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57.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娴鸥的办公室装饰得非常温馨,暖黄和淡绿的基调,一张巨大的一看就很舒适柔软的躺椅,圆形的沙发错落有致的摆放,男子躺在躺椅上,紧闭的眼下是青黑的颜色,他被失眠困扰多年,经朋友介绍来叶娴鸥的诊所咨询后,睡眠确实比以前要好了不少。

    叶娴鸥的声音很轻柔,听着让人觉得很舒服,男子从深度睡眠中醒来,精神比之前要好了不少,笑着向叶娴鸥道谢,临出门时,男子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停下脚步对叶娴鸥道:“叶医生,老陈自杀了,你知道吗?”

    叶娴鸥睫毛颤了颤,沉默良久,才问道:“哪个老陈?”

    “卡——”莫广义举着大喇叭嚎了一嗓子。

    任丹萱朝莫广义看去,不需要莫广义明说,她自己都知道刚才的表现实在差劲得紧。

    或者该说,她这几天拍戏都不在状态。

    莫广义也看出她状态很差,已经骂她骂得词穷了,只好挥挥手,对旁边的副导演说:“让任丹萱调整一下,先拍其他人的戏份吧。”

    副导演点点头,吩咐助理去请夏狂歌,先拍他的戏份。

    任丹萱低着头,默不作声的走到场边找了个小马扎坐下,剧本在膝盖上摊开,可她一个字都看不进去,无论看多少遍剧本,她就是找不到叶娴鸥的感觉,怎么也入不了戏。

    “任姐……”助理呐呐的叫了她一声,小心翼翼的把一杯蜂蜜水递给她。

    任丹萱抬头,对助理勉强笑了一下,“别担心,我没事。”

    接过蜂蜜水也不喝,就拿在手上捧着,看着棚内夏狂歌一条就过,她心里有些不好受,又把杯子递回给助理,说了一句:“我去一下洗手间。”便站起身匆匆离去,就连放在膝盖上的剧本因为她起身的动作而掉落在地上也没有注意到。

    助理把剧本捡起来,忧心忡忡的看着任丹萱走远的背影。

    “嘿,美女,你在看什么?”

    助理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肩膀,吓了一跳,回过头,看清楚拍她肩膀的人,猛得瞪大眼,一脸惊恐的表情,就好像看到的是一头哥斯拉拍她肩膀一样。

    “喂喂喂,你这是什么表情?”陆乐微不满的微眯眼,这种“我面前有头怪兽”的见鬼表情让她感觉非常不愉快。

    作为一枚精神分裂症患者,且还是一犯病就人格分裂的高端精神分裂症患者,陆乐微很好的执行了“你不让我开心,我就让你从此以后都开心不起来”的神经病原则,只见她用威胁的语气说:“你是任丹萱的助理吧。”

    助理顿时紧张了。季小姐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她不会是想要对任姐怎么样吧?

    “来来,小助理……”陆乐微勾勾手指,示意对方靠近,她要开始说悄悄话了。

    可助理同志不但不靠近,还如临大敌般的后退了一步。

    陆乐微“啧”了一声,不高兴,伸手一把把助理同志给拖过来,“笨,我是来告诉你秘诀的。”

    “什、什么秘诀?”助理战战兢兢,眼睛盯着对方钳子一样抓住自己的手。

    “你们家任丹萱不是怎么也入不了戏么,”陆乐微笑得特别纯良,循循善诱道:“知道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助理认真问道。任姐因为这事已经好几天吃不好睡不好了,艺人的状态可是直接关系到助理的工资的。

    “因为任丹萱害怕。”陆乐微把助理同志手上的剧本拿过来,翻了翻,剧本上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笔记,就像新的一样,她挥了挥手上的剧本,道:“你看,你们家任姐以前演戏是不是会把剧本到处批注,写得密密麻麻。”

    助理用力点头。

    任姐拍戏都会先做足功课的,就拿上一部电影来说,剧本上的批注都写满了。

    可这次的这个剧本却一个字都没有,她还觉得挺奇怪的,以为任姐另外拿了个新剧本呢。

    “那是因为她在害怕。”陆乐微目光从助理身上移到摄影棚内,她声音很轻,带着一丝不明的意味,“她在害怕叶娴鸥,根本就不敢去解读叶娴鸥。”更不敢使用她的那个特殊的演戏技巧。

    这个剧本可是她量身为任丹萱打造的,叶娴鸥那种复杂的心理等闲人是演绎不出来的,任丹萱若是想演出惟妙惟肖的叶娴鸥,她只能把自己变成叶娴鸥,或者说,再分裂出一个叶娴鸥的人格。

