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破道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十二章

    沈清棠将裴南抱紧了一些:“师兄,付出了这么多,终于……又找到你了。”

    ***

    裴南出乎意料的平静,也没有推开沈清棠,任由他抱了好一会儿,眼见着沈清棠还没有要撒手的意思,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行了,一会儿有人要过来了。”

    沈清棠眼圈还有些泛红,看上去挺委屈,不过还是放开了手,乖乖的在裴南身边站着。

    裴南往回去的路上走,沈清棠就默默的跟上,两个人从并排变成了一前一后,然后又从一前一后变成了并排。

    “什么时候认出来的?”裴南也没拦着动不动就靠过来的沈清棠,随口不经意般的问道。

    沈清棠抿了抿唇,眼底更委屈了:“玄云派你想先走的时候……”

    心里堵了一口气,裴南有些无语:“每个想丢下你的人都是你师兄?”

    他怎么不记得自己如此罪大恶极。

    似乎没有想到裴南会这样说,又像是害怕裴南生气,沈清棠连忙摆手,整个人像是被揪了尾巴的猫,眼睛很是无辜的看着裴南:“不是的,我没有说师兄想丢下我!是你破除封印时所使用的那个心诀。”

    裴南这才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

    灵府的那个结界是玄云派最常用的结界,作为玄云派的大师兄,裴南用的次数自然也最多。

    用得多了想得招儿就多了,久而久之裴南便想了个偷懒的方法,虽然效果看上去和玄云派弟子惯用的破除封印方法一模一样,但是在口诀上却要简单得多。

    曾经他与沈清棠提过一句,没想到沈清棠记到了现在。

    裴南觉得无言以对。

    自己作的死,只能看着它一路作下去了。

    大概是看到裴南的表情实在算不上愉悦,沈清棠十分乖巧的凑到裴南身边:“师兄莫要生气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做惹师兄不快的事了,也不会强迫师兄,我们就这样好吗?”

    我们就这样好吗?

    ***

    沈清棠的表情十分认真,眼底像是有两簇小火苗,是燃烧还是熄灭皆看裴南的一句回答。

    裴南有一瞬间的晃神。

    沈清棠这种表情他已经许久未曾见过,上次见到的时候,沈清棠还是前世跟在他身旁撒娇戏耍的少年。

    少年顽皮,做了坏事便总是这幅表情来求他原谅,裴南谅他年少,平日里也懂事,从来都不曾训他。

    也是因为这副表情,裴南前世直到死也没有发现沈清棠性情的变化。

    如今见到,恍如昨日。

    裴南突然便明白了自己心中的郁卒和烦闷究竟从何而来,对沈清棠的种种情绪又源自何处,他感到失望,感到不解,感到痛恨,到今日的平静,才发现其实自己在心中早已经为沈清棠画地为牢。

    他曾经亲手创造了这个角色,他自认为了解这个角色的一举一动,从头到脚。

    可是这个人物却没有按照他既定的路线成长,反而自由发展,不可控制。

    不再是书中的主角,也不再是裴南所想要的人物。

    所以在第二世才能狠心丢弃。

    可是在这个世界中,沈清棠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从何而来,又往何处而去,他无辜的受了裴南的照护,又在第二世更加无辜的受了裴南的冷眼。

    他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会笑会痛的人。

    一个人的成长总是无辜的。

    到了这个世界最末尾,临门一脚的地方,裴南才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

    也许外来者是他,是他应该去适应这个世界的规则,而不是用自己制定的规则来强制改变这个世界。

    ***

    裴南停住脚步,仔仔细细的看了看面前的沈清棠。

    这么长时间一来,这是他第一次,认认真真的将沈清棠从头到尾看个仔细。

    他曾经觉得自己对于沈清棠已经无比熟稔了,眼睛是如何的形状,唇形,眉毛的样子。

    可是这么久过去,他才发现沈清棠笑起来眼底很亮,轻浅而天真;不甘心或者委屈的时候很会装傻卖乖;生气的时候眉会微微挑起;唇总是下意识的抿得很紧。

    此时,沈清棠有些忐忑的看着他,眼里充满了不确定的游移和酸涩。

    一路走来,沈清棠受了很多苦,但心中的执念却从未改变过,他向着裴南一点一点的靠近,终于逐渐能够稳稳的站在裴南身边。

    裴南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摸摸沈清棠的头发,可是却发现这个曾经的孩子已经长得比自己还要高了,要抬起手才能摸到。

    可是却依旧乖顺。

    虽然也许只是在自己面前。

    ***

    裴南放下手,浅浅的笑了一下,抬头瞧着面前的沈清棠,语气中似有调侃:“不强迫我了?”

