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吾辈是攻 > 第十一章 乱葬岗

第十一章 乱葬岗

作者:玻璃仙人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月在诧异之下险些被亦琳的长鞭打中,侧身躲闪的时候长鞭从她耳边掠过,蒙面的黑布掉落,露出了清秀的容颜。

    “郡主好鞭法。”饶是冷月也不禁开口赞叹,亦琳的确是一个值得夸赞的对手。

    亦琳对冷月的赞赏恍若未闻,手中提着长鞭,神情再认真不过。

    冷月轻笑,提鞭奔向亦琳,两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对决。

    而在另一边,苏园和唐少的“尸体”已经渐渐远离烈阳城的范围,鬼门的人暗中跟着他们一行人,直到郊外的乱葬岗。

    这乱葬岗也并非就是将尸体随意丢下的地方,平日里这里还有人管着,管事的是一个叫王昌的老人,在这种地方待久了,活人都会沾染上几分阴气,那几个抬着苏园和唐少“尸体”的人看到王昌走出那间小茅屋的时候都有看到鬼的错觉。

    “你们来了。”王昌的声音沙哑低沉,年过七旬的他腰背已经佝偻,一双目光浑浊的眼睛往上吊着,让人分不清眼中的白与黑。

    “昌,昌叔。”为首的青年人有些不敢看王昌的眼睛,目光闪烁地回应着。

    王昌向着他们招了招手,“到这边来。”

    那几个人抬着“尸体”跟在王昌的身后,绕过一座又一座无名的坟墓,在这傍晚时分觉得尤其的阴冷,耳边似乎总有奇怪的声音飘过,让他们都忍不住缩着身子,一个个弓着背低着头,乍一看真有几分灵异话本中那些小鬼的感觉。

    王昌将他们带到了乱葬岗最里头的位置,指着一处空地,“放这儿吧。”

    那几个人赶紧将苏园和唐少的“尸体”放下,将裹着尸体的草席松开,露出里面的两具“尸体”,若是凑近了仔细感觉,其实他们两人还有非常微弱的呼吸。

    王昌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啧啧声道:“嗯。这女娃倒是长得水灵,这男的也还不错,就是这脸上怎么有一块这么碍眼的疤,啧啧,真是可惜了。”

    “昌叔,这人就交给你了,待会会有人来接应。你可要仔细办好了。”

    王昌老眼一瞪,“我王昌办事还轮得到你来指点?走走走。我这儿不欢迎活人,你们还是赶快离开的好。”他抬手挥了挥,示意那几人赶紧离去。

    得了他这句话,那几个人跟兔子似的撒腿就跑,像这种地方除了王昌这样的怪人谁愿意多待,每天就和这些尸体为伍,也许他王昌早就不把自己当活人看待了!

    王昌懒得理会那几个胆小鬼,回了茅草屋拿来一个红色的小瓷瓶,一拔出瓶塞立刻散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若是近了闻能将眼泪都给熏出来。

    王昌捏着鼻子。将瓶口分别放到苏园和唐少的鼻子底下,好一会之后,苏园和唐少就相继被熏醒过来。

    苏园和唐少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猛咳嗽,两人咳得眼泪狂飙,鼻涕都快流下来。那股味道真不是常人所能忍受。

    苏园缓过劲来之后就看到了在旁边老神在在的王昌,他那一张近乎灰白的脸让苏园吓了一跳,再加之此时天色昏暗,乍一看苏园还以为自己真死了,这是见到地狱鬼怪了!

    王昌看她一惊一乍的,幽幽地说道:“大惊小怪的,真是没点胆识。”

    “活人?”苏园不确定地问道,得到的是王昌再次的鄙视。

    苏园撇了撇嘴,转身看向一旁已经缓过来的唐少,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除了遍地的坟墓外就是隐在黑暗中看不着边的树林,唯一的灯光是从那间茅草屋中散发出来的,仅有的三个活人大概也就她,唐少和这奇怪的老头。

    “老人家,这里是乱葬岗吧?”唐少问道。

    王昌看了他一眼,意思为“明知故问”。

    他缓步走向自己的小茅屋,回头看了苏园和唐少一眼,“过来。”

    苏园和唐少对视了一眼,两人一前一后走过去。

    王昌丢给他们一人一套衣服,“换上,等会会有人来接应你们离开。”

    苏园和唐少两人现在的模样是狼狈不堪,尤其是苏园,腹部上是一大片已经凝干变黑的血迹,这一身衣服若是不换掉,走到哪里都会惹人注意。

    苏园和唐少换好了衣服走出茅屋的时候,王昌正在给一座坟墓上香。

    “今天是这个人的忌日,那天他下葬的时候正好下着暴雨,为了给他下葬我可花了不少功夫。”

    苏园走过去,“你都记得这些人的忌日?”

