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东方不败之贫僧不是秃驴 > 第18章 混账竟敢打本座的主意

第18章 混账竟敢打本座的主意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神秀带着他新鲜出炉的娘子大人离开黑木崖的第七日,日月神教的势力已由任我行在向问天的协助下全盘整顿。后崖的秘境几经盘查,不知翻了几个底朝天,所有挖开的密道和密室都让任我行派人给填平了,但始终不见那两人的行迹。

    除了那日一时的震动之外,任凭杨莲亭如何惨叫哭号都再不能引出任何蛛丝马迹。任我行终于气急败坏地发布了追杀令,派人在江湖上散布东方不败重伤在现教主手下,携日月神教秘宝潜逃的消息。

    一时间武林哗然声起。那些所谓正道的门派,对魔教的内斗自然是喜闻乐见,私下里各自盘算着魔教如今的实力。经过了权力交替,想必魔教内部实力削减不少,江湖又可以平静一些时日。

    正道联盟屡攻黑木崖不下,如今五岳众派各自为政,元气尚未恢复,也没有什么精力去对付他们。这个前魔教教主掌权也不知是好是坏,不过五岳大选在即,众人也无暇顾及,大都想着观望一阵子再说。

    而不知情江湖中人则唏嘘着号称天下第一的东方不败也不过尔尔,碰上打不过的最后还不是一样得夹着尾巴逃跑。只是,也不知那日月神教的秘宝到底是何宝物,近日来传得沸沸扬扬,有人说是一颗吃下去能得一甲子功力的神丹,有人说是一本记载着绝世武功的秘籍,还有人说是一件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宝衣,诸多的揣测纷扬而出,却没人能说清究竟是样什么东西。更有几个抱着侥幸心理的家伙蠢蠢欲动摩拳擦掌,想着去寻那落荒而逃的东方不败,指不定就能趁机捞上一把……

    那头任我行的追杀令一发布,这厢神秀就得到了消息。来源无他,只因此任务上了世界公告尔……

    系统:日月神教现教主任我行发布黑木崖绝杀令,缉拿教中叛徒东方不败,凡日月神教教众,提东方不败人头来见者,许以黄金十万两,美人十名,教主亲传本派秘籍一本……

    ……

    神秀陡见公告栏上弹出的内容,便不自觉地顿了顿脚步,没想到公告系统还能如此运作。想必东方不败一日未除,任我行心头就如梗刺在喉,不死不休……

    “喂,秃子你累了?真没用……”桶里的少年别扭地关心着和尚,举着一截茎秆,依旧一戳一戳地点着手底下光光的脑袋。

    那缀着小花的草枝早就不知换了几轮,先前的那些在他手中被揪来揪去,最后都干净得如同大和尚的脑袋一般亮堂堂的。沿途秀丽的风光令他心情愉悦,而大和尚默默的包容和无声的宠溺更是叫他暗暗欣喜,素白的指尖偶尔会凌空虚点着这朵、那朵盛放的野花,指挥着和尚采下来给他。

    “非是如此,贫僧……”话还未说完,就听闻远处传来了细碎的呼啸声。

    少年顺着和尚的视线,往呼声传来的方向瞥去一眼,同时心里暗惊,这大和尚年纪不大,武功竟也如此之高!且慢,他为什么要用“也”?不过这些都不是他想在意的重点……

    “臭和尚,莫不是想多管闲事?”那边的响动两人几乎是同时听见的,但是少年根本不打算理会,闲杂人等之事与他何干?

