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暖妻在上 > 第083章 不准离开我

第083章 不准离开我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帮她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绯红的小脸儿,晕黄的灯光下,她肌肤细白如瓷,染上的绯红如天边的红霞,娇艳欲滴好似等待采撷的花儿。

    他心一动,低头在她脸颊上落上一吻。

    软软的,还有淡淡馨香味。

    “好好睡吧。”他揉揉她的头发,眼中的笑意多到快要溢出来了。

    陆司墨转身就拿了衣服进了浴室,温热的水打在他身上,冲去了大部分的酒气。陆司墨平时看着不显山不露水的,但实际上酒量很好,今天晚上他挺开心的,大部分的酒都是进了他的嘴。

    洗完澡,才十一点,陆司墨很清醒,毫无睡意。

    他从书架上挑了一本书,前几天没有看完的一本。

    转身走向床,掀开被子坐了进去。

    身边忽然有什么东西蠕动了一下。

    陆司墨愣了一秒,又哭笑不得地掀开被子,果然看到简青蜷缩成一团,以没有安全感的婴儿姿态,睡在他的脚边。

    “你什么时候跑过来的?”陆司墨好笑地把她提了起来,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让她睡在枕头上。

    简青没有任何回应,她已经完全醉晕了,估计连自己怎么来到这里的都不知道。

    陆司墨几乎可以想象简青醒来之后,发现在他床上,那副懊恼又窘迫的样子。

    很可爱。

    这次简青换成了趴着的姿势,脑袋彻底陷进柔软的枕头中,安静的房间中只有她浅浅的呼吸声

    。

    陆司墨又摸了摸她的头,盯着她的侧脸看了一会儿,才拿起书。

    贯来很能沉下心的陆司墨,今天却觉得手上这本书无比枯燥,每一个字符都似乎在跳跃扭动,试图逃离他的认知视线。

    坚持了一会儿,陆司墨认命地把书收了起来,掀开被子打算去把头发吹干,直接睡觉。

    睡得迷糊的简青猛地坐了起来。

    陆司墨都被惊了一下,只是他神情总是太淡定所以看不出来。

    “简青?”他尝试着喊了一声。

    后脑勺对着陆司墨的简青终于回过头来。

    两颊滚烫,双眼迷离,很显然不是清醒的样子。

    陆司墨朝她伸出手,本打算安置她好好躺下睡着。

    “陆司墨!”简青突然大吼了一声。

    陆司墨的手停在半空中。

    “我喜欢你!”简青中气十足地喊着,宽敞到空旷的房间几乎是在回响着她的声音,好似洪钟大吕蓦地一声声撞进陆司墨的心里。

    他的神情瞬间柔和,笑意缱绻:“我知道。”

    “我喜欢你呀,陆司墨。”她的声音忽的又变成软软的撒娇,轻轻地哼着,整个人几乎都要软得没了骨头,直接倒在了陆司墨的肩头。

    “嗯,我知道。”他依旧很有耐心地继续重复。

    “喜欢陆司墨。”

    “嗯,我知道。”

    “喜欢啊。”

    “知道。”

    重复反复的一问一答,别人看来最是无聊,可简青却兴致不减,陆司墨也保持耐心。

    他也没有去动她,任由她趴在自己的肩头,轻轻哼哼。

    “陆司墨……”她晃晃悠悠地抬起沉重的脑袋,水润迷离的眼眸就这样直直地看着陆司墨,目光扫过他脸上的每一寸线条。

    一股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简青伸出手环住陆司墨的脖子,摇了摇晕乎的脑袋,便主动吻了上去。

