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暖妻在上 > 第096章 一念对与错

第096章 一念对与错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nb韩芷慌乱得六神无主,听了林语樯的话,就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毫不犹豫便执行了,扶着林语樯就往电梯方向冲。

    &nb韩芷按下上行键,电梯在六楼,下来还需要时间。

    &nb而那个男人,已经距离她们只有几米远了。

    &nb“快……快……”韩芷慌乱地拍打着电梯。

    &nb林语樯咬着牙拼命保持自己的神智,心里却在暗骂韩芷的无脑,在这里等电梯不就是等人来抓嘛!

    &nb她回头,看到那男人狰狞的面孔,想要提醒韩芷走楼梯,可浑身上下瘫软得跟没了骨头似的,话到了喉咙偏生就是挤不出来,只是呵呵呼呼地发出古怪的声音着急。

    &nb韩芷则完全没有注意到林语樯的神情,她盯着电梯上跳动的数字,逐渐变小。

    &nb3,2……1!

    &nb“叮咚。”绝望之境中忽然而至的声音,就如同来自天堂!

    &nb韩芷扶着林语樯跌跌撞撞地冲了进去,按下五楼,期间因为慌乱有好几次都没能成功。

    &nb电梯门缓缓合拢,韩芷也一手使劲儿地按着关门键。

    &nb在最后一刹那,猥琐男人扑上来咆哮狰狞的脸几乎成为她俩的噩梦!

    &nb幸好,幸好。

    &nb韩芷念叨着,双腿一软,跟林语樯一起滑落在地。

    &nb至于林语樯,已经彻底神智不清醒,浑身惊人的滚烫,还不断地在韩芷身上磨蹭,扒拉她的衣服。

    &nb韩芷也顾不得庆幸,赶紧抓住林语樯的双手不让她乱动。还好林语樯因为药力,浑身瘫软根本使不上劲儿,她很轻易便制服了她。

    &nb电梯徐徐升到五楼,也是韩芷林语樯房间所在。

    &nb她们开了两个房间,相对而立。

    &nb韩芷把林语樯扶到了506,另外一个房间则是505。

    &nb林语樯翻到在床上,嘴上含糊说着什么,却没力气爬起来。

    &nb韩芷站在床边,看着她的样子吐了口气,又忽的想起方才的惊魂一幕,总觉得不妥。

    &nb那个男人该不会聪明到看她们所抵达的楼层吧?

    &nb韩芷后悔又懊恼,自己怎么不知道多按几层楼模糊视线,就这样大喇喇地停在五楼,不正是告诉那个男人她们的所在吗?

    &nb韩芷想起什么,几步冲到门边——刚才她进来的时候,忘记关房门了。

    &nb手搭在门把上,韩芷的动作却停住了。

    &nb她回头看了一眼。

    &nb床上的林语樯撑着身子想要爬起来,却又跌了下去,这次有点险,直接翻滚到床边了。

    &nb“陆司墨……陆司墨……陆司墨……”

    &nb黑暗寂静中,林语樯的呢喃清晰地飘进韩芷的耳中。

    &nb她瞳孔一缩,一股难以言喻的恶毒心思爬上心头,连她自己都被想法的丑陋给吓到了。

    &nb不,她不能这么做!

    &nb可是,那个男人本就是林语樯自己招惹来的,与她无关……

    &nb是啊,与她无关。

    &nb好似恶魔的轻语在韩芷耳边不断重复,俘获了她的心智,蒙蔽了她最后的良知,让她做出了一个后悔终身的选择。

    &nb韩芷踩着地毯,无声地走出房门,看着门牌号506,拉上门——

    &nb却,没有关上。

    &nb房门悄悄虚掩,只需要轻轻一推,就可以打开进去。

    &nb韩芷在门口站立了许多,一直抓着门把手,似乎还在纠结挣扎。

    &nb她不知道房间里面的韩芷“咚”地一声摔到了地上,又吃力地爬了起来,摇晃着迷茫地脑袋看着四周。

    &nb韩芷无意中低头看见手表。

    &nb不好,他的药力肯定发作了!

