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暖妻在上 > 第099章 我用命还你

第099章 我用命还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简青有些奇怪地看着面前一幕,竟然不知道该说是和谐才好,还是诡异才好。

    陆司墨抱手靠着床头,剑眉下一双墨眸深不可测,脸庞更是俊朗隽逸、英气无双,如朗朗耀日般灼目,又锋芒内敛,渊渟岳峙。

    而苏致,坐在床侧,慵懒而恣意的姿态自在随意,眼含清辉,笑生戏谑,任意妄为的少年毫不掩饰自己的拔尖出彩,扬着的下巴肆意张扬,姣姣皓月般的精致五官,眼底却极快地划过一丝危险。

    两人看着泾渭分明,颇有剑拔弩张之势,却偏偏融洽地坐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看起来似乎相处得挺融洽?

    简青总觉得有什么隐隐的不对,不过两人能这样和睦的坐在一起,她也就谢天谢地,不再要求更多了。

    “哥?”门口探了一个脑袋进来,顺便笑眯眯地跟简青挥挥手,“简青姐姐,好久不见!”

    简青赶紧起身迎了过去,不自觉平添淡淡笑意:“柒柒?你一个人来的吗?”

    “不是,还有妈妈。不过……她说她待会儿再过来。”陆柒柒想起刚才白荷的表情,怎么说呢?震惊?

    方才刚刚走到病房门口,她便浑身一僵,也不知道是为何,反正就见她匆匆转身,解释了几句也就离开了。都没给陆柒柒反应的时间。

    她只顾着看苏致高兴去了,哪里还有去多想的时间?

    陆柒柒跟着简青走过来,目光却一直落在苏致身上。

    她害羞地偷偷瞟他,眼神狂热,就像是见到了偶像的粉丝,难以抑制自己的兴奋心情:“你,你好,苏致,我,我是你的粉丝,我叫陆柒柒,我很喜欢,你的钢琴,我……”

    陆柒柒结结巴巴的,舌头都捋不直了!

    苏致懒懒看她一眼,本不想搭理。

    他忽的抬头:“你是陆司墨的妹妹?”

    陆司墨神色未动,像是与自己无关。

    苏致却一下子来了精神:“哈哈,很高兴见到你啊。”他转动着眼睛,小狐狸般狡猾的模样,也不知道在打个什么主意。

    陆柒柒却哪里想得到这么多,兴奋地握住苏致的手狠狠甩了两下,又从包里摸出小本子来找苏致要签名。

    陆司墨觉得很丢人。

    “如果你是来追星的,就回家去。”他毫不留情地跟陆柒柒说道。

    陆柒柒虽然已经习惯了哥哥的这幅语气,此刻在偶像面前,也难免挂不住面子。

    “哥!”她赌气地跺跺脚,偏生又没胆子跟陆司墨发脾气,只有眼巴巴地望着简青,期待她给自己主持公道,“嫂子!”

    简青好笑地安抚摸摸她的背,低言细语了几句。

    苏致想要捉弄陆柒柒的心思一下子就没了。

    不仅仅是因为陆柒柒口中叫的那声嫂子。

    苏致站在一侧,有一种看着一家人的感觉,哥哥,嫂子,和妹妹。

    那他是什么?外人?

    苏致默默的,什么话也没说。

    苏致离开后,陆柒柒也被紧接着赶走了。

    白荷当然没能来看一看陆司墨,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病房中便只剩下简青和陆司墨两人。

    简青心情颇为愉悦,动手给陆司墨削了一个苹果,分成小块,放在一旁的干净盘子中,又拿起一块往他嘴里送。

    陆司墨握住她的手,眸光暗沉:“真当我是病号了?”

    简青笑吟吟反问:“难道你不是吗?”

    陆司墨低头咬掉她手上的那块苹果,另一只手却环住简青的腰轻轻松松一提,便拽着简青扑向自己,跌坐在床上。

    简青坐在陆司墨的腿上,脸红红的,不自在地动了动:“别……待会儿护士进来了怎么办?”