    两人接吻也不是一次两次,陆司墨纯属自动点亮天赋技能,而简青也在后天磨练中慢慢有了经验,此时虽然青涩,却很有技巧地点燃着名为陆司墨的火焰。

    陆司墨忍不住弯唇,忍住躁动,煎熬却又享受地品尝她主动送上门的美好。

    感情就是这样一种奇妙的东西。

    你若是喜欢,便会觉得她的每一寸角落,每一点气息,都是品尝不够的,余韵未尽,意味绵长;她的任何一点回应,一点青涩的动作,就是燃烧的熊熊大火,眨眼席卷了整个草原

    。

    陆司墨从小生长在复杂混乱的权贵圈中,各种事情见得多了,自己却对女色没有太多兴趣。

    以前他总觉得,沉溺女色是没有自制力的表现,而他不屑。

    可现在,他才发现原来真的会有这么一个人,能够成为你的渴望,你的要不够。

    他握着她盈盈不堪一握的细腰,简青低笑了两声只觉得发痒,便不自在地扭了扭,脑袋一仰,整个人便倒在了床上。

    陆司墨追逐而去,手撑在她脑袋便,垂眸看她,视线极具压迫性。

    这次换作他主动了。

    属于陆司墨的气息肆虐过她的每一个角落,简青轻哼了一声,眯起眼睛,露出享受惬意的表情。

    酒壮怂人胆,这句果然没错。

    简青第一次做了她清醒时候敢想却绝对不敢做的事情!

    而她四处乱摸的手有如火上浇油,令得陆司墨那名为理智的弦一崩而断。

    男人在这方面总是天生就会,简青那点青涩的小手段完全不够看,很快就被他掌控了节奏。

    陆司墨彰显了鲜少在他身上出现的霸道野性,简青身上那件衬衫的纽扣直接寿终正寝,丢在床脚完成了它的使命。

    天雷勾地火。

    那一刹那,简青的指甲深深地陷入陆司墨背上的肉中。

    她忍着生平第一次的疼痛,毫无保留地在他眼中绽放。

    她很美,真的很美,在陆司墨眼中就像是九天神女,身披月纱,一颦一笑皆如菩萨低眉的温柔。

    “不准离开我。”他俯身在她耳边,狠戾地说出这样一句话。

    就像是一句誓言,也像是一句诅咒。

    他用这种方式给她套上了一种枷锁,若是有一天简青离开,他想他的爱,必然会化作浓烈的恨。

    你,绝对不准离开。

    简青似乎听出来了他话中的意思,抬头轻吻他的眉眼。

    在这一刹那,她看到了他的脆弱,明白了他的害怕。

    他在害怕失去。

    她紧紧抱着他,再次感觉原来陆司墨离自己很近很近。

    ……

    翌日,清晨,阳光,静谧。

    简青费力地睁开眼睛的时候,同时感觉到了身上撕裂般的疼痛。

    她僵硬了一秒,昨晚的记忆顿时如潮水般向她席卷,将她淹没得几乎要窒息,冲撞得她脑中更是一片片空白。

    天

    !她一定是疯了!

    简青从未想过自己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主动勾引了陆司墨?

    “疯了……”简青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都一头子栽进枕头中,懊恼不已的低呼着。

    一只手突然从旁边伸来,环住她的腰。

    简青跟冻在了那里似的,任由那只有力的手将自己拉向他的怀抱。

    安静了几秒。

    简青发觉陆司墨并没有其他的动作,闭目沉睡得很是安静之后,便悄悄想要从他怀中溜出去。

    她刚刚往外滑了一下。

    平静睡梦中的陆司墨,忽然像是暴怒的雄狮,一跃而起,压在简青身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紧皱着的眉头尽是她未见过的暴戾和阴暗——

    “你后悔了?”

    简青傻傻地望着他:“没,没有……”

    “那你跑什么。”那些暴戾和阴暗尽数褪去,陆司墨不自在地合上眼皮,似乎很介意被她看到了不堪的一幕。

    简青咬着下唇:“我,我没跑,就是想,衣,衣服。”

    她的脸一点点红了,像是蒸熟的虾子,目光躲闪,实在是无法在他压迫性的目光中说出下一步的话。

    难道她能说,她觉得很害羞吗?

