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殷采琳回国没有告诉任何人,简单的收拾两件衣服就直奔机场。

    从看到第一封匿名邮件起,她就整个人心神不宁,在实验室里频频出错,差一点就酿出大事故来。

    空穴未必来风,就算她不停的说服自己不要相信,其实她心底早已相信了邮件上所说之事。

    关睿言对自己并没有感情,她一直都知道,她也早已做好准备,如果有一天关睿言要和自己解除婚约,她一定能笑着祝福他。

    可是她不明白也无法理解,怎么关睿言会钟情于哪方面都不如她的女人。

    输给这样一个样样不如自己的人,殷采琳不甘心。

    难道说感情这回事儿真的没有逻辑可言?

    殷采琳回国后没有回家,相熟的朋友也没通知,独自一人住在酒店里,租了一台车跟踪了云水月两天。

    发邮件的人很详细的把云水月的资料也发给了她,包括云水月是怎么遇上关睿言、两人之间谈了什么话都一字不漏的发了过来,殷采琳怀疑是不是关睿言身边的人发的这些邮件,不然怎么会连那些细节都知道得这么清楚。

    不管是真是假,有这样一个人跟在关睿言身边都很危险,指不定哪天就会出卖公司机密,她得把这人找出来才行。

    跟在云水月身后两天,殷采琳并没有见到她与自家未婚夫有过任何接触,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对发邮件给她无中生有的人恼怒起来。

    一定要尽快告诉睿言他身边有叛徒。殷采琳发动车子离开了云水月的住处。

    狭小的一居室里,云水月细致的编织串珠,把一颗颗的小珠子编成饰品,等到周末的时候去大学城摆个小摊子,也能赚上不少钱。

    家里有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弟弟要供,赚多少钱都不够花,云水月只能尽量把钱省下来寄给弟弟。

    有时她会把早餐省下来,拿着钱去买一张彩票,期望幸运之神能够降临,让她中个五百万大奖,只不过至今连五块钱都没有中过。

    她也渴望能嫁个有钱人,最好是英俊又多金,让她从此过上像公主一样的生活。

    这样想着,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人来——那个在金色家族怜惜的看着自己的男人。

    陆小姐叫那人“关总裁”,还能在金色家族消费,有钱是毋庸置疑的,而且还长得那么帅,眼神那么温柔。

    他是不是看上我了?云水月脸红红的想着。如果是他的话,我肯定是愿意的。

    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惊醒了正在思.春的云水月,电话是阿强打过来的,她皱了皱眉,不怎么情愿接电话。

    阿强是她的高中同学,虽说开了一家小公司,却也只够温饱,想要在寸土寸金的c市买房子安家简直就是妄想。

    云水月遇到阿强正是最落魄的时候,那时她在一家超市做收银员,被诬陷拿了收银机里的钱,还屈辱的搜了她的身,如果不是因为头一天给弟弟寄钱而身无分文,还不知道超市要说出什么话来污蔑她,在查看监控之后也毫无证据,超市就把她解雇了,连句赔礼道歉的话都没有,可怜她一个弱女子是有苦难言。

    这时候正巧在一个招聘会上遇到阿强,阿强十分热情的邀请她到他的公司上班,虽然工资不高,但对当时的她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

    她是十分感激阿强的,可是感激不代表她能接受阿强的示爱,先不说其他,阿强的身高都没有她高,这让她如何能接受。

    “小月,有个事明天要麻烦你。”电话接通,阿强的大嗓门让云水月皱着眉把手机从耳旁移开。

    “什么事?”云水月不耐烦问。

    阿强道:“我们不是给疾风做了一次宴会布置么,他们的财务还没有把尾款打过来,麻烦你明天去疾风催一下款。”

    “我知道了。没事就先挂了吧。”说完,还不能阿强回话,云水月就把电话挂断了。

    “每次这种事情就叫我去做。”云水月把手机放回桌上,忿忿嘟囔一声,继续手上的手工活儿。

    第二天,云水月把自己拾掇得整整齐齐出门,疾风公司总部离她住的地方有点远,坐公交要转两次车,地铁的话要六块钱,过两天就又要给弟弟寄钱,自己可没有多余的钱浪费,只能把早饭钱省下来。

    路过外面的包子铺时,云水月忍着胃部紧缩的疼痛加快脚步离开。

    到疾风公司时,已经是上午十点,疾风一楼大厅进进出出的人还挺多,一个个西装革履,云水月紧张的走到前台,跟前台人员说:“你好,我是星星文化公司的,和你们财务部的李小姐约好了。”

    “稍等。”前台人员笑得非常职业,打电话跟财务部核实过之后,说道:“请从右手边上电梯到四楼。”

