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818皇室那对汪男男 > 第44章 道四十四声万岁:

第44章 道四十四声万岁: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闻澈很认真的觉得教宗的脸有点大。

    教宗无所不用其极的想要压下电影的上映,这是必然的,毕竟无论是在电影里,还是在当年的真相里,他扮演的都不是什么好形象。这种地区大教堂利用孤儿进行情-色贿赂的丑闻一旦公开,最先受损的绝对不是光明神教的形象,而是他这个掌权教宗的。

    但是,闻澈想不明白的是,教宗到底是有多大的自信,才会觉得用一个简简单单的出席皇太弟的册封仪式,就能换得皇室帮忙压下让电影上映的计划?

    “他是来搞笑的吗?”

    本来还害怕自己拒绝了教宗的交换条件会让闻澈不高兴的“明帝”,在听到闻澈这话之后,简直恨不能把全息投影里的闻澈,搂过来在怀里好好的揉搓一顿,怎么能这么可爱呢?“哦,我的宝贝儿,你只是因为不看重光明神教,才会觉得教宗一点诚意都没有。你知道帝国历史上有几个君主,仅仅是在被册封成继承人的仪式上,就能有被教宗亲临的殊荣吗?”

    光明神教作为γ星系延续了上千年的传统教会,其根基之稳,影响之广,还不是闻澈这个年纪的孩子所能想象的到。

    “可我一点都不觉得在我的册封仪式上,看到教宗是荣幸。”恶心都不够,哪里来的荣幸?“哪怕他很有诚意,我也不会答应的,哥你也不许答应!”

    闻澈一脸严肃。

    “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妥协的。”“明帝”再也按捺不住的,抬手摸了摸闻澈的虚影。他告诉闻澈这件事,就是为了表明一个绝不和教宗同流合污的态度,希望闻澈能安心把电影的上映及其一系列的后续计划交给他全权处理。

    不过,直到挂断光脑,闻澈和“明帝”在这件事上,仍是谁也没有说服谁。

    如果是一般之处在闻澈这个中二病频发年纪的孩子,接下脑回路肯定是“你不让我做,我偏要做给你看”了。

    如果剧情再狗血点,那就是孩子不自量力,害死了自己,连累了家人。

    但闻澈不同,他一直很乖,因为他根本没有那种谜一般的自信,觉得纵使自己把天捅出个窟窿来,他的家人也还是会无条件的喜欢他。哪怕闻澈如今已经有了明帝这个弟控控的全帝国都知道的兄长,他其实也还是没有太大的自信的。

    简单来说,明帝不松口,闻澈就没办法自作主张的参与。

    这让才燃起一身斗志的闻澈变得有些消沉,在第二天见到小伙伴时更觉没脸。他就这样怂了,说好的他哥一定会支持他呢?脸简直火辣辣的疼啊。

    结果……

    “哦,这个啊,我知道啊,陛下和你光脑完便联系了我,然后我麻溜就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整理了全部的资料,打包传给了陛下。”禾和怂的比闻澈还快,但坦荡的态度却总让闻澈觉得他才是那个异类。

    “……”闻澈把自己的困惑没有一丝遮掩的表现在了自己的脸上。

    禾和长叹一声,摸了摸闻澈脑袋上的呆毛(硬生生顶住了来自林梢不善的眼神压力):“其实我还在奇怪,你为什么很难接受这件事呢。陛下比咱们有更多的和光明神教斗争的经验,也比咱们更有威信和人脉,最重要的是他有权利和手腕。这事交给陛下办,和咱们办,虽然结果都是闹大,但真正能产生更大影响力的,必然还是陛下这边,对吧?”

    “我知道。只是、只是,难道最初你不是想要自己揭露这个吗?”

    禾和哭笑不得:“我和苏半夏当初之所以选择破釜沉舟,是因为我们以为再没有比苏半夏更位高权重的人,会站出来为这件事奔走。而且,我们当时也不太放心假手他人。”

    不是什么人都有和光明神教斗的勇气和智慧的。

    “陛下却与他人不同。”

    明帝天然和光明神教是对立面,不说有闻澈这层关系,只说明帝和光明神教的“历史”,他就绝对会把这件事闹大,好顺势让自己宗教改革的政策能畅通无阻的进行。

    “其实在投资电影之初,我和苏半夏就考虑过能不能想办法把这件事递到御前,又或者是联系到顾上将。可惜……”那个时候的禾和与苏半夏,根本没那个可能让明帝或者是顾准耐下心来,听到他们的声音。

    纵使听了,禾和与苏半夏也有很大的可能会成为这场权力斗争的炮灰。既然总是要牺牲,那不如选择自己捅出来,牺牲的像个烈士,好不堕家中长辈之名。

    但如今情况不同了,明帝不会随意牺牲闻澈的朋友,特别是这两个朋友对闻澈还很用的时候。

    咳,当然啦,这些内心的脑补,禾和并没有打算告诉闻澈。他只是对闻澈说:“我想你搞错了因果关系,你觉得在这次事件,最重要、最理想的结果是什么呢?正义得到伸张?光明神教罪有应得?”