    “记得啊,像我干这种死人活,脑子里除了这些死人也就没别的了,又整日和他们相处着,想忘都是忘不了的。”

    听他这话苏园不禁摸了摸手臂,他这话的意思怎么像是说他经常会和这些死人交流?

    “怎么?不相信吗?”王昌扭头看她,眼中似乎有精光闪过。

    苏园笑了笑,没说什么。

    “别看他们都躺土里,他们可都是会说话的。老头我一直相信,人死后灵魂还会在,只要靠近他们身边就能感受到他们的喜怒哀乐。像这家伙,我今天给他上香他可高兴了,这墓周围的风都是分外柔和啊……”

    苏园将信将疑,又走近了几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苏园竟然真的感受到了王昌所说的,柔和的风……

    她不禁打了个冷颤。

    王昌笑了笑,“别怕,他们是不会伤害别人的。”

    他走向茅草屋旁边,苏园和唐少这才发现那里也有一座坟,但与其他坟墓不同,这是唯一一座墓碑是有字的坟墓。

    王昌走过去,抚上那墓碑上的字时让苏园和唐少感觉到了几分怜惜。

    “这是我老伴的墓,都快二十年了……早年的时候她嫁给我,我母亲一直对她不好,总是打骂她,最后还落下病根。那时候我为了谋生计常常不在家,也不能照顾到她,所以我一直觉得亏欠了她。

    她死后我就一直在这儿陪着她,希望能够弥补她生前所受的罪,但除了这样陪着她,我已经什么都做不了……这些年我也渐渐明白,弥补这种说法其实是荒唐的,伤害既已造成,就永远也无法去除伤害的痕迹,又谈何弥补呢?

    这里的这些人,有些可能是十恶不赦的人,但大多都是可怜人,死了都没有个安身之处,怎么还不算可怜呢?他们都是受过伤害的人,我只是一个糟老头,不能为他们做到什么,只能是在他们的忌日为他们上柱香,安抚他们受伤的灵魂,陪着他们,让他们不那么孤单。”

    这样的话题未免有些沉重,让苏园想起了苏承。他现在还躺在冰冷的墓洞里,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死去。他的身体尚且还在受折磨,灵魂又谈何被安抚呢?

    唐少搂住苏园的肩膀,对她投以安慰的目光,苏园笑了笑。

    王昌回头看他们,“嘿嘿,老头太久没和活人说过话了,难得有两个活人,话就未免多了些,别见怪。”

    王昌怪模怪样的笑容看得苏园和唐少感觉有些瘆人,跟死人打交道打多了真是很难让人分辨这人到底还不是活着。

    耳边的风声呜呜作响,夜晚的时候林中总是特别阴森,尤其是置身在这样的死人地盘之中。苏园朝着唐少身上靠近几分,以减少些许冷意。

    唐少低头,在苏园的耳边轻声说着话,看上去就像是小情侣之间的亲密耳语,但其实唐少只是告诉苏园这附近有好几个人藏身在暗处。

    苏园皱眉,难道他们的行踪已经被发现了?当时在木枫城知道她被华靖带走的只有那么几个人,不过并不能排除一些在暗处并且知道她身份的人,比如墨霜霜。萧璋会知道墨涛的墓所在地,说不定正是墨霜霜透露的消息,那么她当时很有可能就在木枫城。

    “不是她,你在烈阳城的这段时间,墨家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与所有的江湖门派结盟。墨兴披露了多年来幽谷借着治病救人和甄选圣女之名施行长生禁术,这一消息一传开就引起了整个江湖的轰动,而且有消息说墨家已经找到了幽谷的位置,好像还与墨霜霜有关,所以她此时定没有闲暇时间来管我们。”

    苏园眯了眯眼,“墨兴……他这是想做什么?这样贸然和幽谷作对可不像他会做的事,我看这多半是墨霜霜出的主意,睡狮令现在估计已经在幽谷或者华英的手中,她肯定是用睡狮令作为鱼饵,换取了幽谷的具体位置。她还真是个不确定性因素……”

    藏在暗处的这些人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来头,不过敌不动我不动,说不定人家还不是敌,是专门来保护他们的。

    苏园笑了笑,和唐少一起随着王昌进茅屋里去,这外头满地是死人,阴阴森森的,多待了总是不舒服。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华靖安排来接应苏园和唐少的人才出现,若不是因为身无分文,还为了那幅据点分布图,苏园和唐少早就上路了,哪里还会让华靖安排人监视着他们?不过王昌也并非寻常人,他们若是想走,估计也并不容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吾辈是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玻璃仙人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玻璃仙人掌并收藏吾辈是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