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818皇室那对汪男男 > 第45章 道四十五声万岁:

第45章 道四十五声万岁: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星历1114年11月14日,首都星标准时上午10点整,还在帝国统治内的七十几个大区,几千亿人口,同时收看了皇太弟的册封仪式。

    “……这次仪式的隆重华丽,是近百年内的绝无仅有。”

    由皇室控股的传媒公司,负责全程跟进了这次仪式的直播,还配置了最专业的主持人搭档对此讲解。好比征服者大教堂的历史,能够在现场观礼的权贵头衔,闻澈殿下的个人简历,以及第一次全部展示在观众眼前的皇家用具,间或还会穿插一些可以对外公布的皇室小趣闻。

    全息投影的直播,让观众仿若身临亲近的去感受了美轮美奂的教堂,贵气庄严的仪式,再配上主持人严肃又不失幽默的讲解,让这场册封仪式成为了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直播。

    在线人数一直在不断攀升,当换上皇太弟礼服的闻澈,出现在教堂圣殿门口的那一刻,人数达到了峰值。

    【我的老公怎么可以这么帅!】

    【楼上简直禽兽,殿下才十四啊!我只想说,放开那个殿下,让我来!】

    【这种时候插弹幕什么的最讨厌了!不要挡殿下的脸!】

    在帝国最顶尖的古典乐大师亲自谱曲,皇家交响乐团现场演奏的仪式曲奏响的那一刻,事先经过充分排练的闻澈,踏着节奏点,以尊贵大气的仪态,缓缓从礼堂的门口开始,踏上了一路铺到了圣坛前的玄色地毯。地毯上编织着清晰可见的荆棘图案,预示着这不是一段好走的人生路,也预示着走过地毯的人终将披荆斩棘,带领帝国走向新的辉煌。

    熟悉皇室各种仪式流程的首都星权贵们,有不少在看到这地毯之后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这条别称“荆棘之路”的地毯,很多时候只会出现在历任君主的加冕仪式上。

    荆棘之路出现在继承人的册封仪式上的先例,也不是没有,但往往只预示着两种未来,要么是继承者承载着现任君主最深沉的厚爱,要么就是……捧杀。越制的物品,从来都是一柄双刃剑,既可以是荣宠,也可以是被罢黜的由头。

    不少老而成精的权贵都默契的垂下了自己的眼睑,只在心里默默想了一句明帝还真是可怕。

    明帝的身体虽然被诊断为药石无用,但谁也不敢肯定他就真的活不下去了,毕竟如今科技日新月异的速度已经到了上午刚到手的东西,下午就有可能过时了。谁也不敢肯定这么能撑的明帝,会不会真的撑到治好自己的那天。

    如果明帝好了,那嫡子澈的身份就尴尬了。

    所以,明帝才会在册封仪式上埋下这样的伏笔吧,如果他治不好,那如今的一幕就是明帝对嫡子澈的宠爱,如果治好了,那就借此治嫡子澈的罪。

    整个帝国吃过明帝亏的权贵,真的是都不会吝啬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明帝的。

    但天知道,“明帝”和顾准真的只是想给闻澈最好的一切,甚至连闻澈自己都不需要知道他到底拥有了多好的一切。

    “荆棘之路”那头的圣坛后,就是一个稳稳立于光明神神像前的黄金王座。

    “整座征服者大教堂的价值,加起来大概都没有这个王座值钱。”主持人适时插嘴介绍道。

    这是帝国开国之君曾坐过的王座,而帝国的每一任君主,一生中其实很少能有实际的机会坐在这上面。如今,穿着一层又一层繁复皇袍的明帝,正手握与他齐高的君主权杖,不怒自威、高深莫测的坐在那上面,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真实想法,只感觉到一股霸气扑面而来。

    不管是在现场观礼的权贵,还是通过星网直播观礼的普通公民,亦或是主持人,都不由自主的在看到这样的明帝时,想到了明帝的名号——“屠戮者”。

    xx者,这是只有帝国君主才会拥有的名号。

    并不是每一任君主都会拥有名号,拥有了名号,也不一定就是一件什么好事,但这个名号却有着绝对的代表性。

    好比帝国初代君主的名号——“征服者”,不少人都以此代称这位伟大的帝王;也好比充满讽刺性的“忏悔者”,这是先帝那个众所周知的无能的祖父,在死后被冠以的名号,帝国由盛转衰的转折点就是从他开始;明帝的“屠戮者”,则是在他上位后血洗了九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后得到的,不知道他自己作何感想,反正他并没有禁止大家这么称呼他。

    不得不说,屠戮者真的是一个蛮具有威慑性的名号的,这让明帝下达很多政令的时候,都异常顺畅,根本没人敢跳出来辩驳。

    但是,高压铁血的压的太狠了,有时候也不见得是好事。

    幸而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皇太弟闻澈出现了,他少年的外表很容易就让人觉得这是个心软的孩子,即便有些中二,却也是热血的、想要为帝国做些什么的、好的中二,这极大的缓和了国内本越来越激烈的社会矛盾。