    闻澈很认真的垂下头开始思考。他确实想为毁灭双子翻案,但毁灭双子已经死了,名声于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他也确实想让光明神教为当年的隐瞒、为其后的杀人灭口付出代价,但是,光明神教付出了代价又能如何呢?就像是电影里演的,伤害已经造成,死者不会复生……最后的最后,闻澈终于看到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那层想法:

    ——“我不想再让类似的事情发生!”

    不想再让这种披着善行的外衣,行着极恶之为的恶心事件再次上演。

    “那平心而论,你觉得以咱们现有的手段,咱们可以做到吗?”他们肯定能做到的是把事情闹大,毁灭双子会被还以清白,舆论会谴责光明神教……

    但是,让光明神教感到害怕,不再做出类似的丑闻,这好像不太可能,对吧?

    光明神教更有可能做的是,把这些龌龊交易转入地下,变得更加隐晦,让孩子们更加求告无门,以及继续丧心病狂的灭口,以求达成当年那个局面——在无人敢谈及。

    时间是会消磨记忆的,十年不行,就五十年,五十年不行,百年总可以了吧?

    事实上,毁灭双子到底为什么会屠杀整个大教堂的疑问,在当年只用了不到的五年时间,就再没有人谈及了,因为光明神教巧妙的模糊了大众的视线,一力在宣传着毁灭双子残暴的性格,好像没有什么是他们那样的神经病做不出来的。

    后来渐渐的造成的结果是有目共睹的,大家真的以讹传讹的觉得这就是真相了。

    “而如果换做是陛下动手呢?当他因为此事成功推动了宗教改革之后呢?我不是说宗教改革之后,就一定不会再存在任何罪恶,但至少短时间内是可以转变一些风气的,对吧?”

    “是的。”闻澈对自己的兄长总有一种盲目的自信,“不是短时间,会很长时间。”

    “所以喽,”禾和耸肩,“既然陛下已经同意出手,那我们为什么不退位让贤?有善心是好事,但有时候也要量力而行啊。”

    “你找z复仇的时候也会这么想吗?”闻澈一点都不好忽悠。

    “为什么不?”禾和早已经想到了闻澈所有能想到的反问,并准备好了答案,一脸的理所当然,“就拿你爱看的肥皂剧举例好了,剧里总有男女主要复仇的情节,对吧?”

    闻澈点点头,复仇是必备狗血元素,怎么可能少的了。

    “男女主身边也总会有这样那样的人,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在男女主还弱小的时候要替他们复仇。男女主却总会一脸霸气的说,我自己的仇自己报!结果呢,男女主却又总会因此而在中期吃大亏,在最后才能大仇得报。”

    闻澈只有点头的份儿,这个套路总是会贯彻在任何一部复仇剧里。

    “可是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呢?除了让仇人白白多逍遥了好些年,好像没什么更加重要的效果了。扪心自问,到底是让仇人早些惨死更重要,还是让自己享受手刃仇人的快感更重要?”

    虽然闻澈能感觉到禾和在诡辩,但禾和说的好像也确实是有一定道理的。

    他复仇的目的,到底是要仇人为杀了自己亲人而付出代价,还是只是为了发泄自己内心的痛苦呢?

    很多时候这两件事总是混为一谈的,但有时候……不能。

    好比在自己力有不逮,却非要逞强的时候。理智上明知道由别人出手,能让仇人死的更加痛苦,那为什么非要等着日后自己亲自来呢?他们天上的亲人,肯定不会觉得这事非要由他们动手才能安心,对吧?

