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诺澜的历练之旅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第一百五十四章

作者:待放的蔷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宇翔那边见到的是假的快活王,而白飞飞暗中跟着宋离,却见到了真正的快活王。

    宋离跟着暗记来到一处郊外树林,拜见了快活王,却被他问道:“宋离,你这两天去了哪里?”

    “属下……”宋离慢吞吞的开口,私心里,他并不想将白飞飞的事说出来。

    快活王一抬手止住他的话,继续说道:“你可知道,回快活城的轿队在落鹰峡遇到了埋伏……”

    “啊!”宋离惊呼出声,此次迎亲轿队本是由他带领,但是他失踪的时候,轿队出了事,他怎能不吃惊。

    快活王叹了口气,说道:“损失惨重,死了不少手下,宝物更是被那伙来历不明的人抢走……”

    “属下办事不利,请主上责罚。”宋离一听,急忙跪下请罪。

    快活王不提责罚的事,却说道:“轿队的事暂且不说,听说三宝中的九珠连环在之前就被人劫走了,而那个人正是带走你的人,你知道她是谁吗?”

    “属下,”宋离顿了一下说道:“属下不知。”白飞飞拿走了九珠连环的时候,他虽然中毒昏倒却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所以这事他是知道一些的,只是这时候却没有说出来。

    “不知?”快活王上下打量他,继而说道:“听说你中毒了,怎么样?毒已经解了吗?”

    宋离抱拳答道:“多谢主上关心,宋离的伤已无大碍。”

    “伤好了?”快活王突然变了脸色,挥手给了宋离一掌。

    看到宋离被打飞出去,不远处的白飞飞惊得“啊”了一声,飞身出去接住宋离,可是这时快活王又打出一掌,白飞飞匆忙之下,一手托住宋离,一手前伸硬和他接了一掌。

    快活王功力何其深厚,近年来更是有天下无敌之势,白飞飞虽然自小得诺澜调、教,练的是诺澜升级修改过的幽灵秘籍,可仓促之下硬与快活王比功力,还是差了一筹。

    所以,托着宋离落地后,她后退了三步才稳住身形,一丝鲜血忍不住从唇角溢出,已是受了内伤。

    “飞飞!”宋离看着突然出现的白飞飞,极为震惊,更何况,她还为了救他受了伤。

    白飞飞松开宋离,转身面对快活王说道:“快活王的武功,我白飞飞今天领教了。”

    “白飞飞,哼!”快活王十分肯定的说道:“就是你打伤了宋离,抢走了九珠连环。”

    “主上!”快活王显然积威甚深,宋离一听顾不得伤势赶紧跪下,紧张的求道:“属下会尽快找回失踪的三宝,求主上饶过她吧。”

    “宋离,不要你求他。”白飞飞虽然受了内伤,却气势不弱,叫道:“快活王,要不是你背后偷袭,我才没那么容易被你伤到。”

    “背后偷袭?笑话!”快活王昂首笑道:“我快活王要杀什么人,用得着背后偷袭吗!”

    “谁敢杀我的女儿!”突然,一阵女声由远及近传来,一队身穿白衣,带着鬼面的女子犹如鬼魅,速度极快的穿梭于林中,话音刚落人便到了眼前。

    领头的女子速度最快,站定了后面的一群女子才跟上来,她面上带着蝶舞面具,遮住了上半边脸,身上罩着一层蝉翼纱,夜风吹过,衣裙飘飘,身姿摇曳,不似鬼魅,却恍如仙子,白飞飞却惊喜的朝她叫道:“娘!”

    “幽灵宫的!”快活王看她们装扮行事便认了出来,不以为然的问道:“哼,不知幽灵宫现在是谁当家?”

    “柴玉关,二十年不见,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吗?”诺澜说着轻轻摘下了脸上的面具,一张清秀年轻的面庞出现在众人眼前。

    “你是白静?”快活王马上又否决了,摇着头说:“不,不可能,白静明明被烧死了。就算没死,那也应该是四十来岁的人了,你看起来却像是二十来岁的姑娘!”

    诺澜嗤笑道:“柴玉关,你老了,连自己的眼睛也不敢相信了。”

    快活王敛了面色,问道:“你真是白静,这到底是练的什么功夫?难道幽灵秘籍可以使人容颜不老!”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难道你现在还在妄想得到它。”诺澜嗤笑一声,又故意说道:“当年你不就是为了得到幽灵秘籍,不惜虚情假意,委身于白静,可惜呀可惜,你委曲求全,最后也没得到它。”

    “你!”快活王被诺澜的话折损了颜面,可是几十年的养气功夫,也不会那么容易动怒,他忍下一口气,说道:“白静,看在你我夫妻一场,今天我就暂且放过你,你走吧。”

    诺澜嫌弃的说道:“别假惺惺的跟我提什么夫妻,真叫我恶心,白静早就死了,就在你端起那碗打胎药,在那场大火里烧没了。”没有人知道诺澜说的真话,真正的白静已经在那场大火中死了。

    快活王不以为意的说道:“你恨我,也对,是我端的打胎药给你,可是幽灵宫大火是你为了追我,自己打翻了烛台导致的。是我做的我承认,不是我做的,我绝不承认。”