    已经不少人都在期待着嫡子澈能早日登基了。如今这个为闻澈继承者的身份正名的册封仪式,在这些人看来就是:“早在嫡子澈被重新迎回首都星的那一天,就该这么做了。”

    闻澈拖地的外袍慢慢划过荆棘地毯,在众人的祝福中,走向了光明。

    等在圣坛后面的,除了“明帝”以外,还有不少宫廷礼仪官、侍从官,以及……

    到场表达了支持态度的两位西方的亲王姐妹,她们的容貌张扬又艳丽,拥有者一头一模一样如火的红色大波浪卷长发,眉眼间依稀能看到和苏半夏相似的地方,她们坐在“明帝”的左手边;

    明帝的右手边,则是一位看上去很严肃自持的中年人,闻澈的家教很多年前就曾为闻澈讲解过,这是北方的亲王,是个……挺让人一言难尽的人;

    北方亲王的旁边,站着一个不比闻澈大多少岁的少年,头发像金子一样闪亮,他脸上装逼的笑容比他的头发更闪亮,一身圣子候补的白色礼服已经昭示了他的身份。

    教宗被明帝气狠了,拒绝让任何高级的神职人员出席册封仪式,他以为这样一来就能让皇室屈服,谁曾想……他最后却被他的得意门生给毫不犹豫的捅了一刀。这位圣子候补就是前往了远东前线,名声大噪的那位圣子候补,他的出席自然是顾准从中牵线搭桥。

    ……事前……

    圣子候补就像是天生没有骨头一样,只要没有外人在,他就总爱依靠着什么,坐没坐相,站没站相,随性的可怕,一如他说话的态度:“我要是出席了皇太弟的册封仪式,我的老师可不会高兴。”

    “你瞒着你的老师,从远东防线上跟着顾准回到首都星,我想教宗也不会觉得高兴的。”“明帝”冷笑了一声。

    圣子候补耸耸肩,好吧,他其实对于教宗会不会高兴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我和顾上将回来,是因为我和顾上将一直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互惠互利。出席皇太弟的册封仪式,又能让我得到什么呢?冒着得罪我老师的风险,万一我因此当不了圣子,很不划算诶。”

    比起自家老师的伪善,圣子候补更愿意把话说在明处,他就是个唯利是图的小人,他也没打算改变什么。

    “那你想当教宗吗?”“明帝”笑着提出了他的交换条件。

    “你能帮我当上教宗?”

    “我能在你自己努力当教宗的路上,表示出支持的态度。”

    “哪怕我当上教宗后的第一件事是毁掉光明神教,你也不介意?”

    “如果你能毁掉,我和阿澈都会感激不尽。”

    不得不说,“明帝”和顾准虽然精分了,但脑回路还是一个人,说服别人的时候用的条件都差不多,鼓动对方造反,自己表示支持,然后空手套白狼。

    ……册封仪式上……

    圣子候补到底答没答应“明帝”,从他现身册封仪式的那一刻,就已经不用多说了。他无所畏惧的看着给了他一个特写镜头的摄像机,笑容神圣,眼神深处却充满了对他老师的挑衅。他心想着,早在他的老师压下害死他妹妹的大主教的事情时,他的老师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的。

    明帝与亲王同坐,只不过亲王所坐座位的椅子靠背要比王座和后座低矮的多。但亲王们至少有座,其他人可都是站着的,好比圣子候补。

    也好比一身军礼服的顾准。

    在闻澈走到圣坛之前,顾准一步迈出,单膝跪在了闻澈眼前,预示着他是所有权贵中第一个向闻澈宣誓效忠的。

    好吧,闻澈原本推荐的人是苏半夏,在他的意识里,那才是第一个对他表示效忠的人。

    但是……结局大家都看到了,如今露脸单膝下跪的是顾准。闻澈没打算问为什么,因为他感觉自己问了也不会懂。

    在主持人介绍了这一动作背后所代表的含义时,网上再一次炸了。

    【顾上将第一个宣誓了效忠?我天。这么早就站队真的可以吗?陛下的内心肯定很复杂。】

    【我总感觉殿下是开了挂的。】

    【一会儿要是说祝士衡(哑叔)是殿下的专属骑士,我都不会觉得惊讶的!】

    好吧,闻澈并没有专属骑士,在成为皇太弟之后,仍然没有册封专属骑士,他也算是历史上的独一个。但无论如何,闻澈都不想让任何人取代少游,而“明帝”和顾准也出于自己的私心,纵容了闻澈的想法。有侍卫也是一样的嘛,毕竟这些侍卫本就是科班出身的王庭骑士团的团员。

