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破道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十二章

    沈清棠将裴南抱紧了一些:“师兄,付出了这么多,终于……又找到你了。”

    ***

    裴南出乎意料的平静,也没有推开沈清棠,任由他抱了好一会儿,眼见着沈清棠还没有要撒手的意思,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行了,一会儿有人要过来了。”

    沈清棠眼圈还有些泛红,看上去挺委屈,不过还是放开了手,乖乖的在裴南身边站着。

    裴南往回去的路上走,沈清棠就默默的跟上,两个人从并排变成了一前一后,然后又从一前一后变成了并排。

    “什么时候认出来的?”裴南也没拦着动不动就靠过来的沈清棠,随口不经意般的问道。

    沈清棠抿了抿唇,眼底更委屈了:“玄云派你想先走的时候……”

    心里堵了一口气,裴南有些无语:“每个想丢下你的人都是你师兄?”

    他怎么不记得自己如此罪大恶极。

    似乎没有想到裴南会这样说,又像是害怕裴南生气,沈清棠连忙摆手,整个人像是被揪了尾巴的猫,眼睛很是无辜的看着裴南:“不是的,我没有说师兄想丢下我!是你破除封印时所使用的那个心诀。”

    裴南这才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

    灵府的那个结界是玄云派最常用的结界,作为玄云派的大师兄,裴南用的次数自然也最多。

    用得多了想得招儿就多了,久而久之裴南便想了个偷懒的方法,虽然效果看上去和玄云派弟子惯用的破除封印方法一模一样,但是在口诀上却要简单得多。

    曾经他与沈清棠提过一句,没想到沈清棠记到了现在。

    裴南觉得无言以对。

    自己作的死,只能看着它一路作下去了。

    大概是看到裴南的表情实在算不上愉悦,沈清棠十分乖巧的凑到裴南身边:“师兄莫要生气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做惹师兄不快的事了,也不会强迫师兄,我们就这样好吗?”

    我们就这样好吗?

    ***

    沈清棠的表情十分认真,眼底像是有两簇小火苗,是燃烧还是熄灭皆看裴南的一句回答。

    裴南有一瞬间的晃神。

    沈清棠这种表情他已经许久未曾见过,上次见到的时候,沈清棠还是前世跟在他身旁撒娇戏耍的少年。

    少年顽皮,做了坏事便总是这幅表情来求他原谅,裴南谅他年少,平日里也懂事,从来都不曾训他。

    也是因为这副表情,裴南前世直到死也没有发现沈清棠性情的变化。

    如今见到,恍如昨日。

    裴南突然便明白了自己心中的郁卒和烦闷究竟从何而来,对沈清棠的种种情绪又源自何处,他感到失望,感到不解,感到痛恨,到今日的平静,才发现其实自己在心中早已经为沈清棠画地为牢。

    他曾经亲手创造了这个角色,他自认为了解这个角色的一举一动,从头到脚。

    可是这个人物却没有按照他既定的路线成长,反而自由发展,不可控制。

    不再是书中的主角,也不再是裴南所想要的人物。

    所以在第二世才能狠心丢弃。

    可是在这个世界中,沈清棠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从何而来,又往何处而去,他无辜的受了裴南的照护,又在第二世更加无辜的受了裴南的冷眼。

    他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会笑会痛的人。

    一个人的成长总是无辜的。

    到了这个世界最末尾,临门一脚的地方,裴南才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

    也许外来者是他,是他应该去适应这个世界的规则,而不是用自己制定的规则来强制改变这个世界。

    ***

    裴南停住脚步,仔仔细细的看了看面前的沈清棠。

    这么长时间一来,这是他第一次,认认真真的将沈清棠从头到尾看个仔细。

    他曾经觉得自己对于沈清棠已经无比熟稔了,眼睛是如何的形状,唇形,眉毛的样子。

    可是这么久过去,他才发现沈清棠笑起来眼底很亮,轻浅而天真;不甘心或者委屈的时候很会装傻卖乖;生气的时候眉会微微挑起;唇总是下意识的抿得很紧。

    此时,沈清棠有些忐忑的看着他,眼里充满了不确定的游移和酸涩。

    一路走来,沈清棠受了很多苦,但心中的执念却从未改变过,他向着裴南一点一点的靠近,终于逐渐能够稳稳的站在裴南身边。

    裴南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摸摸沈清棠的头发,可是却发现这个曾经的孩子已经长得比自己还要高了,要抬起手才能摸到。

    可是却依旧乖顺。

    虽然也许只是在自己面前。

    ***

    裴南放下手,浅浅的笑了一下,抬头瞧着面前的沈清棠,语气中似有调侃:“不强迫我了?”

    沈清棠定定的看着裴南,咬了咬下唇:“恩。”

    “只想做我的师弟?”

    “……恩。”

    “可是我早已非玄云派中人,与你亦已异道而修,何来师兄弟之说?”裴南的语气淡然凉薄,他的一双眼平和的看着沈清棠,眼中毫无责怪,却也无其他多余的情义。

    此言一出,便将刚刚两人之间难得的温情碎得一干二净。

    血淋淋的刮破了最上表层用来遮盖的皮肤,便露出了下面尴尬难看的伤口。

    沈清棠如遭雷击,脸色显得苍白,他颤抖着退了一步,望向裴南,满眼的不可置信:“……师兄是厌弃我与生魂为伍?”

    裴南心下寂然,他的所有情感已经随着心法的大成而得以剥离,感觉不到情绪的疼痛,只是看着沈清棠如此的难过,心中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