    “贫……”

    “少罗里吧嗦的,要去就去……”不等神秀说些什么,少年就看似不耐地打断了他。虽觉得这冒出来的事端平白打断了两人一路走来的安逸,但他也不想霸道地坏了和尚的修行,在这些事上同他无理取闹。

    神秀哭笑不得得摇了摇头,其实他只是想说那儿是此行的必经之地,并非他想插手什么闲事……

    ……

    远处的山道上,一伙持刀携枪,神色凶狠的壮汉正团团包围着一架高大的马车。领头的那个黑脸大汉站在道旁的矮坡上,对着车前的马夫和两个仆役打扮的男丁大声叫嚣着。

    “格老子的,都给我听着,乖乖地把身上的财物统统交出来,否则就别怪老子手下的兄弟们不讲情面balabala……”

    “几位好汉,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那车夫一见对方的阵仗,便对着为首的大汉连连作揖,憨厚的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万事都好商量,只求诸位好汉收了银子放我们过去……”

    “少来这一套,银子和马车统统留下,老子就放你们一条生路。喏,”他噘嘴比了比马车来时的路,“就从你们的来路滚回去……”

    话一说完,一旁的劫匪皆哈哈大笑,仿佛看到了手底下的肥羊被扒光了皮毛,然后屁滚尿流逃跑的样子。

    “这位好汉,小老儿这是送我家老爷去临镇就医,人命关天……咱们实在是需要这马车,小老儿求求各位英雄行个方便……”说完,他亲自从马车后箱中取出一个蓝花包袱,又从自己身上摸出不少碎银一同递给了黑脸大汉的手下。那包袱提在手上沉甸甸的,听声音里面似是装了不少银两。

    这伙劫匪是从别处逃窜到此的,因着官兵的追捕,也不敢在那大路上干起老本行。守在这荒芜人烟的山林里闲了好些时候,手心正痒痒着呢,没想到今日就有只肥羊送上门来。这大包银子的收获已经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先前看这架马车灰头土脸,除了高大些之外并不起眼,没想到竟能拿出这么多银子。本来他们也没想弄出些人命来,毕竟大伙儿都还得避着些风头,见银子到手,山匪头子便大手一挥示意手下的小弟们放行。

    那车夫见了千恩万谢,赶忙催促着仆役,挥起了马鞭想着速速离去。谁知也不知是行得太急,还是该怪那突然挂过的一阵清风,车上的帘子被卷起了一角。错身而过的一刹那,山匪头子似是嗅到一阵香风从鼻子底下溜过,他又几个大步窜到马车前,一个大刀砍在了车轴上。“慢着……”

    “好,好汉还有什么吩咐?小的真的已经把银子都交出来了啊……”车夫心里有些担忧,一面想着快些离开这是非之地,一面又想着偷跑去报官的家丁怎么还不见人影。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就见那大汉一把掀开了座前的帘子,看清了里头的“老爷”之后,哈哈大笑起来。“我道是什么香粉老爷,原来是两个水灵灵的小丫头,不如留下来给爷几个做压寨夫人……”

    “英雄且慢,你不能……”车夫慌慌张张地推开壮汉同两个仆役挡在车前,车上的小丫头也忠心地护在自家小姐身前。

    “滚开!”山匪头子一把推开那车夫,就要伸手去抓车里的女子。

    “好汉!……”

    ……

    “嗤”地一声讥笑在众人紧张的气氛中显得尤为突兀,众人莫不向出声的方向投去意外的眼神。

    “几个不入流的草寇,算得上什么英雄。”

    “谁!”山匪头子大喝。

    “悉索”的草木声后,从林子里钻出一个背着大木桶的奇怪和尚。明艳的少年从白衣的和尚背后探出头来,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上的小花,秀丽的姿容看得一干劫匪神魂颠倒。

    “哟呵,哪里又来了个娇滴滴的小娘子。小娘子跟着个秃驴有什么意思,不如让大爷来好好疼爱疼爱你……啊!”色眯眯的壮汉正讨者嘴上的便宜,却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

    立在一旁的几个劫匪见状便要举刀冲上前来,却在“呼呼”的几声轻响后皆倒地不起。余下的几人面面相觑眼中俱是惊恐,纷纷作鸟兽散,没一会儿就跑得不见了人影。

    “一群废物,没的污了眼……”少年的语气里满是对这些乌合之众的不屑,对自己挥手之间就是几条人命却是全然不放在心上。

    待他的目光瞥见神秀后脑勺时,忽的一个激灵。不好,刚才出手似乎显得过于狠辣,该怎么解释才好?等等!本座为何要解释!哼,反正这些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死有余辜!但心里又有些担心大和尚会认为自己杀人不眨眼,最后还是扭捏地加了一句,“混账东西,连本座的主意都敢打!”