    沈清棠定定的看着裴南,咬了咬下唇:“恩。”

    “只想做我的师弟?”

    “……恩。”

    “可是我早已非玄云派中人,与你亦已异道而修,何来师兄弟之说?”裴南的语气淡然凉薄,他的一双眼平和的看着沈清棠,眼中毫无责怪,却也无其他多余的情义。

    此言一出,便将刚刚两人之间难得的温情碎得一干二净。

    血淋淋的刮破了最上表层用来遮盖的皮肤,便露出了下面尴尬难看的伤口。

    沈清棠如遭雷击,脸色显得苍白,他颤抖着退了一步,望向裴南,满眼的不可置信:“……师兄是厌弃我与生魂为伍?”

    裴南心下寂然,他的所有情感已经随着心法的大成而得以剥离,感觉不到情绪的疼痛,只是看着沈清棠如此的难过,心中还是会感到空茫。

    ——是了,沈清棠为寻他入了冥府,又受千般罪罚,最终含怨而归。

    ——如今却只得了厌弃。

    裴南面色平静如常,他站在原地看着面前的沈清棠,一字一句道:“阿棠,你我纠缠至此,今日之言,你往日所行之事,皆一笔勾销。”

    “但是,我虽已离开玄云,但根基仍在。我裴南一生光明磊落,断不愿有你这等奴控鬼怪的师弟。”

    ***

    月上梢头,惨白色的月光穿过树枝,斑驳的映照在地面上,将沈清棠与裴南中间隔开一道,像是遥远的无法跨越的障碍。

    沈清棠双手紧握,指甲狠狠抠进了肉中,鲜红色的血液很快便顺着指缝一点一点的流淌下来,滴在地面上,从新鲜变成干涸,最后变成一个凝固的痕迹。

    “……是不是……”沈清棠的声音像是要哭出来了一般,他红着眼眶,死死的看着裴南,哽咽道,“是不是,我废了鬼道,师兄便愿意与我在一起?”

    裴南等得便是他这一句话。

    只要沈清棠鬼道已废,便再无杀伤力,任务自然完成,他便能够回去了。

    以裴南对沈清棠的了解,自然不会亲自说这句话,他之前做出的种种,便是诱导让沈清棠为了能够留下他,自己心甘情愿的去说出这句话。

    可是。

    可是现在听到沈清棠,裴南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喜悦。

    只是平静。

    平静又空寂。

    裴南没有说话,两人之间又是沉默。

    沈清棠却像是站立不稳,他踉跄着靠着身后的树蹲下。身来,他声音低沉,像是喃喃一般的说给自己,又像是孩子一般的要告诉裴南:“可是,我已经不能再结丹,如果废了鬼道,师兄,我便再也不能护着你了——”

    时光回溯,裴南突然想起上一世自己将沈清棠带入玄云派内院,教他第一套心法的时候,还是少年的沈清棠拍着胸脯告诉他:“师兄,我一定好好修炼,将来万事都挡在你前面!就算我死了,尸体也一定要护着你。”

    如今,彼时的少年却红着眼着告诉他。

    师兄,我是不是就要护不住你了……

    ***

    裴南一直觉得《清净决》大成之后,所有情感得以剥除,便再也不会有任何事来影响他的判断,更不会让他忧喜难过。

    可是这世上总是没有这般完美的好事,就像是把所有情感剔除之后,原来那个用来放置情感的容器一下变得再无一物,让人并不习惯。

    也许只是时间过短,时间长了……总会习惯的。

    裴南闭了闭眼,抬眼看了沈清棠一眼,他将头埋进胳膊中,整个人显得有些可怜。

    有那样一瞬间,裴南觉得自己是心软了的。

    他在很短的时间内想要告诉沈清棠:好,我便留下来陪着你。

    虽然人非草木,但沈清棠大概是运气不好,总是碰上了他这个无情之人。

    裴南移开视线,低低咳了一声,确认自己能够如往常一样的说话,淡漠的开了口:“鬼道伤己伤人,为正道所不齿,我自然不希望你修炼。如今我地位稳固,也无害人之心,更勿需保护。”

