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封魂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五章

    裴南喊了两声,一点回应都没有,完完全全从根本上体现出了什么叫做实力装死。

    ***

    无论好坏,都已经相处这么长时间了,裴南自然也已经无比习惯系统的不靠谱了。

    于是对于系统的这种反应裴南只是表现出了面无表情的冷漠脸以深刻表达自己的不满,然后伸手拽了拽衣服,确定没有其他的不合理之处后,对守在司尧门前的小侍示意可以通报了。

    幸好刚才来的路上问了问还没有陷入状似模式的系统,至少知道了这副身子大致的情况和名字,只能硬着头皮不行也要上了。

    殿中传来的声音艳丽又轻佻,与以往更加不同的是终于卸下了作为玄云弟子的伪装,多了几分魔尊的狠诀。

    司尧声音没什么感情,却硬是带着三分笑意:“既然来了怎么还不进来呢?”

    裴南脚底停顿了片刻,终于抬起脚,跨过了门槛。

    司尧正坐在魔域“圣教”正殿最中间的椅上,左右另有一名护法,衣服与裴南身上现在穿的一模一样。

    “圣教”中正位自然是高于殿内地面不少,而另外两名护法站在司尧身边,自然也高出了地面不少。

    裴南走进去,必须要抬起头才能看到上面的三人。

    “见过尊上。”

    裴南弓着膝盖,头也顺势底下,上一世的时候他曾经见过“圣教”中的护法青垂对司尧行礼的模样,但是这么久也难保是不是仍旧记得清楚,只能勉强像那个动作靠拢。

    裴南清高矜贵了一辈子,鲜少做这种卑下的动作,整个人心里都有几分难堪,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司尧未语先笑,从下面的角度望过去刚好能看到他红艳的唇角和唇边诱人的弧度,他声音上挑:“起来吧,伤可都还好了?”

    裴南微微楞了一下,司尧问他身上的伤是否都好了,可是裴南记得很清楚,他醒来的时候这副身体上是没有任何伤的,就连皮肤上都没有任何创伤过的痕迹。

    是系统已经将伤口治好了?

    或者是是……司尧框他的?

    可是,司尧似乎没什么必要在这件事上框他,系统曾经说过司尧也是有一个系统的,莫非是看出了什么?

    裴南背上有些冷汗,他恭敬的弯身,措辞半晌:“属下一切都好,谢尊上关心。”

    他只能知道这副身体原主大概是个什么样子,但是具体怎样说话却是一概不知,而且现在又不知是何情况,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不过看上去司尧并没有十分在意他的回答,眼底没什么变化,神情也没有改变。

    但是也没有让裴南起身的意思。

    裴南对于这种事早已谈不上受不受得了或者接不接受,他安安静静的弯着身,一言不发,也不去看上位的三个人。

    站在司尧身边的两名护法像是给司尧说了什么,司尧莫测的笑了笑,伸手端起面前案几上的酒杯,杯中葡萄酒摇曳不定,颜色幽深惑人。

    司尧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复又笑开来:“那么恭敬做什么?本尊又不会吃了你,起来吧。”

    裴南便站了起来,抬头看了一眼座上的司尧。

    自从恢复了魔尊之位,司尧便未曾再穿过他曾经在玄云派时所穿的粉衣,而是换回了艳丽的红衣,此时端坐在上,红衣铺满座位,如火烧一般的艳丽。

    左边的护法给司尧重新倒了一杯酒,司尧端起来晃了晃,笑道:“自从青垂死后,你便百般与本尊不快,怎么,心中不服?”

    裴南再次躬身:“尊上笑言了,属下未曾不服。”

    司尧又饮了杯酒,这酒怕是不错的好酒,几杯下去,司尧的脸上已经微微泛了些红润,衬得肤色更为白皙,唇角还有酒水的痕迹,上等的诱人之姿。

    “终于有此等见解,不错。”司尧似乎对于裴南的回答有些满意,点了点头,笑道,“你与青垂自小交好,难以接受也是自然,不过……看你今日如此乖巧,便给你个机会。”

    司尧将手中的酒杯放回案几上,眯起眼睛看着站在下面的裴南,似乎思忖了一下,转过头对站在他右边的护法道:“北林,你且带他过去吧。”

    那名护法后退一步躬身应答:“是,尊上。”

    然后那名护法便从上面背对着司尧走了下来,快要走进裴南的时候使了个眼神,虽然裴南并没有看懂。

    北林似乎也并不在意裴南究竟有没有看懂他谜一般的眼神,在裴南身边停了下来:“跟我来吧。”

    裴南站在原地茫然了一下,他以为今日前来这里与司尧亲切会晤不知道要死多少脑细胞才能过关,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跟着另一个护法不知道去干什么了?

