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吾辈是攻 > 第三十一章 墨涛之墓

第三十一章 墨涛之墓

作者:玻璃仙人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做梦?”耿宏走过去一巴掌拍在萧璋的脑袋上,“你这话谁信啊?难不成是墨涛大师给你托梦呢?”

    萧璋摸着被打疼的位置,哭着一张脸说道:“大侠,我说的都是真的!那天我喝了点酒,迷迷糊糊中就看到了那些画面,那不是做梦是什么?”

    苏园想了想说道:“难道是幻觉?迷惑人心……”她脑海中在一瞬间闪过一张脸。

    唐少和墨薇也都和苏园想到了一块,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墨霜霜!”

    耿宏挠了挠脑袋,“你们在说些啥呀?”

    翎突然想起什么地说道:“听闻墨家二小姐墨霜霜已成为幽谷的圣女,而幽谷圣女历来都会习其独门心法,配合那把魔琴幽兰,能以琴音惑人心。你们是想说,这和她有关?”

    “可是墨霜霜不是还被家主关在地下室吗?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墨薇说道。

    苏园冷笑,“你以为一个铁笼子可以关得住墨霜霜?她若是想离开那个地下室,不过是一句话的功夫。”她早就知道,墨兴和墨轩不可能将墨霜霜关住太久。

    墨薇:“这么说,她真的来了木枫城?”

    苏园:“没有见到她,就不能确定,但是关于墨涛的墓,能够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除了墨家,就是华氏和幽谷,既然墨家不知道,那就只能是华氏和幽谷,所以墨霜霜知道,一点也不奇怪。如果她来了,那只怕事情会更乱,依我看来,她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苏园看向萧璋,“那个墓的位置,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知道?”

    萧璋磕磕巴巴地说道:“我当时只以为那是一个梦。怕要是找不到会丢脸,就一个人去了。”

    “啊苏,你想去看看墨涛的墓?”玉尘问道。

    “为什么不去?我想墨霜霜也不是无聊之人,她既然将这个消息透露于我,定是有些什么事情我需要知道。”

    墨薇皱了皱眉说道:“你不怕她对你不利?”

    “不利?”苏园笑了笑,“她还想杀了我呢,不过。我猜她现在最想杀的人不是我。她既然走出了那个铁牢。就必定是清楚了一切,她那样一身傲气的人,怎么可能甘愿受人控制?所以她现在最想做的,一定是对付幽谷!”

    苏园的话除了唐少以外没有人听懂。墨霜霜是幽谷的圣女,又怎么会想对付幽谷呢?

    “可现在城中关于墨涛之墓的事情必定已经传开,我们要如何在别人不发觉的情况下前往?何况明日就是墨寒剑拍卖的日子,这城中必定隐藏有许多高手和华氏穆氏的人,这很不利于我们行动。”玉尘说道。

    “何必偷偷地去?”唐少说道:“我们一不想要宝物,二不想要出风头,那就让所有人都一起去,既可以防范墨霜霜对我们不利,又可以降低华氏和穆氏对我们的注意力。”

    “唐大胡说得没错。我们干嘛要偷偷摸摸地去?”耿宏也跟着说道。

    苏园点了点头。“你们说得不错,而且墨寒剑是墨涛所铸,在这个时候传出墨涛之墓的事情,说不定这次拍卖墨寒剑就与这墓有关。”

    她看向萧璋,“你听好了。若是有人问起流云甲的事情你就说是在墨涛墓中所得,但是不要说出墓的具体位置,知道了吗?”

    萧璋想了想,有些为难地说道:“可刚刚那些人就已经恨不得将我杀了,我要是再说,那他们不得将我撕了!”

    苏园笑了笑,笑容温和迷人,看在萧璋眼里却让他不住地颤抖,“那你是希望我现在就杀了你?”

    萧璋的脑袋立即甩得犹如拨浪鼓,“少侠饶命!我,我一定按照少侠说的做!”

    苏园收起笑容,“你放心,只要你不说出那座墓的具体位置,你就不会死。在墨寒剑拍卖之前,你绝对不可以说出墓的位置,我不希望明日墨寒剑的拍卖因为墨涛的墓而被迫停止,你可听懂了?”

    萧璋猛点头,“懂了,懂了!”

