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重新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十一章

    他太过于被动,又却有所求。

    在这里太久,已经不想继续了。

    ***

    有时候裴南不太喜欢回去自己在“圣教”的院子,心态很微妙,总觉得那里应该是属于原来那个叫做“南木”的护法的,自己凭白占了人家的身体已经颇有不对,再住人家的地方,心中便更加难免觉得更有些愧疚。

    不知道出于何种心态,在往回去走的路上,裴南走着走着竟然绕到了曾经去过的那个距离“圣教”有不少距离的灵殿附近。

    周围空荡荡的毫无一人,裴南停住了脚步,独自站在小径上,有很短暂的茫然。

    如果他没有重新来到这副身体上,那么现在的他也和这灵殿中的生魂们差不了多少。

    一路走过来正是太阳落了山的时候,灰蒙蒙的光线打在灵殿屋檐边翘起的檐角上,显得有些土苍苍的破败。

    裴南顿了片刻,转身走进灵殿旁边被树丛掩映的一条小道。

    这条小道之前系统就与他提过,那时候系统总是忽悠他进去看看,但裴南却未曾按照系统的意思去做。

    现在司尧主动权已失,裴南倒是动了进去看看的心思。

    古时大型的建筑旁总修建这种小道,有时是为了方便进入后院,有时则是方便供给下人使用,可是司尧在这给死人居住的殿堂旁边竟然也弄了条小道,便显得有些匪夷所思了。

    这里不需要下人,也没有后院,灵殿旁的树木苍翠高大,在晚风的吹拂下摇曳不已。

    裴南弯身进了小道,行至一半,然后转身向小路的出口看过去,这一眼就看出了不对。

    这里设置了一个很奇怪的阵法。

    裴南曾经在杜义修给他的书中看过,这种阵法需要以修士的真元修为来维持,并且以生魂的不散阴气奉养,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阵法的效果万无一失。

    这种阵法出自一本已经失传了多半的鬼诀,如果裴南没有记错,这本书他看完之后,恰巧司尧拉着杜义修一同进屋来找他,司尧看到这本书很感兴趣,便想借走去瞧。

    玄云派崇尚修仙正道,自然不将鬼道放在眼里,甚至嗤之以鼻,司尧借口说要看这本书来避讳鬼道,自然得了杜义修高兴,便让裴南将书给了他。

    一本失传秘法而已,不是什么大事,却没想到酿成了如此祸患。

    若是这灵殿中的生魂都是为了奉养此阵而存在,那施阵之人必定是司尧无疑。

    此阵来历古怪,就连作用都是十分古怪的。

    修士用阵,通常是对事或对活人的。

    但这个阵法,却是用来困死人的。

    古人曾言:梧桐,乃鬼拍手也。

    说的是梧桐树响动的声音就像是死人击掌,故而活人门前是不得种植此树的,否则容易招来魂魄阴鬼,若是阳气压不住阴鬼,便容易出现坏事。

    而这条小径两旁栽种的皆是梧桐,晚风吹过,沙沙作响。

    梧桐吸阴气与真元修为长大,更是助长了此阵的效果。

    若是有魂魄进入了此阵,即时走进了这条小径,便生生的困在其中,等待着施阵之人的到来。

    ***

    施阵之人既是司尧……

    裴南第一时间便想起了沈清棠口中所说的厉灼。

    他还记得自己曾经问过厉灼的名字,厉灼沉默了一下,立刻回道,自己没有名字。

    是没有名字,还是仅仅是不愿意将名字说出来?

    这条小路不长,阵中空无一人,裴南回过头,往前走了几步,便直接走到了那扇门前。

    虽然说司尧将这远离“圣教”的灵殿建设的颇为阔气,但相比在裴南面前的这扇门,便立刻显得逊色不少。

    大概是因为门前大阵的作用,这扇门上再没有任何的符纸和阵法,整扇木门用整块的金丝楠木浮雕而成,上绘不同景象,掩映在镂空的挡板中,显得精致异常。

    裴南微微一停,像是犹豫了片刻,最终伸手推了推这扇门。

    门没锁。

    室内的光线昏暗,九宫正中的位置燃了一盏长明灯。

    裴南走过去看了看,这盏长明灯也与一旁的灵殿中有所不同,灵殿中的长明灯只是普通材质,而这盏却是以人皮为罩,尸油为引。

    传言此种长明灯经年不灭,更神奇的是,若有魂魄出现于此,得此长明灯映照,便能显生前的样子。

    长明灯下摆了一张符纸,也是以鲜血画成,名曰招魂。

    裴南终于了解了这里的用处,司尧建设灵殿,又构建旁边的小屋,花费如此心思,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招一人的生魂。