    没脸说啊,实在是。

    陆司墨咳了两声,用被子把她裹得严严实实的,低头轻啄了一下她的鼻尖,亲昵温柔地几乎要溺死个人。

    “我去给你做早饭。”

    简青赶紧把脑袋缩进被子里,不敢看翻身而起的陆司墨。

    他低沉磁性的笑声飘了过来,钻进简青的耳朵,让她的耳廓也跟着染上了绯红。

    脚步声随之响起,他出去了。

    简青这才从被子中钻出来,蠕动到床边,手臂挥舞了两下,抓到自己的衣服,一扯进了被窝。

    之后在饭厅吃早饭的期间,简青都不敢抬头看陆司墨。

    两人无意视线相撞,她也会惊慌失措地避开他的目光。

    无他,害羞而已。

    陆司墨也清楚她的情绪,让她好好在家休息,自己拿了书出门上课了。

    简青一拍脑门,差点儿忘了今天上午是有课的!

    她本想跟上去,可走了几步,才发现她的状态实在是不宜行走。

    痛啊!

    陆司墨瞅见她皱巴巴的小脸儿,一把捞起她,塞进房间的被窝中

    。

    “我会跟老师请假的。”

    简青赶紧拉住他的衣袖:“还是逃课吧!我觉得请假太,太那个了。”她是做贼心虚吗?她就是做贼心虚。

    陆司墨只得无奈答应:“好。”

    等陆司墨走了,一个人躺在床上的简青,才发现自己其实已经很疲倦了,她眼睛一闭,没多久就陷入了睡梦之中。

    等简青醒过来的时候,陆司墨都已经结束了上午的课程,买了菜正在做午饭。

    这样的日子总让简青有一种恍惚感。

    幸福得不真实。

    她像是在家等待丈夫归来的妻子,而陆司墨则是结束了忙碌工作的丈夫回到家。只是她这个“妻子”太惫懒了些,在家里无所事事,还要等着“丈夫”回来动手做饭。

    可她就是觉得很幸福啊。

    简青只觉得,过着这样的日子,就像是拥有了全世界一样。

    两人一起吃饭,一起坐在客厅看电视,一起聊天。

    简青给他讲了自己小时候的囧事。

    而陆司墨则告诉了简青一个事实,他并不穷,只是跟父亲关系不好,所以通过打工自己挣钱来证明自己而已。

    简青看到他在提起自己父亲的时候,眼底闪过的一抹冷意,很识趣地没有追问他为什么讨厌父亲,而是选择了聆听。

    她想,以后有机会,陆司墨一定会解释给她听的。

    她耐心等待好了。

    “你手机响了。”陆司墨在旁边提醒了一声。

    简青这才发现沙发角落震动的手机,拿起来看了一眼,有些意外。

    苏奶奶怎么会给她打电话?

    “喂?苏奶奶?”

    环着她的陆司墨目光一动。

    简青未曾发觉,只听得苏奶奶气急败坏的声音:“小青啊,你回来劝劝苏致这个小子吧!他白老师说了明明可以带他去上中央音大,可他偏偏不要读,也不想当钢琴家……”

    苏奶奶情急之下叙述有些混乱,不过简青还是听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苏致的老师白敬道,今天特意去了苏家拜访,希望跟苏奶奶沟通一下苏致的大学问题。

    苏奶奶也是这才知道,原来自家孙儿,号称前途无限的天才少年,居然完全没有打算继续自己的钢琴生涯,免考的中央音大也不要去读,口口声声说自己要去读c大。

    可苏致的班主任也跟苏奶奶沟通过了,说苏致的成绩距离c大还有点差距,保守来看还是特招的中央音大最为稳妥。

    对于高考这样关乎人生的大事,苏奶奶实在是无法顺从孙儿的意见了

    。

    可苏致就跟吃了秤砣似的,就一句“我会考上c大的”之后,便一句多的话也不愿意说,苏奶奶、班主任、白敬道一一来做了他的思想工作,就连简父简母都帮着说了两句话。

    可是——苏致仍然死不改口,坚持说自己要考c大。

    苏奶奶没办法了,才把电话打到简青这儿来。

    “小青,奶奶知道小致最听你的话了,你说什么他都会答应的,这次你回来帮奶奶好好劝劝小致,行不行?”