    禾和说的道理闻澈都懂,可……

    “我还是想要参与,哪怕只是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哪怕这件事里不会有我的名字出现,我也想为那些孩子做些什么。”闻澈对明帝道。

    “可以。”“明帝”在这点上还是愿意妥协的,事实上,对于他来说,大部分的事情,只要不涉及到闻澈的利益和安危,那肯定都是闻澈说了算的。他是他的小王子,他想守护他一辈子。

    不过,咳,在此之前,闻澈还有一件事需要做。

    在11月14日的前两天,闻澈再次向班主任请为期三天的事假,理由大概是这整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了——请假回宫接受皇太弟的册封。

    既然拿到了足够多的区长签字,皇太弟的册封就肯定会发生在分分钟的当下了。

    迟则生变,要不是顾准和“明帝”怕仪式太匆忙而委屈了闻澈,他们简直是恨不能在拿到同意书的下一秒,就册封闻澈为皇太弟。

    好吧,事实也差不多了,在拿到同意书后的当天,明帝就已经下了旨,在最高法院和上下议院面前过了明路。法律意义上,闻澈其实已经是皇太弟了,如今就差一个在整个帝国面前为他正名的仪式了。宫廷侍从官已经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尽善尽美的准备好了仪式所需的一切。

    服装顾问根据闻澈之前的尺寸,也已经制作了十几套十分适合册封仪式需要的太弟礼服方案,如今缺的就是闻澈去亲自试穿,选择出最适合他上身效果的五套。

    为此,闻澈不得不提前请假回宫做准备,还要参加才排上什么的。

    班主任在看到请假条上的理由时,莫名的有一种想要拍个全息照发到星网上的冲动,顺便配个咆哮体——这样的假条谁敢不批,恩?你告诉我谁敢!

    更让班主任无奈的是,接下来他还看到了无数类似的假条,只不过从接受册封,变成了围观参礼。

    闻澈的全班同学都受到了邀请,并且他们还被允许携带一名小伙伴,一同正装出席册封仪式。好比苏半夏就肯定要带上她的专属骑士陈默同学。

    于是,高他们一年的陈默同学的班主任,也收到了这样奇葩的假条。

    第一军校每个年级的(2)班,收的都是一些帝国顶级圈的权n代,所以,就像是上次拉斐尔港的落成仪式一样,这一次的请假事件,到最后只能演变成全校放假一天。有请柬的去观礼,没请柬的在学校大礼堂,通过全息屏幕观礼。

    正当闻澈的班主任真的把心一横,准备把班上这些霸气假条晒一晒的时候,闻澈去而又返。

    “抱歉,教官,我刚刚忘记把请柬给您了。”闻澈尴尬一笑,作为一个乖学生,目前来说,他对于和老师请假这个事还是挺触的,毕竟他这月请假的时间确实太多了,所以,在给了假条之后他就跑了。等跑一半才意识到……麻痹忘记把给班主任的请柬,最后就只能硬着头皮再回来。

    请柬都是准备好的,黑底金边,低调奢华,印着闻澈个人徽印的火漆。只有极少数的请柬上,会有闻澈亲自签名。(不过近便如此,闻澈还是签的都快有点不认识自己的名字了。)

    班主任的社交账号上,就这样从本来晒学生的霸气假条,变成了晒……观礼请柬=v=当初答应接下这个班,绝逼是他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决定。

    一时间评论者众:

    【卧槽,我一只以为po主和我一样是个普通人,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po主不是说职业是老师吗?老师能有这个?还是说,如今的权n代终于开始流行起早期言情小说男主路线,放着好好的家族继承,偏要去女主学校里低调当老师?】

    【权会玩。鉴定完毕。】

    教官在网上的社交账号,肯定是不能直说自己在第一军校当教官的,他一直说的都是自己是个辛勤的园丁,每每要被自己班上的二代们气死。因为语言诙谐,有不少粉丝追捧。

    但粉丝们一直以为,他说的二代是富二代啊,或者顶天了是哪个大区区政府里官员的孩子……

    谁也想不到,这位po主教了个帝国最大的n代→→皇n代。

    于是,之后就轮到陈校长郁闷了。看着手上教官的霸气请假条,陈校长有些心塞,妈蛋,谁家员工请事假的奇葩理由,能是应邀出席围观皇太弟授封啊摔!

    最后,这位教官一开始想晒但没晒的事情,被陈校长达成了。

    陈校长是个影响者,最注重的也是各种公关方面的事情,喜欢通过各种方式为自己的学校搏版面。在网上建个堪比网红段子手影响力的校长微博,自然是他能干的出来的事情。

    所以,咳……

    那天陈校长的社交账号主页是这样哒:

    就问你们怕不怕!怕不怕!