    要是被看到这个样子,简青就真的没脸了。

    陆司墨慢条斯理地吃掉苹果,安心让她窝在自己怀里,下巴搁在她柔软的发顶。想起她刚才的笑容,陆司墨心里恼怒,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软肉。

    简青吃痛叫了一声。

    陆司墨却凑在她耳边低声道:“是不是故意把苏致叫来?看着那小子膈应。”

    大概还是顾及到简青的心情,陆司墨这一次没有动怒,只是仿佛抱怨似得跟简青诉苦,反倒因为这份嫉妒而显露出几分孩子气。

    连简青都觉得难免好笑。

    “没关系,以后就很难跟他见着了。”陆司墨思索一番,都大感快慰,挑眉生出几分笑意。

    简青没听明白他的意思:“什么?”

    “下学期我要去留学,美国。”陆司墨轻描淡写地说着,“自然难得见着面了。”

    他说得淡定,却仿佛没看见简青一脸的震惊愕然,以及苦涩难堪一般,手指卷起简青的头发,玩弄似的缠绕在指尖。

    简青几乎挤不出笑容,只能勉强扯了扯嘴角:“留学……那很好啊。”

    他要去留学?为什么她一点都不知道?

    想想也是,她也不是他的家人,凭什么他的所有事情都要告诉自己。

    只是他离开去留学了之后,异国恋情,还能维持多久?或许她还在国内苦苦思恋着,而他已经重新寻觅到心仪的美女,也许还是个千娇百媚的金发尤物,轻巧地离开她,然后结束这段无所谓的大学恋情。

    简青紧紧抿着唇,品尝着这苦涩。

    虽然她早就告诫自己,要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可是真的即将面临这一刻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内心有多么的不舍,就好像要把自己心脏上的一部分活生生剜走似的……

    其实陆司墨早就察觉到了怀中简青的僵硬,还有她低着的脸,苦涩的表情。

    他才满意地浅浅弯唇。

    害怕她无动于衷,直到此刻,方才心安。

    “害怕我离开吗?”他伸手拥住她。

    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自尊和坚持,反正简青就是不想让陆司墨看到自己的脆弱。

    她抿着唇,避开陆司墨的视线:“没有。”

    “呵呵。”陆司墨在她耳边轻笑。

    简青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霍地抬头,怔忪地看着陆司墨挑眉浅笑的样子,眼中似乎带着戏谑,更是看着她的模样饶有兴致。

    “你是骗我的?”简青有些恼怒地猜测着。

    陆司墨这才慢慢跟简青道出了事实:“我的确是要去留学,但不是我一个人,还有你,我们一起去。”

    陆司墨期待看到简青惊喜的样子,可是简青却只是平静而又无奈地看着他。

    “你不高兴?”陆司墨眉头逐渐拧起。

    简青摇摇头:“你能想着我,我很开心。但是,陆司墨,以我的家庭条件来说,并不能负担昂贵的留学费用,并且以我的成绩,也做不到公费留学,甚至难以申请到一所好大学。”

    留学,她也想。

    可她不是家财万贯的娇娇女,家里沉重的负担,还有银行的债务,都已经让父母喘不过气来,她怎么能再添上一笔留学的包袱。

    陆司墨还以为她在担心什么,结果却是这点小事。

    “费用的问题,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解决。”陆司墨毋庸置疑地说道。

    简青非但不高兴,反而皱起眉:“你帮我解决?是你帮我出钱吗?”她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深深刺痛感。

    陆司墨本想说,有什么问题吗。

    但是,第三个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到吃药的时间了。”上了年纪的护士长也是陆司墨的担当护士,之前她推门进来就看到这对靠在一起亲昵的小情侣,没好意思出声提醒。可在外面站了一会儿,还是见小情侣腻歪着,没有半点分开的意思,她才不得不出声尴尬提醒了两句。