    &nb她也顾不上继续在这纠结,丢下虚掩的房门,便转身跑向电梯。

    &nb……

    &nb韩芷才走,506的房门就人一把拉开了。

    &nb“咦?506?不应该是505吗?”林语樯如喝醉般摇摇晃晃站立不稳,她抬起朦胧的眼睛看了一眼门牌,又发现对面正是505,惊呼一声,扑了过去。

    &nb“房卡,房卡,房卡。”林语樯居然从身上找出了一张房卡,贴上去,滴滴滴。

    &nb505的房门打开了。

    &nb其实,林语樯和韩芷为了今天的计划,早早就准备好了两个房间的备用房卡。

    &nb林语樯冲进505,房门又咚的一声关上。

    &nb远处暗处,一双猥琐淫邪的目光看着这一切。

    &nb……

    &nb一刻钟之后,韩芷扶着陆司墨出现在了五楼。

    &nb陆司墨双眼紧闭,眉头紧皱,明显处于不清醒的状态。

    &nb韩芷撑着过于高大的他,也有些吃力,但是心中的激动和梦想即将达成的兴奋让她力气倍增,很快到了505门前。

    &nb她一眼就看到了对面506大开的大门。

    &nb韩芷怔愣了一瞬。

    &nb难道说,那个男人已经……

    &nb她慌乱了一秒,便毅然决定扭头,打开505的房间,将陆司墨扶了进去。

    &nb进门刹那的黑暗,蓦地覆盖上她的眼眸,最后一点纯白也褪尽成黑,她在心里默默呢喃着,像是诅咒,又像是在劝慰。

    &nb林语樯,你拥有得太多了,你应该知道一下失去的滋味。

    &nb这不怪我。

    &nb不怪我的。

    &nb……

    &nb505的房门关上,陆司墨被韩芷扶到了床上。

    &nb她看着床上的陆司墨,黑暗中模糊朦胧的侧脸,拥有得天独厚的俊美和精致。他就像是皓月之光,照亮了这个黑暗的房间,也照亮了韩芷心底的黑暗。

    &nb她伸手去解他的衣服。

    &nb……

    &nb大床旁边地毯上,林语樯无声地翻了一下身子。

    &nb黑暗掩盖了她的身形。

    &nb……

    &nb韩芷深吸了口气,却听得自己的心跳如擂鼓,血液冲入大脑夺去她的沉静理智,只剩下一片慌乱。

    &nb莫名的,此刻她的脑中总是浮现出以前的一幕。

    &nb“喜欢?送给你了?”

    &nb“别哭,我会帮你的。舞蹈你也可以继续学,和我一起。”

    &nb“小芷。”

    &nb韩芷是林语樯唯一的朋友。

    &nb而林语樯又何尝不是韩芷唯一的朋友?

    &nb“不行。”她紧紧捏着手,毫不犹豫地转身冲了出去。

    &nb506房间敞开的大门里面一片黑暗,就像是吞噬一切的洪荒巨兽,带着无名的恐惧和敬畏。

    &nb韩芷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勇气冲了进去。

    &nb可在她踏进506的瞬间,房门却被人关上,一只大手紧紧捂住她的嘴令她几乎窒息,一个猥琐恶心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nb“小姑娘想要害朋友?叔叔让你尝尝自食恶果的味道,啧啧,真甜……”