    只可惜那人现在甚至已经不是生魂,又受沈清棠控制,自然不会回来这里了。

    ***

    这间屋中除了正中的长明灯,其余四处摆设皆如寻常。桌椅书架,床柜笔墨,完全和一个活人生活在此的摆设一模一样。

    裴南向里走了两步,在正厅的位置终于看到了一个灵牌。

    灵位摆放的位置下设八道刻符木栏,那只灵牌便正放在第九栏上,两旁燃了两只白烛,幽戾的散发着奇怪的蜡香。

    灵牌上的字写得不那么流畅,不像是专业的刻牌师所画,倒像是一个第一次刻牌的人自己亲手刻的,字的笔画中断了好几次,隐隐约约还能看出点缝隙里的暗红色痕迹。

    内子,厉灼之位。

    ……

    裴南揉了揉眼睛,仔细又看了一遍,然后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然后他抽了抽嘴角,觉得如果沈清棠身边那黑影真的是厉灼的话,可能说不定还会被这牌位生生的气活过来。

    一个大男人莫名其妙的就变成内子了。

    裴南突然有点后悔刚刚在沈清棠那里没有听他八卦一下司尧和厉灼之间的关系,如果不是这间屋子气氛太过于沉重压抑,鬼气阴森,他说不定还真有兴趣问问徘徊在这里的生魂们究竟所为何事。

    牌位中没有魂魄,裴南也没兴趣继续在这里享受阴气,拿过一旁的香烛在牌位上鞠了个躬,转身就准备出去。

    还没有走两步,却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裴南正要找个地方暂时躲避,却听到进来的那个人轻佻带笑的话语:“裴仙君,我早知道你过来了,不必躲开。”

    听到司尧的声音,裴南也并未惊慌。

    司尧既然能一手搭建的这里,自然知道人来人去,他来之前就晓得司尧会知道自己前来,只是没想到恰巧会碰上。

    不过也不一定是恰巧,说不定司尧正是过来堵他的。

    司尧仍旧是一身红衣,在这间苍白失色的屋子中显得格外突兀和不协调,他脚步放得很轻,像是害怕打扰了屋中的什么人一般,缓步走了过来。

    裴南站在原地没有动作,看着司尧一步一步的走上前来,然后等着他的下文。

    司尧早就习惯了裴南的话少,也自然不会等他开口,他走到牌位前,亲自伸手擦了擦牌位,然后转过头对裴南笑了笑:“师兄,介绍一下,这是内子,名唤厉灼。”

    ……裴南一道冷汗森森的挂了下来,他抬眼面无表情的看了看面前的那道牌位,仿佛看到了远离牌位的那个灵魂扭曲的表情。

    最终裴南冷着脸摆了摆手:“你我早已不是玄云同门,如今各自殊途,不必再称师兄。”

    谁知司尧听了只是笑,并未反驳,也并未接茬,笑意在幽暗昏惑的白色烛光中显得不那么明晰,他伸手又摸了摸牌位:“内子一向尊你为正道代表,总说那裴仙君如何如何,只可惜他生前连一句话都未与你说过,如今跟在沈清棠身边,好歹能与你说几句了。”

    裴南愣了片刻,然后面无表情的回想了一下自己和黑影相处的点点滴滴。

    然后发现,自己还真没有看出来黑影是哪里对自己有点崇拜了……

    于是裴南没有接话。

    司尧大概是也没有准备让裴南说些什么,将牌位擦净之后,伸手换了两只新的白烛,新烛燃烧发出一点点噼里啪啦的低沉声响,烛火跳跃,逐渐稳定了下来。

    司尧认真的看着两只拉住,侧脸在烛光的映照下褪去了一些凌厉张狂,反而显得有几分安静,安静的如画。

    两人沉默了好一阵子,还是司尧先开了口:“上一世我负了厉灼,这一世自我重登魔尊,便寻他许久。”

    “我想就算厉灼未像我一样重生,但这世上,到底也该是存在的,没想到一直遍寻不到。”司尧伸手似乎想去碰那灵牌,但又收了回来,沉默了一下,“后来终于找到了,却只看到他的墓,人已经去了好些日子了。”

    “从那日起我便在这里设了招魂殿,将他此世的身前之物皆带来此,尝试招魂,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一无所获。”

    裴南站在一旁没动,听到这句话开口道:“你是如何发现沈清棠身边的‘黑影’便是你所寻之人的?”

