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绝代飞仙 > 第169章 潜海而遁

第169章 潜海而遁

推荐阅读:永恒圣王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帆和百晓两人同时出手,各自发出了自己最强的一击。

    看到这一幕,乔人英双目一睁,闪过一丝惊骇之意,然后立刻将手一挥,身前顿时放出道道淡金色的光芒,在洁白如玉的双手上形成了两道旋转的锥形气劲。

    “‘破金碎玉’!”

    在陈帆和百晓两人夹击下,乔人英猛地感觉到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他知道,这是某种危机,是足以危机性命的危机。

    因此他毫不犹豫,直接全力出手,浑身元力汹涌激荡,催动《破金碎玉手》,就向陈帆和百晓两人轰了出击。

    这一击,威力绝非寻常。

    《破金碎玉手》是黄级上品的秘术,将一双手用祭炼法器的方式来修炼,本身就极为强横,而乔人英的修为更是达到了炼气九重巅峰,半只脚踏入了筑基期。

    他全力施出这《破金碎玉手》来,就连一般刚刚筑基的修士恐怕也要暂时避其锋芒。

    然而陈帆和白晓却不同。

    两人一者吞服“五劳七伤丹”,有神通相持,并且近乎不死之身;一者有千年老怪俯身,斗法经验丰富,手段极为强横,能够将自身实力数倍乃至数十倍的发挥出来。

    因此,就算是面对乔人英这一双能够轻易剪碎三道法禁“捆龙索”的《破金碎玉手》。

    两人也丝毫不惧。

    神通“狂涛”带着无尽元气大潮滚滚而来,“龙象大力锤法”则是力道无双,以绝对的力量强行砸下。

    “轰隆隆~!”

    乔人英双手挥出,一手对上了陈帆轰来的无尽狂潮,一手迎向了上方落下的元气大锤。

    但就在接触的一刹那,他就变了脸色。

    “这怎么可能?!你们一个年纪不过十五六岁,一个修为不过炼气六重,怎么可能会练就神通?怎么可能会施展出这么强大的法术?这至少是玄级中品以上的法术!”

    乔人英“噗”地喷出了一口鲜血,眼中全是不可置信。

    神通,不是一般修士能练就的,可眼前这名年纪轻轻、不过十五六岁的修士却轰出的一道神通来。

    就算是他半只脚踏入了筑基期,在面对这道神通的时候感觉到颇为力不从心。

    至于另外那个元气大锤,也是强横无比,有着绝对的力量,就算是他单独对上时也要小心翼翼,而这只是一个炼气六重修士施展出来的一道法术。

    能让炼气六重修士发出这么强横的一击,这元气大锤至少是玄级中品以上的法术。

    乔人英虽然也算是人中之杰,在面对陈帆和白晓任何一人的时候都不会落下风,但现在两人同时出手,配合攻击的威力绝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连全力施展《破金碎玉手》的乔人英也承受不住,直接就被震成了重伤。

    此时的乔人英脸色苍白,不仅仅是因为被陈帆和白晓两人震成重伤,还因为他不敢相信、不愿相信面前的这两人已经击伤了自己。

    他是这这无尽海域中最顶级大派之一沧海明月宫的弟子。

    而陈帆和白晓不过出身连金丹真人都没有的小派。

    尽管乔人英在沧海明月宫过的也不怎么样,但一直都以自己顶级宗门弟子的身份自傲,如今被两个小地方出来的低阶修士联手击伤,让他完全接受不了。

    更何况,这两个小地方出来的低阶修士在某些方面竟然比他还要强大。

    神通,他没有。

    就算是他造诣最高的《破金碎玉手》,也只是堪堪踏入“势”境而已,虽然如此已经足够他在炼气修士中横行,但比起陈帆的神通“狂涛”来说,却又根本算不了什么了。

    如果不是他修为远高于陈帆,那他根本接不下陈帆这一击。

    高品级的秘术,他同样也没有。

    身为沧海明月宫的修士,他身上品级最高的法门是自己的主修功法《万流归虚功》,这是沧海明月宫一般内门修士的修炼法门之一,品级高达玄级下品,是当年李象还在世的时候赐予他的。