    &nb韩芷猛然惊觉发生了什么,她拼命扭动身子挣扎,试图发出尖叫求救,可这一切只能成为身后那个禽兽恶行的催化剂。

    &nb惨叫。

    &nb哭泣。

    &nb挣扎。

    &nb绝望。

    &nb折磨。

    &nb满脸是血的韩芷最后连声音都发不出,张大嘴巴像是快渴死的鱼。

    &nb……

    &nb505中。

    &nb才平息了一阵的林语樯,再度药力发作。她自觉浑身发烫得厉害,衣服倒是成了束缚,几下撤掉脱干净才算是舒坦。

    &nb过了一会儿,她又难以忍耐地磨蹭着,就像是沙漠行走的旅人企图寻找生命之水,平生一股力气爬起来的她,在床上看到了自己最渴望的东西。

    &nb她扑了过去,发出难忍的哼哼唧唧的声音。

    &nb陆司墨仰躺着,体内一团火焰在熊熊燃烧不停,而他的脑中总是浮现出简青的模样,她抿唇羞涩,双颊绯红喊着他的名字。

    &nb他几乎忍耐不住。

    &nb陌生的气息袭击了他。

    &nb陆司墨下意识挥出一拳。

    &nb一声惨叫。

    &nb然后便是翻滚下床的林语樯,趴在地上彻底不省人事。

    &nb……

    &nb此时,二楼天台。

    &nb简青没由来的心神不宁,她也没心情再吃那些美味的烤肉,像是没头的苍蝇在附近乱窜。

    &nb蒋玥一把拉住她,奇怪地问:“你在这个乱晃个什么劲儿?刚才不是还在喊饿吗?我叫徐哲专门给你烤了一盘肉,走,跟姐吃去!”

    &nb“不是,蒋玥!”简青抓住蒋玥的手,脸上神情不安,“你看到陆司墨了吗?”

    &nb“怎么了?陆司墨不见了?那小子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跑哪儿浪去了?”陆司墨没在跟前的时候,蒋玥说话总是很有底气。

    &nb简青眉头拧着:“他刚才告诉我去卫生间,可是到现在都没回来。”

    &nb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nb蒋玥看简青的神情,也知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nb“我们先到处走着找找看,我叫上徐哲。”

    &nb“嗯。”

    &nb接下来,简青和蒋玥徐哲三人,分头寻找,整个天台都寻遍了,也没有看到陆司墨的身影。

    &nb简青甚至回了房间一趟,却依旧没有看到陆司墨。

    &nb他到底去哪儿了?

    &nb陆司墨消失不见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所有c大学生中,部分人嗤之以鼻觉得简青小题大做,但还是相当一部分人都很热心地帮简青找人。

    &nb现在已经十点多钟,不可能一间一间去敲人家的客房,酒店有意见不说,客人的意见更大。

    &nb于是众人只好往外找。

    &nb可谁也没有发现陆司墨,他就像是凭空蒸发了似的。

    &nb当他们问酒店工作人员,是否可以查看监控的时候,酒店工作人员却尴尬地说,因为最近检修,晚上那段时间所有的监控摄像都停止正常工作了。

    &nb唯一能够工作的是酒店门口的摄像头,而那里的监控摄像表明,陆司墨在进了酒店之后就一直没有出去过。

    &nb他还在这间酒店里。

    &nb如果不在,那就说明是有人用了掩饰的方法将他带了出去!那陆司墨,是不是面临一个危险的境地?

    &nb其他人都觉得奇怪,这年头绑架女孩儿的事情层出不穷,可绑架男孩儿的案例却少得可怜,再说了陆司墨也不是什么有钱人家贵公子……

    &nb不知道是谁嘀咕的这句话,却被简青听进心里了。

    &nb她回忆起林语樯告诉自己的,有关于陆司墨的身世。

    &nb那种大世家的公子,想要害他的人肯定很多吧,那这一次会不会,会不会就是有人在故意绑架?

    &nb简青不敢往下想,只能在蒋玥的陪伴下,苍白着脸色耐心等待。

    &nb酒店方面说,等到第二天早上就可以帮他们寻找客房里面是否有人。

    &nb而如果是遭遇了绑架,具体时间应该在八点钟以后,那个时候缆车停运,下山的唯一途径就是步行,大晚上地走飞云山陡峭险峻的路无疑是找死,那人和凶手一定都在山上!

    &nb这一折腾就是两点多钟了,大部分人都困意来袭,纷纷回去睡了,说明天早上再下来等消息。

    &nb而简青却毫无睡意,在蒋玥徐哲的陪同下,在酒店大堂一坐就是一夜。

    &nb简青第一次觉得夜晚是如此的煎熬,每一秒都漫长得好似一年。

    &nb可她别无他法,只有耐心地等待天亮的到来,希冀陆司墨平安无事。

    &nb翌日清晨六点,天刚蒙蒙亮。

    &nb大部分同学也都没有睡好,这个时间点都纷纷起床下来看情况了,这才知道简青在楼下坐了一夜,看她精疲力倦却强打着精神的模样,不少人第一次才正视了陆司墨和简青之间的这份感情。

