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绝代飞仙 > 第161章 寒潭之秘

第161章 寒潭之秘

推荐阅读:永恒圣王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乔人英的修为虽也只有炼气九重,但实力却比金鳌岛何鹏、巨浪门秦涛要强大得多;那“捆龙索”能困住何鹏与秦涛片刻,但被乔人英三下两下就轻易解决了。

    只要了一只手。

    一只洁白如玉、看上去似乎完美无缺的手。

    “如果他不是玄冥派的人,那他到底出自哪里,来参加‘黑水之会’到底是了为什么呢?莫非真的只是为了那三滴‘阴冥黑水’不成!还有,他那双手?”

    白晓不动声色,心中却在不断思量着。

    这个时候,他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来。

    “嘿,这小子修炼的是一门叫做《破金碎玉手》的秘技,如果按照四级十二品的标准来分的话,这《破金碎玉手》算得上是黄级上品秘法,只是这《破金碎玉手》颇为繁复,即便纳入了四级十二的标准去,根据每个人的修炼情况也会有不同的变化。”

    对于脑海中突然出现这个声音,白晓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心中自语道。

    “老鬼,你睡醒了?说说吧,这乔人英是从哪里来,这《破金碎玉手》又有什么奥秘。”

    此时突然出现在白晓脑海中的声音,就是俯身在他身上那个千载之前某个元神真一的元神,是一个积年老怪。

    这些年来,他们两人已经逐渐熟悉了这种相处模式,自然也就见怪不怪了。

    “嘿,你总该给我点好处吧。”脑海中那声音低声一笑。

    因为被白晓体内秘宝镇压的缘故,那积年老怪的元神在与白晓的争斗中一直处于下风,后来两人慢慢沟通交流,然后就是互相妥协交易,这才和平共处起来,也就形成这般局面。

    那积年老怪负责指点白晓的修炼,负责用经验解答白晓修炼路上的各种疑惑。

    而白晓则答应将肉身暂时让那积年老怪掌控。

    至于时间,则由具体请来定。

    “哼,这个问题不知道也无所谓,反正也无关大局。”

    对于自己脑海中的哪个声音,白晓心中十分了解,也就懒得和他讨价还价,而是向四周浏览了起来。

    这次他参加“黑水之会”完全是一个意外。

    虽然他身怀诸多秘密,但也知道低调的道理,所以他在金鳌岛上时非常普通,就和其他修士没有什么两样。

    再加上金鳌岛是一个散修联盟,除了组织者和某些修士之间的私交外,其他弟子其实并不熟悉,因此也没有人知道,他暂时解开了修为压制后,在这短短一年之内便从炼气二重飙升到了炼气五重。

    原本白晓准备就这样下去。

    借助金鳌岛的身份,有一个落脚之地,等踏入筑基期后再去游历四方,增长修为、突破自己。

    但“黑水之会”突然举行,而金鳌岛中是一个散修联盟。

    对于大部分散修来说,他们胆大包天和极度吝惜生命这两种特质,再加上适合参加“黑水之会”修为限制,所以白晓便被一个筑基修士给选进了参加“黑水之会”的队伍。

    在听说“黑水之会”中有三滴‘阴冥黑水’之后,他也就没有反对。

    不管他出身再怎么高,毕竟现在已经沦落成了一名散修,毕竟他现在的修为只有炼气五重,三滴玄级中品级别的“阴冥黑水”对他来说也是价值不低的宝物。

    但是现在那三滴“阴冥黑水”已被陈帆夺走,白晓也就懒得再去追赶了。

    他知道,陈帆同样不简单。

    再加上两人之间颇有几分惺惺相惜,所以他也就放弃了再去争夺那三滴“阴冥黑水”。

    “这黑水岛不大不小,但既然能出产‘阴冥黑水’这等奇物,说不得就会有其他宝物产出,反正离上空的封禁开启还有二十来天,总不能空手而回。”

    白晓目光四动、随意看着下方石林、寒潭以及石林外的大片森林,没有理会脑海中的那个声音。

    这反而让脑海中那个积年老怪有几分沮丧了起来。

    “好把,我告诉你,那《破金碎玉手》是一种特殊秘法,可以将一双手臂以炼器的方式来祭炼,这种秘术的好处就是能够强化手臂的强度,如果修炼方法适合,那这双手臂的威力要比一般同阶法器强得多。”

    “毕竟手臂与修士之间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即便是作为法器来修炼,也不是一般法器能够相比拟的。”

    说着这个声音顿了顿,但见白晓没有什么反应,只得又继续道:

    “不过这秘术也有他的缺陷,人体乃是天地造化之所钟,将一双手臂以法器的方式来炼制,虽然能获得一时之强大,但修士修炼始终是整体提升,手臂若是成了法器,那就与修士自身算不得一个整体了,这无疑是缩窄了今后的修炼之途。”

    听完脑海中那声音的介绍,白晓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将一双手臂当作法器来修炼,这与炼制尸傀的魔道法门有些许相似,只是一者是尸体,一者是活人,看来这乔人英也是一个狠人。”

