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反诗?!!!

    花园里,众人听田老太君这样一句话,先是一惊——镇国夫人的寿宴,京城里排得上号的门第几乎都来了,成年的皇子全都上门拜寿,在这样的场合写反诗,可是要掉脑袋的,谁家的姑娘这么败家?

    没一会儿,又都松了一口气,暗暗觉得好笑,田老太君大字不识一个,能看懂什么是反诗么。

    众人顾忌着老太太的面子,想笑又不敢笑,委实憋得难受。

    田老太君的儿子急了,小声在母亲身边说道:“母亲,您息怒,这反诗是个什么说道,今天是您的好日子,您别为这点儿小事动肝火,不值当。”

    “不值当?”陆乐微冷笑一声,“脑袋掉了就值当了?”

    她“儿子”:“……”

    陆乐微厉眼扫过各家的姑娘,再朝站在花园外的一众男子看去,对她“儿子”说道:“你脑袋里装得是稻草吗?这种反诗写得再好有什么用,亏得你们还追捧,惊为天人。蠢货。”

    老太太连讽刺带鄙视把所有人都削了一顿,男人们的脸色顿时都变得很难看,他们自负饱读诗书文采斐然,却被个大字不识的乡下来的老太婆花式鄙视,面子上都挂不住。

    问题是,这位“乡下来的老太婆”品级还高得离谱,众人只能硬生生受着她的鄙视,还不能反驳。

    花园里的闹剧惊动了在书房里看书的英国公,对于这个硬塞给自己的正妻英国公向来是视若无睹,因此在听到大管事说“夫人在花园里发了好大火”时,英国公依旧坐在椅子上拿着书岿然不动,直到听大管事说是因为一首反诗的缘故,他才忙不迭的往花园赶。

    “夫人,凡事都要懂得适可而止。”英国公赶到花园里,也不问事情缘由,只皱眉对田老太君不耐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陆乐微连眼神都欠奉,直接无视英国公,挥了一下手上的笺纸,对各家姑娘说道:“这首诗谁作的,自己主动承认。”

    她虽是这样问,目光却直勾勾的盯着杜灵芸。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种气势豪迈的反诗怎么可能是平常闺阁女子能够写出来的,也只有穿越了的杜灵芸能写了。

    各家姑娘不明白田老太君说的是哪首诗,都不解的你看我我看她,唯有杜灵芸低着头,她直觉田老太君看的是自己。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正妻如此不给自己面子,英国公脸色已经难看到一定境界了,一口气哽在胸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场面一时僵住,热热闹闹的寿宴变得鸦雀无声。

    “呵……”这时,只听一声轻笑,一人徐徐开口说道:“什么样的诗竟惹得老太君发怒,简直是罪该万死,老太君能让我看看么?”

    人群中走出一男子,他有一张俊伟不凡好看得刺眼的脸,高大的身材令人倍感压力,冷酷凛冽的气度以及那双嗜血的眼睛,一看就是在战场上历练过杀过人的。

    贺跃渊走到田老太君身边,笑看着她,他的气场太过强大,只要他往众皇子中间一站,其他的皇子竟被他衬得黯然失色,也不知皇帝究竟怎样想的,才十四五岁的年纪就把他扔到边关军营里,多年下来,京城中竟少有人认得九皇子。

    在原本的剧情中,这位九皇子一直在边关,以至于皇帝挂了,他的几个兄弟在灵前打得血流成河让五皇子捡了个便宜,他都没能及时回京。

    不过他手中握着朝廷一半的兵马,让新帝对他忌惮不已,朝臣们私下都称呼他为西北王。

    陆乐微看着贺跃渊年轻帅气的脸,再对比一下自己老树皮一样的皮肤,很想找个地方蹲下来哭一哭,再听他叫自己“老太君”,只觉得是活生生的现世报。

    同样一张脸,之前自己叫他“大叔”,现在换成他叫自己“老太君”,比“大叔”还老的“老太君”!!!

    心很累,感觉不会再爱~~o(>_<)o~~

    陆乐微有气无力的把笺纸给了贺跃渊,重新在椅子上坐下来,第三度哀悼自己莫名逝去的青春。

    贺跃渊接过笺纸,将其上的诗句朗声念了出来,“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开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确实是好诗,”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而后眼风一扫,大喝道:“谁写的?”

    仅三个字,彪悍之气尽显,众人震慑于他的霸气,个个噤若寒蝉。

    杜灵芸壮着胆子上前两步,对九皇子福身行礼,说道:“回九皇子的话,此诗乃小女所作。”

    贺跃渊打量了她一番,问道:“你哪家的?”

    “小女是文勇伯之女。”杜灵芸声音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文勇伯倒是好志气,”贺跃渊轻蔑一笑,“他是打算杀谁?你们杜家难道想造反不成?”