    &nb“对了,林语樯和韩芷呢?”一个女生突然问了一句。

    &nb周围一片静默。

    &nb因为林语樯和韩芷并不是他们此行登山的同伴,所以昨晚他们也下意识忽略了两人。

    &nb“她们昨晚也在吧。”昨晚太过于混乱,说起的人也是一脸的不确定。

    &nb“我去她们房间看看吧。”一女生主动提议。

    &nb另外两人也欣然同行。

    &nb简青却充耳不闻,此时此刻,她不想关心除了陆司墨以外的所有消息。

    &nb可片刻之后,一个令人惊愕的消息传来。

    &nb韩芷,出事了……

    &nb三个女生一起去了韩芷的房间,刚到她的楼层,就看到一个猥琐的男人跌得撞撞地从506冲了出来。

    &nb而506,正是林语樯的房间。

    &nb三人被吓坏了,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衣衫不整地男人逃跑后,才迅速跑向506。

    &nb冲进房间的瞬间,那糜烂的味道和床上不成人形的女孩儿几乎惊呆了她们的双眼。

    &nb毫无疑问,这是犯罪行为!

    &nb三个女生,一人打电话报警,一人通知了其他的同伴,一人则上前察看韩芷的情况。

    &nb还好,韩芷只是昏厥,而不是死掉。

    &nb可她身上的痕迹,却是这般的触目惊心。

    &nb三个女生毕竟都是c大的高材生,在遇到这种情况之后也没有慌乱无主,除了帮韩芷穿上衣服之外,为了保护犯罪现场,方便警察一会儿过来之后取证,她们都没有动其他的摆置。

    &nb楼下c大的同学不少都冲了上来,看到这一幕也惊呆了。

    &nb二十几人都没有想到,只是一次登山之行,居然会遇到这件事情。

    &nb“只有韩芷,那林语樯去哪儿了?她们俩不是一般一起的吗?”不知是谁问起了。

    &nb酒店方面的工作人员也在这里,本来出了大事就让他们焦头烂额,千万不敢再听到第二件事情发生。

    &nb也顾不得什么规定,迅速按照两人的登记身份证号查了房号,得知还有一个房间就是对门的505。

    &nb工作人员拿了备用房卡来开了门。

    &nb两分钟之后,蒋玥接到了一个电话,听闻消息的她一脸复杂。

    &nb她看着脸色苍白疲惫的简青欲言又止。

    &nb最后,还是选择告诉了她:“简青,陆司墨找到了。”

    &nb……

    &nb凌乱的床单,不着寸缕的女孩儿,不省人事的男子,还有白色床单上的一抹猩红。

    &nb因为刚才已经发生了另一件更加令人震惊的事情,现在看到这一幕,大家反而稍显淡定。

    &nb可是任谁都能猜测到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nb所有人找寻了一夜的陆司墨,竟然和林语樯……

    &nb默默站立着的c大学生们心情复杂,酒店工作人员则无暇顾及,所有人都在等待简青的到来。

    &nb而这个时候,床上的陆司墨,睁开了双眼。

    &nb他撑着头疼欲裂的脑袋坐起来,却看到门口站着几个神情惊异的人,是此行登山的同伴。

    &nb不解发生了何事的陆司墨不悦地皱起眉,他的记忆仅停留在自己去了卫生间为止。

    &nb几秒钟后,他才确认了房间内的情况。

    &nb也看到了同样摇摇晃晃坐起来的林语樯。

    &nb陆司墨心头一紧,一股暴戾的气息从他身上陡然席卷而开。

    &nb林语樯!居然!居然!

    &nb暴怒压制了他的理智,陆司墨宛若离弦之箭一跃而起,霍地冲到林语樯面前,朝她挥出了死亡的镰刀,大掌狠狠扼住她脆弱的喉咙。

    &nb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傻眼了。

    &nb“快!快拦住陆司墨!”

    &nb几个男生惊呼着冲了上去,费力地想要把林语樯从陆司墨的手掌下救下来,却发现合几人之力竟然都拦不住陆司墨!

    &nb他就像是暴怒的野兽,双目血红失去了理智,脑中唯有一个念头!杀了林语樯!杀了林语樯她就不会知道了!

    &nb仅剩的理智在疯狂咆哮——不能让她知道!不能让简青知道!

    &nb林语樯几乎没了力气挣扎,她用力地拍打着陆司墨的手臂,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nb她第一次恐惧着那张日思夜想过无数次的脸,仿佛看到了魔鬼!