    任丹萱本来就是多重人格,叶娴鸥也是多重人格,多重人格下再分裂出一个有多重人格的人格,任丹萱这样还能压制得住次人格而没有发疯,陆乐微就只能接受任务失败的结果了。

    但就现在任丹萱害怕叶娴鸥的表现来看,自己这步棋走对了,也不枉她拼命把自己分裂成古今中外各种文豪。

    助理同志似懂非懂的顺着季含秋的目光往摄影棚看,夏狂歌正在和一名老戏骨飚戏,一个眼神一个手势都满满是戏,她想起刚才任姐的表演,似乎又有些明白季含秋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影视城附设的洗手间内,任丹萱把自己关在一个隔间里,马桶盖放下来,她坐在上面,很是消沉的样子。

    或许当初她本不该接这部戏的,就不会落到这般两难的境地了。

    可大投资、国际名导执导、一线男演员配戏,这样的一部冲着拿奖而拍的电影,她实在拒绝不了。

    任丹萱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不敢细看剧本,不敢解读叶娴鸥的人物性格,演出来的东西糟糕得她自己都看不下去,也无怪季小姐会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

    现在整个剧组就因为她而严重拖了进度,她有心想要改变,却总有一种无力着手的感觉。

    任丹萱抱着自己的头,觉得头疼无比。

    这时,洗手间里进来几个人,有说有笑的。

    “喂,你们说,季小姐和跟着她的那个帅哥到底什么关系啊?看着不像情侣,可又感觉他们很亲密的样子。”

    “你管他们什么关系呢。就是那帅哥不是季小姐的男朋友,也轮不上你。”

    “讨厌,我只是好奇一下嘛。说不定那帅哥是季小姐包养的呢。”

    “就算是季小姐包养的又怎么样,人家季小姐家里有个有钱有势的爹,我要是男的,我也愿意她包养,何况她还那么年轻,长得又漂亮。”

    “不过,你们说,季小姐是不是和任丹萱有仇啊?片场那么多人,她谁也不挑剔,就光挑剔任丹萱了。”

    “有仇不至于吧,那任丹萱是演技很差啊,也不知她以前那些电影是怎么演出来的,还影后呢,花钱买的吧。”

    “你懂什么,影后哪里需要花钱买,只要睡上几觉……哈哈哈……”

    “哎呀,你好讨厌,这种实话不要这么明白的说出来啊。”

    “哈哈哈……”

    几人笑着出了洗手间,远远的还能听到她们谈论“睡觉”的事情。

    任丹萱阴着脸从隔间出来,走到洗手池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大滴大滴的眼泪从脸颊滚落。

    她十五岁开始跑龙套,这么多年来,所凭借的就是那一股子韧劲儿和实力,这都是她引以为傲的资本。

    今天却躲着听到别人说她是靠潜规则上位的,甚至那个她凭实力赢来的影后都被人泼上一盆脏水。

    她很小的时候就父母双亡,先是爷爷奶奶带着她,没两年,爷爷奶奶也相继过世,然后跟着外婆,外婆过世后,她被送到姨妈家里,姨妈有自己的孩子要养,对她又能有多少关注,她从小就过着颠沛流离寄人篱下的日子,今天的一切都是她靠实力挣来的,却被人这般毫无根据的污蔑。

    可恶!

    任丹萱打开水龙头,并拢双手接了一些冷水扑在脸上,嘴里冷斥道:“闭嘴,滚。”

    她心绪不稳,被她主人格压制住的次人格竟有些蠢蠢欲动想要夺得身体的控制权,她上部戏扮演的是一个偏狭的愤世嫉俗的人,因此她分裂出了偏狭型人格,这个人格还隐隐有些暴力倾向,总想要报复社会,平日里都被她压制住,这会儿却不断的想要冒头。

    再接水对着脸扑了好几次,任丹萱把脸上的水擦干,抬头对镜子自言自语道:“这不关你的事,你的任务早就完成了,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别逼我。”

    又有一人走进洗手间,见到任丹萱对着镜子说话,吓了一跳。

    任丹萱见有人进来,用手扒了几下头发,匆匆离开洗手间。

    那人一脸的莫名其妙,吐槽道:“吓死宝宝了。”

    任丹萱回到片场,助理原本正在跟季含秋说话,眼尖的看到她,立刻飞奔到她身旁,“任姐,你回来啦,你怎么把妆给卸了啊!”

    “刚刚洗了一下脸。”任丹萱解释道。

    “那我去叫化妆师过来。”助理说着就要跑开。

    任丹萱眼疾手快的拉住她,摇摇头,“暂时不用化妆,我状态不太好,今天应该不会拍我的戏份了。”

    “哦。”助理点点头,“那任姐,要不我去跟导演说一下,我们先回酒店休息吧。”

    任丹萱想了想,正要点头同意,就见不远处,季含秋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容,正看着她。

    “你刚刚在跟季小姐说话?”任丹萱想起刚才走过来时,貌似看到自己的助理和季含秋站在一起。

    “是啊。”助理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走远了的季含秋,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快穿]路人甲无处不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经年未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经年未醒并收藏[快穿]路人甲无处不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