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同行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十五章

    畏天道再次将裴南带离他身边。

    ***

    沈清棠对于自己答应了裴南要带他去看各仙门弟子试炼的事颇有些后悔。第一是因为害怕裴南碰到了熟人,第二是他们肯定不能近距离看,远远的看着曾经熟悉的那些人,沈清棠怕裴南心里难受。

    但是裴南似乎没什么想法,反而难得有些高兴的样子,连饭都多吃了一碗,拿了几张纸算了算日子,然后对沈清棠说:“我们提前两天去吧,路上还可以转转。”

    沈清棠喉中的苦水又硬生生咽回了肚子里,委屈的看了裴南一眼,走过去在挨在裴南脖颈里蹭了蹭,闷闷的道:“师兄喜欢就好。”

    裴南点了点头,提起笔动作潇洒的在日程上的某一天处画了个圈,悠然道:“那我们就这一日出发。”

    沈清棠瞅了瞅那张纸,幽怨的重新蹭回了裴南的颈窝里。

    ***

    春日过后便是夏天,临行的前一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直到裴南与沈清棠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滴打落在窗沿的油纸上,颗颗都是清脆的声响。

    自裴南与沈清棠来到这里,两人便一直共枕,虽然出现过很多次沈清棠睡到半夜下去冲冷水澡的情况,但是沈清棠还是要锲而不舍的与裴南窝在一床棉被里,在从被子里将裴南紧紧揽在怀里。裴南习惯侧卧,沈清棠便贴在他身后,两个人挨得很近。

    所以纵然屋外下了大雨降温,裴南也一点都没觉得有什么凉意。

    大概是被雨声吵醒了,裴南睁开眼睛,动了一下,准备起床,还没从沈清棠怀里挣出去,又被身后的人拉住滚回了床上。

    沈清棠表情仍带着些许困意,无比熟练的将裴南压在下面,低头吻了吻裴南的额头,正要往下亲,被裴南冷着脸隔开了动作。

    “去洗脸漱口,”裴南的洁癖又犯了,他沉着声音,目光不知道在哪里转了一圈,“可以顺便冲个冷水澡。”

    沈清棠脸上睡意未消,只是下意识的亲昵,听到裴南的话也不恼,伸手抓过裴南挡在脸前的手压在枕头上,低下头在他脖子上咬咬舔舔,然后看着痕迹满意的抬起身子:“师兄再躺一会儿,我去找件披风来给你。”

    说罢便下床去了,只听一阵轻微的响动,像是怕影响了裴南的休息,过了一会儿,沈清棠手里拿着一件白色狐狸披风来了。

    ***

    这披风是沈清棠给裴南做的,打了一只上好的白狐,又去好几十里外的市集找裁缝做出来,就是怕天气冷了裴南受不住寒。

    当然,沈清棠出门的时候自然不会把裴南一个人放在屋子里,一直会留下黑影在门口守着。

    黑影是一位不幸陨落的魔修魂魄,儿时也随师父修道,后来黑影的师父陨落,他又屡遭同门道友陷害,一气之下入了魔修,可惜他没有主角的金手指,修炼到最后不慎筋脉尽断而亡,而死时又恰逢沈清棠正欲炼制傀儡以修魔道之时,见此魂魄怨气极重,两人一拍即合,虽然傀儡不复人形,却有思维与动作,若是再次死亡,就是魂飞魄散。

    在此之后,沈清棠愈发熟悉炼制过程,虽然再未碰上像黑影这般的凶魄,却也炼制了不少生魂。

    于是,沈清棠一出门,这些生魂便以黑影为首围在房子周围,死死的看住了裴南。

    还真是死死的……

    最直接的场景就是裴南面无表情的坐在屋中,黑影笔直笔直站在门前,也看不出表情,毕竟他根本没有表情。屋外围了大大小小一圈生魂,吱吱喳喳的玩得飞起。

    沈清棠当时选的地方十分偏僻,根本不见其他人影。

    裴南觉得自己的内心是有些崩溃的,他拉开窗户看了看,屋外的生魂们也瞪大一双毫无眼黑的眸子好奇的看了看他。

    “……”裴南将窗户合上了,坐回座位上,问黑影,“你姓甚名谁?”

    黑影的动作像是抬了抬头,沉默了一下:“黑影。”

    大概是被关的时间太久了,裴南觉得自己可能与人沟通困难:“变成傀儡之前,可有名字?”

    “过往之事,不必再提起了。”黑影声音低沉,不再言语了。

    黑影的声音十分年轻,听上去一点都没有苍老感,说话也十分流畅,可见思□□定正常,大概是死的时候也很年轻。

    裴南摇了摇头,觉得沈清棠有些残忍,也不再问了。

    ***

    大概是看到裴南出神,沈清棠将披风放在一旁,走过来在床边坐下,笑着问道:“师兄在想什么?”

