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绝代飞仙 > 第148章 被人坑了

第148章 被人坑了

推荐阅读:永恒圣王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知经过多少岁月的传承演化,修仙界中的法术可谓是百花齐放、万紫千红。

    譬如《小甘霖咒》,便是一门流传甚广的言咒法门,通过诵读真言、调和元力,便能够凝结出具有恢复气力治疗伤势的甘霖露水来。

    当然,与最正统的法术相比,言咒法门还是相对偏门了些。

    若只是刚刚入门,就需要吟诵大段真言咒语,如此才能够调和元力,顺利将《小甘霖咒》施展出来。

    好在陈帆有灰色凉意相助,没用多长时间,他就把这门《小甘霖咒》修炼到了“势”境来,对言咒之道也有了一些了解,将《小甘霖咒》的真言咒语不断压缩简化,到现在只需一个音节,便可以震荡元力,凝结出甘霖露水。

    “势”境的《小甘霖咒》已然不俗。

    以陈帆现在的修为施展出来,不用片刻就可以凝结出一大碗甘霖露水。

    虽然甘霖露水对体内有血色热流的他作用不大,但却并不代表没有什么价值。

    它可以用来治疗其他修士的伤势,也可以作为炼丹辅料。

    事实上,在修仙界里,就由一部分底层修士特意苦修这门《小甘霖咒》,将其提升的一定境界,然后以治疗伤势或者凝结这甘霖露水贩卖为生。

    陈帆虽暂时用不上,但这是罗经瑞给他挑选的,他也不好拒绝。

    再加上每将一门战技、剑诀或者法术修炼到神通之境,便能够反哺自身、提升修为,所以陈帆也将《小甘霖咒》修炼到了“势”境,然后偶尔施展一下,凝炼出一些甘霖露水,用一个大口瓶装了起来,以防今后会用到。

    ……

    白玉船的某个舱室中,陈帆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目光中精光四射,但很快有收敛了起来。

    “通过这五个月地不断厮杀和修炼,我的修为进境迅速,顺理成章地突破到了炼气三重,而且基础非常牢固,已经隐隐有踏破炼气四重的倾向;而且‘势’境《流星刺月剑诀》已经掌握的纯熟无比、如臂指使。”

    “再加上《御风诀》《御器术》《水幕光华术》等同样踏入‘势’的法术,就算不动用神通‘狂涛’,也足以和一般炼气五六重的修士相抗衡。”

    “若催动‘狂痛’神通,再加上心脏处的血色热流,那炼气七八重的修士都可以拼上一拼。”

    陈帆暗自沉吟着,然后伸手一翻,从纳物囊中拿出了一个玉盒来。

    玉盒不大不小,合上时显现出简单的封元禁制,能够防止玉盒中东西的精华外泄,是从老余头留给他的哪个纳物囊中找出来的好东西。

    而现在,这个玉盒中便装满了陈帆的战利品。

    十七颗黄级下品妖兽的内丹。

    手中没有炼化异种能量的秘法,这十七颗黄级下品妖兽的内丹也只能暂时先保存着,除非遇到紧急情况,譬如体内血色热流消耗殆尽,又或者需要修炼其他秘法之类的,陈帆便准备一直保留下去。

    直到他找到一门能够高效炼化异种能量的秘法,才会再动用这些东西。

    打开玉盒,陈帆静静看了一会儿,然后又将玉盒关起,放入了纳物囊中,接着他便立身而起,从舱室中出了来。

    此时甲板上依旧只有白无忌和聂欢二人。

    只不过白无忌似乎有所领悟,双目紧闭,一身气息翻滚不定,似乎要有重大的突破;

    而在他身边,聂欢则是一脸无奈,手中拿着一片灵贝壳,时而皱着眉头,时而看了看白无忌,似乎是在给他护法。

    白无忌的确是有所领悟,要从筑基六重突破到筑基七重。

    陈帆在三天前飞身上来时,就看到白无忌已经处在了这种状态中,而聂欢则在一边苦笑,望向陈帆的目光中充满了古怪。

    因为白无忌的突破除了他自身积累已经足够之外,还和陈帆所提出的那三十七个问题有关。

    这也是聂欢自己深有感触的。

    半年时间,他们两人还未将陈帆提出的三十七个问题全部解决,但都收获不小。

    白无忌马上就可以突破,而聂欢也自觉增加了不少积累,恐怕不需多长时间,便可以将修为再提升一个层次。

    ……

    “见过聂师叔!”