    “如此人物,的确不应该是玄冥派出来的。”

    对于白晓的话,脑海中那声音再次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毕竟我已经近千年不知道外界情况,不过,千年之前,这《破金碎玉手》乃是沧海明月宫的秘法,因为其和一门沧海明月宫的一门地级下品秘术《混金战体》有些许联系,所以我才知道这套黄级秘术的存在。”

    此时,下方寒潭周围的那些修士已经四散而去。

    金鳌岛何鹏与巨浪门秦涛自然也不会留下,而手执玉箫的乔人英则不知从哪儿拿出来一块青铜镜来,然后身形一动,便急速向一个方向飞了去。

    白晓望着乔人英离开,却没有随之而动:

    “老鬼,你说这乔人英可能是沧海明月宫的人?沧海明月宫乃是沧澜界最顶尖的大派之一,有两位元神坐镇,门中弟子怎么可能会来为了区区三滴‘阴冥黑水’不惜远赴数十万里之遥,来参加这一次‘黑水之会’呢?”

    听到白晓这话,他脑海中的声音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本来我是不知道的,但刚刚借你的眼睛把下面看了一遍,就大概猜出了点什么,只不过这次我们要好好谈谈了。”

    “哦。”白晓双眼微微一眯,而后身形落了下去。

    “看来这‘黑水岛’还隐藏这不少秘密啊,好,你先说说吧,如果真的有很大价值,那你提出来的要求我自然会好好考虑。”

    两人相处已久,双方都互相极为熟悉,见白晓这样说,那脑海中的积年老怪也就不再卖关子。

    “哈哈,这次估计会有不小的收获,其实下方石林寒潭是一座阵法,至少是一名元婴真君布置下来的,并且这元婴真君在阵法上的造诣极深,布置出的阵法浑然天成,没有丝毫阵法波动,从这方面来说,已经不比那些天地生成的自然奇阵差多少了。”

    “就算是当年的我,因为对阵法没有什么研究,也布不下这等阵法来。”

    ……

    在脑海中那名失去肉身近千年的元神真一指导下,白晓已经开始发现这“黑水岛”隐藏的秘密。

    而对此一无所知的陈帆,却还在尽力躲避着。

    坚持了那么长时间,“五劳七伤丹”的药力终于退去,陈帆顿觉自己虚弱无比。

    好在有心脏处的血色热流不断修复身体,这“五劳七伤丹”的副作用并没有怎么显现出来,只是因为高强度的战斗太久,加之潜力爆发,导致体内元力有些空虚。

    “呼,如果手里有‘地脉灵乳’就好了,就算是十年份的‘地脉灵乳’,只需一滴就可以恢复全身元力。”

    先前那一场乱斗,已经让他全身元力消耗殆尽。

    随意躲入一颗巨树的树洞中,陈帆催动着《龟息蛇眠术》,全力收敛气息。

    与此同时,他从纳物囊中掏出了一把“聚气丹”往塞进了嘴里,然后心脏处的灰色凉意猛地一动,发散开来,便进入了那种奇异状态中,同时运转《小龟蛇变》和《灵龟藏道诀》,开始快速恢复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自然是有什么手段就用上什么手段。

    经过“黑水岛”的一番争斗,陈帆心脏处已经积累了不少灰色凉意,如同涓涓溪流般,暂时极为充足。

    至于那血色热流,经过这一场激烈的战斗,包括“五劳七伤丹”的副作用,何鹏的那道巨大剑光以及秦涛的无俦铁拳,已经所剩不多了。

    现在吞服这一把“聚气丹”来恢复元力,自然也要血色热流来配合消弭丹毒之隐患。

    因此,这血色热流需要及时补充。

    但现在是以恢复元力最为重要,那血色热流还能勉强供应,所以陈帆便进入那种奇异状态不断修炼恢复起来。

    在这种奇异状态下,他对自身状态和外界环境掌控程度极高,能够在发现其他修士的第一时间收功撤退,不至于没有发现、无法动弹甚至走火入魔。

    元气吞吐,通过丹田内的那颗元力种子快速转化为元力,不断填充着。

    “咦,这一场战斗竟然让我踏破了炼气三重的瓶颈,突破到了炼气四重来,行走坐卧、皆是修炼,战斗果然也是修炼的一种重要形式啊。”

    感应到丹田处新生元力,陈帆眉头一扬,心中出现了几分喜意。

    “五劳七伤丹”药效早已经消失,可这新生出的元力品质却比先前强了许多。

    这表示,他已经突破到了炼气四重。

    炼气期分为九重,对于一般修士来说,每三重是一个大瓶颈,如果不能抓住那一点灵光或者有什么特殊机缘,光凭水磨工夫苦熬几年都不一定能够突破。

    陈帆原本已经半只脚踏入了炼气四重,只是因为瓶颈,又为了夯实根基,所以就没有强行突破到炼气四重。

    可现在,吞服了一粒“五劳七伤丹”。再经历一场大战,他的修为自然而然就突破了。

    修为晋升到炼气四重,就算不动用剩下的那粒“五劳七伤丹”,光凭神通“狂涛”,他也有信心和金鳌岛何鹏、巨浪门秦涛正面争斗了。

    陈帆年纪还不到十六岁,拜入灵龟门也才一年多而已。

    一年多的时间,便从一名锻体期的凡人成长到了如今炼气四重的修士,就算是和顶级宗派内的那些一般天才相比,也不逊色多少了。

    要知道,他拜入了只是灵龟门。

    在《太虚莲华通玄御法经》的统御下,陈帆全力运转《小龟蛇变》和《灵龟藏道诀》,快速填充体内空虚,同时神识也四散开来,侦测着附近数十丈的任何风吹草动。

    “呼,有人来了!”

