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绝代飞仙 > 172.第172章 地火炼器

172.第172章 地火炼器

推荐阅读:永恒圣王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到锦袍老者直接拂袖离去,旁边的侍者不由低声嗤笑起来:

    “道友,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吧,我们金石阁虽然做的是法器生意,但也有自己专门的渠道来源,可不是随便什么修士都能够进来谈生意的,更何况你……,哈哈,请吧。”

    陈帆眉头深深皱起,没有多说话,只是轻轻摇摇头,然后转身便走出了这家店铺。

    “‘金石阁’吗。”

    站在店铺门口,陈帆回头看着店铺大门顶上闪着灵光的招牌,然后又看了看在这店铺中往来返还的人群,不由低声自语道:

    “看来下次得拿几件自己炼制的法器在手里,这样才好和别人谈生意。”

    “至于这金石阁,就不用在想了。“

    虽然金石阁的掌柜、那锦袍老者没有正眼瞧他一下,但陈帆其实并没有多少愤恨之意,毕竟他的年纪看上去太年轻,并且修为也太低。

    假如他处在那锦袍老者的位置,突然有一个小子找上门来,开口就说能够炼制法器,想要和他做一笔大生意,估计他的态度估计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只是想归这样想,事情真正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陈帆心中总还是有些不爽利。

    “呵,年纪轻又如何、修为低又如何,修仙界中不知道有多少变态妖孽级别的天才人物。”

    “有些人一出生就百脉俱通,无需锻体便直接踏入炼气期;有些人则天生智慧,对任何法门功诀一点就透;还有人对各类修仙技艺天生异感,在各种修仙技艺之上天纵奇才。”

    陈帆转过头去,双手背负,身形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有那神秘金珠相助,我绝不比这些天纵奇才的人物逊色多少,金石阁,这是你们自己错失连城玉了。”

    他随意向前走去,仿佛刚才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他根本就没有踏入金石阁中过一步。

    对于自己,陈帆不会妄自尊大,但也同样不会妄自菲薄。

    他知道,自己离那些真正的妖孽天才也还有很大差距,但他也有充分的信心追赶上去。

    一步一步,追赶上去。

    “暂且先在这墨鱼坊市安定一段时间吧,等修为突破炼气五重,再做另外一些准备,便可以离开这儿了。”

    “只是,在这之前,首先要做的就是炼制几件法器,赚取一些灵珠币。”

    陈帆思绪转动,也就失去了继续逛下去的兴致,随意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将自己顶上的金冠取了下来,然后就这么披着头发在长街上随意浏览了一遍,记住了路线方位,便向自己租住的洞府而去。

    “还需要换一个有地火的洞府。”

    炼器之道博大精深,陈帆虽然得了老余头的传承,但老余头始终只是灵龟门这个小小门派的炼器师。

    因此他在炼器一道上的眼界见识以及各种手段,都远远不如获得了云中子传承的阵法之道。

    不说在炼器师中流传最广的《小诸天都箓云禁法》,他手中只有数套不算完整的法禁。

    就说炼器手法,他也只会最简单的一种。

    事实上,在炼器之道上有许多种不同的炼器手法,这是不同修士开创出来的,能应付不同的情况、有着不同的作用。

    譬如水法炼器、譬如虚空炼器、譬如心炼之术,还有那神秘的自然造化炼器等等。

    但最常见也最基础的炼器方式便是火法炼器。

    当然,火法炼器也分为很多种,许多炼器宗师最擅长的也还是火法炼器,只是他们使用的炉火全都是一些强横无比的火焰。

    或是天地灵火,或是修炼出来的真火,使用强横的炼器之术,炼制出高品级的法器。

    而对于一些炼器新手,或者才刚刚踏入炼器师门槛不久的人来说,火法炼器也最合适的。

    只是他们使用的炉火一般就是地脉之火了。

    陈帆的修为还只是炼气四重,不说没有修炼真火的法门,就算是有,以他现在的修为也根本修炼不出什么真火来。

    至于天地灵火,这就需要机缘和手段了,至少陈帆现在手中没有任何一种天地灵火。

    因此,他若想要炼器,那就只能借助地脉之火。

    “在先前集训的时候倒获得了一些灵珠币,只是在传法堂换取几套法门以及修炼心得之后,手中的灵珠币已经不多了,不知道拥有地脉之火的洞府价格是多少。”

    陈帆并不担心这墨鱼岛上没有地脉之火。

    小小的灵龟门都有地脉之火,这儿有天涯海阁的店铺停驻,有金丹真人坐镇,乃是方圆数千里内最大的坊市,怎么可能会没有地脉之火。

    他现在担心的是,自己能够租住拥有地脉之火的洞府多长时间。

    心中思量着这些问题,他走过了这一条两旁挂满了各种招牌的长街,走过那一片喧闹而凌乱的散修摊位,然后就到了那一片崖壁之下的某个石质大堂前。

    这是天涯海阁管理这一片崖壁洞府的处所,虽然简朴,但却绝不简单。

    大堂门口立着两个中年修士,俱都将修为气势完全放了出来,就算是陈帆不动用《灵眼术》,也都能够知道这两人的修为层次。

    都是炼气九重。

    两个炼气九重的修士,却只是天涯海哥这一片洞府管理处的门卫而已。

    这就是无尽海域中顶级宗门、有两名元神真一坐镇的天涯海阁的底蕴和魄力。

    即便是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墨鱼坊市,也有他们的店铺和金丹真人坐镇,即便是这一处管理崖壁洞府的所在,也有两名炼气九重、只差一步就踏入筑基期的修士做门卫。

