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吾辈是攻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作者:玻璃仙人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十九章

    月绅对于兰辉这样的拒绝方式是感到恼火的,兰氏何时有了这样的胆子,敢质疑月氏的决策?

    兰辉自然是感受到了月绅的不快,然而面对一个自己根本不可能战胜的人,而且其身份还是月氏除族长之外最不可得罪的大长老,兰辉一点都没有卑躬屈膝的样子,而是不卑不亢的看着月绅,缓缓的说道:“大长老并未有过经商的经历,对其中的门道兴许并不太清楚,兰氏经营北部商道已有多年,若是贸然的让月氏插手其中,只怕会引起周边商家的反感,到时候可能会造成不小的损失,所以为了避免这样的损失,也是为了月氏能够从中获取更大的利益,这件事都是得谨慎计划一番的。”

    兰辉的话说得滴水不漏,月绅挑不出他的刺,但是就这样让他听了兰辉的话,暂时不掺和到北部商道当中,这是不可能的,北部商道,那可是一块大肥肉。

    “既然兰二爷要让我月氏暂时不参与到北部商道中,那是否应该给予我们相应的补偿,否则我也不好跟族里交待啊。”

    兰辉袖子中的手不自觉的握紧,面上却还是一贯的温润笑容,“这是自然的,我一定会妥当安排,到时候定会给大长老和族长一个合理的说法。”

    “商道的事情也必须尽快解决,拖的时间太久,我们的损失可就越大了。”

    “是,请大长老放心,这件事兰辉定会竭尽所能,办到最好。”

    月绅得到了尚且让他觉得满意的保证后就离开了,兰辉独自站在原地,许久都没有动作,一直到仆人过来提醒他该歇息了,他才应了一声,让仆人为他准备洗漱。

    苦梓君没有想到,第二天月紫芙会来见她。

    苦梓君将人请到了院子里。这位据说是月绅最宠爱的孙女,也是年轻一辈中资质最好的女子,身上有着一股与她身份相匹配的傲气,对于她的这股傲气。苦梓君认为是她应该的,毕竟在这样的环境底下成长,大概自小就被教导着,自己是高人一等的。

    “月姑娘怎会有时间到我这里来?”苦梓君连忙将人请上座,让柔兰去泡两倍热茶。

    苦梓君尽量让自己表现得热情些。她最是清楚这些贵族的女子,若是你一脸冷淡的样子,他们事后肯定要在背后说你什么,说什么不打紧,重要的是他们还会想办法让你不好过,总而言之,就是要让他们觉得自己受到了重视,让他们觉得自己脸上有光,那就什么都好说了。

    月紫芙对于苦梓君的殷勤自然是很受用的,虽然这对于她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但是苦族的大小姐这样讨好自己,这还是让她的虚荣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一直听闻苦姑娘清丽过人,紫芙总想要来拜访一睹苦姑娘芳容,今日得见,传言果然不虚。”

    苦梓君故作羞涩的笑了笑,“月姑娘说笑了,那些话都是谬赞,月姑娘才真是倾城绝色,梓君自愧不如。”

    哪个女子不爱听别人称赞自己美丽,何况是从苦梓君这样的美人嘴里说出来的赞誉。月紫芙更是受用。

    两人又互捧了几句之后,月紫芙才将话题转移到了今天她来的主要目的。

    “苦姑娘这么美的女子,上门提亲的人肯定不少吧。”月紫芙试探的问道。

    苦梓君心里警惕起来,难道是昨日她向月绅说明了自己大哥已有婚约的事。所以他就将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打算让她作为联姻对象?

    “月姑娘说笑了,梓君上面还有几位哥哥尚未娶亲成家,所以还不急着要将自己嫁出去。”

    “苦姑娘这是什么话,若是有意中人,当然是要早些成家的好。也免得受那相思之苦啊。”

    苦梓君脸色一红,“月姑娘,我……还没有意中人。”

    月紫芙心里暗喜,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什么,“怪我多嘴了,苦姑娘不要介意。”

    苦梓君笑了笑,没有说话,看上去就像是因为害羞而不好意思。

    这时候柔兰进来说,兰辉来了。

    苦梓君皱了皱眉,这兰辉怎么三天两头的往她这里跑?难道就不怕被月氏的人怀疑什么而为难他吗?