    突然间,他睁开了双眼,目光中精芒四射,而后有很快收敛了起来。

    “虽然催动《龟息蛇眠术》收敛除了全身气息,但全力运转《小龟蛇变》与《灵龟藏道诀》恢复元力还是会教导附近天地元气的剧烈变化,只要有修士经过这里,就绝对会发现。”

    神识四散开,发现在这颗巨树数十丈附近,突然出现了一个修士来。

    陈帆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暂时收功而起。

    虽然只修炼了片刻时间,但他的元力已经恢复大半,施展《御风诀》和《流星刺月剑诀》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

    “得另外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等二十天后的封禁再次开启。”

    对于“黑水岛”上可能有的关于红叶长老、以及那粒“定海神珍铁”的线索,陈帆现在也无法确定了,因此只得暂时将这件事情抛在脑后,先保住自己手中这三滴“阴冥黑水”再说。

    “是了,可以去寒潭那儿,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寒潭凝聚的‘阴冥黑水’已经夺走,绝对没人会想到我会躲到那里来。”

    陈帆心中思量,然后直接出了树洞,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那名修士。

    “哈哈哈哈,是你,你竟然要落在我的手里了,老天保佑,嘿,小子,把你的纳物囊乖乖去除元力印记然后扔过来,或许我会留你一条性命。”

    那修士一见陈帆,脸上顿时出现几分惊喜。

    陈帆眉头一皱,没有理会这名修士,直接落在了地面上,准备再回那座寒潭。

    御风而行太过显眼,以陈帆现在的处境来说,最好就是接触地面上复杂的地形来隐蔽自己。

    “小子,你找死!”

    见陈帆不理自己,那修士眼中不由出现了几分杀机来,然后双手法诀一动,顿时就放出了一连串的烈焰火球,向陈帆砸了去。

    “‘烈焰暴’!给我死吧!”

    这一连串的烈焰火球连在一起,就像一道瀑布从天落下,带着一种暴烈无比的力量,轰向了陈帆。

    这是简单的火系黄级中品法术“烈焰暴”,这名修士已经将其修炼到了“势”境。

    眼看这一连串烈焰火球向自己砸来,陈帆眉头一皱,然后元力微动,身周便猛的升起一道水幕光华护罩来。

    这时《水幕光华术》,已经踏入“意”境的《水幕光华术》。

    虽然这一层水幕光华护罩在之前的几场战斗中都没有起到特别好的效果,但这只是那几场战斗都是《水幕光华术》的弱势对敌而已。

    《水幕光华术》的长处是消耗小,而且主要是抵御术法攻击,特别是水火两系的术法攻击。

    而这名修士放出来的“烈焰暴”正好就是一门火系法术。

    “滋滋滋~!”

    这一连串烈焰火球砸在那层水幕光华护罩上,只是发出了这一阵“滋滋”之声,连一丝青烟也没有冒出,便被完全湮灭了。

    看到这一幕,那名修士不由的目瞪口呆。

    “这,这怎么可能?你不是已经身受重伤了吗,我的‘烈焰暴’可是已经踏入了‘势’境了啊。”

    陈帆身周那层水幕光华护罩落下来,目光微冷。

    “原本还懒得娶你性命,但你既然对我出手,那就去死吧。”

    刹那间,一道剑光划破长空。

    对于出身黑礁岛,从小就与各种妖兽争斗,与恶劣环境争斗的陈帆而言,杀人根本算不了什么。

    特别是杀一个对他怀有恶意的人。

    剑光如虹、划破长空,那修士甚至没有什么反应,便被陈帆一剑斩杀。

    随意将这名修士身上的战利品取下,陈帆身形一低,像一头灵猫般,直接在落叶枯枝还有野草荆棘间,向那石林寒潭疾驰而去。

    这一路上,能尽量避开其他修士就尽量避开,实在不能避开、或者被对方先发现的,那就直接痛下杀手。

    除了少数几个人外,此时这“黑水岛”上已经没有几人是陈帆一合之敌。

    很快,便远远地看到了那处石林,在石林中央便是那寒潭所在。

    “这寒潭几百年内已经被无数人探索过,虽然极深,但也能够探测到底下,并没有什么特殊,我若是运转《龟息蛇眠术》,就可以直接在这寒潭底下待到‘黑水之会’结束。”

    突然间,陈帆面容一变、瞳孔微缩:

    “他怎么还在这儿?难道这寒潭中有什么秘密不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

绝代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余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余风并收藏绝代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