    云水月谢过前台,走到电梯间等电梯下来。

    “叮”一声,随着电梯的门打开,云水月惊喜的看着里面边打电话边走出来的男人,一声“嗨”字还没出口,她就感到一阵晕眩,往前一扑,立刻不省人事了。

    关睿言正在接一通重要电话,之前和正天集团几乎快要谈妥的合作案突然被通知暂时搁置,还是正天的董事长亲自下的指令,疾风这边全部蒙圈,好端端的,怎么说搁置就搁置,事先一点儿预兆都没有,张董事长真是太任性了好么。

    关睿言一早上到处打电话打听这件事的内情,叫上几个主要的负责人火急火燎的就要去正天集团,没想到刚出电梯居然兜头被泼了一杯热咖啡。

    他站在原地,咖啡从昂贵的西装外套上滴滴答答落在地板上,旁边是举着空的咖啡纸杯一脸惊恐的秘书。

    “关总,关总,我不是故意的,我……”陈如佳伸手想把关睿言身上的污渍擦干净,却把纸杯里最后一点儿咖啡也贡献给了关总裁帅气的西装外套,吓得她把手上的纸杯一扔,纸杯咕噜噜滚到了关总裁的脚下。

    关总裁的脸色已经黑得比咖啡还要黑,咬牙切齿挤出几个字:“你!被!开!除!了!”

    “关总,关总,你听我解释,”陈如佳拉着关总裁的袖子,语无伦次:“真的不是我,我没有,这不是我泼的,我是被人推了一下。”指着地板上躺着的那人,“关总,你看,是她推了我一下,我才泼到你的,对不起……”

    关睿言顺着她指的方向往地上看,“咦?”他惊讶的蹲下身把俯趴在地上的女人翻过来,“是你!”他有些惊喜,一转念又觉得不对劲儿,这不会是晕过去了吧。

    “还愣着干什么,叫救护车啊。”关睿言对陈如佳吼了一嗓子。

    陈如佳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打急救电话。

    不了解云水月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昏迷,关睿言也不敢乱动她,叫围着的众人都散开,他小心的扶着云水月保持着一个僵硬的姿势。

    因为这个变故,大厅中一时人心惶惶,每个人都显得忙乱无措,还有人小声的八卦关总和昏迷女人是什么关系。

    所有人都没有看见在疾风总部大门处站着的一个聘婷身影。

    殷采琳面无表情的看着里面正在上演的一出闹剧,就关睿言这般紧张模样,说这两人没有什么苟.且,谁能相信呐。可笑她昨天还觉得自己听信他人片面之词而怀疑他委实太不应该,愧疚得整晚都难以入睡。

    她简直要被自己蠢哭了。

    “哟,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可真是一出好戏。”一听就特别幸灾乐祸。

    殷采琳往旁边看去,一个穿着背带裤脸被一副大大的墨镜遮住的少女正双手插兜冲着她笑。

    “你是?”殷采琳问。

    “啊,我就是一个路人甲而已。”少女摆了摆手,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还有,我是正义的使者。”

    殷采琳眼睛猛得睁大,“你就是发邮件给我的那个人?”那几封邮件的落款都写着“正义的使者”。

    “都说了我是正义的使者嘛。”少女笑着说道:“他们要去医院了,你要不要跟着一起去看热闹?”

    殷采琳盯着少女看了半晌,突然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要,有热闹干嘛不看。”

    少女摘下墨镜,眉眼精致得无法用言语形容,冲着你柔柔一笑,仿佛她身后全是五颜六色绽开的花朵,殷采琳看得愣住。

    “认识一下,我是陆乐微。”少女伸出右手。

    殷采琳伸手握住,笑道:“初次见面,我是殷采琳。”

    “医院还有一场好戏看哦,千万不要错过。”陆乐微笑道:“至于你家的未婚夫,我保证,他现在只是有些模糊的好感而已,暂时还够不上劈腿的标准。”

    殷采琳一直紧绷的心松了下来,故作无谓道:“是么。”

    “当然,之后得看你怎么做了。”陆乐微一副爱情专家模样,说道:“女人嘛,要一受委屈就哭,哪里疼了就闹,看男人不爽就撒泼,不要太坚强太自立,这样会让男人很没有存在感,久而久之也就忘了还有你这么个人了。”

    “说得很有道理。”殷采琳茅塞顿开,问道:“真是你的经验之谈?”

    “呵呵。”陆乐微干笑两声,快走几步打开车门坐进去,挥挥手,“我到医院等你。”

    殷采琳失笑,开车跟在陆乐微车后往医院而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快穿]路人甲无处不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经年未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经年未醒并收藏[快穿]路人甲无处不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