    司尧没有回答,非常安静的站着,动作停了好一阵子,像是恍惚。

    最后他笑了一下,艳红色的嘴角勾起:“沈清棠虽修鬼道,但魔修对生魂也十分敏感,我自然之道他身旁有一得利助手,当时我与他合作,自然便想让他叫身边那帮手出来一会,却没想到沈清棠都松了口,那人却如何也不肯见我。”

    “后来机缘巧合,沈清棠来‘圣教’的时候他在我的算计下现了身,虽然时间很短,但我也认出他来了。”

    沈清棠曾与裴南说过司尧颇有些对不住厉灼,虽然没有具体说明,但如今听到司尧这般说法,后面的话自然不必再问了。

    更有趣的是,厉灼若是这一世中本与司尧毫无关联,看上去却抵触和司尧有关联的一切事情,这便更显得有几分匪夷所思。

    裴南突然想起来他在长青门去看弟子试炼之时,“黑影”听到司尧名字时的失神,更是让他的猜测更显得可靠了几分。

    只是不知道司尧猜出来没有?不过这件事如此明显,多半也是有所感觉了。

    ***

    屋中依旧昏暗,裴南实在不喜这种气氛,又见司尧许久无话,便准备起身告辞了。

    他并未告诉司尧有可能厉灼也是重生了,并且重生后宁可死了也不愿意回到司尧身边,这未免显得太过于残忍,而且裴南也懒得在这件事上与司尧过多纠缠。

    裴南拱了拱手,声音冷清淡漠,没有情感:“魔尊做事自有道理,不必向他人讲述。若得厉灼之魂兮归来,见此情景,必也感动非常。”

    感动非常个鬼。

    “若是没有其他要事,天色已晚,我便就此告辞了。”裴南起身便走。

    临走到门口的时候听到身后的司尧叫住他。

    “裴仙君。”

    司尧的声音里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几分落寞,而是恢复了如常的惑人轻佻,语气中含着笑意,像是在讲一个好玩的笑话。

    裴南停住了步子,转过身去看司尧。

    司尧笑得眉眼弯弯:“裴仙君,我这是在求感情分,想让你帮我跟沈清棠说几句好话,你怎么听不出来呢?”

    裴南看了他一眼,表情淡然,像是丝毫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魔尊说笑了,我与沈清棠从很早便对立已久,何谈说几句好话如此之言。”

    裴南说完便再次转身,推开门准备离开。

    刚才这句话他说得很不客气,以司尧这种分裂型人格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反应,裴南不想应付,便决定走为上策。

    可是身后的司尧似乎一点都没有要生气的样子,他眯起眼盯着裴南的声音看了一会儿,然后咧嘴微笑,声音幽幽的道:“难道,裴仙君就一点都不想把脑子里那个叫做,恩,叫系统的东西挖掉么?”

    难道,裴仙君就一点都不想把脑子里那个叫做,恩,叫系统的东西挖掉么?

    ***

    裴南停下了脚步。

    然后认认真真的转身,抬起眼向站在另一头的司尧看了过去。

    几乎是同一时刻,神识里的系统像是炸了毛一样的跳了起来,跳着脚在裴南的脑海中叽叽喳喳的尖叫,带着一点巨大的恐慌和眼神中透出的害怕,声音也显得忙乱:“小南南你千万不要听他的他是骗你的骗你的骗你的!!!!!!!!听我的我们才是一起这么长时间的搭档!!!不要听他的小南南你一定要听我的!——”

    “闭嘴。”

    裴南的声音依旧冷清,似乎是被系统吵烦了,眉心微微皱了一下。

    “小南南司尧就是个骗子!你千万不能听他的!”系统这次没有像以往那样听话的闭嘴,反而更显得声嘶力竭。

    裴南面色冷淡,像是一点都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我说,闭嘴,否则就把你挖出去。”

    系统终于撇了撇嘴,不再说话了。

    裴南又揉了揉眉吵得有些生疼的太阳穴,向前走了两步,距离司尧稍微近了些。

    系统早就跟他提到过司尧自己也有系统,但是具体是为了什么,要干什么的却一直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而且裴南也一直没有感觉到司尧的动作有受到他所谓的那个系统的任何影响。

    见裴南停了脚步,司尧十分莫测的笑了笑:“怎么?裴仙君和你脑袋里的那个东西交流完了?”

    裴南看了一眼司尧:“魔尊有何指教?”