    陈帆看了这两名中年修士一眼,然后平静地走进了大堂中。

    这两个炼气修士虽然将修为完全展现出来,但陈帆已经和数名炼气九重修士交过手,甚至还斩杀一个极为不凡的半步筑基修士,自然就不会有什么脸色变化。

    走入大堂,印入眼帘的便是一排柜台,柜台后面则是一排青年女修,而在柜台前方,也有不少修士各自办理着业务。

    这些青年女修便是天涯海阁的人,负责管理登记这一片崖壁上的洞府。

    陈帆张目望去,然后便选择了一个没有人的柜台走了过去。

    “这位道友,你是要租住洞府还是退租洞府。”

    他几步向前,还没走近那柜台,柜台后的那名青年女修便开口说道,声音柔和温丽,让人不由自身的放松下来。

    “难怪天涯海阁生意会做这么大,从这一个细节就可以看出来。”

    陈帆心中暗忖,然后对着面前这名青年女修拱了拱手:“在下是来改租的,想改租一个拥有地脉之火的洞府,不知是个什么价格。”

    “拥有地脉之火的洞府?”听到陈帆这话,那青年女修眼中微微一亮。

    “道友是懂得炼器还是炼丹?拥有地脉之火的洞府还有几间,其中适合炼气期修士的每月十枚灵珠币,若是以年整租,那就每年百枚灵珠币。”

    陈帆眉头微微一扬:“每年百枚灵珠币?唔,那就先租住三个月的吧,还有,这是我先前租住洞府的凭证。”

    说着他便从纳物囊中拿出了一个玉牌递上前去。

    那青年女修接过陈帆递过来的玉牌,然后查了一下记录,然后开口道:

    “原来是陈帆道友,这座洞府道友已经租住一个半月,十枚灵珠币的保证金可以移存使用,只需再缴纳二十三个灵珠币即可,等租期满后,道友只需过来办理手续,那十枚灵珠币的保证金便会退给道友。”

    一边说这青年女修一遍再次记录一番,然后重新拿出了一个玉牌来。

    “这是道友的新洞府凭证,玉牌上有洞府编号,需不需要我领道友前去。”

    陈帆摇了摇头,伸手接过青年女修递过来的玉牌:“不用了,多谢道友,我自己能找到位置。”

    说着他拱了拱手,转身离了开来。

    望着陈帆离开,柜台后面的青年女修依旧面带微笑,只是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一块玉简,开始记录了起来。

    “陈帆,外表约十六七岁,修炼有收敛气息法门,修为估计在炼气期层次,此前头戴灵龟门内门弟子金冠,应为灵龟门弟子,疑身怀炼器或这炼丹之术,待观察。”

    天涯海阁生意遍布整个无尽海域,各种信息情报收集也是同样如此。

    有了这个举动,天涯海阁可以处处得占先机,同时也可以因此而做许多事情。

    譬如无尽海域内的天地玄黄四榜以及各类子榜,就是由天涯海阁联合极大顶级宗门推出来的。

    此时的陈帆自然不会引起天涯海阁这样庞然大物的注意,那青年女修记录的也只不过是例行信息收集罢了。

    ……

    陈帆自然不知道那青年女修暗中的动作,只是拿了自己的洞府凭证,然后御风而起,在这一片崖壁上寻找起自己的洞府来。

    不过片刻,他便找到了自己的洞府,直接打开来使用手中玉牌布下禁制,然后便向地火室走了去。

    既然要炼制法器,那自然要将此处地脉之火的性质摸清楚。

    至于炼制法器的材料,在老余头留给他的那个纳物囊中还有不少精炼过的寒铁火铜,是黄级下品的最基础材料,也是炼制黄级法器的最常见材料。

    有这么多精炼过的寒铁火铜,这几个月内炼制法器根本不用担心材料问题。

    根据玉牌中的提示,陈帆施展出来老余头独创的《风之御火诀》,将地火室中的潜藏的地脉之火慢慢引起,不断熟悉这地脉之火的性质,然后便将纳物囊一拍,便飞出数块已经精炼过的寒铁锭来。

    炼器要开始了,这第一件法器,是一件飞剑。

    陈帆身上元力鼓荡,数块寒铁锭凭空而起,他知道的《小诸天都箓云禁法》中数套还算完整的法禁在脑海中闪过,然后很快选定了该使用什么手法、打入哪几道法禁。

    火候,手法,法禁,修为、经验……

    炼器包含着诸多方面,而这也是陈帆的第二次炼制法器,但修为比起他炼制那口寒雪枪时已经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在那几块寒铁锭形成剑型之时,手中灵光顿时大盛,然后就由一道法禁打出,直接印在了这还未完全成型的飞剑之上。