    不过护士长脸上意味颇深的笑容,有点想要调侃二人的意思。

    简青呀了一声,脸跟烧起来似的,迅速从床上跳了下来,寻了个蹩脚借口,干脆跑出去了。

    “也不是我想要故意打扰你们俩的啊,实在是吃药的时间都要过了……”护士长絮絮叨叨地说着。

    陆司墨心不在焉。

    简青方才的神情,总让他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达成。

    他揉了揉眉心,带着些许疲惫地靠在软枕上。

    ……

    林语樯神情木然地坐在自己房间中。

    她从生下来就极得宠爱,什么东西都是用最好的,这个房间也是。

    甜美的欧式风格,就像是梦幻中的童话城堡,蕾丝绸缎的堆砌不但不显俗气,反而华丽而浪漫。梳妆台上堆放着满满的昂贵护肤品化妆品,还有足足整间房大小的衣帽间,仅仅是当季的衣服便琳琅满目,更不要说柜子里面的最新款顶级大牌包包,以及中间玻璃展示柜中的珠宝首饰。

    她从小就过着人人羡艳的生活,她也一直认为自己就是天之骄女,从生下来就是。

    可是,到如今她才发现,什么天之骄女,都不过只是一个笑话。

    她只是因为漂亮而得父母看中的筹码罢了。

    生在富贵家,享了常人难及的生活,就应该付出代价。

    这是林语樯以为一贯最疼爱自己的父亲说的。

    他所谓的付出代价是什么?把自己卖个好价钱?

    林语樯知道,如果自己当真傍上了陆司墨,恐怕父母对她只会是用不尽的巴结和宠爱。可是她现在失败了,还成了残花败柳,那日的事情更是闹得沸沸扬扬,整个京城都知道,他林家有个女儿,妄图爬陆二少的床而不得。

    可以说,林语樯的名声彻底毁了,挽救不回来了。

    就算林语樯说出了事实,大概也没有几个人会相信。

    但是,却可以挽回陆家的怒火——林语樯知道,因为陆老爷子发话,各方面给林意集团施加的压力,让这个成立已有几十载的大集团在风雨飘摇中摇摇欲坠,林东城每天都为此忙昏了头。

    他也越发地厌恶林语樯这个导火索,再没有往日的宠溺,看着她的目光从来都只有冰冷。

    其实只要林语樯说出一切就可以了。

    可是她不想。

    也许是在看到了林意集团的惨状之后,她心里竟然有一种悄然的报复快感!

    陆家再怎么生气,也不可能报复在她这么一个小女孩儿身上,承受这一切的只能是林意集团。

    林语樯之前有多么喜欢这个家,现在就有多么讨厌这个家。

    毁了吧!都毁了吧!

    林语樯木然呆滞的双眸中滑过一丝沉痛和哀戚。

    “咚咚咚。”有人敲响了房门。

    林语樯往门口的方向看去,站在门口的,是她的二哥林语阳。

    “小语。”林语阳脸色难看地走了过来,一贯吊儿郎当的花花公子,今天却是一脸的沉重,“二哥送你出国吧。”

    林语樯悄无声息地望向他,不解。

    她同样也不解的是,怎么她一向不大看得起的二哥,才是这个家里面唯一愿意帮助她的人。

    人心难测,世事无常。

    林语阳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几番斟酌,才沉声道:“我方才偷听到父亲和大哥的谈话。”

    他以前总是随意地喊着老爸老爸,这是林语樯第一次从二哥口中听到他喊父亲,充满了疏离。

    “说了些什么?”林语樯难以想象还有什么事情能撼动自己的心了。

    “他们……想要把你嫁给兴盛集团的董事长。”林语阳自己都难以想象,在林家出了事情之后,父亲和大哥不是想着怎么熬过这一关,而是想着怎样卖女求荣!