    但是能离开这里多少还是好的,现在的司尧和在玄云派时候的司尧,甚至与刚成为魔尊的那个司尧都已经又有了很大的变化,他看上去更加幽暗阴郁,笑容里的绝艳却更深几分。

    ***

    跟在北林后面左绕右转,裴南原本以为,上一世之后他对司尧的老窝已经有了很深的了解了,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多地方时他不知道的。

    裴南跟北林保持着几步远的距离,一边看着北林有没有奇怪的动作,一边仔仔细细的将这些路全都记了下来。

    魔修本就生性不羁,缺少忠诚。选择魔修的人除了那些天生魔体的“天才”之外,其余人都是为了寻找一个更加便利的登仙之路而入此途,心性可想而知。

    他们尊崇强者,蔑视道德,现在司尧后来居上,自然也能一统“圣教”。

    北林在一座大门紧闭的殿前停了下来,对裴南木然道:“到了。”

    到了?

    到哪里了?

    裴南刚刚顾着记了一路的路线图,大脑里又飞快转着人物,还真没有留意到前面带路的北林停了下来。

    似乎看到裴南奇怪的眼神,北林指了指殿门:“尊上让我带你来的地方。”

    ……为什么要带他来一个这么偏僻又荒凉的地方==

    裴南四处看了看,这附近除了这一座关着门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甚至上面连个标牌都没有的大殿,还真是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这是何处?”裴南没有推门,而是站在离北林好几步远的地方,甚至站的位置比北林离那座大殿更远一些。

    北林脸上沉默了一下,走进了裴南几步,趁裴南还没有来得及后退的时候毫无感情道:“青垂已故,你勿要再寻她后路,好自为之。”

    说罢便转身走了。

    留下裴南一个人在荒凉的风中荒凉的凌乱了片刻,怎么听刚刚这个护法的意思再加上那司尧的意思,好像他现在这副身体的原主和青垂还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啊==

    可是青垂分明是喜欢曜偲的。

    不经意一想,裴南便又想起了青垂死时的场景,司尧下杀手的时候分明一点生还的希望都没有留给她,一刀封喉毙了命。

    周围再无人影,裴南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推开殿门,走了进去。

    ***

    这座大殿修的偏僻幽远,离“圣教”的主地甚至要好一阵子才能走到。

    但是却修得异常精致,雕梁画柱,栩栩如生,显然是用了心的。

    而殿中却没有人,推开殿门是一睹半高的石雕墙,上绘了不少的生活图景,景中人物五官都雕得分明,石雕墙周围用木材封边,更显精致。

    这一切都没什么可令人惊讶的地方,但这却才是最让人惊讶的地方。

    裴南掐了个法诀,然后脚步放轻,绕过了那堵墙。

    下一秒,却被眼前的景象震了个彻底。

    这里,分明就不是给活人居住的地方,而是给死人的地方。

    石雕墙后是一排排的灵位,分别用上好的木材雕好灵牌,工整刻字,然后整齐的摆放了上去。

    明黄色帘布半垂而下,灵位在帘布后遮遮掩掩,每个灵牌前均有供奉,而正中央摆放着一个香炉,香炉中还有烟灰尚未散尽。

    裴南轻悄的走了过去。

    很多灵牌上的名字他并不认识,但放在最中间的那个他却很眼熟。

    正是青垂。

    她的灵牌和其他所有人的灵牌大小一样,木料也是一致,上书一排篆体小字:圣教护法,青垂之墓。

    裴南突然想起,在他刚刚被沈清棠关起来的那一段时间内,有一次沈清棠以为他在屋中睡着了,便出门,在院中与司尧有过一段对话。

    本来他已经快忘记了,今日看到这一幕,却有些不寒而栗。

    如果裴南没有记错,司尧那一次去,是问沈清棠要走了青垂的魂魄。

    而此刻,裴南却在这里看到了青垂的牌位。

    在裴南还是玄云派大师兄的时候,曾在玄云派藏书阁中看到过这样一本灵致古籍,上云:“灵牌可祭亡人,亦可追逝人,以灵牌封人魂,固其魄,可令生魂伴于灵位,无投胎之日。”

    道修魔修虽不能驱魂奴鬼,但将魂魄封在灵位中却能轻易的办到。

    难怪此地分明有香火供奉,却依旧阴冷逼人,似有叫嚣挣扎响在耳侧。

    裴南打了个寒颤,缓缓转过身去看那堵石雕墙的背后。

    墙体背后贴满了符纸,密密麻麻毫无缝隙,裴南上前看了一眼,全都是用来封魂的血符。

    所谓血符,以画符之人的鲜血为媒,供奉符纸,献上灵力,达成所愿,非画符本人或修为更高者不可破。

    几乎想都不用想,裴南就能猜测出这画符之人为谁。

    此地几百个牌位,却有比这更多的符纸用来封住这些牌位,困于牌位中的生魂只得封存于此,永无投胎之日。

    ***

    殿中依旧精致漂亮,燃着数盏长明灯,香火的气息窜在鼻间,令人窒息。

    裴南在殿中站了许久。

    明明上一世的曜偲未曾有过此举,而原著中的魔尊更是未曾做过这等事情。

    而司尧,他为这些生魂修建了最美丽的大殿,雕刻最好的生活图景,终日供奉香火,却硬生生的封住了这些人转世的可能。

    “唔,小南南,他大概是自己重生之后……害怕这些生魂也遇上和他一样的事,来找他吧……”系统终于重新活了过来,在神识里怒刷了一下存在感,撇嘴道,“你看这些人,好像都是原本‘圣教’中的那些人,说不定都是司尧亲自动手的……”

