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下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十一章

    那东西叫做什么来着……

    哦对,好像是叫做“引魂铃”。

    ***

    司尧和杜灵灵的婚宴在修道人士的眼中真真正正算得上是大办。修道之人多讲究清净,就算结为道侣也很少有如此正式举办仪式的。玄云派满满当当都是几年之中都难见一丝大红色。裴南早早就叮嘱了下去,这次一定要张罗的红红火火,还邀请了玄云山山下的许多居民前来观礼。

    婚宴当日,玄云派在喜庆的同时,也加强了对各个入口的防范。

    裴南坐在屋子里,看着太阳一点一点往高处升起,心里倒觉得有几分空落。他叫来白枫又问了一遍玄云派内各处的检查是否严格后,便一个人站在屋中,想了一会儿,从衣柜里挑了一件颜色明亮些的衣服换上。

    到底是人家的婚宴,要是穿一身白前去,未免有些太扫兴了。

    如果没有杜义修入关前的那一番叮嘱,裴南是决计不赞成杜灵灵嫁给司尧的。且不说司尧对于杜灵灵究竟有几分真心,只是就情商还是智商,杜灵灵没一样能比得上司尧的。

    也不知道司尧在掌门师父面前是如何表现的,让杜义修觉得他十分无害的样子。

    这丫头有时候没心没肺的,闭上眼睛想,裴南还能想起来这丫头小时候跟在后面抱自己大腿的样子,一转眼,都要嫁为人妇了。

    可是这又毕竟是掌门师父入关前千叮咛万嘱咐拜托他的事,裴南也不好反驳。无论是好是坏,他都不愿意去代替杜义修去承担这个过于严重的结果。

    日头上了最高处,又慢慢往下落。裴南早早来了观礼的地方,此时已经来了许多人,正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酒水也是空了又满,气氛热络。

    司尧也已经先到了,常穿的一身粉衣今天换成了大红色,衬得肤色如玉,五官在红色的掩映下更多了几分惑人之色,他站在大殿门口,不时与来客交流两句,然后就等在一旁。

    到了下午快过半的时候,逐渐听到了从山下请来的喜婆尖锐的声音:“吉时已到——”

    裴南便顺着众人的视线看过去,因为杜灵灵的父亲杜义修已经闭关,不知何时才会出关,这次的婚宴中杜灵灵便由曹长老暂时充当了父亲的位置。

    曹长老牵着杜灵灵的手,两人一起往前走了几步,然后曹长老将杜灵灵的手缓缓的放进了司尧的手中。

    司尧接过来,将杜灵灵揽入怀中,极亲昵的将她抱起来,然后跨过门口的火盆,又跨过高高的殿门,这意味着结为道侣的两人将来要共度所有困难和艰险,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观礼的众人逐渐喧哗起来,有吵吵闹闹起哄的,也有举杯祝贺的。

    一双人终于在殿前站好,司尧将杜灵灵放下,又似百般爱怜的吻了吻她的额头。

    喜婆点了点头,于是尖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

    新郎新娘入洞房——”

    裴南站在那里半天都没有动,这是他第一次经历一场古代的婚礼,上一世也有结为道侣的人,场面却没有这么隆重,司尧和杜灵灵这次的婚宴他吩咐了很久,许多事情也亲力亲为,现在来看,总体还算不错。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裴南仔细想了想,也许是出于对杜灵灵的担心和愧疚。

    在原著中这丫头一辈子都和自己绑在了一起,最后死的凄惨,不知道换了个人,是否会走的平顺一些。

    新人离开后,众人便各自饮酒吃饭,形态百千,虽然有些生动,但多多少少还是无聊的。裴南在座位上坐了一会儿,斟了酒喝了几口,却看到自己旁边的座位坐了人。

    沈清棠拿过裴南刚放下的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咽下去,然后转过来看着裴南,微微一笑:“听说师兄过几天要下山一趟?”