    “脑袋里有个外来的东西不好受吧,”司尧神情自负,艳丽的五官显得更加张扬,他朝裴南走了几步,诱哄似的道,“我知晓沈清棠对你的态度,只要你开口,沈清棠一定尽心尽力为我招魂。作为代价,我教你怎么讲脑袋里那个碍事的东西弄出来,如何?”

    裴南一如既往的漠然,听完司尧的话,既没有说是,也没有答否,像是陷入了思考。

    神识里的系统急得跳脚,但又怕再说话惹得裴南更加厌烦,焦躁的在脑海中转着圈,快要着火的模样。

    “裴仙君不妨在仔细想想,这笔交易你可如何都不会吃亏的——”司尧笑得勾人,他肤色苍白,更衬得艳红的唇色如血一般。

    裴南终于像是回过了神,低低的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依旧没有说话。

    司尧有些惊讶,似乎对裴南的反应感到失望:“裴仙君这是何意?”

    裴南眉眼平静,看上去十分温和,他思考了一下措辞,然后缓缓的开口:“如果我没有记错,这是你第二次和我提出这种交易了。”

    “恩?”

    “司尧,你对那个……厉灼,也总是这般交易么?”

    裴南伸手捋了捋衣袖,将边缘展平,然后瞧着司尧。

    司尧愣了一下,竟然半晌没有想到合适的回话,几次开了口像是要说什么,又没有说出来。

    裴南又笑了笑,转身向门口走去:“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这个人不喜欢与人做交易。”

    脚步声在门前停住,裴南又补上一句:“不过有句话你说的也许没错,留下我,的确能让沈清棠为你尽心尽力的施行招魂。不过,厉灼的生魂,就算沈清棠,也不一定能招回来了。”

    ***

    裴南推门而出,然后又将门关上。

    司尧应当仍站在屋内,此刻一点声音也无。

    裴南叹了口气,门口的大阵依旧充满了阴戾的气息,让人呆着十分不适应。他沿着小路,从生长茂盛的梧桐树丛中缓步而出,走回了灵殿所在的那条路上。

    与司尧在屋中纠缠太久,等到裴南出来的时候已经又是一个月上梢头的时间。

    今日恰逢满月,一轮明亮的月亮在空中悬挂,惶惶的月光惨白色的铺在地面上,徒增苍凉。

    裴南从小路前的最后一棵梧桐树下走出来,迎着凄清的月光,便看到一个人悄然无声的站在路中央,呈一个非常安静的等待姿态,也不知道究竟站了多久,那颀长的身影几乎要和月光融成一体,显得无比冰凉。

    那人穿一身黑色道袍,长发没有束冠,半垂而下,直到腰际,掩映了小半张脸庞,显得整个人深沉莫测。

    随之而来的是那人身上的浓重鬼气,纵然是立于光下,那鬼气依旧给人以白骨纵横的压抑与恐惧感,像是嶙峋百鬼在他身侧爬行,听命于他一般。

    自裴南身死一别再见,沈清棠身上的鬼气从未减少,反而越加肆虐,如今看上去竟像是压也压不住了。

    似乎察觉到有人前来,沈清棠转身来看,眉间登时便多了几抹显而易见的喜悦之色,就连身后的百鬼都像是立刻收敛了姿势。

    鬼气消弭之后,便立刻显得沈清棠整个人更像是一个刚刚长成的少年,神情单纯可爱,稚嫩又温柔。

    沈清棠朝裴南走了过来,乖巧又高兴的叫了一声:“南护法。”

    裴南愣了片刻,才意识到沈清棠是在叫他,微微停顿后“恩”了一声。

    沈清棠带着几分讨好的笑,走到裴南身旁,声音带了几分羞怯的温柔:“下午我想在‘圣教’看看,四处参观一下,本来要去找南护法帮帮忙,结果四处都没有找到你,便只能到处寻你了。”

    沈清棠的眼底清澈明净,看上去无害又无辜,一点都没有骗人的神色。

    可惜裴南当了他几百年的师兄,太熟悉他这副神情。

    “圣教”如此之大,寻找何处不行,却偏偏能找到这里,又恰恰能等在这里,天下又怎么可能有这么碰巧的事情?