    末了又垂垂眼睛:“好可怜啊,这样被关的久了,就真的会被折磨得魂飞魄散了。”

    裴南没有说话,他走到香炉前,亲手燃了三根香,端端正正的插在了炉中。

    停顿了一下,又走上前去,掏出袖中的手帕,擦了擦青垂的牌位。

    屋中无风,而就在这一瞬间,青垂灵位前的蜡烛烛光却突然晃了晃,像是在向裴南致意一般。

    裴南擦着牌位的手却突然停了下来,他看着那烛光,心中猛然间酸涩的厉害。

    所有都不同了。

    所有的人,所有的物,所有的结局。

    他终于将青垂的牌位又仔仔细细擦拭了一遍,然后将手帕放回了袖中,极安静的后退,走出了灵殿。

    退回到殿门前,依旧是那堵雕刻精致,工艺精美的浮雕墙面,上面依旧绘着繁华的尘世生活,长街巷口,市集人群,来来往往,熙熙攘攘。

    裴南看了许久,转身退出了殿内。

    又将门重新关好。

    阳光洒在地面上,将内外隔绝成了两个世界。

    ***

    裴南走下台阶,在阳光下站了好一会儿,终于感觉到体内似乎重新有些热度了。

    他决定忘记刚才看到的事,就假装自己普通的来上了个坟,就假装,从没有看到过那些人与事。

    司尧不知道前情后果,自然也不会猜到裴南已经知道了此处的门道。

    事到如今,裴南终于明白司尧为什么会让他来这里看看,无非是告诉他自己虽然不小心杀了青垂,却也为了她做好牌位,送她上路。

    司尧本就能笼络人心,此时越发娴熟精湛。

    裴南准备顺着来时的路走回去,可是刚没走几步,就被系统喊住了:“小南南,停一下停一下!”

    裴南便停下了脚步,没有说话。

    他的话本来就少得可怜,如果不是必要,很少主动开口,和系统相处的时间长了,自然也知道有些时候根本不用开口,更能节省时间和麻烦。

    系统扬了扬蹄子,指了一个方向:“小南南,这个殿你刚刚进去看里面除了灵位什么都没有对吧!”

    裴南看了看系统所指的方向,点头。

    “可是小南南诶,你看那里,”脑海中的系统十分跳脱的蹦跶了两下,“那个位置!你看,那里有个小门!”

    门?

    裴南随着系统指着的方向认真的看了过去。

    其实非常不好分辨,不知道是刻意的还是无意的,那门的前面种满了牡丹,灿烂的开的满满当当,系统所说的那扇门遮在花枝后的一条小径里。

    裴南不太有多余的好奇心,而且这地方一看就不是准备给别人看的,如此偏僻,还加以遮挡。

    经历这么过年,裴南自认已经足够心细,但这扇门,如果不是系统提示他,他甚至根本就注意不到那里。

    裴南没有一点要过去的打算,他沉默了片刻,面无表情的收回了视线,没有顾忌系统在一旁不住的劝建声,脚下加快,离开了这个地方。

    ***

    日子一天天过去,裴南也逐渐习惯了在这里的生活。几百年又几十年都过来了,他足够的有耐心,去等一个合适的机会。

    裴南行事一如既往的低调,他让系统从原著中找出了对于他这副身子原主的描写,然后照着模仿,在司尧面前也恭敬得力,低调稳重,慢慢站稳。

    如果说,“圣教”这地方有什么地方能够让裴南稍微有些思考的,大概也只能是一个杜灵灵了。

    纵然杜义修将裴南名誉毁尽,赶出玄云,后来又做出白枫口中那等龌龊的勾当,但杜灵灵却总归是无辜的。

    她未曾做过什么,只是少女天真,却所择非人。

    随着裴南在“圣教”的地位水涨船高,才终于慢慢的有了一些适当的自由,系统告诉裴南跟在他身边监视他的人撤去了不少,有时候甚至也没人跟在裴南身边了。

    裴南太了解司尧,他生性多疑叵测,做事心思很重,哪里会让裴南单独去灵殿。

    无非是面上一套背后一套罢了。

    时间总能证明一切,是忠诚还是欺骗,或许是不再怀疑,便终于有所改变。

    系统翻了翻身子:“小南南,既然现在都没人在你身边跟着你了,那我们晚上去灵殿那个门里看看到底有什么好不好?好不好嘛╭(╯^╰)╮!?”

    裴南摇了摇头:“不好。”

    今夜他好不容易调走了杜灵灵门口的侍从,准备过去看看。

    上一次见面好像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但裴南却还记的杜灵灵当时的眼神和苍白的面容,若是再想想,似乎还能想起来她年幼时的样子。

    就算是杜灵灵真的撑不下去了,他到底也该去送上一程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书]主角你肿么变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柚子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柚子猫并收藏[穿书]主角你肿么变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