    裴南看了看被沈清棠拿走的酒杯,那杯子里还有半杯他刚才没有喝完的酒,现在却是干干净净,有几分尴尬,又不好表现出来,只能从一旁新拿了一个酒杯过来:“没错。”

    沈清棠又斟了一杯喝尽,转身凑过来靠近了裴南:“为什么?”

    淡淡的热气呼过裴南耳侧,带着一些微醺的酒气,裴南不经意就望尽沈清棠的那双眼睛里,幽沉冰冷,像是埋着强烈的复杂情绪。

    “掌门师父嘱托,不敢有违。”裴南本来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但他不准备在喝了,他将酒杯推远,准备起身离开。

    他原来不是这样的,至少在上一世,他从未害怕过沈清棠。甚至他觉得这只是一个小孩,他怜惜的看着沈清棠长大,简直无比熟悉,但现在,裴南突然发现,他似乎还是不够了解沈清棠,他不明白沈清棠下一个动作要做什么,或者说他也不懂沈清棠这句话中到底有什么意思。

    这不是一件好事。

    裴南要站起身的一瞬间,却被沈清棠从身后抱住腰,又狠狠的拉回了椅上。

    ==wtk?

    杜灵灵小时候就跟在裴南身后玩了也只敢抱他的大腿,沈清棠你胆子不小啊竟然还拖他腰?!

    裴南有点轻微的洁癖,他不喜欢别人碰他,也不喜欢别人用他的东西,尤其是被沈清棠拽回椅子上之后,裴南的表情已经十分不好看了,他转眼看着沈清棠:“你想干什么?”

    沈清棠面色堪称柔和,抱着裴南的手却没有丝毫的放松,他伸出手隔着裴南的衣服划了个圈:“师兄,你别动,你看现在我们在桌席后面,也没人看到我们,你要是动一动,就不好说了。”

    此次婚宴的确来了不少人,喝了一天酒,不少人都有了几分薄薄的醉意。几位长老早就离去了,只剩下白枫和其他几个弟子在招待客人,但从面色来看也都喝了不少了。

    环视一圈,确实没人注意到裴南所在的角落这里。

    “你先放开手。”裴南冷着脸,挣了挣身子,没有挣开,也不敢动作太大,怕影响了隔壁一桌人的注意。

    沈清棠却没有放开,他的手却从腰往上移了移,从后面抱住了裴南,脖子枕在裴南肩膀上:“师兄,你让我抱一会儿,我给你讲讲我昨晚做的一个梦好吗?”

    裴南向来非常敏感,尤其在这种看不到背后是什么情况的时候,他甚至感受到沈清棠的嘴唇擦过他的脖子,热气扫过,让他忍不住轻轻颤了颤。

    ……裴南觉得自己要骂人了:“你先松开手,我也不想听你的什么奇怪的梦。”

    沈清棠越发凑近裴南的耳朵,一双唇像是沿着耳侧划过:“师兄不能不听啊,师兄现在动的话,隔壁那桌的人会看过来的,师兄不是最要面子了吗……被别人看到我这样抱着你……呵。”话语最后还带了一点点调笑,像是十分满足。

    裴南咬牙:“你说完了就放开我,别逼我!”

    “师兄这么凶。”沈清棠语气还有笑意,又似乎有些埋怨。他稍微移开了一些,重新回到裴南的后颈,过了一会儿,对着后颈那里吹了口气,声音很低,诱惑而柔软,“师兄低头的时候后颈上有个小圆窝,好巧,我梦里的那个人也有。”

    “师兄,我梦里的那个人长得和你一模一样,但是性格却完全不一样,做的事也和你不一样。”

    裴南猛地一僵,只是很快的一下,却被紧紧揽住他的沈清棠察觉到。

    那瞬间,沈清棠的眼底掠过一丝兴奋,一丝怀疑,一丝阴沉,他沉默了几秒钟,又柔声开口道:“师兄,你做过这样的梦吗?你有没有会梦到我,为什么总是我梦到你呢?”

