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诺澜的历练之旅 > 第72章 笑傲湖(二)

第72章 笑傲湖(二)

作者:待放的蔷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到令狐冲又是把脉,又是伸出舌头检查的怪样,诺澜忍不住开心的笑出了声。

    令狐冲眼睛机灵的一转,假装恍然大悟般指着诺澜说道:“好哇,小师妹,分明是你把我的酒换成水了,还敢调笑大师兄。”

    “我真的没有换你的酒,大师兄你与那坛子可是形影不离的,我哪里有机会调换啊!”诺澜确实没有换酒,只是她刚刚射花枝的时候调皮的向那坛中投了一片空间种植的去味草叶子,将那酒味化了个干净。

    令狐冲纳闷儿的嘀咕道:“那倒也是,小师妹要真是换了酒我不可能一点儿没发觉呀,可是……”

    诺澜假装失望的叹了口气,说道:“唉,可惜了我屋子后面埋着的那些酒啊,本来还打算留给大师兄喝的,现在大师兄居然冤枉了我,那些酒还是给我爹喝好了!”

    “别,别,我的好师妹,那可是你亲手酿的美酒,师傅他老人家不喜欢喝酒,还是给我吧。”令狐冲着急的直起身解释,可是驴子背上重心不稳歪了一下,令狐冲一下子就从竹筐里倒了出去,掉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儿,弄得灰头土脸的,衬着满头的野花真像个‘叫花子’!

    诺澜捂着肚子爆笑,谁知身下的驴儿一颠,没把她摔下去,倒是把扎的头发给弄散了。

    令狐冲一边把头发上、胡子上的花枝往下拔,一边说道:“就你调皮!小师妹,你不要笑了,小心脸上痘掉下来啦!”

    诺澜这才想起来自己易了容,现在是个皮肤黝黑,满脸痘疮的丑姑娘,而令狐冲则改妆成一个老头子。她说道:“放心吧,我贴得可稳当了,不会那么容易就掉的,倒是大师兄你小心点,不要把你的胡子扯掉了。诶,你说,我再帮你添几道皱纹怎么样?”

    令狐冲立马装腔做一老人,要玩笑一番,却突然停住倾听一番后,说道:“前面有人,小师妹你先走,我去看看。”令狐冲说完就迅速跑了。

    诺澜慢悠悠的下了驴背,从身上摸出把木梳一下一下梳起头发来,她早就发现林中有大批人马在奔走了,不过却没多少好奇心观看。

    她和令狐冲前几日就到了这福州,令狐冲打探了一下城中的情况,就在北面的城郊买了一间酒肆做落脚点。两人今日正是进城买了菜回来。

    这次岳不群收到消息,青城派调动大批人手向福建进发,同时魔教中人最近也在福州活动频繁,所以他派了岳灵珊和令狐冲一起到福州来打探情况、观察动静。

    诺澜一听这件事就知道岳不群对辟邪剑谱还没有死心。她本来是不想来的,因为这里是笑傲剧情的开始,也是原剧中岳灵珊悲剧的开始。福威镖局的灭门惨案,她不敢保证自己看到那样的惨剧会不会忍不住出手阻止。

    但是福州她又一定要来,为了保护岳不群的面具永远不被揭开,为了日后世上少几个人不男不女,她决定让辟邪剑谱永不出现。

    所以在到福州的第三天,她支开令狐冲偷偷的去了向阳巷林家老宅,那老宅早已没了人居住,只有两个老头儿看着,随便来个三脚猫功法的武林中人他们都发现不了,更别说诺澜了。

    知道剧情就是有这点好处,诺澜很轻易就找到了那副画着达摩祖师的图,朝着他剑诀手指的方向,在房顶上找到了那件记载着辟邪剑谱的红色袈裟。诺澜也没细看就将这件江湖人人争抢的剑谱收进了空间里。

    所以她这次到福州的目的已经达成,对其他什么事情都有点提不起兴趣来。

    等她将两头毛驴赶回酒肆,取了蔬菜点火做饭,令狐冲才匆匆的回来,说道:“小师妹,快点准备一下,福威镖局的打猎的人要经过这里了。”

    话音刚落,噔噔的马蹄声伴着人群大声的说笑声已经近了,令狐冲扮作店家赶紧出去招呼。

    诺澜一边烧火,一边从厨房的间隔空隙中看到一个十*岁的锦衣少年当先走了进来,诺澜来到福州几日,知道此人便是福威镖局的少镖头林平之,毕竟在福州,他也是个经常露面的名人了。

    只见他相貌堂堂、举止大方,果然是个意气风发的英俊小生。诺澜不禁想起原剧中,表面上是林平之为了救被调戏的岳灵珊误杀了余沧海的儿子,接着便是一家灭门,父母惨死。

    林平之后期心理扭曲,他将自己的悲惨怪在岳灵珊身上,觉得一切悲剧都是从遇到岳灵珊那天开始的。岂不知道,实际上林平之才是岳灵珊的劫数。

    青城派为了林家的辟邪剑谱筹谋已久,从他们一直在偷练辟邪剑法就可以看得出来,甚至更早的时候,一直拒绝林家的礼物,却在这一年突然接受,这些都是要动手的征兆。而且,要不是有预备,怎么能在短短时间内就将镖局的福州总局和江西、湖南、湖北等各省分局全部都给铲除了。