    此言一出,众人大惊。

    文勇伯夫人赶紧从坐着的椅子上起身,尖叫道:“九皇子你不要含血喷人,我们杜家对皇帝的忠心可昭日月。”

    三皇子和四皇子也出面解围,斥责道“老九,你可别瞎说,以免寒了忠臣的心。”

    贺跃渊挑眉,正待说些什么,就听一个苍老声音说道:“莫非三皇子和四皇子也参与其中,打算兵变吗?”

    三皇子和四皇子大惊,“老太君,这话可不能乱说。”这话要是传到父皇耳中,他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我花开后百花杀,满城尽带黄金甲,”陆乐微不错眼的盯着杜灵芸,“这不是打算造反是什么?文勇伯是你三皇子的人,还是你四皇子的人,让你们这么为他说话?”

    三皇子和四皇子顿时噤声,不敢再为杜灵芸说话,以免惹了自己一身骚。

    “老太君误会了,”文勇伯夫人上前几步,笑得十分勉强,“我家老爷绝对是忠心不二的,这诗只是……只是”她拼命给杜灵芸打眼神,心中大恨不已,这个庶女平日里在家就不□□分,没想到今日居然惹了这么大的祸事,若不能善了,全家都要跟着她陪葬。

    杜灵芸也知道自己惹了祸,战战兢兢走到田老太君身前福身,道:“老太君息怒,这诗是小女日前在一家书斋里的无名古籍中看到的,并非小女亲作,只是觉得应景才写出来的,并无意冒犯天威。”

    “应景?”田老太君冷哼:“你是说,你觉得这首反诗很应英国公府的景?小孩子家家的,说话之前最好过一下脑子。”

    没错,田老太君就是这么一个胡搅蛮缠无理取闹的老太太。

    虽然我是一个路人甲,但我也能把你女主折腾死,哈哈哈……

    陆乐微暗爽在心。

    而英国公府的人脸都绿了,包括她“儿子”。

    老太太喂,话不能乱说,会给咱家招祸的。您刚刚还说人家小姑娘说话不过脑子,您这也不遑多让啊。

    “老太君,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杜灵芸急于辩解。田老太君却不打算给她辩解的机会,不耐的一挥手,“行了,不管你什么意思,女孩子家家作不出诗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居然去借用别人的诗作,还是首反诗,可不要为了那一点儿虚名连累全家被抄家灭族。”

    “老太君教训得是。”杜灵芸含泪点头。

    陆乐微却还没有说完,又对文勇伯夫人说道:“文勇伯夫人,照理说这是你的家事,但我好歹算是长辈,少不得说你一句,子不教父子过,虽然是个庶女也不能就这样养废了,成了乱家之源那还了得。小丫头好名声这我能理解,但好名到这种程度可算是少见了,你回去得好好约束教导子女,至少不能养成个蠢妇,女儿总要外嫁的,你把蠢妇嫁到别人家去,是打算和人家结亲还是结仇啊。”

    田老太君明朝暗讽的一席话说得文勇伯夫人脸又红又白,和文勇伯夫人有龃龉的女眷赶紧用手绢挡住嘴,暗笑不已。

    这田老太君的嘴可是够毒的,说了这样一出话,文勇伯家的女儿怕是别想嫁什么好人家了,偏偏她是长辈,品级还高得离谱,又是自家女儿惹出来的祸事,文勇伯夫人连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说。

    田老太君却还没有说过瘾,又目光一扫花园外的一众男子,张嘴就是一个地图炮:“寻常闺阁女子怎么可能作出这样的诗,都是皇子王孙朝廷命官,好歹也是识得几个字的,怎么就不动动脑子。”

    田老太君下了定论:“一群蠢货。”

    九皇子贺跃渊朗声大笑:“老太君睿智。”

    识得几个字的皇子王孙朝廷命官们:“……”

    英国公黑着脸,甩袖就要回书房,被田老太君叫住,“不去招呼客人,你想去干嘛。”十分理所当然的差遣人。

    英国公不可思议的回望田老太君。

    田老太君回以冷酷的眼神。

    她“儿子”赶紧出来打圆场,道:“我近日收了几本孤本古籍,各位不若随我去临水榭品评一番。”虽然他不怎么待见自己的父亲,但面子上总要过得去,何况今日是母亲的寿宴,决不能让父亲把寿宴弄砸了。

    有了台阶下,男子们立刻表示出对古籍的狂热向往,恨不能立刻就看到才好,呼呼啦啦全跟着田老太君的儿子走了,英国公也乘机跑了。

    陆乐微冷淡的坐在椅子上不再说话,孙氏赶紧把气氛炒热闹。

    只不过众人面上热闹,暗地里都在嘲笑文勇伯夫人和她的那几个女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快穿]路人甲无处不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经年未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经年未醒并收藏[快穿]路人甲无处不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