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吾辈是攻 > 第六章 尊主

第六章 尊主

作者:玻璃仙人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唤云城是东南部最繁华最自由的城市,没有北部连年被风雪困扰的冰冷,也不像月城那样充满权势的肃穆感。

    彩虹馆的天堂间里此时正弥漫着烟雾,几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提着水桶从天堂间里出来,走在最后的人恭敬的把门关上,始终低着头不敢多窥视一眼。

    天堂间里的左侧被一席白纱隔开,白纱后是一个圆形的水池,刚刚走出去的小姑娘正是把热水加进了这儿水池。

    水池里有一个人趴在水池边,闭着双眼,正在享受着热水浴,水面上飘着花瓣,水雾弥漫中还有香油精的香味。

    云桦冲好了一壶玫瑰香茶,撩开白纱走到水池边,从墨霜霜旁边的位置下水,在她身后轻轻环住她的腰,将玫瑰香茶送到她嘴边。

    墨霜霜靠在云桦身上,仍旧闭着双眼,小口小口的喝着温度适口的玫瑰香茶。

    “华靖那边有消息传来了吗?”

    云桦将茶壶放在一边,轻柔的为墨霜霜捏着肩膀。

    “今天刚来的消息,在北部有人见过苏园,最后见到是在溪水城,似乎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溪水城的城主抓住,现在已经好些天找不到人了。”

    墨霜霜睁开眼睛,有些不悦,“让他盯着一个人也做不到,还说什么要和我共创大业,真是笑话!”

    “这事也不能完全怪他,我已经查过了,溪水城城主是月氏的人,如果在溪水城找不到苏园,八成是月氏将她带走了。而且华靖传回来的消息中提到,那段时间兰娇儿一直跟在苏园身边。让她被月氏的人带走应该也是尊主的意思。”

    “月氏抓苏园做什么?苏园早就只是一个废人了,就算她是月氏的血脉又如何,她能给月氏带来什么?眼前最重要的事应该是解决从放逐之地进入隐界的傀儡,难道他们以为苏园有办法解决那些傀儡?”

    墨霜霜百思不得其解,这个苏园到底有什么值得月氏出手的?还有尊主对苏园的重视也让她很是好奇。

    她抓住云桦游走在她身上的手,转过身和他面对面,“传消息给兰娇儿。我要见她。”

    云桦似乎有些为难。“霜霜,兰娇儿是尊主的心腹,尊主说过不让你插手苏园的事。我们现在调查也是瞒着尊主的,如果找来兰娇儿问苏园的事,必定会被尊主责罚。”

    墨霜霜冷哼了一声道:“我现在只是管着这唤云城的黑市交易,想要往上爬真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现在处处受到那尊主的压迫,连苏园都动不得!”

    云桦将她耳边的头发夹到耳后。温柔的看着她,“霜霜,我们就在这里平静的生活着不好吗?你看这几个月在你的管理经营下黑市的收入翻了几倍,也得到了尊主的重用。将这里全权交予你,可见他对你的信任。只要我们安安分分在这里扎根经营,一样可以得到常人无法企及的权势地位。这样不是很好吗?”

    墨霜霜轻轻推开他,语气有些冷硬:“你不会明白。一个人只有站在最高处,才真正不用再担心受怕,不用担心自己会得不到什么,也不用担心自己会失去什么,因为只要你站在那个位置,这些东西就算你不去抢不去拿,也会有人自动送到你跟前。我们现在在这里是很好,但是这些东西都是随时会失去的,只要尊主想,他随时可以让我们滚蛋,即便我有再好的才能……这世上有能力的人比比皆是,不过是管一个黑市的交易,这些东西绝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能做到。”

    云桦总觉得墨霜霜明明年纪不大,却像是经历过许多一样的沧桑,她狠辣决绝,但是从她的眼里总能看到孤独,她到底藏着多少心事和秘密?

    “对了,华彦呢?怎么最近都没见到他?”墨霜霜撩开湿透了贴在背上的头发,漫不经心的问道。

    听到墨霜霜提起华彦,云桦神情变得有些僵硬,站在水里看着墨霜霜好一会没说话。

    没有得到回应,墨霜霜抬起头看着他,“嗯?”