    “你自行决断吧。”

    裴南硬着声音说了最后一句,不再去看沈清棠,扭身便走。

    沈清棠没有跟上来,他依旧蹲在那里,身子有些颤抖,惨色的月光铺在身上,显得冷清又单薄。

    ***

    厉灼的招魂之日最终确定了下来。

    寅时三刻,灵殿之门与侧室偏门同时洞开,布于梧桐树中的大阵同时撤去。

    少了大阵的压制,灵殿之中被压数年的生魂登时失了控制,带着幽戾的嘶哑尖叫在夜空中回想。

    数百只生魂被困于灵殿之中,今日一朝解脱,自然想要冲出灵殿,却没想刚到灵殿门前,恰恰巧巧正迎上沈清棠款款而来。

    囚于此地的生魂们多数都是魔修,更多数为司尧所杀,都是惨死,且皆没有见过沈清棠的模样。

    惨死的生魂们对于世间之人怨气深重,又是数量众多,自然毫不惧怕,尖叫着就要扑上来啃噬沈清棠。

    沈清棠眼角带着煞气,手中提一盏明明灭灭的锈灯,灯影摇晃,显得诡异非常。

    他径自往殿中走,原本向着他而来的生魂却在离他很近的地方突然停住,像是经过了一个极为短暂的思考,然后尖声惊叫着四散逃去。

    地方广大,却再没有一只生魂朝着灵殿的出口而去。

    随着沈清棠在殿中站定,他身后的情景也看得一清二楚。

    寅时之分,天地间阴气最重,魂魄可现生前之形。

    跟着沈清棠进来的,便是他从冥府十八层中生生带出的厉鬼生魂,血迹白骨,活像是刚刚从地狱中爬出来一般。

    ***

    自那日分别,裴南便闭门不再见客。

    而今日与司尧一同来此,就是为了看看沈清棠。

    若是今日仍旧不行……裴南在心中叹了口气,他已经尝试数次,连激动和喜悦都已经淡去,只觉得疲倦异常。

    沈清棠将原本就关在殿中的生魂压在角落,生魂惊叫声更为阴戾吓人,在寂静的午夜显得阴森恐怖。

    原本在偏屋中的祭台与灵位现在全部转来了正殿中,摆在正位,长明灯不灭,灵牌上面贴满用血画出的引魂符,只等着与之相配的法诀念诵出口。

    灵牌后的长桌上放着厉灼生前的衣物,十分朴素的布衣,上面一点花纹也无,却保存的非常仔细,也不知道司尧究竟是从哪里搞来的。

    裴南看了看一旁的司尧,司尧的脸上第一次没了笑意,整个人显得幽静,眼神专注的盯着牌位前长明灯的灯芯,不知究竟在想些什么。

    没有找到说话的对象,裴南将视线收了回来,收回的一刹那却不小心看到了沈清棠。

    两人目光相对,沈清棠手中的动作顿了顿,皆着竟然率先移开了视线。

    ——这小子越来越没礼貌了……

    裴南郁卒的站在原地,由于厉灼之事不便张扬,故而此时屋中加上他一共三人,而且另外两个人明显都不愿意搭理他的样子。

    裴南矜贵了一辈子,头一次不受人待见,默默的走远了一点。

    ***

    很快,灵牌前除了长明灯,还摆上了另一盏模样奇怪的灯盏。

    裴南盯着那盏灯看了一小会儿,很快便认了出来,那是曾经沈清棠拿来招他曾经魂魄用的“引魂灯”。

    许久没见,竟然在这里又派上了用场。

    由于没有亲自见过效果,裴南其实一直对于这盏“引魂灯”到底有没有作用表示非常的怀疑,此时看到沈清棠又将它拿了出来,不由得便多看了两眼。

    招魂之术,与其他法门一样,讲究天时地利人和。

    除此之外,还讲一个“情”字。

    是否招魂成功,要看所招之魂对于世间是否还有留恋,是否存有不舍,对于召唤他之人是否还有情感。

    更重要的是,所招之魂,是否还有自己的意识。

    被招之魂,首先要游荡于人世,其次要有所感应,最后才能看他愿不愿意受招前来。

    “黑影”也从未告诉过沈清棠自己的姓名,沈清棠自然也懒得问,后来虽然问起,但“黑影”也从未承认。

    若“黑影”就是厉灼,他受炼制成为沈清棠的傀儡,却仍有自己意识。