    月紫芙也是奇怪兰辉怎么会到苦梓君这里来,兰氏跟苦族可一向没有什么交情的,这一点她还是清楚的。

    苦梓君对柔兰说:“请兰二爷到前厅,我稍后就来。”

    “是。”

    柔兰退下后月紫芙才说:“我还不知道原来苦姑娘和兰二爷也是相识啊?”

    “在唤云城有过一面之缘,算不算相识。”

    月紫芙笑了笑,不置可否。

    “既然苦姑娘有客人来,那我也不便久留,下次再来拜访。”

    苦梓君站起来,“月姑娘连一杯热茶都没能喝上,真是让梓君过意不去。”

    月紫芙也站起来说:“无妨,苦姑娘若是不嫌弃,下次到我那里去坐坐。”

    “好,梓君一定上门拜访,那我先送送月姑娘。”

    “请。”

    送走了月紫芙,苦梓君才往前厅去见兰辉。

    “兰二爷怎么这么有闲情,总是往我这儿跑?”对兰辉,苦梓君倒是一点都不客气的。

    兰辉似乎也对她这样的态度意料之中,“苦姑娘真是大忙人啊,兰某的到来看来是打扰了姑娘。”

    苦梓君难得对他露出笑容,“原来兰二爷也是有自知之明的。”

    兰辉被她的话噎住,好一会之后才苦笑着说:“苦姑娘,你我之间一定要这样吗?”

    “那兰二爷认为应该如何?”她可不认为他们之间有好言相向的必要。

    兰辉正了正脸色,说:“苦姑娘应该明白,我是诚心希望可以与苦族合作,并非胡搅蛮缠,还希望苦姑娘可以看在我的诚意的份上,与我好好谈谈。”

    苦梓君自然是知道兰辉想要与苦族合作的意向,也明白他几次三番容忍自己的无礼,确实是真的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但是正如昨天苦梓君说的,若是让人知道她和兰辉之间的谈话涉及到对付月氏。这肯定要给苦族带来不利。

    她也不再胡闹,正经着说:“兰二爷,并非是梓君故意刁难,实在是此事关系重大。并非我一人可以决定。”

    “我明白,我也并非是要为难姑娘,只是希望日后在我前往贵族商谈合作一事的时候,可以得到苦姑娘的支持。”

    苦梓君轻笑一声,“兰二爷太高看我了。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子,对于经商更是一窍不通,你所说的合作一事,得不得到我的支持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是苦姑娘太看轻自己了,谁人不知道在苦族中女子的地位要比男子高,何况苦姑娘是这一辈中唯一的女子,自然是有绝对的分量可以左右兰某与苦族的合作。”

    兰辉这话说的没错,但是苦梓君并不想去趟这浑水,她更希望的是,兰辉可以在她这里知难而退。

    “既然兰二爷这样说了。那梓君也不再绕弯子。其实兰二爷也明白,月氏称霸隐界已经有几千年,所说现在的威慑已经大不如前,但是要撼动这样一个走过几千年历史的大家族,实在是一件让人听了便觉得……可笑的事情。”苦梓君原想委婉些说出来,但是这样直接些更容易让兰辉死心。

    可是兰辉显然不是那么容易退却的人,“苦姑娘,想要推翻月氏的绝对不只我兰辉一人,我们也不可能做到全部,只能从我们能做到的事情上着手。”

    苦梓君微微眯起眼睛。“兰二爷这么说的意思是,和你一起谋划这件事的人不只有我一个人?”

    兰辉看着她露出好看的笑容:“苦姑娘刚刚是承认了,跟兰某在一起谋划?”