    云桦突然上前抱起墨霜霜,将她的腿环在自己腰上,把她往水池边沿推,墨霜霜没有料到他会突然这样,低声叫了出来。

    “你真的喜欢上华彦了?”云桦咬着她的耳朵,声音里少有的带着几分怒气。

    来到隐界之后,他们和华靖华彦两兄弟都被尊主所救,这段时间以来墨霜霜对华彦特别上心,他看得出来墨霜霜想得到华彦,那种想要得到跟当初她对唐少的不一样,她对唐少只是一种报复的心态,她更多的是想毁了唐少甚至杀了他,可她对华彦不同,她从来不强迫华彦,甚至从来不会因为华彦总是对她冷着脸而生气,这已经不是他所认识的墨霜霜了!

    墨霜霜感受着云桦带给她的销魂感觉,脸上浮着暧昧的红晕,嘴里还不忘调侃他:“你吃醋了?”

    云桦抿着嘴巴不说话,脸上原本柔和的线条此刻似乎都变得刚毅了几分。

    “他很漂亮,不是吗?”华彦的好看和唐少不一样,唐少是那种雌雄莫辩的好看,而华彦是那种少年特有的漂亮,稚嫩中带着倔强,青涩又美好,让人忍不住想要采撷。

    云桦猛的退开,走出水池,披上衣服后径直离开了天堂间。

    墨霜霜不满的皱眉,靠在水池边闭上眼睛平静了好一会才将那种异样感压下去。

    “你倒是很享受。”

    墨霜霜猛的睁开眼睛看向被白纱隔开的另一边,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色斗篷下的人侧身站在那里,脸上被一个黑色面具覆盖着。

    “尊主大人,您这样一声不响的在我沐浴的时候出现,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可不太好啊。”墨霜霜从水池里走出来,随手在一旁的架子上拿了一件衣服披上,丝毫没有顾忌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在。

    被唤作尊主的人在墨霜霜穿好衣服的同时转过来面向她。嘲讽着说:“你认为会有人敢说本尊半句不是?还是你以为你对我有吸引力?”

    墨霜霜束好腰带,撩开白纱赤着脚走出去,湿透的长发发梢还有水珠滴落。

    “我可不敢对尊主大人抱有非分之想。”

    男人嗤笑一声,墨霜霜似乎能想象得到面具底下的那张脸此时嘴角边的嘲笑是怎样的刺眼。

    这个男人就是她和云桦话题中的那位尊主,号称隐界第一高手,是现在隐界唯一一个被人所知的武皇,在隐界。内力深厚程度有着明确的等级区分。最初修炼者被称作武者,往上是武士,武将。武灵,武宗,武圣,武皇。武神。

    大概是因为受到天地灵气浓度的影响,在隐界和放逐之地。同个等级修为的人实力也是相差甚远,像墨霜霜,以她当时在幽谷吸收了尤兰的功力之后,她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武宗的等级。可是来到隐界之后,她在放逐之地的武宗实力在这里只能与武士匹敌。

    所以这个男人作为隐界现今唯一一个武皇,可想而知他的实力有多可怕。这样的人还不是墨霜霜现在能打主意的,她还不够资格。

    “墨霜霜。我欣赏你的野心,也认可你的头脑。”男人低沉着嗓音说道:“可是你最好清醒些,你只是一个被我捡回来的工具,如果你听话,我会给你舒适的生活,可你要是敢多做他想,私底下做些小动作……”他突然出手掐住墨霜霜的下颚,声音里透着杀意:“我不会让你死,但我会让你比死更痛苦。”

    墨霜霜疼得身体都在颤抖,但是她硬是忍着没吭声,她身子往前倾,半个身子贴上男人的身体,光滑的长腿缠上他的胯部,沙哑着声音缓缓开口:“尊主大人,您多想了,我怎么敢忤逆您的意思?您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绝对不敢有任何小动作……”说着双手覆上男人厚实的肩膀,身体又往前蹭了几分。