    简青当然不会说不,一口答应了之后,便说自己下午就回来。

    眼看着简青就要起身冲进去换衣服,陆司墨却一把把她拉了回来。

    简青跌在沙发里跌得头晕眼花,晕乎乎地解释着:“我去一趟,明天就回来。”

    方才陆司墨就坐在简青身边,事情也听了个大概。

    “既然是他自己的选择,你没有必要插手多管。”

    简青皱着眉:“可他是我弟弟,他现在跟脑子进了水似的一心要读c大,我不劝劝他怎么行?不行,我必须回去。”

    陆司墨冷笑了一声,苏致一心要读c大他还能不知道原因?

    “也不是亲弟弟。”

    姐弟关系也是要双方都认为才行。

    简青的眉头皱得更紧了:“陆司墨,你不要这么说。”

    陆司墨抬眼瞥了她一下:“他自己的人生,他自己的选择,你何必多管闲事?”

    “这是多管闲事吗?”简青的怒火腾地就冒上来了,她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放软了语气,“我知道你不是很喜欢苏致,这是你的自由,可他毕竟是我弟弟,我也不能不管他呀。”

    “他把你当姐姐?”狼子野心。

    陆司墨的嗤笑像是针扎在简青心头。

    她什么也没说,起身就进了房间。

    一分钟后,她换了衣服出来,提着包。

    “我明天回来。”

    她大步而出,没再多说一句。

    陆司墨坐在沙发上,眉头紧皱,眼中压抑着怒火,久久未动。

    苏致实在是太碍眼!

    ……

    简青买了票回家,到家的时候直接就是下午四点钟了。

    她自家也没进,直接敲了苏家的门。

    苏奶奶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已经快两点,现在过去两个小时,苏奶奶、苏致、白敬道三人居然还是僵持在那里。

    简青进去的时候,客厅里一片沉默,还是因为她的到来,这份沉默才被打破

    。

    苏奶奶颤巍巍地起身迎向她,言语有些急切:“小青你来了?你好好跟你弟弟说说。”

    白敬道也随之站了起来,大概方才和苏致的交流,也让他憋了一肚子的火。

    “我先回去了,苏致你再好好想想。”

    苏奶奶赶紧跟了上去:“白老师我送你!”

    白敬道知道苏奶奶是有话想跟自己说,便点点头,两人一起出了门。

    两人离开后,客厅空荡荡的只剩下简青苏致两人。

    简青的目光随之落在坐在沙发中,垂着眼安静成一隅的少年。

    她走了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嘿。”

    苏致轻哼了一声:“你怎么回来了?”没和那家伙呆在一起?

    他故意撇着嘴,表现得不怎么开心,好像也对简青的突然回来满不在乎,可熟悉他的人,都能从他扬起的眉毛看出他的雀跃。

    他的内心到底还是在为了简青的到来而开心。

    简青在接了苏奶奶的电话马不停蹄地就赶回来,大概还撇下了那个家伙——至少这一点,苏致知道她到底还是在乎自己。

    这点认知让他的笑意几乎压不住,嘴角更是微微上翘。

    简青一屁股坐在他身边:“过去点儿。”

    苏致挪了挪。

    简青本想像以前一样环着他的肩膀,和手刚刚伸出就停在半空中,似乎想起了什么,最后只是在他肩上拍了拍。

    “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你能跟我好好说说你的想法吗?”

    她的话落在他心里,她的动作他也看见了。

    苏致非常清楚她为什么会这么做。

    名为嫉妒的火焰燃烧着他的理智,他的心里在大声咆哮——

    那个家伙就有这么好!让你连我都舍得不要!

    可这样的话他不敢问出口。

    因为他没有信心,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

    可苏致还是压抑不住怒火,冷冷笑着,少年精致的脸上好似一朵黑色的毒罂粟在绽放,带着致命的诱惑。

    “我为什么会这样,简青,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吗?”

    ------题外话------

    上次就被卡了两次审核,这次真吃到肉了不敢太过于放肆,大家将就看看,意会意会,你们都懂的~

    (二次审核)居然真被卡了!我写这么含蓄啊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暖妻在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姬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朔并收藏暖妻在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