虽然还是冷着一张脸,可举手投足间对季连洲真的是颇为宠溺。

    或者说的直白些,温孤烨其实也仅仅是在他们三人面前冷脸罢了。

    得到这么一个结论的冉舜英默默捂住了脸。

    他从小到大都知道父亲对母亲爱之若狂,母亲死了父亲也要用那种方式留住对方。可原来男女修士间能有的这般情谊,两个男修之间同样能有?

    他们又零零碎碎碰到一些其他妖兽,大多都是邱若华便能解决的类型。魔修也总算遇到一次,但修为低微,连邱若华的存在都不知道。

    冉舜英从世界观破碎的打击中回过神,笑嘻嘻地自告奋勇上前搜魂。他可不信温孤烨不知道季连洲本来面目,而温孤烨还真的能接受。

    不仅接受了,还能容忍季连洲每天那么腻腻歪歪地喊“毓煌哥哥”“小哥哥”……光是想想,冉舜英就一阵恶寒。

    不过话说回来,他也想让一个人知道自己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季连洲乐得不用自己动手毁形象。冉舜英是个会审时度势的主儿,小哥哥也侧面说过季渊用他办了不少不光采的事儿。在这样的人面前暴露倒是无妨,只要江颐然和邱若华毫无所觉就好。

    他不在意那两个女修,不过小哥哥还有事情要在逍遥宗完成。

    想到温孤烨,他又跟着笑了。

    搜魂之后,冉舜英依依不舍地望着那魔修的尸身。邱若华皱了皱鼻子:“你不会吧?”

    冉舜英道:“他身上到底还是有一点魔气的……唉。”十分不舍。

    邱若华:“……你想拿他做什么?”

    冉舜英微微一笑:“毓铭师妹还记得我先前用过的人偶吗。”

    邱若华顿悟,脸色白了白。

    冉舜英看着她的神色,不知自己是个什么心情。

    离开逍遥宗整整三个月时,他们见到了海。

    苍原之南的近海处没有东海那些妖娆万分的鲛人,于是成了许多修士出海修行的场所。千年之前,季连洲在外游历时曾到过此处:“当时可比这会儿热闹得多。”

    温孤烨淡淡道:“是吗。”

    邱若华则颇为好奇:“热闹?毓泽师兄,你来的时候这里是副什么模样。”

    季连洲看了看她睁得圆圆的杏眼,隐晦的朝冉舜英一笑。后者捕捉到这个笑容,心里的郁气越来越重。

    水幕在季连洲指尖拉开,一艘大船出现在众人眼前。船上雕工精巧绝伦的饰品随处可见,每一个上面都流转着隐隐约约的金光。

    无数穿着各异的修士们在船上来来往往。

    数不尽的小船自大船上脱出,像是鱼群一样,涌向声声浪涛的彼方。

    季连洲的声音有些低沉,却是实实在在的优雅好听,将邱若华与江颐然带进一个未知的世界里:“……这只是当初盛况的一角。在那时候,南海上有数十只这样的大船,每一艘大船都能提供上好的丹药符文,还有各样鼎炉在此等候挑选。据闻丹出浔阳宫,符出长乐坞,鼎炉美貌胜过琼花少坊主江澜沧。”

    听前面的话时,二女俱是面带向往。等说到后面,江颐然秀美的眉拧了拧:“毓泽,不要说这种话。”

    将堂堂少坊主与鼎炉做比,无疑是极大的侮辱。季连洲明白江颐然的意思:“是,师姐。”

    又在心底对温孤烨道:“我倒是觉得,做小哥哥的鼎炉也没什么不好。”

    温孤烨向来不接这一类话。两人相处那样久,季连洲对此十分明白。于是他根本没有打算听温孤烨回答,继续和江颐然说着:“还好先下此处虽说衰落,找艘小船倒不难。师姐且和师妹、少坊主在此等候,我与毓煌师兄去去就来。”

    “不,”温孤烨道,“临近毓铭师妹家传事物所在,一起走。”

    季连洲瘪了瘪嘴。

    温孤烨又道:“或者你去,我们在此等候。”

    季连洲:“……师兄好生无情。”

    温孤烨挑眉:“是吗。”

    余下三人已经对类似于此的对话感到麻木,权当没有听见。

    此行说来原本便应由温孤烨做主。视线在周身扫了一圈之后,季连洲叹口气,沉默地捏动御风诀。

    正如他所想的那样,识海深处,很快传来小哥哥的解释:“周围有些不对劲,你等我的话。”

    季连洲道:“魔修总算学聪明了些。”

    温孤烨好像是笑了:“嗯,你总算学聪明了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书]师兄太高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铃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铃九并收藏[穿书]师兄太高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