    然后紧接着就是第二道,连续两道法禁进入这柄快要成型的飞剑中去。

    陈帆还有余力,但心中微动,便没有打出这套法禁中的第三道法禁,而是迅速将这口飞剑塑造成型,然后元力一摄,这口法器飞剑便被他摄起。

    元力激荡,涌入这口飞剑中去。

    飞剑光芒大盛。

    一口含有两道法禁的黄级下品飞剑正式成型,大概只用了陈帆半个时辰。

    只是第二次炼制法器,便又能够炼制出含有两道法禁的黄级下品飞剑没有失败,这绝对是天才人物。

    然而陈帆将这口飞剑召回手中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却摇了摇头,脸上带着几分失望。

    无论他将老余头传承下来的炼器术理解领悟得如何通透,这毕竟只是他第二次实际动手炼器,即便是炼制出了这一口含有两道法禁的黄级下品飞剑,但也还是有不少缺陷。

    至少陈帆认为自己有几个地方不应该出现失误。

    但这也正常,因为他此次炼制这口飞剑并没有使用那灰色凉意,而是以正常状态来进行炼制的。

    他想试一试没有灰色凉意的帮助,在正常状态下,自己在炼器方面到底是个什么层次。

    事实上,由于修为的提升,他打入两道法禁没有任何问题,并且也还有余力可以打入第三道法禁。

    但陈帆知道,在不使用灰色凉意的帮助下,那第三道法禁根本不能打进去。

    一旦打入,那这口飞剑就会炼制失败,完全成为一口废器,就算回收利用都要废一番工夫。

    将神识张开,仔细将这口含有两道法禁的黄级下品飞剑观察了一会儿,尽量将那些失误的地方找出,陈帆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腰间的纳物囊一拍,顿时就又有数十块寒铁锭飞了出来。

    继续炼制,炼制一口同样的飞剑。

    陈帆元力鼓动,手中灵光变化,在寒铁塑形的的最恰当时刻,一连两道法禁就打入了进去,但就在他想要打入第三道法禁的时候,也还是停了下来。

    这第二口飞剑,也还是一口含有两道法禁的黄级下品法器,比先前那一口并无本质上的差别。

    将这口飞剑放在手中仔细摩挲观察,陈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看来还是要动用那灰色凉意,先使用一次,看这第三道法禁到底如何打入,等这一次后,再使用正常状态来炼制一遍,如此对炼器之道上的体悟便会更深。”

    这样想着,陈帆心脏处还剩下的灰色凉意轻轻一动,然后他就进入了那种奇异状态中去。

    依旧是数块精炼过的寒铁锭飞出来,他元力输出,然后又是一道法禁、两道法禁,然后三道法禁连续打了进去。

    陈帆面容古井无波,元力输出十分稳定。

    在灰色凉意形成的那种奇异状态下,他的一切都处在了最顶峰。

    无论是意识、悟性、智慧。还是对内外天地的感应、对元力的细微操纵,对法禁打入时机的把握,都是最强状态。

    他可以肯定,这口飞剑一定能够炼制成功。

    果不其然,不到片刻,陈帆一声闷哼,手中灵诀一变,那口飞剑便直接成型,落在了他手中。

    的确是一口含有三道法禁的黄级下品飞剑。

    陈帆面色一松,很快便退出了那灰色凉意形成的奇异状态,然后将手中这口飞剑放在一旁,直接坐在地上闭目运转起《龟蛇变》和《小龟蛇变》来。

    炼制法器也需要大量的元力,

    而陈帆一连炼制出了三口飞剑,并且第三口飞剑还是蕴含有三道法禁的黄级下品之器,饶是他体内元力远比一般同阶修士深厚得多,也几乎还是消耗殆尽了。

    《龟蛇变》和《小龟蛇变》同时运起,他身上形成了两股相似却又不同的气息。

    好在两者同出一源,转化起来相对容易,《小龟蛇变》比起《龟蛇变》来说虽然相差许多,但也算得上的锦上添花,能在《龟蛇变》已经堪比玄级中品功诀修炼的基础上稍微再增加几分效率。

    半日后,陈帆睁开双眼来,目光中精芒四射。

    “《龟蛇变》果然不愧堪比玄级中品功诀,恢复速度比先前何止快了几十倍,即便是以我远比同阶修士宽广得多的丹田和炼气四重的修为,也只用了半天时间就将元力完全恢复。”

    “不,不仅仅是恢复,而且修为明显还精进了一丝。”

    将自身状态感应清楚,陈帆站起身来,轻吁了一口气。

    “诸般缘法,皆通大道,在炼制法器的同时,实际上也是在砥砺修炼,这样的话,说不定我突破炼气五重的契机不在将那《流星刺月剑诀》练就神通之上,而是在这炼制法器之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

绝代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余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余风并收藏绝代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