    苦梓君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刚刚说的话,竟然是让自己跳进了坑里。承认她刚刚是在和兰辉谋划推翻月氏的事!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兰某很荣幸,可以和苦姑娘共谋大事。”

    “兰辉!”苦梓君情急之下竟然直呼了他姓名,连兰辉都愣了一下。

    苦梓君对于自己刚刚的无礼有些紧张,兰辉虽然比她大不了几岁,可是他作为北部地区的商业巨头,连她的父亲都对这个年轻人赞誉有加。若是见了面定是礼遇三分,她这样直呼他姓名,实在是不敬。不过这样的紧张也只是片刻,撇开兰辉个人能力来说,苦梓君作为苦族的大小姐,她的身份可不比兰辉低。

    “兰二爷的大志,梓君很欣赏,但是我想我没有这个必要以整个苦族的未来作为赌注陪兰二爷做出这样疯狂的事情来,兰二爷还是请回吧。”态度是前所未有的坚决。

    “苦姑娘误会了,兰辉并非是那种强人所难的人,我会跟苦姑娘提出来,那是因为我有这样的把握,我需要苦姑娘的帮助,苦姑娘也一样需要我的帮助,否则我怎么可能将这样危险的想法向姑娘坦白?”

    “我需要你的帮助?”苦梓君一脸不解的样子看他,“什么意思?”

    “苦姑娘难道不想知道那位跟你画上的人长得如此相似的姑娘,到底是什么人吗?”

    兰辉所说的无疑是让苦梓君感兴趣的,她的确是很想知道那位苏姑娘到底是什么人,跟她的姑姑又是什么关系,可是……

    “就算我很想了解清楚那位姑娘的事情,也不至于需要与你合作推翻月氏。”这个交换可太不合理了。

    兰辉不以为然,“如果姑娘愿意听我说完下面的话,也许你会有不同的看法。”

    虽然知道兰辉的目的就是要动摇她,但是苦梓君还是忍不住想要听下去,这种感觉就像是明知道前面是深渊,却还忍不住要往前欣赏那神秘莫测的景色一样。

    “那位苏姑娘,我其实在苦姑娘之前也只是有过一面之缘,对她的了解并不是很多。她的身份,对外说的是,月氏大长老月绅的孙女。”

    苦梓君皱了皱眉,那不就是月紫芙的堂姐妹?

    兰辉继续说道:“但是她这个身份,所有人都知道,那只是月绅给她的一个掩护身份,她的真实身份,只有几位长老和族长知道。对于这样一个人,谁都有怀疑,而更加可疑的是,她在祭天仪式那天,作为新任族长的陪侍一同上了祭坛,这件事也许别的家族不会有怀疑,但是兰氏作为月氏的守护家族,对这点却是很清楚的,能够陪同族长踏上那个祭坛的人,一般是上一任族长,或者是族里德高望重的人,苏姑娘一个刚刚回到族里的人,还是这样年轻的一个后辈,让她陪同新任族长一同上祭坛,这难道不可疑吗?”

    苦梓君对兰辉说的话若有所思,按他这样说的话,苏园在月氏到底是什么身份,这件事确实值得深思。

    “依我看,这位苏姑娘的身份必定非同小可,而且对月氏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作用,甚至,可能与那位新任的族长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不知道苦姑娘有没有听说过,月氏的这位新任族长过去十八年可都是资质平平,连族里普通资质的孩子都比不过的那种,可是那天祭天仪式上我们都看得真真切切,天地火源之心的力量果然是让人惧怕,忍不住臣服。可是奇怪的是,为什么过去十八年来,这位新任组长从来没有使用过天地火源之心的力量,以致于被所有人看轻呢?苦姑娘想一想,这其中是不是很蹊跷,如果深思起来,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惊天的秘密,而且这个秘密,绝对与苏姑娘脱不了干系。”

    苦梓君的确是因为兰辉的这一番话感觉到丝丝的奇怪,这其中的弯弯绕绕,细细想起来确实有很多可疑的地方。

    兰辉又说:“我与月氏大祭司府上的月洋颇有些交情,他与苏姑娘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如果苦姑娘想要了解苏姑娘的事情,我也可以让月洋帮忙,让苦姑娘能够和苏姑娘好好聊一聊,或许能够了解清楚其中的缘由,必定对苦姑娘想要查清楚的事情有所帮助。”(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吾辈是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玻璃仙人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玻璃仙人掌并收藏吾辈是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