    &nb恰好此时,简青冲到了房门,看到了里面的一切。

    &nb聪明的她,很快意识到可能发生的事情。

    &nb心脏一阵阵钝痛,还来不及伤心,她便看到林语樯快要被陆司墨掐死的样子。

    &nb“简青快过去拉住陆司墨啊!”其他人叫嚷着,完全恐慌于眼前一幕。

    &nb简青扑了上去,死死抱住他的手臂,尖叫着:“陆司墨!陆司墨松手!你会杀了她的!”

    &nb“杀了她!”陆司墨嘶哑着声音,却是杀气凌冽。

    &nb他眼中的冷意绝不是说说而已!

    &nb简青拼命抱住他,不断地说:“放手,快放手,放手,放手……”

    &nb我怎么忍心看你因为杀了她而进监狱。

    &nb我怎么忍心看你因为杀了她而成这个样子。

    &nb我怎么忍心……

    &nb尽管,在这一刻,简青也无比讨厌林语樯。

    &nb可她却发现,就算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也无论如何都讨厌不起陆司墨来。

    &nb简青抱着陆司墨,泣不成声。

    &nb她的哭声就好像破开乌云的阳光,摈弃阴霾,透过层层叠叠的障碍,终于抵达黑暗的彼岸,寻回了他的理智。

    &nb陆司墨手上的力气终于送了一些,他偏头便看到满脸泪水的简青。

    &nb“别哭……”他无声地说着,仰着头,眼中暴戾逐渐散去。

    &nb他身上力气稍微松懈一些,另外几个帮忙的男生便赶紧把林语樯救了下来,旁边冲过来一个女生用被单裹住了身无寸缕的林语樯。

    &nb她已经因为缺氧而昏厥过去了。

    &nb此时,陆司墨被简青抱在怀中,双目无神地望着上方,不只是清醒还是昏迷。

    &nb简青凭借仅剩的一点理智回头对蒋玥喊道:“给刘泽打电话!告诉他!”

    &nb她在知道陆司墨身份之后,就猜测身为陆司墨多年朋友的刘泽,身份必然不简单。

    &nb陆司墨的情况只有求助于刘泽。

    &nb刘泽尚且在梦乡中,接到蒋玥的电话,开始还调侃了两句,可随之而来的消息却让他彻底清醒了。

    &nb这一刻的刘泽清醒理智得不像平时的他:“你们先不要慌,待会儿我会联系人来接你们,尽量不要靠近陆司墨,现在的他很危险……什么?他被简青抱着没有动静了?我知道。”

    &nb挂掉电话的刘泽,喃喃道:“都这么多年了,怎么会……”

    &nb他没敢过多犹豫,便迅速拨通了几个电话。

    &nb其中一个,是打给京城陆宅的。

    &nb就算刘泽不打这个电话,这个消息也会在几个小时之内抵达陆宅,所以他只能选择通知。

    &nb不到半个小时,一架直升飞机落在了山舍酒店顶楼。

    &nb医护人员用担架抬走了陆司墨,一并被带走的还有林语樯。

    &nb简青想要随行,却被拒绝了。

    &nb她只能看着晨霭中,那直升飞机逐渐远去。

    &nb……

    &nb京城军区医院。

    &nb陆辛一脸铁青地站在高干病区的走廊外,而陆老爷子在一群随行的簇拥下,浩浩荡荡地来到他面前。

    &nb“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么多年都没有复发!不是说以后都不会复发了吗!好好的孩子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nb陆老爷子震怒咆哮,整个军区医院都随之震动。

    &nb医院院长惶恐地站在一旁,简要地解释了一下情况。

    &nb陆老爷子眯起眼睛:“你是说,有人给小墨下药,让他和一个女孩儿发生了关系,才让暴怒之下的他失去了理智?再次发病?”

    &nb“是的,据在场人的描述,当时二少是在有人安抚下才暂时平静,不过到了飞机上又迅速发病,不得已注射了镇定剂,才让他安稳抵达了京城。”这次解释的,是陆家的下属。

    &nb陆老爷子怒眉一挑:“有人安抚?谁?”

    &nb“二少的女朋友,一个叫简青的女孩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暖妻在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姬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朔并收藏暖妻在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