    陈帆上前一步,对着聂欢施了一礼,沉声道。

    白无忌现在虽然是坐在甲板上,但身周有重重禁制,又有聂欢在一旁护法,基本上听不到任何动静。

    见陈帆从舱室中出来,聂欢面色从容平静,但眼神却有些尴尬,点了点头道:

    “嗯,陈帆,你出来了啊,很不错,基础打得非常扎实,只要稍微注意一些,这次‘黑水之会’护持己身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好了,你先去吧,掌门师兄还在突破中,我得为他护法。”

    似乎是忘了,聂欢没有提及身下那些还未解决的问题,只是一脸满意的看着陈帆。

    “那弟子先告退了。”

    陈帆嘴角跳了跳,他现在已经知道,自己提出的那些问题可能有难度,所以也没有追问,而是施了一礼,然后转身跃出了白玉船。

    清风徐绕,陈帆身周放着一层蒙蒙青光,如同一支飞羽、一片雪花,带着一种洒脱自然的灵动,从半空中悠悠荡荡地落下去。

    五个月的历练,陈帆可以说是脱胎换骨。

    譬如这《御风诀》,虽还是处于“势”境,但与之前却不可同日而语,元力流转间,便可纵风而行,自由而灵动。

    陈帆曾经试验过,以他现在的修为,全力催动《御风诀》,几乎可以飞到上百丈的高空上去。

    再之上,就有些吃力了。

    毕竟沧浪界本身有着强大的地心元磁之力,无处不在、无处不存。

    这世间万物绝大部分都会受到这地心元磁之力的拘束,修士自然也不会例外。

    当然,若是能够修炼到极高境界,实力强横,那自然也能够摆脱地心元磁之力的拘束。

    譬如七千年前的玄武宗开派祖师玄武道人叶光纪,便是穿过万丈高空上的罡风层,打破沧澜界罡风层外的元磁星障,然后直接破空而去。

    只是沧澜界已经有近千年没人越空破界而去了。

    就算是此界公认的当世第一,最有可能越界离开的“北冥剑主”,也是默默留在他的北冥岛,数十年没有出剑了。

    陈帆能够以炼气三重修为,御风飞行到近百丈高空,在同阶修士中已经是顶尖的存在。

    一般炼气三重修士,能够飞个四五十丈高便已经不错了。

    事实上,很多不善《御风诀》的炼气五六重修士,同样也只能飞个四五十丈高,这也是白无忌和聂欢两人将船停留在这个高度的原因。

    ……

    看着陈帆姿态自然地落下去,聂欢望了身旁的闭目突破的白无忌一眼,然后摇摇头苦笑道:

    “掌门师兄啊掌门师兄,你竟然不说一声就进入突破状态中,现在我只能替你护法,不能去看着陈帆那小子了。好在我看这小子无论是修为还是战力都已然不俗,杀起黄级下品妖兽来如同砍瓜切菜,比我当年可凶悍得多。”

    “他有这样的实力,就算是遇到了黄级中品妖兽,也能够逃脱出来。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我就先替你护法了。”

    说着他顿了顿,然后又低声自语道:

    “看来等这场集中特训结束后,我也还闭关修炼一段时间,说不得会有什么突破。”