    [图x9]

    n个霸气的请假条简直抢镜到不可思议。最不可思议的是逗比陈校长账号下的粉丝,纷纷表示,你有种发图,有种别给假啊!就是不给假!把多出来的请柬让给我!

    但是紧接着,就是陈校长拉仇恨的第二条主页消息了:

    ~\(≧▽≦)/~好消息,全校11月14号放假一天,因为校长有事!

    [晒邀请函的图x9]

    【简直不是人!】

    【一个请柬需要拍九个角度吗?丧病。】

    【求校长大大直播册封仪式,么么哒。】

    ……

    皇太弟的册封仪式,和历任君主的加冕仪式、皇室重要成员的婚丧嫁娶等各种仪式一样,会在帝国著名的征服者大教堂举行。

    这座古老的大教堂,从帝国的开国之君时期开始,就担任了十分重要的政治职能,它与皇室主要成员的一生息息相关。他们在这里接受洗礼,在这里举行成年仪式,也在这里接受爵位的册封,和结婚的祝福,最后,他们还会葬于教堂之后的皇家陵园,与历任先祖以及被特例恩准葬入陵园的伟人一起长眠。

    闻澈从未来过征服者大教堂,只在星网上见过它的全息照。今日他才明白,只有真正走到征服者大教堂前,才能感受到它的宏伟与庄严。那不是几张全息照片就能诠释清楚的,它历史的沉淀,以及文化的厚重,真的只有亲临才能感知。

    这座教堂是依据一座中心灯塔而辐射建立起来的教堂建筑群,中心灯塔的光从开启的那一刻就再没有熄灭过,因为它代表着光明神的荣恩永不覆灭。

    灯塔常年有最精英的军队驻守,怕的就是有极端分子借机生事。

    闻澈的册封仪式正式开始的第一站,就是穿着皇子礼服前往灯塔朝圣。即便那灯塔在闻澈的感觉里就只是一座灯塔,但其所代表的含义也是不容任何人亵渎的。

    悠远的钟声,在闻澈参拜的那一刻,响彻整个征服者大教堂,希望能让光明神听到。

    然后,就是闻澈站起来,和光明神一起,接受穿着隆重正装的观礼贵族、官员的单膝下跪。这是帝国如今现存的最高的礼仪。在灯塔的光芒骤然提高好几个亮度的神圣光芒里,所有人会开始默诵一段他们从小就耳熟能详的颂词。

    仪式结束后,闻澈就会去教堂旁边的偏殿里,换上皇太弟的礼服,宾客则移步圣殿,等待真正的册封仪式的开始。

    闻澈所在的偏殿里,有一张他母后加布里埃陛下亲自绘下的壁画,那是在她远嫁而来,在即将举行之前会刻绘下的,当时其实只打了一个线稿,后来她日日填补,一点点才完善了这幅壁画,据说最后一笔完成自闻澈来教堂洗礼的那日。

    帝国人一直坚信,壁画是对光明神最虔诚的信仰。

    即便就闻澈所知,加布里埃陛下来自β星球,而β星根本不信仰光明神。但加布里埃还是亲自一点点画下了这幅献给光明神的画。

    闻澈在彩排那日,发现了壁画里的小秘密,加布里埃在画里藏了一句话——妈妈爱你,希望你能永远快乐。

    这个“你”是谁,好像已经不言而喻。

    彩排那日,闻澈站在壁画前看了很久,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流了下来。他好像借着这幅壁画,回忆起了纷杂的旧事,又好像没有,只是出自他的臆想。

    但他的脑海里还是止不住的翻涌起了好几个画面。

    有皇后加布里埃漂亮的面容,有她温柔的声音,还有她在最后被废去皇后之位时,对先帝提出的一个匪夷所思的要求,她什么都可以不要,只希望能保留征服者大教堂的偏殿里她亲自所绘的那副壁画。

    先帝同意了,虽然他也同样觉得皇后的要求有点莫名其妙。

    多年后的今天,闻澈才终于解开了这个谜题,因为这幅画代表着加布里埃陛下全部的母爱,从她认命远嫁γ星系的那一刻起,她就在期待着能有一个孩子。一个不需要多聪明,也不需要多可爱,只需要属于她的孩子。她在壁画里藏下了她对孩子全部的希望——快乐。

    因为那是加布里埃觉得,身为皇室成员所能拥有的最奢侈的感情。也是她身为一个母亲,对自己孩子最单纯又最强烈的期盼,得到她所得不到的东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818皇室那对汪男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雾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十并收藏818皇室那对汪男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