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39.38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已是日昳时分,各家各府都准备返程,若是晚了可就误了进城的时间。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青阳山山势再平缓,山道也是不太好走的,特别是对一位上来年纪的老太太来说。

    陆乐微走得磕磕绊绊,还不让人搀扶,她说:“你们扶着我更不好走,要是一不小心摔了,肯定摔成一团,老身这一把老骨头,若是更倒霉一点成了垫底的那个,还不得骨折啊。”

    两个大力仆妇吓得连连请罪说不敢。

    陆乐微摆摆手,说不是要怪罪她们,却坚决自己走。

    田老太君年轻时劳作惯了,还做过很多大体力劳动,加上那时生活清苦,缺衣少食,难免会亏损了身体,虽然后来养尊处优的养在英国公府,补品吃了不老少,却是虚不受补,早几年前亏损身子的后遗症就出现不少,经常头晕目眩,震颤麻痹,还会四肢酸软无力,走路还真需要人搀扶。

    这不,走着走着,就见她腿一软,吧唧,摔了。

    这可是在半山腰,这要是摔下去一路滚下山,田老太君的命可就交代在这里了。

    跟在身后伺候的丫鬟婆子们都吓傻了,田老太君的儿子大吼一声:“母亲——”就要冲下去救人。

    有人却比他更快。

    贺跃渊疾步跳了下去,猛得拉住田老太君的手,身体用力向后倒以缓减田老太君滚落的速度。

    惯性拉着他往下滚了两滚,直到空着的那只手堪堪抓住一颗歪脖子树才停下来。

    陆乐微摔得晕头晕脑七荤八素,趴在草丛中抬头看着自己上方的贺跃渊,居然还有心思调笑:“哟,英雄救美。”

    贺跃渊:“……”

    好吧,她承认,是英雄救老太太。

    那也不用摆出这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出来啊,田秀娟年轻的时候可是大美女一枚,不能因为人家现在老了就否认她美这个事实,这是在否认客观事实,这是不对的。

    田老太君的儿子媳妇领着家人和下人赶忙冲下来,一叠声问:“母亲,您有无大碍?您有无大碍?”

    陆乐微却呵呵呵:“我这就是典型的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英国公走在最后面,表情复杂的看着趴在地上的正妻,一路滚落山道,她的衣裳变得凌乱皱巴,身上头上沾满了草屑,头上为应景而簪的墨牡丹菊花花瓣早已散落成一团,她看起来无比狼狈,他从来没见过她这么狼狈的模样,哪怕是曾经在田家村里做农活种地,她也把自己收拾的整整洁洁,缝缝补补的旧衣服都是洗得干干净净的,她是一个很会过日子的女人。

    他不能否认,曾经对这个女人动过心,但也仅仅是动心而已,像她这样的乡野村妇给他做通房的资格都不够,可是造化弄人,谁知道先帝会神来一笔,她竟成了他的正妻,还逼得他原本的正妻被降为妾。

    这件事是王氏一生的伤口,何尝又不是他的呢?

    他原本应该是位高权重娇妻美妾儿女成群,过着人人羡艳的生活,可因为她,他成了天下人的笑柄。

    他的正妻竟是他的耻辱,让他在人前抬不起头来,这让他无法接受。

    他害怕别人同情或者嘲笑的眼神,渐渐淡出了官场,做了闲散的国公爷,每日里只是看书练剑,大好的时光就这样虚度了。

    他恨她,很恨很恨,恨不得她死。

    在刚才,看见她摔倒从山道上滚下去,他有一瞬间的快.感,只觉他的耻辱终于要消失了,可下一刻他又觉得不真实,不应该这样,她怎么能死呢,他们已经互相折磨了一辈子了,他总以为他会比她先死,死因是被她给气的,可若是她先走一步,他真的会觉得快乐吗?

    没有了她在身旁时时气自己给自己找茬,他真的会快乐会觉得好过吗?

    他从来没有对她好过,他抛弃了他们母子三人,虽然他并不知道他们有孩子了,可他抛弃她却是事实,她独自养育两个孩子在田家村艰难的讨生活,她却从来没有用这件事来指责他,她只是懒得理他,在他实在说得难听的时候才会讽刺回来,往往是一句话就把他气得吐血。

    她是那么坚强的女人,从不在人前掉泪,再大的苦都往肚里咽,就像现在,她冷静的面不改色的说:“我的手断了。”

    田老太君的手断了,天呐,这简直就是比蛮族犯边还要重大的事情,贺跃渊找了些树枝帮她把手臂先固定起来,众人七手八脚把田老太君抬起来,赶紧回城,贺跃渊的副将早已快马赶回,去太医院通传太医到英国公府候命。

    “老爷,您想上去看看就赶紧去吧。”王氏和英国公远远跟在众人后面,她绞着手中的手帕,脸上的表情有难过有庆幸,低垂着头,慢慢说:“三十年前,我刚接到圣旨的时候,真是觉着天要塌了,这不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么,那时真是恨不得杀了田氏才好……”

    英国公侧过头看向王氏,听她接着说,“我那时觉着要是没有田氏,这正妻的位子就还是我的。那时我仗着老爷对我的愧疚之心,对田氏做过许多恶毒的事情。这么多年过去,我也想明白了,其实,田氏也是个可怜人。”

    “都是我的错,是我辜负了你们。”英国公叹息。

    “可不就是老爷的错么,”王氏柔柔一笑,就如同三十多年前,她初嫁时那般,笑得温婉,“老爷,咱们赶紧上前去看看情况吧,摔倒的可是镇国夫人,是咱们府里的支柱,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咱们英国公府可就再无风光可言。”

    英国公快步跟上王氏的脚步,嘴里还抱怨道:“府里的支柱不应该是老爷我吗?”