    男人掐住墨霜霜的手松了几分力道,就在墨霜霜以为他要放手的时候,他突然将墨霜霜拉开一些距离,一掌打在她胸口,竟然将她直接打落到水池中。

    墨霜霜从水里扑腾着站起来,抚着胸口趴在池边猛喘气,胸口的疼痛几乎让她窒息。

    男人踩着被墨霜霜带落下来的白纱走到池边,捏着墨霜霜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

    “我承认,你的这张脸,还有你的身材,都非常吸引人,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我确实差点就被你迷惑了。可是我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耍小聪明,这次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下一次,我指不定就会废了你,记住,乖一点。”

    男人拍了拍墨霜霜的脸,冷笑了一声就离开了房间。

    云桦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天堂间里一片狼藉,墨霜霜趴在水池边,露出来的小脸血色全无。他的心一下子被提到了嗓子眼,跑过去将墨霜霜从水池里抱出来放到床上。

    墨霜霜睁开眼睛看到是云桦,咳嗽着又坐起来。

    “我被尊主打伤了,替我运功疗伤……”

    云桦不敢迟疑,赶紧为墨霜霜运功疗伤。

    半个时辰后,墨霜霜的脸色才渐渐好转,被尊主打的地方也没那么疼了。

    云桦扶着她靠着枕头坐好,一脸的担忧,“霜霜,尊主怎么会突然打伤你?”

    “我在查苏园的事让他知道了。”

    云桦摸了摸她还有些发白的脸,愧疚的说:“都是我不好,让尊主发现了。”

    墨霜霜握住他的手,摇了摇头,“不是你的错,是我大意了,侥幸的以为他不会知道,这里毕竟不是放逐之地,我不该太自信。”

    她窝进云桦怀里,闻着他身上的味道感觉身上的伤似乎也好了几分。

    尊主对于她查苏园的事情反应太奇怪了,苏园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为什么他要这么重视苏园的事情?他不让她查,是怕她对苏园不利,还是怕什么?

    墨霜霜眯了眯眼睛,心里的疑惑是越来越大了。

    月城,月氏主家,白月堂。

    苏园自从上次的内伤好了之后就一直被软禁在白月堂,虽然不再是那间不见天日的昏暗牢房,但是在这白月堂也跟坐牢没什么区别。

    听那个月氏大长老说,白月堂是月氏四堂中实力最强的,其中以十二武士为最,虽然称为武士,这些人可是有武灵的实力的,只是作为月氏麾下的守卫都有这样的实力,这在整个隐界估计也只有傅氏能与之相比了。

    这个月氏大长老月绅,真真是只笑面虎,那天他在月漓面前当着她的面说不会让月漓将族长之位给她,甚至说明了月宗霖已经在找办法让天地火源之心和月亮石从她体内脱离,可她被软禁的这几天,月绅却时不时来找她聊天,倒也不提天地火源之心和月亮石的事情,也不提族长之事,而是向她介绍了许多月氏的情况,比如月氏现在麾下有哪些家族势力,各大势力之间的微妙关系,俨然就是一个慈祥长辈的样子。

    苏园对月绅是有些害怕的,他永远都是不慌不忙的样子,笑容温和有礼,不管他说什么都不会让人产生怀疑,只会觉得他说的就是真的是对的。苏园不知道他在打着什么主意,总觉得一不留神可能就会被他背后捅上一刀,而她还会毫无察觉。

    月绅放下茶杯,看向坐在他另一边的苏园,笑容依旧温和,“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有什么疑惑的吗?”

    苏园:“我……我想出去走走。”

    月绅似乎是没有想到苏园会提出这个要求,他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表情看上去好像有点为难,“族长大人的父亲就快回来了,在这之前你最好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安全。”

    苏园突然笑了,她手指沿着茶杯打转,轻声说道:“大长老,我有些好奇,假如月宗霖真的找到了让天地火源之心和月亮石脱离人体的方法,之后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呢?”(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吾辈是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玻璃仙人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玻璃仙人掌并收藏吾辈是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