    ***

    裴南甚至都忘记了自己是怎样挣开了沈清棠的手回到了房间里,也忘记这一路上有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他飞速的回到屋内,然后开门关门,又重新将窗户关好,茫然的坐在椅子上,似乎在想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想。

    他叫了几声系统,好不容易才得到了回应,系统摸了摸蹄子,惊讶道:“诶0.0小南南,今天不是那谁和那谁的婚宴什么的吗,你这么早就回来啦?”

    裴南有点无奈:“我刚刚和沈清棠之间发生的事你没看到?”

    系统“咦”了一声,肥嘟嘟的身子转过去不知道摆弄什么摆弄了半天,然后又转过来,盘腿坐下,很严肃的样子:“哎呀,月末了嘛,人家也很忙的啦(o゜w゜o),小南南有什么事吗?”

    裴南强忍着把今天发生的事又给系统讲了一遍,系统听完之后沉默了许久,然后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小南南……你确定这阵子不是你压力太大,出现幻觉了?”

    “我告诉你,反正情况我给你说清楚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按照沈清棠今天的意思,似乎他做这个梦已经做了很久了。万一他把上一世的事儿全记起来了,再结合了我这一世对他的情况,我觉得他一定会想先搞死我再说吧?”

    就算万幸不会到弄死他的程度,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尤其是以后遇到那个魔修,让沈清棠知道了是裴南推他下的悬崖……

    当你发现梦里对你那么好的人现实里却对你如此冷淡,落差感一旦存在,再联系到沈清棠这阵子本来就不怎么符合原著,亦称不上友善的的动作。裴南完全不指望通过种种巧合来塑造沈清棠的性格了,能保住小命都不错了。

    这句话一说出口,系统也沉默了。

    “_(:3」∠)_可,可能是时空交错的时候……出现混乱了吧_(:3」∠)_”系统抠着爪子,看上去也有些不安。

    “所以,你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裴南没什么表情,只是表情显得有些厌倦。沉默了很久,估计系统也的确得不出什么好的结论了,他放平了目光,连语气也非常淡薄:“真搞不懂,你们称自己系统,又觉得无所不能,其实却什么都不知道。”

    神识里的系统外形依旧很可爱,嗫嚅了两声:“小南南……”

    裴南没有理它,顿了顿,重新开口:“姑且就按照你说的,这个世界重来一次,出现了混乱,现在他的梦中可能出现了上一世的片段。如果像现在这样坐以待毙,等他的梦境越来越完整,那么以沈清棠的性格,他肯定会怀疑,然后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坐在椅子上的人叹了口气,灯光照在他的侧脸上,勾勒出几分光影,裴南脸上无甚表情,面色却有几分苍白:“本来只是用‘引魂灯’作为最后手段的,现在来看,如果超过了预料范围,就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他已经在这里呆了几百年,滴水穿石,岁月在他身上无情又温柔的划过,他看着一样的景物,认识一样的人物,并做着完全相同的任务。

    这未免不是一种残忍。

    这种残忍在他内心深处缓缓扎根,也逐渐消减了他内心的柔软。

    不知过了多久,他听到系统有些低微的声音,在夜色中显得格外清晰:“小南南……那可是你亲手写下来的主角诶,用‘引魂灯’的话,你舍得吗……”

    裴南便又想起了上一世的自己。

    那个刻意装作面瘫,实则内心饱含着吐槽的热情,爱着笔下的每一个人物,更喜爱着自己一手写下的主角,一边吐槽又一边努力完成系统的任务。

    他很平静的笑了笑,面上却没有任何笑意。

    “没什么舍不得的,又不会要命——他也还是他。”

    也许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书]主角你肿么变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柚子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柚子猫并收藏[穿书]主角你肿么变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