    王氏白了他一眼,道:“您省省吧,那位是镇国夫人,是超品,您一个从一品的,怎么跟人家比呀。”

    英国公:“……”

    镇国夫人怎么啦,超品怎么啦,我这爵位可是世袭罔替,她那诰命又不能世袭,有什么用,所以还是我的爵位比较好。

    田老太君被抬回英国公府,帝后得知田老太君受伤,立刻把太医院当值的太医都派到英国公府里去,太医们一起为田老太君诊治,又是正骨又是上药又是针灸,好一通忙活。

    “太医,内子情况如何?”英国公焦急问道。

    王氏也一脸紧张的看着愁眉不展的太医们,忍不住催促:“各位倒是给句话呀。”

    陆乐微躺在床上,意识很清醒,但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右手和右腿都失去了知觉,若只是右手,她可以理解为骨折,但连右腿都没了知觉,她很怀疑她是中风了。

    “太医,我到底怎么回事,别吞吞吐吐的。”很好,她的声音都变得含糊不清的,她要不是偏瘫了,她陆乐微三个字倒过来任人写。

    “田老太君,英国公,”太医院院使拱手,“老太君这是……内风,右边麻痹……今后,手脚难用,面部僵硬,谈吐受阻……”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陆乐微用完好的左手挥了一下,不耐的打断太医院院使的话,“不就是右边偏瘫么。”

    “老太君豁达。”太医们赶紧拍马屁。

    陆乐微:“……”

    豁达?老娘豁达个p!!!

    老娘才二十三岁,二十三岁好不好,正是青春年少活力满满的年纪好不好,二十三岁就要体会老年病的痛苦,先是帕金森,现在是中风偏瘫,接下来会不会是阿尔茨海默病啊!!!

    然后老娘老年痴呆,忘了还有任务没完成!!!

    是了,老娘神力还没有收回来呢,女主还在外面瞎蹦跶呢,就算老娘是个路人甲也不能这么折腾老娘吧,简直就是往死里折腾啊!!!

    还有帝夋(的神格碎片),卧槽啊,他刚才在山上救我那姿势简直帅炸了有木有,帅我一脸,搞得我都想追求他了好不好!!!

    而现在,很好,给老娘个老太太身体就算了,让老娘对帅哥只能远观不能亵玩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让老娘的老太太身体偏瘫!!!

    我都能想象得出我现在瘫着半边脸一笑,那笑容会有多么的邪魅狂狷。

    啊啊啊啊啊……我要不要去抱着女主一块儿死啊啊啊啊啊……

    陆乐微躺床上僵硬得像挺尸,内心的草泥马已经狂暴得快进化成狂暴究极体了。

    英国公搓搓大手,踌躇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对田老太君说:“那个,夫人,你放心,太医们一定会治好你的,你且放宽心啊。”

    王氏跟着连连点头,“是的是的,夫人定会否极泰来的。”

    陆乐微眼睛斜过去,看着向田老太君赔小心的夫妻俩,冲他们一笑——

    英国公和王氏立刻被那个笑容吓得瞪大眼,王氏胆子小,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

    很好,实验完毕,她确定她现在的笑容特别的邪魅狂狷,呵呵。

    太医给田老太君施完针,开好药方并将熬药该注意的地方一一交代田老太君贴身伺候的人,拱手对田老太君和英国公说:“老太君,英国公,今日已经施针,待会儿等药熬好了,老太君立刻吃药,下官明日再来为老太君施针,阳明会留在府里,老太君有任何不舒服的立刻传唤他就是。”

    “多谢太医。”英国公拱手,叫来大管事,吩咐道:“送太医们出府,要好好谢谢太医。”

    “是。”大管事应道。

    “不敢当,不敢当,这是下官的职责所在。”太医院院使连忙作推辞状。

    “应该的,”英国公道:“往后内子的情况就麻烦各位太医了。”

    太医们又寒暄了几句,才在大管事的引路下出了英国公府。

    英国公回到床前,对田老太君欲言又止。

    陆乐微看不得他这愧疚模样,摆手,对他道:“去把九皇子请进来。”

    “请九皇子进来作甚?”英国公一呆,没事儿请个外男进来是不是有点儿不合适。

    陆乐微不耐烦的翻白眼,“九皇子救了我,我得好好谢谢他,要不是我现在动不了,我就走出去谢他了。快去。”

    “好,好,是该好好感谢九皇子。”英国公连连点头,快步出去了。

    王氏小声说:“我去看着婆子们熬药。”

    陆乐微手一挥,示意:快走。

    过了一会儿,英国公将贺跃渊请进了田老太君的卧房。

    “你出去。”陆乐微指着英国公,不客气的吩咐。

    反正她现在是病人,天大地大病人最大。

    英国公不放心,但被田老太君折腾多年,积威下来,很难去忤逆她的话,特别是她还生病受伤了。

    贺跃渊看着英国公出去顺带把门关上,才转向田老太君,担忧的问:“老太君可还好?”

    陆乐微故意冲她笑一下,含含糊糊的说:“老身的笑容是不是很邪魅狂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快穿]路人甲无处不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经年未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经年未醒并收藏[快穿]路人甲无处不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