    除此之外,其他都是些黄级中下品的法术,只有那门《破金碎玉手》勉强达到黄级上品。

    想到这些,乔人英再也维持不住潇洒倜傥的风姿气度;双目圆睁,怒喝一声,不顾体内刚刚形成的严重伤势,将全身元力爆发出来,一手挥出,另一只手也同时向上一掀,再次向还只是堪堪抵挡了一下的无尽狂潮和元气大锤轰了去。

    “崩天裂地”!

    “排山倒海”!

    又是两道淡金色的光芒放出,顿时形成了两道巨大的锥形劲气,迎向了陈帆的无尽狂潮和白晓的元气大锤。

    这是《破金碎玉手》的剩下的两招。

    《破金碎玉手》既是一种炼体秘法又是一种战技,乃是地级下品炼体秘术《混金战体》中衍生出来的法门,是以类似祭炼法器的方式将一双手臂修炼得强横无比,也自然就有适合这手臂的运用方式。

    “破金碎玉”!

    “排山倒海”!

    “崩天裂地”!

    《破金碎玉手》一共三招,能够将这双手臂的最强特性发挥出来,发挥出最强的威力。

    而现在,乔人英短短刹那间就将这三招轰了出来,迎向陈帆和白晓打出来的无尽狂潮和元气大锤。

    “来吧!”乔人英的脸上带这几分疯狂之意。

    他没想到以自己半步踏入筑基期的修为,在这偏僻的地方,对上两个明明修为不高的修士,竟然也需要拼命。

    陈帆的神通“狂涛”威力还没有完全展现出来,而白晓的那个元气大锤,也微微调整了方向,向乔人英继续砸了去。

    此时的乔人英脸上一片狠厉,再不复那潇洒的风姿气度。

    原本在他周身飞舞的玉箫此时也猛地腾空而起,发出了一阵呜咽之声,如泣如诉、如怨如慕,声音虽然不大,但却穿透力极强,带着某种摄人心魄的感觉,刹那间就出现在了陈和白晓的耳旁。

    “呜呜呜~!”

    陈帆眉头微皱,但却没有丝毫不在意。

    在轰出神通“狂涛”时,他就已经进入到了那灰色凉意所形成的奇异状态中去,在这种奇异状态下,他能最完美的控制自己所轰出去的这道神通“狂涛”,因此也自然能够抵御玉箫的魔音灌脑。

    白晓更是不屑一笑,眼中淡漠愈甚,手中印诀一变,半空中的元气大锤猛地增大了几分。

    身为千年修炼积累的元神真一,即便是他现在已经失去了肉身,只能勉强动用白晓的修为实力,但也不是区区这点摄魂之音能够干扰的。

    “轰隆隆~!”

    两人攻击没有受到丝毫凝滞,直接和乔人英轰出的“崩天裂地”和“排山倒海”两招碰撞落在一起,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声响。

    这惊天动地的声响融入在了“黑水岛”不断崩解的地动山摇声中去。

    “啊啊啊啊~~!”

    在陈帆和白晓两人的全力攻击下,乔人英被轰得倒飞了出去,一双手臂不复原先的洁白如玉、完美无瑕,而是有些焦黄枯萎,似乎是两根晒得极为干燥的枯枝一般。

    他的《破金碎玉手》被废了。

    躺在石林深处被轰出的巨坑中,乔人英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口中鲜血喷射而出。

    “我苦修十几年的《破金碎玉手》竟然完全破功了,被两个小地方的蝼蚁逼得破功了,我是沧海明月宫的弟子,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不,这不是真的,这不可能!”