    苏园突然抬头往一个方向看了看,“走,有人来了。”

    风起风落,萧璋还未看清楚,人就已经不见了踪影,可还未等他回过神来,紧接而来的一群人又让他吓了一跳。

    “就是他!城主的儿子萧璋!他知道墨涛的墓在哪里!”一句大吼让萧璋彻底醒过来,可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那群人的声音淹没,干脆直接晕了过去。

    苏园几人离开后直接选了一间位置不是很显眼的客栈住下,他们在城门附近闹的这一出,指不定已经被一些有心人给记下。

    “也不知道单华和颜明宇现在在什么位置,按理说今日我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们应该留意到才是。”苏园一边帮唐少换药,一边嘀咕着说道。

    唐少身上其他的伤都好得差不多了,只是被狼咬伤的那一处伤口太深,好得比较慢,亏得苏园早晚为他换一次药,否则也很难好得这么快。

    唐少抽回自己的手,握了握刚包扎好的伤口,一脸的冷漠,“眼下墨寒剑拍卖在即,你又在街上闹了那一出,他们身为世家子弟,自然不好在这种时候引人注目。况且你容貌同他们见你时天差地别,只怕他们也认不出你来。”

    苏园这几日已经习惯于他这样的冷漠,似乎已经懒得去理会,自顾自地把他脸上的“胡子”摘下来,为他脸上的伤口抹上药膏。

    唐少避开她的手,淡淡地说道:“阿苏,你不需要这样做。”

    苏园的手一顿,接着又若无其事地将药膏往他身上抹,只是用的力道稍微大了些。

    唐少疼得直皱眉,但是并没有躲开。

    他握住苏园的手,定定地看着她,“阿苏,我的伤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太弱,你真的不需要这样做。”

    苏园:“我这样做不是因为我愧疚,我说过我不会后悔那天所做的。你难道还不明白吗?”她双手捧住他的脸,难得的深情款款,“我想让你知道的是,我会一直看着你,陪着你,你不够强,我会陪着你变强,你受伤,我会为你包扎伤口……”

    唐少怔怔地看着她,而后突然黑着脸说道:“这些话,是谁教的你?”

    他之所以会这样问,是因为苏园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根本就是憋着说出来的,憋得满脸通红,那模样就像是有人拿了一把刀架在她脖子上逼她说的一样,根本就不是她由心而发的话。

    苏园深吸了一口气,“好吧,是翎叫我这样说的。”她苦着脸说道:“我容易吗?说出这样肉麻兮兮的话来,还不是为了你……”

    唐少抓住她想要拿下来的手,目光灼灼地看着她,“为什么要为我说出这些话?”

    “我……我只是……”

    “只是什么?”

    面对唐少那咄咄逼人的目光,苏园有些无措,难道她要将自己的那点心思告诉他?可她明明知道他不喜欢女子,说出来又有何用?而且翎也说了,现在还不能说。

    苏园捏了捏他的脸,嘟囔着说道:“我就是看你这脸被抓花了,怪可惜的。”

    “仅此而已?”

    “否则还有什么?”

    “苏园!你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苏园怔住看着他,他是看出什么了吗?

    “我没有别的意思……”

    “我没有时间陪你玩这些小把戏,你和翎之间究竟在计划些什么我也不感兴趣,但能不能请你离我远一点?”

    “你就那么厌恶我的靠近吗?”

    “对,所以你再也不用为我换药了。”

    唐少面无表情地穿好自己的衣服,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若是以往,苏园一定会发火,但这一次她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就起身离开唐少的房间,出奇的冷静。

    唐少看着她离开,才将憋在喉头的一口鲜血吐出来。

    最近他越发感觉到绝情蛊的活跃,自从上次在千风寨苏园感觉到心口疼痛之后,绝情蛊就开始频繁地啃噬他的心脏,这意味着,如果他再肆无忌惮地和苏园靠近,最终将害得苏园丧命。

    今夜的风突然大了起来,客栈老旧的门被吹得咿呀作响,一丝丝冷风透过窗页上几个破开的小洞吹进来,从衣领口子钻进去,惹得人一身冷颤。

    小二哆嗦着将门窗关上,收拾着今日最后一位客人吃剩的酒菜,掂量了一下酒壶,发现里面还有些酒水,趁着老板不在赶紧偷喝了,露出一脸的满足。几口酒入肚,竟是有了些醉意,可平日里也没有感觉自家酒水有这样醇啊……酒壶从小二手中滑落在桌上,些许酒水洒了出来,小二顺着桌沿跌坐在地上。

    窗户再次被风吹开,一只褐色的小鸟从外头飞来,就停在窗口的位置,一双乌溜溜的眼睛转了转,捕捉到了楼梯口处那一抹熟悉的倩影后才扑腾着翅膀飞过去,落在那人的手上。

    女子静默地从小鸟的脚上解开一个仅有一截手指大小的竹筒,里面有一张纸条和一颗赤色丹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吾辈是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玻璃仙人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玻璃仙人掌并收藏吾辈是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