    他一直不愿意见到司尧,也从不现身,以司尧的性格怎能忍受所思之人却不得相见,自然要求沈清棠将厉灼的生魂从“黑影”的驱壳中喊出相见。

    沈清棠手中鬼兵万千,虽然“黑影”十分好用,但自然也不在乎少一个傀儡,既然能拿来卖司尧一个人情,何乐而不为。

    时辰已到,随着沈清棠低声念出心诀,阴风从门外吹进,将灵牌上的符纸高高吹起,漫天洒下。

    几乎同时,“引魂灯”蓦然亮起,幽幽的灯光从暗逐渐到明,甚至压过了一旁那盏人皮所制的长明灯。

    沈清棠手中掐了个法诀,又低低念了几声。

    “引魂灯”灯芯的光焰再次开始摇曳,变得越发闪烁不定,随之而来的是灵殿中被压制于此的生魂们撕裂一般的尖叫,像是承受了莫大的痛苦挣扎所发出的声音一般,响彻长夜。

    裴南听得毛骨悚然,又往后退了一步。

    过了好一会儿,尖叫声终于低了下去,灯焰也回归寻常,周遭显得格外寂静。

    沈清棠眉间阴郁异常,身上带煞,丝毫没有他平日里在裴南面前的少年模样。

    他重新将一张符纸贴于灵牌之上,然后转过来用极低的声音对司尧道:“喊魂吧。”

    喊魂是招魂之术中最为重要的一步,在确定条件具备,生魂尚在之后,便可由招魂之人低声呼唤生魂在世时的姓名,用以召魂归来。

    司尧似乎先是楞了一下,然后走上前去,他张了张口,像是许久未说过话一样,涩然的喊了两个字:“厉灼。”

    “引魂灯”灯芯未动,安静非常。

    “再喊。”沈清棠略一蹙眉,向后离开些许。

    司尧走进牌位,他的五官本就偏向艳丽,在灯光下更显得鬼魅一般,他看了牌位许久,又喊了一声:“厉灼。”

    “厉灼。”

    不知道喊了多少声,司尧像是丧失了耐心,他突然伸手猛地砸向了灵牌前的桌面,声音也提高了许多:“厉灼——!”

    可是这一声一发出,“引魂灯”却奇迹般的有了不同的反应。

    灯焰豁然拔高,像是加了一记热油,跳动着不肯平复。

    沈清棠眉目一敛:“来了。”

    引魂灯起,魂兮归来。

    沈清棠正欲控魂,灵牌上的符纸却自动燃烧起来,很快符纸燃烧殆尽。

    更奇的是,符纸燃尽的那一瞬间,灵牌倾倒,未灭的火焰吞吐着火信燃向了放在灵牌后的,厉灼生前的衣物。

    “不——”司尧神色慌乱,几乎顾不上手会不会烧伤,夺路便去抢那些衣物。

    几乎是同一时间,“引魂灯”方才的光焰像是昙花一现,顷刻间又回到了原来那样不温不火的状况。

    沈清棠沉默了片刻,看着拿着衣服站在一旁像是有些恍惚的司尧。

    “他不愿意见你。”

    司尧像是听到了什么惊天的骗局,他转过身,死死的盯着沈清棠:“厉灼怎么可能不愿意见我!”

    沈清棠将东西一一收起,脸上又恢复了无辜的表情,他甚至心情很好的对着司尧笑了一下:“你那般对不住他,他怎么会想要见你。”

    裴南像是看了一场巨大的闹剧,现在闹剧散场了,却留下一个很难收拾的场景。

    让人觉得有些难过。

    而这时候,沈清棠却清清爽爽的走到了裴南身边,对着裴南扬起一个微笑。

    裴南抬起头看他。

    沈清棠伸手将裴南熟练的抱进怀里,两人相偎,像是一对交颈的鸳鸯。

    “师兄,我愿意废了鬼道,你与我在一起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穿书]主角你肿么变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柚子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柚子猫并收藏[穿书]主角你肿么变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