    林家之人武力值又不高,却有着名声赫赫的辟邪剑谱,犹如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儿抱着块金子行于闹市之中,却不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所以无论怎样,余沧海都会找到借口对林家出手的。

    虽然心里早已有了答案,但是诺澜今天倒还是想要亲眼看看,没了岳灵珊出现,林平之还会不会杀了余人彦,福威镖局还会不会被灭门。

    后面跟着进来四个青布短衣的镖师,对林平之十分奉承周到,其中一个汉子将一只野鸡、一只兔子递给令狐冲叫他炒了端上来找到他们的少镖头,另一个汉子吵着上酒。

    这酒肆虽简陋不起眼,却存有一些上好的竹叶青,要不然也不能叫爱酒的令狐冲相中买下。这几天要不是诺澜阻止留下了几坛子留在外面充场面,恐怕这里的酒都要被令狐冲喝干了,还装什么开酒肆呢。如今,诺澜只管在厨房里做饭,外面叫酒叫菜什么的一概不理。

    诺澜拿刀切菜,听着令狐冲一边上酒一边编故事讲诉他们的来历,这时外面进来两个满嘴都是‘格老子’‘龟儿子’的川西汉子,诺澜知道这是青城派的人来了。

    青城派的这两个人是无意中经过这里还是打听好了故意跟来这儿的,诺澜更倾向于后者,毕竟这两人从进酒肆开始言语行为就表现得十分高调。诺澜用神识仔细观察,还发现那两人说话时眼角始终都没有离开过林平之。

    诺澜一直呆在厨房没出去,但是对外面发生的事却一清二楚。听着那两个川汉子口里污言秽语对着林平之极尽侮辱,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激怒林平之让他先动手,这样他们就有了对付福威镖局用的理由了。

    两方人马由口舌之争发展到大打出手也不过是片刻的事。目前看来,福威镖局五个人对青城派的两个人却完全处于下风,林平之更是没有还手之力,被余人彦压着打,逼着叫爷爷!

    诺澜看到这一幕感叹哪里都是弱肉强食,只有强者才能谈生存、谈尊严,一颗向上的心更坚定了。

    事情发展到这里,她很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只是她还在犹豫要不要阻止这场凶杀案的时候,林平之的刀子已经捅进了余人彦的肚子。

    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地面,双方都停止打斗,惊愕的看着。只是余人彦遗言都还没有交代完就咽了气,而他的同伴,那个姓贾的,在大家都以为他要拼命的时候,他却匆匆的奔出去骑马跑了。

    诺澜悄无声息的从后门出了酒肆,运起凌波微步向北追去,不一会儿便看到了前面骑马狂奔的贾人达。诺澜右手五指微曲,用内力从地上吸取一粒石子,屈指一弹射出,前面的贾人达被击中后心穴道不能动弹马上就落下马来,滚到了路边的树林里。

    看到那个点了他穴道的高人慢慢朝他走来,明明是个穿着灰衣、满脸麻子的丑女,动作却好像柔弱淑女那样仪态万千,贾人达却万万不敢小看她,毕竟自己现在趴在地上浑身不能动弹,就是出自这个女子的手。

    发现眼前之人并没有杀气,贾人达心底稍安,尽量压住心里的惊恐问道:“阁下是谁?在下是青城派贾人达,与阁下无冤无仇……”

    很快他就没有机会说出下面的话了,因为诺澜什么都没说,直接‘咔嚓’拧断了他的脖子。

    对于经历多世,也算个老江湖的诺澜来说,杀个把人也没什么心理压力,更别说这还是个她不熟悉却又十分讨厌的青城派的人。

    诺澜并没有处理尸体,这里树林里的食肉动物不少,相信青城派的人即便是找到尸体也辨别不出他是怎么死的了,更可况诺澜这手法没什么特别的,怎么都不会联系到华山派身上就是了。

    诺澜出去解决贾人达也就用了两刻钟左右,回到酒肆的时候,福威镖局的人还在菜园子里掩埋余人彦的尸体。

    诺澜假装小心翼翼的挪到令狐冲身边,马上就被那个姓郑的镖头发现了,他怒瞪着这个诺澜问道:“你是何人?”

    诺澜低着头,假装害怕的往令狐冲背后躲,令狐冲赶紧解释道:“她是小老儿的闺女。”

    郑镖头邹着眉,狐疑的打量这个丑丫头,问道:“她是你女儿?刚刚怎么没有见过你?”

    令狐冲解释道:“她打小就胆小怕生,我就让她在厨房……”

    “住口,谁问你了?”郑镖头喝住了令狐冲,冲诺澜问道:“小丫头,你来说,刚刚你在哪儿?”

    诺澜假装吓得哆嗦,声音又尖又细的说道:“我…我胆小,刚刚见着人打架,好吓人,就跑…跑出去躲起来了……”

    没见过世面的丫头胆小怕事也倒说得通,郑镖头倒没有怀疑她什么。之后给了他们二十几两银子,又是一番言语,连哄带吓的,一群人将尸体料理了,又收拾了店中的血迹才匆匆的走了。

    诺澜和令狐冲在他们走后不久也收拾东西匆匆离开。不过走前诺澜特别注意了,确定没有什么会引人怀疑的东西留下才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诺澜的历练之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待放的蔷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待放的蔷薇并收藏[综]诺澜的历练之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