    他双目园瞪,躺在巨坑中几乎动弹不得。

    被陈帆的神通“狂涛”和白晓那一式“龙象大力锤法”直接击中,饶是乔人英修为高深,用《破金碎玉手》阻挡了一下,但也还是被两人的攻击直接废了那两条手臂。

    不仅如此,乔人英更是重伤到了垂死边缘。

    “我要死,你们也不能活!”

    看着自己的模样,乔人英口中鲜血不断喷出,目光中一片死灰,然后突然间燃起重重火焰,身形猛地一动,直接越空而起,仿佛回光返照一般,脸色狰狞,浑身元力激荡奔腾,向着陈帆和白晓两人扑来。

    “不好,他是想要自爆,是想要与我们同归于尽!”

    此时的白晓是俯身在他身上的那名千年老怪,一身战斗经验极其丰富,在乔人英刚刚跃起的瞬间,就准确判断除了他的想法,不由得身形一动,就想要避让开来。

    一名半只脚踏入筑基期的修士自爆,就连一般筑基前期的修士也不敢大意对待。

    更何况白晓现在的修为只是炼气六重。

    就在他准备避让开来时,突然间,一道灿烂剑光冲天而起,划过天空,而后猛地消失不见,接着就直接出现在了已经陷入疯狂的乔人英脖颈之间,微微一绞,便将乔人英的头颅给绞落了下来。

    “《流星刺月剑诀》之‘流光如隙’!”

    剑如流光,追溯光阴,这是陈帆出手了。

    在吞服剩下的那粒“五劳七伤丹”后,他不仅将修为提升到了炼气五重后期境界,并且精气神也完全处在了巅峰,一道神通“狂涛”轰出去,根本没有多少消耗。

    因此,在见到乔人英想要拼死一搏时,他就毫不犹豫的出了手。

    “呼,你小子倒也不错。”

    看到乔人英人头落下,一旁的白晓转过头来看着他,目光微微闪过,隐隐出现了几分不善。

    陈帆心中一惊,连忙将“流星”飞剑一招,然后沉声道:“前辈还不回去吗?”

    现在在他面前的白晓是那名千年前老怪,不是和他一同立下了神魂血誓的白晓,根本不值得信任,若是这老怪突然下手,那他也就只能先暂时退去。

    就在陈帆凝神戒备之时,白晓脸上出现了一丝扭曲。然后低声喝骂道:

    “你小子,简直是不识好人心,哼哼,需要战斗时就把老夫放出来,现在事情做完了就过河拆桥了,哼!”

    说话间他双目一闭然后再次睁开双眼,眼中已不见淡漠之色。

    这是真的白晓回来了。

    陈帆轻舒了一口气,感觉到心脏处有一股灰色凉意生成,然后元力一摄,便将乔人英身上的的纳物囊摄了回来。

    “白兄,这纳物囊中的东西你我二人平分了吧。”

    白晓点了点头,然后沉声道:“这个不用急,现在我门要做的是找机会诈死脱身,先离开这‘黑水岛’再说。”

    陈帆将乔人英的纳物囊收入怀中:“看来白兄已经有打算了,不知如何行动呢。”

    岛上的地动山摇越发剧烈起来,无数巨树折断,石林也作了一片乱石,寒潭也是在逐渐枯竭。

    白晓将这些都纳入眼底,然后沉声说道:

    “现在我们是在海岛,脱离这岛屿而不被人发现的最好方式无疑就是潜入海中了。我有一粒‘避水珠’,可以承受百丈以下水压,就算一般的筑基期修士也很难追寻得到,等下就直接潜海而去。”

    “‘避水珠’?!”陈帆眼前一亮,“好,我们就潜海离去!”

    ……

    就在陈帆和白晓两人准备诈死脱身离去时,在“黑水岛”外,四派领队的筑基修士又聚集在了一起,一同向下方的“黑水岛”看了过去。

    在众人的目光下,“黑水岛”边界不断缩小,不时有轰隆声传来。

    “这是怎么回事?!”