    “好,既然如此,今天就在这里做个了断。”诺澜说道:“你不是想要知道我练的是什么功夫吗?现在就让你领教。”

    说着诺澜从腰上抽出一根鞭子,对着快活王就抽了过去。快活王站在原地,发出掌力想要将她的鞭子打偏,可是却发现居然没有效果,只得侧身闪避,可是诺澜的鞭子又岂是那么容易躲掉的。

    活了几千年,穿了几十次,诺澜使鞭子的时间比他的活过的岁数还要长,早就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了。鞭影重重,在快活王身上脸上留下一条条血痕,有的甚至清晰见骨。

    快活王越打越惊骇,重重鞭影的笼罩下,他根本近不了白静的身,打出去的内力也被她一一化解,他越打越气,已然用了全力,可是白静好似闲庭信步,还有余力。

    想不到二十年不见,她的武功居然练到如此深不可测。当年,若是他拿到幽灵秘籍,岂不是早就天下无敌。也不会用了十八年才聚齐三宝,错失媚娘......

    诺澜一边甩鞭子还能一边走神想到,原来的白静为了报复快活王,将仇恨转嫁到白飞飞身上,从小鞭打她,折磨她,毁了她的一辈子。

    如今,她成了白静,虽然那些事情已经不可能再发生,可是她用白静的鞭子打在了快活王身上。从此,他们之间的旧账一笔勾销。

    快活王躲不过诺澜的鞭子,浑身疼痛,打得冒火,犹如疯魔一般大吼大叫,双掌向四周频频打出,周围的人被他的功力所震,东倒西歪,四下躲避,他炸断了几棵树,炸出了几个坑,更是震断了诺澜的鞭子。

    这鞭子材料一般,果然不行,回去再做根好的。诺澜弃了鞭子,飞身上前,与快活王拼起了掌力,最后一掌打在他肩膀,将他打的吐血才停下。

    快活王一身狼狈,恨声道:“好,好样的。”

    “柴玉关,今日比过一场,从此你我恩怨一笔勾销。至于我的女儿飞飞,你打了她一掌,我也回敬你一掌,从此,你休想再动她一下。”诺澜说完,朝手下命令道:“我们走。”

    “是,宫主。”幽灵宫属下齐声应道,跟着诺澜走了。

    白飞飞本来就受了伤,刚刚被两大高手打斗的气劲冲开,还好宋离扶住了她,此时要走,她不舍的说道:“宋大哥,你跟我们走吧。”

    “不,飞飞,”宋离看了看快活王那边,坚定的说道:“你快走吧。”

    “世上竟有你这样傻的人,傻瓜!”白飞飞气得转身走了,一路气呼呼的嘟囔道:“什么气使,是受气包还差不多,被欺负了也不知道反抗,被打了还对那个快活王效忠,傻瓜,死心眼……”

    “飞飞。”

    白飞飞闻声顿住,抬头看到前面停下等她的诺澜,高兴的叫道:“娘。”

    诺澜向她招手,说道:“飞飞,过来娘看看你的伤。”

    诺澜手里好药众多,又有她为她运功疗伤,所以白飞飞的伤倒是没有什么大碍。

    幽灵宫一行人走了个干净,宋离上前要去扶快活王,听到他说:“不对啊?白飞飞怎么会是她的女儿?”

    宋离关心的叫道:“主上,您的伤……”

    “死不了!”快活王强撑着,没好气的说道。

    宋离低头说道:“依属下看,主上还是尽快回快活城,请神医……”

    快活王打断宋离,对他命令道:“不急,你先找到媚娘,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诺澜帮白飞飞运完功,出门便听手下禀报,快活王没有回快活城,反而连夜去刨了朱家夫人李媚娘的坟,她不禁摇头笑道:“可笑啊可笑,他若是真的爱她,也不会十八年也不去看一眼,就算本人不能去,快活王手下众多,耳目也广,难道也不会派个人打听打听吗。”

    说完,她又向手下吩咐道:“今后不用特别留意快活王的消息了。不过,他身边那个宋离,仔细留意。”

    看手下领命走了,诺澜又想起昨晚上看到宋离和白飞飞的互动,两人明显是不一般的表现。那宋离人品相貌武功都还不错,不过却对快活王死心塌地,这点倒是……

    白飞飞收功睁开眼便看到诺澜,笑着说道:“谢谢娘,女儿的伤已无大碍了。”

    诺澜说道:“我们母女何必言谢。”

    白飞飞笑了,又问道:“您怎么来了?”

    “我再不来,女儿都要被人杀了。”想起昨晚若是晚了一步,飞飞岂不是要落在快活王手里。

    原来,白飞飞先前带宋离疗伤时所住的客栈便是幽灵宫的一个情报据点,她前脚带人住店疗伤,后脚这消息就到了诺澜手里。

    另外,有消息快活王也进了汾阳,诺澜担心同在汾阳的一双儿女,所以出了幽灵宫,直奔汾阳来了,这才能及时救下白飞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诺澜的历练之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待放的蔷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待放的蔷薇并收藏[综]诺澜的历练之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