    ……

    陈帆落在一个巨树上,然后又开始寻着黄级下品妖兽来。

    这一段时间,他一共斩了十七头黄级下品妖兽,再加上他在黑礁岛上的经验,对于寻着妖兽也有了自己的一套方法。

    神识配合元力探出,将方圆数十丈的情况全部印入了脑海中去。

    任何风吹草动、蛛丝马迹,都在他的脑海中显露出来。

    “嗯,没有什么线索,换个地方再试试吧。”

    将神识探知的画面仔细分析了一遍,陈帆没有找到任何有关黄级妖兽的信息,但他并没有丝毫气馁,依旧平心静气,身形一动,换了另外一个位置,然后重新开始搜寻黄级妖兽的蛛丝马迹来。

    这岛屿上的妖兽不少,但面积也很大。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能不能遇到一头妖兽与运气也有关系。

    陈帆能够在这五个月内连斩十七头黄级下品妖兽,就是因为细心静气,通过对各种蛛丝马迹的观察,然后才能找出这些黄级妖兽的踪迹来。

    “唔,这片区域内没有多少野兽活动,也就是说这一片区域内肯定有某个强大的存在,或者某个强大存在留下来的东西。”

    一连换了几个地方,陈帆仔细观察着四周环境,终于再次有所发现。

    而就在他准备去寻找这头妖兽的时候,突然间就听到了远方传来一阵阵的轰隆之声。

    这声音离他不足一里,陈帆可以清晰地听到,这轰隆声中传来的妖兽嘶吼。

    “难道这头妖兽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

    陈帆眉头一皱,这座无名荒岛极大,他们二十人散入岛上,就如一把沙子撒入沙堆般,基本上都是各自活动,就算是喜欢四次乱跑的他,也只遇到过其他人两次。

    其中一次是看到一名炼气六七重的修士追杀一头“嗜血金刚獠”,结果那人追丢了,被陈帆捡了个便宜,而另外一次则是两人互相发现了对方,连招呼也没有打个,便互相戒备的分了开了。

    而现在他又看到了其他修士。

    “要不要去看下,从这头妖兽的情况来看,恐怕不简单,连我这里都能感觉到元力波动。”

    陈帆暗自沉吟,然后心中便做出了决定。

    他身形一动,《御风诀》运起,周身青光蒙蒙,直接向那声音处传了过来。

    不到片刻,他便飞身到了一棵巨树顶上,而在他前方视线所及处,有一头数丈高猿猴不断咆哮着,浑身金光闪烁,一双手臂极长,只是一掌拍出去,便带着一种泰山压顶、让人避无可避的感觉,。

    “这是‘不动金刚通臂猿’!而且似乎是黄级中品的‘不动金刚通臂猿’!到底是什么人,竟然热了这个凶兽。”

    看到这头猿猴,陈帆不由心中一惊。

    这五个月中,他虽然一连斩杀了十七头妖兽,但那些都是黄级下品妖兽,还没有遇到过黄级中品妖兽。

    事实上,这也是他第一次遇上黄级中品的妖兽。

    “黄级中品不动金刚通臂猿!”

    陈帆暗吸了一口气,这“不动金刚通臂猿”不仅仅是黄级中品妖兽,洱海也是黄级中品妖兽中实力最强的以一批。

    除了少数特殊异类外,若是将一些黄级中品妖兽放在一处,那用不了多久,“不动金刚通臂猿”就会成为这些黄级中品妖兽中的王者。

    一双长臂力量极大,压下来力若千钧,就算是筑基期修士挨上一击也绝不好受。

    更何况它天赋金甲之术,身上总是披着一层防护,并且防护极强。

    所以这“不动金刚通臂猿”虽只是黄级中品妖兽,但一般炼气*重看到它也要转身而走,而就算是筑基修士,也会想着要将其收为灵宠。

    “这等妖兽,有谁会去招惹它?!”

    陈帆目光一凝,然后眉头微微扬了扬:“是他!”