    裴南便回过神来,手撑着床坐起身:“无甚。”

    随着时间的流逝,沈清棠对于裴南的占有欲没有丝毫的减退,反而随着两人的越发亲昵而越加多了起来。见裴南此时不愿意告诉他方才想了什么,沈清棠沉了沉眸,拉了裴南的手,在手心里亲昵的按揉道:“那师兄可是想到了谁?”

    这种控制欲让裴南越发的疲倦,但总不想在临行前惹了沈清棠不高兴,免得计划取消,他将手从沈清棠手中抽出来,又摸了摸沈清棠的头发,淡道:“突然想到你身边的黑影了。”

    沈清棠楞了一下,这个回答在他的意料之外。

    裴南不喜他修炼鬼道他是知道的,后来便很少与裴南再提起此事,却没想到裴南竟然会想起这件事。

    “怎么突然想起他?”沈清棠将披风给裴南穿上,问道。

    裴南低下头,似乎思考了一下,叹气道:“觉得挺可怜的。”

    沈清棠便低低的笑了,笑声从裴南一侧耳边传来,热气呼进裴南耳朵里,有些微妙的温热:“师兄莫要难过,他们都是自愿的。倒是师兄……以前师兄从不会想这些的。”

    裴南在玄云派是出了名的冷漠,从不关心他人之事,死活也皆于他无关,高高在上,所有的玄云弟子都觉得他颇为高不可攀。

    听到此话裴南也没有说什么,微微顿了顿,浅淡的笑了笑,像是自嘲:“是啊,大概闲的久了,便难免有些妇人之仁了。”

    沈清棠为裴南拉了拉披风:“师兄勿要多想,这样很好,我很喜欢这样的师兄。”

    不知道裴南究竟有没有听到这句话,但他再未再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伸手将披风领口系住,转过身来问沈清棠:“我们何时出发?”

    狐狸披风的领口有一圈绒绒长长的狐狸毛,围在裴南颈边,越发显得面色白皙。

    沈清棠看了看外面的天气,犹豫道:“师兄,今日雨大,不如我们等雨停了再走?”

    裴南也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他站在窗边向外看了看,瓢泼的大雨为天边挂上了一层雨帘,一眼望不到尽头。

    “雨何时会停?”裴南低低的问。

    沈清棠站在裴南身边,也向外看了一眼:“下午大概就会停了。”

    裴南沉默了片刻:“好。”

    ***

    吃了午餐,沈清棠熟门熟路的收拾了碗筷,裴南安静的打包着一只包袱,包袱还是原来他常常用的那只,上面绣着一只翠竹。

    沈清棠走过来的时候,裴南正看着包袱中的什么东西,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出神。

    那是之前裴南惯用的符纸,从玄云派带出来的,上面盖有裴南的私印,纸张质地极好,和玄云派几位长老用的符纸一样。

    符纸上是空白的,以裴南彼时的修为自然不必特地去准备什么特殊种类的符纸,只需要将其备在包中,需要的时候拿出来现画现用即可。

    自极北荒原之后这只包袱再也没有被拿出来过,此时里面的东西都还是裴南那时候准备的,除了符纸,还有朱砂,裴南的灵剑“御云”被沈清棠收了起来,裴南也再未问询过。

    沈清棠看见裴南的动作几乎只是僵硬了片刻,很快就恢复了往常的神态,他伸出手拿过包袱中的符纸,连同朱砂一起扔进了门外的杂物筐,头也不回的走了回来接着收拾。

    包袱里还有几封信,是路上白枫给裴南写的。沈清棠早已经看过,然后原封不动的粘了回去,裴南将信拿了出来,沉思了片刻,又将信件放回了包袱。

    沈清棠看着裴南的动作,没有说话。

    裴南才发现沈清棠站在身边,倒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神色,他看了看窗外,表情平和:“雨势小了,走罢。”

    沈清棠为裴南又拢了拢披风,温和一笑:“我再去拿几件衣服,师兄且等等我。”

    裴南也不着急,看着沈清棠往里屋去了,伸手又拿出了白枫的那几封信,然后极快的从袖中拿出一张写好的纸,将一张纸夹在了信封中,接着又很快的将信封放回包袱中,压在了最下面。

    过了一会儿沈清棠走了出来,手中还拿着一把伞,拉过裴南的手,脸上笑意满满:“走吧,师兄。”

    ***

    雨势虽然小了许多,但总还是没有彻底停下,不时有些雨滴滴落下来,有些“啪嗒啪嗒”的声音。

    院中的桃花红艳艳的开了一树,被雨水一打,又落了一树。

    裴南不能御剑,沈清棠便将披风的大帽子给裴南遮上,取出灵剑,又在裴南耳侧亲了亲:“师兄,要抓紧我啊。”

    裴南狠狠地瞪了沈清棠一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穿书]主角你肿么变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柚子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柚子猫并收藏[穿书]主角你肿么变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