    闻澈表面从容,内心其实已经紧张到心都快要跳出来了,他根本不敢看两旁站立观礼的权贵,倒是反而显出了一派目下无尘的高贵。

    在顾准代表所有的效忠者念完效忠誓词后,闻澈才终于踏上了圣坛。

    两个礼仪官上前,帮助闻澈行云流水般褪下了最外面的外袍。

    主持人很是时候的介绍:“一会儿闻澈殿下,就要穿上传说中一生只能穿一次的继承者大氅了。那是一件真正的古董,不少君主甚至都不曾穿过,因为他们没有当过继承者。换上这件大氅在册封仪式上是十分重要的一环,代表着‘荣耀加身’。”

    那件继承者大氅就叫“荣耀”,故事典故简单粗暴到让闻澈想哭。只能说,最初制定了这个延续至今的仪式流程的开国皇帝,是个很有想法的人。

    在穿上“荣耀”之前,就是圣子候补的“表演”时间了。

    他向前几步,走到圣坛前,摊开一本厚重的金边古籍,对着闻澈开始朗诵他其实早就烂熟于心的祝福颂词。

    颂词到底讲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很长,又枯燥,又无聊。这对所有人都是一个考验,哪怕明知道它很无聊,也不能表现在脸上,因为那会被看做是对开国之君和光明神的双重不敬。闻澈最惨,他不仅不能表现出无聊,还要时刻注意听,因为此时所有的摄像头和观众的视线,都聚焦在了他和圣子候补身上。

    圣子候补是个演技派,朗诵这么长的长篇他不仅一点都不觉得无聊,反而还抑扬顿挫、表情丰富,一看就是专业吃这碗饭的。

    闻澈穷极无聊,开始担心起圣子候补会不会口渴。

    圣子候补当然不会口渴,朗诵这些也是有小技巧的,他练的是童子功,早已经把握好了节奏,不至于让自己念到最后嗓子冒烟。

    颂词之所以这么长,是因为要……拖延时间。

    是的,就是拖延时间。

    当颂词念完的那一刻,正好会有上升到一定高度的阳光,从礼堂神像前最高的彩色玻璃窗射下,仿佛让站在圣坛前的圣子候补和闻澈真的沐浴在了光明神的神恩中,从神像到两人都在发着柔和的光。

    放在古代,这便是神迹;放在现在……那就是开国皇帝真的是个很有想法的脑洞boy啊,就像是闻澈一样。

    阳光照到了,祝福的颂词也终于念到了头。大家一起高声念诵最后一句:“愿光明神同在。”

    然后,闻澈就要单膝下跪了。

    圣子候补退下,穿着玄色帝袍的“明帝”走到闻澈头顶前,在将自己手中的帝王权杖交给随从官保管之后,“明帝”拿过了放在红天鹅绒铺垫的厚实托垫上继承者头冠,上面缀着五颗极其珍贵的珠宝,每一颗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名字和光辉历史,在阳光下闪着流光溢彩。

    “明帝”高举头冠,在说完他的祝福后,便将头冠戴在了闻澈的头上。

    礼成,所有人起立鼓掌。

    在雷鸣的掌声中,带着头冠的闻澈起身,缓缓转过去面对观礼的权贵,在另外四个宫廷官的伺候下,穿上“荣耀”,并举起“明帝”赐予他的继承者权杖。

    从这一刻起,闻澈终于成为了真正的皇太弟。

    【殿下千岁】

    【殿下千岁】

    【殿下千岁】

    无论是星网上,还是现场都响起了山呼海啸的声音。荣耀大氅是那么的大,将披上他的闻澈衬得愈发娇小白皙,而在闻澈真正穿上的那一刻,他才明白了这件大氅的玄机,它看上去再华贵不过,却也再沉重不过。

    欲袭荣耀,必承其重。

    ……这是只有当过继承者的君主,才能够感受到的来自开国之君的最后一次心灵鸡汤。大概再没有谁的先祖能这么会玩了。

    册封仪式到这里,其实还没有结束。

    闻澈再一次回到了偏殿,在侍从官的帮助下,珍而又重的脱下了“荣耀”。这一次在偏殿陪着闻澈的,还有“明帝”、顾准以及闻澈的两个好友。

    闻澈终于褪去了紧张,变得脑洞大开,他一边吃着甜食补充体力,一变还不忘问:“要是‘荣耀’穿着他的人走动时,不小心被扯坏了怎么办?”

    不要笑,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意外。毕竟这件大氅上实在是装饰了太多没必要的东西,丝线,珠宝,林林总总,好看是好看,但真是太重了,又拖地,很容易就能让穿着它的人来个平地摔啊!

    在帝国无数权贵面前……平地摔……这画面简直美到无法想象。

    但是“明帝”和顾准同时说的却是:“你以为没人摔过吗?”