    袁夭夭此时不由得收起了那股妖媚之气,脸上充满了惊讶,惊声问道。

    罗经瑞摇了摇头,脸色微沉:

    “自从发现‘黑水岛’三百年以来,就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难道进去参加‘黑水之会’的小子引发了什么东西不成。”

    听到这话,巨浪门的沈章义和玄冥派的胡换春同时眼前一亮。

    这“黑水岛”一向非常神秘,四派研究了几百年,也只知道每十年会凝聚出三滴“阴冥黑水”,但却没有任何其他收获。

    现在,这座岛屿却突然发生变化了。

    胡换春看了另外三人一眼,然后从容道:

    “三位道友,现在这岛屿突发变故,岛上各派弟子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我们还是一起将这岛上禁制解开,让各自的弟子先返回再说。”

    听到这话,罗经瑞有些心动,但也还有几分迟疑。

    “可是这十年一次的‘黑水之会’是沧海明月宫和玄武宗两位金丹真人定下来的,为期一个月,只能炼气期弟子参与,而现在离一个月结束还有数天时间。”

    胡换春冷声一哼,将手一挥,沉声道:

    “你怎么这么迂腐,如果岛上没有突发这种变故,自然是那两位金丹前辈的规定来,可现在这座岛屿开始逐渐变小,说不得就要沉没了,还考虑那么多干什么,事急从权,我们先将这岛上封禁打开再说。”、

    “黑水岛”上的封禁是三百年前沧海明月宫的李象真人和玄武宗一名金丹真人同时布下的。

    由于互相干扰的原因,所以他们两人布下的禁制已经互相纠缠交融在了一起。

    就算是他们两人亲自前来,想要解开双方已经互相纠缠在一起的禁制也绝不容易;只有当初他们留下的四块令牌、四种手法同时合在一处,才能将这岛上封禁打开来。

    所以四人必须达成一致意见。

    看了罗经瑞一眼,胡换春又转头望向袁夭夭和沈章义两人,沉声道:

    “你们应该也想知道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吧,那就不要再发呆了,一起出手打开封禁。”

    说话间,他将手中令牌一抛,然后真元一动,便在令牌上升起了一个巨大光柱来。

    袁夭夭和沈章义互相对视了一眼,也紧跟着将自己族中的令牌放出,同时升起两个巨大光柱,和胡换春放出的光柱融合在一起,射在“黑水岛”上空的封禁上。

    看到三人都已经出手,罗经瑞也不再迟疑,同样将自己持有的令牌抛出,然后放出了第四道光柱来。

    这四道光柱融合在一起,同时射在“黑水岛”上空的封禁上。

    在这种情况下,那半空中封禁便如肥皂泡沫一般,慢慢变薄,然后猛地消散了开来。

    看到这一幕,胡换春立刻沉声一喝:“‘黑水岛’出现变故,封禁已经解除,岛上还活着的弟子赶紧飞出来。”

    这声音不大,但却随着他的真元滚滚而出,几乎将下方整个岛屿都笼罩了进去。

    罗经瑞、沈章义还有袁夭夭也都立刻将这段话重复了一遍。

    就在这段话笼罩整个岛屿后片刻,便有几道身影向上疾飞了出来。

    “何鹏,你竟然没事吧,嘻嘻,果然不愧是我们金鳌岛的人,你是不是把那三滴‘阴冥黑水’夺到手了。”

    袁夭夭脸上带着几分笑意,看着当先一人问道。

    当先这人正是金鳌岛的何鹏,修为高达炼气九重,成功从岛上或者走了出来。

    只是他此刻脸上却带着几分厌厌之色,对袁夭夭拱了拱手:“弟子有愧,没能夺得那三滴‘阴冥黑水’,那三滴‘阴冥黑水’被灵龟门的人夺走了。”

    听到何鹏这话,袁夭夭、沈章义乃至胡换春同时将目光落在了罗经瑞的身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

绝代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余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余风并收藏绝代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