    神秀自然不知道背后那少年千回百转的心思,而是挥挥手,超度了冒着黑气坐在自己身上发愣的几只呆鬼。自那劫匪色眯眯地冒出那句秽语,他就猜到了这个结果。东方不败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性情依旧高傲,又怎能让人轻易冒犯了去,况且这话也令他颇为不悦。不过好笑的是,地上的这些尸首刚才居然化作了少许经验。看来坏事做尽,就连系统也不打算继续让他们在世上作恶……

    想归想着,他手上的动作却毫不停顿,无尘杖在一旁的林子里一挥。烟尘散尽后,地上露出一个深坑,众匪的尸首被一一丢了进去,随后盖上土压平整。

    东方不败见神秀并未责怪于他,心中略松了口气,又催着和尚继续赶路。

    就在东方不败同神秀各自出神的时候,获救的几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慈眉善目的大师伙同他背着的小娘子利索地杀人埋尸。那伙悍匪在两人手中竟如那泥做的陶人,一击即破,一时之间惊得说不出话来,眼见两人就要走远才恍然醒悟,连声道谢。

    那车中的小姐感激地对神秀说道:“大师留步,未知大师法号,今日多谢大师相救。”

    “举手之劳,施主不必言谢。”

    “大师,不知大师是否也要去往三花镇,若不嫌弃,不如就让大师背上的姑娘与我同坐,让我们送二位一程。”获救的小姐虽不知那劫匪究竟是怎么死的,但她非常明白,刚才要是没有这两位出手相救,明年的今日或许就是她的忌日。

    桶里的少年本就不乐意同他们纠缠,趴在和尚头顶的脑袋稍稍转过来,投去一瞥不耐的眼神,“聒噪,叫你不必谢就是不必谢……”本座就爱在桶里呆着,怎么着了?

    提到谢礼,少年看了那小姐几眼,转了转眼珠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轻盈地跃出了木桶走到那小姐车前同她嘀咕了几句。那小姐听了,心领神会地从行囊中摸出一个精致的梨花木盒子交给他,看着他又几个纵身跃回木桶里后,千恩万谢地目送两人离去了……

    ……

    出了几人的视线,少年闲来无事,想了一会儿问和尚道:“喂,臭和尚今日英雄救美可有什么想法?那家的小姐可算貌美?”

    “胡闹,怎可拿人女子的名节取笑?再说,今日英雄救美的分明是你。”神秀装作严肃地斥责少年,语气里却分明带着几分笑意。

    “若不是你要管那闲事,本座才懒得出手。”手上的小花愤愤地抽在和尚头顶。

    “莫再闹了,要知道那条路是此行必经之处,何况贫僧……”家中已有娇俏娘子。

    “哼,说说怎么了,莫非你心虚了不成?”傲娇的少年打断了和尚的解释,说完就赌气地坐回桶里,摸出方才索要来的谢礼,悄悄地对着盖上的小铜镜描起妆来。

    无奈地摇了摇头,神秀不再辩解,以免招惹气头上的少年。虽然他也不知为何一路上少年总是无端生气,但他总是希望能够让他高高兴兴的才好。进了三花林的小路,神秀背着木桶,稳稳当当地向着客栈行去。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没更,今天补上。明天可能木有……

    睡觉了……好困。

    要冒出来留言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东方不败之贫僧不是秃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城云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城云少并收藏东方不败之贫僧不是秃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