    “……”那怎么办啊?闻澈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他止不住的开始脑补某忍继承人平地摔的画面,所有权贵露出想笑又不敢笑的古怪模样。

    “幸好当时还不流行直播。”禾和解释道。事实上,直播各种皇家仪式,这还是近几十年内才出现的事情呢。哪怕科技再发达,皇室都一直端着它古老又神秘的架子。直至后来不得不开始走亲民路线,这才有了直播。而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皇室这些年唯一举办过继承人册封的,就只有闻澈了。

    “我要是摔了可怎么办啊啊啊!!!”闻澈双手捧脸,崩溃异常。

    “你不是没摔嘛。”苏半夏大大咧咧道,她穿了一身十分华丽的蓬蓬裙,到处都是蕾丝和缎带,要多少女有多少女,但她本人的的坐姿却……要多汉子有多汉子,说话的神情也特别破坏她淑女的画风,“现在后怕个毛线啊。”

    “我们安排了人扶着你,没注意到吗?”“明帝”和顾准再次同频。

    顾准在说完之后,暗暗瞪了一眼“明帝”,不明白这货为什么脑回路总是和自己这么相似,真讨厌啊。

    闻澈摇了摇头,他当时只顾上紧张了,连顾准和“明帝”的脸都没怎么看得进去,又哪里看得到他身边有没有人?

    看着已经被装入特殊珍藏古董衣服的箱子里的荣耀大氅,闻澈发出了和他很多先祖一样的感慨,怪不得一辈子只穿一次。这穿多了还得了?开国皇帝当年到底是怎么想的?

    在从里到外又换了一身皇太弟礼服后,带着头冠的闻澈,就带着观礼的权贵再一次去了大教堂的中心灯塔,以皇太弟的身份进行了又一次的朝拜。如何让头冠在朝拜的时候不掉下去,也是一门需要苦练的技艺。

    闻澈的幸运点大概都点在了今天,一切顺遂,没有出丑。不过他还是忍不住想,要是头冠碎了,会怎么样呢?

    “修补,实在不行就换一个。”“明帝”事后回答了闻澈的小困惑,事实上,闻澈头上这个头冠,其实已经是10.0版了。还是那句话,反正那个时候没直播。

    参拜完光明神,闻澈还要带着人去参拜历任君主的陵寝。

    征服者大教堂在每一任君主登基后,基本都要翻修一边,因为他们要开始为自己日后的长眠之地做装修。

    这导致……征服者大教堂虽然主体是哥特式,但后面的建筑群实则千奇百怪。不同的君主,不同的审美,他们都各自在自己的历史上,让这座大教堂不断的朝着最诡异的方向奔驰着。闻澈甚至看到了一个圆形的建筑,真的很圆,漂浮在空中。

    禾和在一边还和闻澈悄悄介绍:“这是所有宫廷税务官都会恨不能最先毁掉的建筑。”

    实在是太浪费钱了。

    明帝的陵寝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修建好了,因为大家总以为他随时都会住进去,但……他至今挺立。

    在明帝旁边,就是先帝了,自以为胸藏丘壑,但在全帝国眼中,他不过就是个辜负了皇后的花花公子。

    闻澈虽然以为自己是穿越的,但他还是莫名的想要拒绝参拜先帝。

    然后,他就成功了。

    因为“明帝”出面阻止了,替闻澈解决了这件事。权贵们也都装聋作哑,假装没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毕竟“明帝”和先帝的关系,咳……

    皇后加布里埃因为是废后,没能葬入征服者大教堂。

    “明帝”很明确的告诉了闻澈:“等你登基后,你想让陛下葬在哪里,就葬在哪里。”

    闻澈看了看先帝的陵寝有些为难,因为他觉得皇后加布里埃大概死都不会想要和先帝合葬的,他还需要想想这事。

    祭拜完先祖,该回枫丹白露宫,为典礼之后的宴会做准备了。在此之前,闻澈还需要取道首都星最主要的干道凯旋路,坐在镀金的皇家马车里,接受绿荫两旁的围观群众的欢呼与夹道欢迎。这些观众都是从全国各地甄选出来的观礼代表,事先查了一遍又一遍,绝不会让任何可疑的人混入首都星。

    不过,即便如此了,负责保护闻澈的军人侍卫都仍然是提高了百分之三百的戒心,生怕出现什么狗血的刺杀事件。

    闻澈觉得不需要刺客动手,他就要死了。累死的!对外挥手,微笑,一直维持着这个动作,他感觉自己整个人快要僵硬了,要不是在军校训练了这么长时间,他肯定吃不消。因为凯旋路实在是……太tmd长了!马车这种古老的工具更是慢到不可思议!

    一想到未来还有可能要来这么一次,闻澈就生无可恋。qaq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818皇室那对汪男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雾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十并收藏818皇室那对汪男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