    不过裴南到底不会说穿这种让两个人都觉得尴尬的事情,以他对沈清棠的熟悉,总感觉似乎是沈清棠已经发现了关于他的什么事,却一直碍于机会没有说出口。

    这样也好,裴南也不想给沈清棠一个说出口的机会,他现在临到最后时分,没有必要多生事端,事情自然是越少越好。

    如此想罢,裴南便点了点头,转身对沈清棠客气道:“今日天色已晚,若是参观还是等明日天亮才好。沈道友远道而来,我必定指派一个最好的向导给你带路。”

    裴南自然不想多与沈清棠接触,本以为这句话说出口沈清棠会拒绝,却没想到沈清棠听话的点了点头,脾气十分好的应道:“那就多谢南护法了。”

    ……莫名其妙有了一种刀子插了棉花的错觉。

    裴南无语了片刻,觉得自己最近脑细胞太过活跃了,决定早点回去休息。

    看了看还在一旁乖乖的杵着的沈清棠,裴南沉思片刻:“如此甚好,那我先送你回去休息,明日便派人去接你。”

    沈清棠又点头:“南护法真好。”

    裴南:“……”

    小魔头一下子变成这样还真是有点不习惯。

    ***

    两人一同走在回去的路上,月光从两人的身后照过来,影子便出现在裴南与沈清棠前行的路上。

    一个高一些,一个稍微矮一些,影子中看不出衣服的颜色,倒显得两个人挺有些和谐。

    裴南总是不会主动开口的,他默默的踩着影子,心中想着还有多久才能把身旁的沈清棠给送回去。

    虽然《清净决》已经大成,不会再有多余的情感,但是两人之间前缘太多,恩怨又深,如今拉扯在一起行走,又挨得很近,总会有些莫名其妙的不自在。

    一路上沈清棠的脚步都不快,裴南也不太好意思催促沈清棠走快一点,两个人走了许久,终于慢慢的离“圣教”所在地近了一些,裴南在心里叹了口气,想着总算是要到了。

    旁边的沈清棠却在这时候微微一笑,突然开口,像是玩笑一般的道:“南护法和我在一起看上去有些紧张。”

    裴南有些词穷,摇了摇头:“未曾。”

    不过幸好沈清棠看上去也不是那么在意这个问题,听到裴南的回话之后也没有说什么。

    又过了一阵子,像是觉得有些太过于无聊,沈清棠再次开了口,这次竟然主动提起了厉灼的事。

    “司尧想要招魂的那人叫厉灼,都已经当了几十年孤魂野鬼了,此时竟然还想招魂让他做人,呵——就算是司尧真这样想,厉灼可不一定这样想。”

    ——厉灼不就在你身边么?问问不就好了。

    裴南在内心腹诽了一下,不过他严严实实的闭了嘴,安静的走在旁边,充当了一个听众的角色。

    可惜沈清棠关于厉灼的话题竟然很快就收了尾,他停顿了一下,眼神中多了几分茫然和阴戾,然后似乎笑了一下,叹息一般的道:

    “不过……其实也能理解。我曾经也为了一个人,招魂了六百年。”

    “不过最终,我也没有招到他的魂魄。我想,他大概是不愿意见我的。”

    ***

    “不过最终,我也没有招到他的魂魄。”

    “我想,他大概是不愿意见我的。”

    裴南猛地愣了一下,总觉得如果再任由沈清棠继续这个话题,仿佛就要有什么事要超脱他的控制范围,向一个不可捉摸的方向狂奔而去了。

    “沈道友个人的事,外人自然不好插嘴。”

    裴南硬是强迫自己张开嘴说话,干巴巴的拦住了沈清棠的话头,努力把话题往另一个方向带过去,他思考了一下,又开口装模作样道,“沈道友和尊上性情各有所长,能得沈道友如此惦念,那人想必心中也是高兴的。”

    裴南在心中默默的为司尧点了一根蜡烛,然后接着考虑怎么把话题挪开。

    当一个人曾经经历过一件对自己影响颇深且并不欢愉的事之后,无论将来什么时候,都会下意识的想要避开这件事。

    这和伤疤被揭开会痛是一个道理,裴南至死都记得雷劫加生的疼痛,所以他尽量不让自己回想起这件事,如今沈清棠提起来,他自然也是不愿意去听的。

    他与沈清棠纠缠太多,爱恨相抵,如今最好的办法便是各自为安。

    沈清棠听到了裴南的回话,先是怔了一下,接着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一般笑了起来。

    “高兴?”沈清棠在嘴里将这两个字反反复复念了好几遍,像是稚儿在揣摩这两个字真正的意思,然后他摇了摇头,一双眼看着裴南,眼底有些孩子气一样的嗔怪,他否定道,“他不高兴的。”