    在那头“不动金刚通臂猿”的前方,有一名老者正身形急闪,躲避这头“不动金刚通臂猿”的攻击,不断放出各种小型法术出来。

    正是他曾经在白玉船上见过一面的那名老者,只是他现在似乎也处在了一种极为尴尬的情况中。

    仔细观察片刻,陈帆脸上出现了几分若有所思之色。

    “看来他也是骑虎难下,这头‘不动金刚通臂猿’太过厉害,如果他稍有分心,说不得就会被这头‘不动金刚通臂猿’给拍重,‘不动金刚通臂猿’的双臂极为强横,随便一击就是千钧之重,绝不是这名老者能够承受得了的。”

    “但是他为什么不拿出玉符来求见?这样拖下去,他绝对是凶多吉少。”

    陈帆仔细看着面前的战局,心中不断思量着。

    “要不要下去帮忙,这‘不动金刚通臂猿’虽然厉害,但以我和这名老者的力量,合力之下将其斩杀应该是没有问题,只是……”

    陈帆双眼微微眯起。

    “这老者的实力要比我强上不少,虽然他现在有些消耗,但如果我贸然出手,恐怕会引起他的敌视,而如果不出手,这老者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还是先现身再说吧。”

    想着他沉心运气,然后高声叫道:“这位师兄,要不要我帮忙!”

    话音远远地传出去,在林中不断回荡。

    那“不动金刚通臂猿”听到这话,顿时就猛地一声怒吼,两只手臂挥舞速度更快了几分,形成一道道残影,如同多长了数条长臂般。

    “难怪这‘不动金刚通臂猿’又被成为‘八臂金刚猿’,力量如此强大,攻击速度有这么快,那老者恐怕撑不住了。”

    看到眼前这一幕,陈帆心中暗自思量。

    果然,在听到陈帆声音的一瞬间,那老者就大声叫了起来:

    “不知是哪位师弟在此,还请出手一次,冯超感激不尽,若是能斩杀这头‘不动金刚通臂猿’,我什么东西都不取。”

    看来这名叫冯超的老者已经被逼到了绝境,竟然说斩杀这头“不动金刚通臂猿”后什么东西都不要。

    陈帆心中感觉有些不妥,但还是一声高喝,然后剑如流星、****而出。

    “师兄,我来了!‘天外流星’!”

    剑光闪烁如虹,划过天际,带着凛冽寒芒,直接朝那头“不动金刚通臂猿”的双目刺了去。

    “不动金刚通臂猿”身披金甲,防御力极强。

    就算陈帆飞剑中蕴含五道法禁,并且将《流星刺月剑诀》修炼到了“势”境巅峰,但也不敢肯定能够击破“不动金刚通臂猿”身上的金甲,所以他直接出手向“不动金刚通臂猿”的双目击了去。

    一是因为“不动金刚通臂猿”双目处没有金甲防护,二是为那老者赢得时间。

    陈帆的《御器术》已经纯熟无比,又将《流星刺月剑诀》修炼到“势”境,隔着数十丈御使飞剑攻击这头“不动金刚通臂猿”的双目一点问题也没有。

    感觉到一股凛冽寒芒疾飞而来,直刺自己的双目,那“不动金刚通臂猿”顿时一声怒吼,双臂一动,化作道道幻影,然后“叮”的一声,将陈帆的飞剑给击飞了出去。

    “这,这,它竟然能够击飞我这一剑。”

    陈帆顿时吸了一口凉气,他的《流星刺月剑诀》本身就是以“快”取胜,在经过他刻苦修炼之后,更加是将“快”这一点发挥到了极致,一招“天外流星”斩出,普通的炼气五六重修士都只能立刻避开,可是现在这头“不动金刚通臂猿”竟然用双臂击飞了开来。

    就在那头“不动金刚通臂猿”击飞陈帆的飞剑空隙,陈帆有些愣神之际,那老者突然一声高喝:

    “这位师弟,这头‘不动金刚通臂猿’就交给你了,所有斩获我一丝不取,你多多保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

绝代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余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余风并收藏绝代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