    废话,被雷劫劈死会高兴才奇怪吧==

    裴南垂下头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抬起头后却又有了平日里的淡定:“往事随风,沈道友不必总是放在心上。”

    沈清棠又摇头,半晌后又有些自得的笑了:“他不愿意见我,所以我便去冥府找他了。”

    这便是上一世的结尾了。

    这里系统已经跟裴南讲过,可是看到现在这个样子的沈清棠,裴南却突然有了一种再听一遍的念头。

    在他受到那般的痛苦而死去后,沈清棠到底如何了……

    大概是有些好奇,总之是一些很微妙的情绪。

    裴南沉默了一下,觉得自己似乎不应该放任这种情绪蔓延,张了张口:“沈道友,我不是你诉说这些事的合适人选……”

    “可是,我偏偏就想与你说说。”沈清棠表情坚定,一双眼认真的看着裴南,像是能透过他的皮囊,直接看到内心深处。

    被这样盯着,裴南突然有了一种很难形容的焦灼感,像是一张网将他牢牢的锁了起来,无法挣扎。

    就连拒绝也说不出口。

    ***

    沈清棠的位置正巧是背对月光,凄惶的月光斑驳的透过树叶从他身后投射过来,显得寂然。

    “冥府很大,人,不,生魂很多……”沈清棠笑容温柔,像是所有的戾气皆从他身上安静的褪去,显出他最本真的样子,“有些人死的很惨,就连魂魄都损了大半,变得丑兮兮的。”

    “当时我就在想啊——我想,我师兄是为我挡了雷劫而死的,生魂一定不完整了,不过就算不完整了,变得不如他曾经那样好看了,我也不会嫌弃我师兄的。”

    “那时候我罪孽深重,又是堕仙之体,乃仙界人界共诛,最后入了冥府,十八层炼狱最后一层,那时候我才知道这般罪孽是没有办法与师兄的生魂在同一层的——师兄人是最好的,就算入了冥府,肯定也是在大善之人所在之处,而我罪恶广多。”

    沈清棠像是想要勉强微笑一下,却没有笑出来,难过的像个孩子:“那我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师兄呀,说不定师兄都转世投胎了,而我还在冥府,那我就永远都见不到师兄了。”

    “所以我就拼命的为善,十八层炼狱嘛,里面都是恶鬼,能行善事的地方不多……不过我真的很拼命,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惩罚灵魂也有那么多招数的,原来灵魂也会感觉到疼痛的。”

    裴南抬起头看了看沈清棠,沈清棠双眼泛红,像是要哭的模样。

    “所有其他鬼不愿意做的事我都去做,在恶鬼中两面三刀的事我也做,反正我就快要见到师兄了。”

    “……不过后来我还是没有见到我师兄。”沈清棠的神情有一瞬间的恍然,他看着裴南的眼睛,勉强的笑了笑,“冥府的人骗我的,我杀戮太多,便罚我受这世间万千重罪——”

    “其实师兄从来都没有入过冥府。”

    ***

    裴南站在原地,半晌也不知道说什么。

    他感觉不到情感的疼痛,只觉得莫名空洞。

    像是整个人被关进了一个巨大的,里面毫无任何摆设的屋子,除了他之外在没有其他人,周遭安静得近乎无情。

    然后空洞一点一点的吞噬他,像是看不见底的深渊,残忍又阴冷。

    “……后来呢。”裴南闭了闭眼,他无数次告诉自己不要去问,也不要去想,但是人之所以是人,便是因为复杂而又矛盾的自我行为。

    无解难题。

    沈清棠这次终于笑了,就像是刚才讲述的人不是他一般,他恢复了平日里的模样,对着裴南笑盈盈道:“然后我就重新活过来了呀,师兄,你不是知道了吗?”

    他认出来了。

    他果然认出来了。

    裴南曾经以为被沈清棠认出来的那一瞬间他应该感到害怕,感到慌张,甚至想要逃离。

    可是现在他发现都没有,自己出乎意料的平静。

    裴南安静的看着面前的沈清棠,表情淡然,一如初见。

    沈清棠伸出手抱住裴南,将头埋在他的颈窝处,整个人显得脆弱又无助。

    他安安静静的抱着裴南,两个人以一种十分亲密的姿态纠缠,月光下两人的身影拉长,显得亲昵又温暖。

    “师兄,我一直都想告诉你,冥府那些人真坏……我好疼。”

    沈清棠将裴南抱紧了一些:“还有,师兄,付出了这么多,终于……又找到你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书]主角你肿么变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柚子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柚子猫并收藏[穿书]主角你肿么变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