    他被震惊也,也不忍看到妹妹嫁给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

    没错,那位兴盛集团的董事长,就是已经娶过三任老婆,一个六十多岁的好色老头,风流之名至今仍在流传。

    林语樯嫁过去就是第四任,也不知道会不会是最后一任。

    林语阳怎么能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

    林语樯却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容中满是苦涩。

    但她的眼睛却干涩得流不出一滴泪水了。

    她彻底狠下心!绝对不会说出事实!

    她就是要让陆家毁掉林意集团!毁掉那虚伪的父兄最在意的东西!

    “二哥,离开之前,我能去一趟c市吗?”她还是想要问一个为什么,只要问清楚,她是真的死了也不会觉得遗憾了。

    林语阳不忍拒绝妹妹的要求:“可以,我现在就去安排。”

    林语樯看着二哥匆匆离去,独自坐了一会儿。

    她起身开始在房间里面翻找起来。

    虽然她平时总是挥霍浪费,最近又被冻结了信用卡。但是她手上存款还是有的,再加上奶奶和爷爷去世之前留给她的一点遗产,足够她在出国之后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林语樯打定主意!她只要回了c市,去见见韩芷,就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地方了!

    林语阳虽然是个纨绔子弟,可是多少也认识一些狐朋狗友,这个时候正好派上用场,很快便帮林语樯买了一张不需要身份证的火车票。

    航空方面管制得严格,相比之下火车就要松散很多。

    不用身份证,林东城那边便不会收到记录,而她只要再找个理由关自己几天,有林语阳的帮衬,恐怕林家都不会发现她已经离开了。

    林语樯第一次坐火车,虽然是卧铺,却仍然让她难以忍受。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这几个小时的,一心就只想着去见韩芷,问清楚她为什么。

    怀揣着这样的心情,林语樯到了c市,戴着墨镜和帽子的她,没有人认出来。

    林语樯给那个熟悉的号码拨通了电话:“你在哪里?我们见一见吧。”

    韩芷意外居然会接到林语樯的电话,也没迟疑:“好。”

    韩芷就在c大。

    两人便约在了鲜少有人的艺术楼。

    林语樯先到,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情在等待着韩芷的出现。

    只是当她看到那个消瘦得不成人形的女孩儿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林语樯喃喃道。

    身上没有二两肉的韩芷,像是一具行走的骷髅,两颊深凹,皮肤蜡黄,双眸无神,嘴唇更是没有半点血色,好像一股风吹过来都能刮倒她。

    “林语樯,好久不见。”韩芷倒是一脸平静地跟林语樯点头打招呼。

    林语樯听到她的声音,蓦地想起在飞云山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现在你倒是告诉我吧,为什么会那么做!”

    林语樯其实知道,她什么都知道。

    知道那天晚上如果不是她喝多了,摇摇晃晃站起来自己到了对面房间,恐怕被强暴的女孩儿就是她了。

    这件事情根据警察调查的结果,和犯人自己的口供,都说房间的门是没有上锁的。

    这说明,一开始韩芷就是冲着她林语樯来的,就是为了害她。

    可是,为什么?

    “我对你不够好吗?我们高中开始就是同桌,后来成了最好的朋友!你家里出事,也是我帮你父母找的工作!连你上大学学舞蹈的钱都是我出的!你自己想想你有多少衣服化妆品都是我买来送给你的!韩芷!你扪心自问我待你如何你要这样对我!”林语樯眼睛都红了,怒火冲冲地质问着。

    韩芷却阴测测地看着她,露出讽刺又难看的笑容:“对我好?是,你帮了我这么多,我就应该感激你是吗?可是林语樯你想过没有,很多事情都不是我需要的,你自以为好心地帮助了我,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善良圣母?可是我却觉得无比恶心!”韩芷的话,一句句越发恶毒,怨恨也慢慢爬上了她的双眼,“你知道你每次把东西给我的时候,是什么眼神吗?就像是对待自己养的宠物,想起来了逗弄两下,那自以为是的怜悯!我从来都不需要!你的施舍我也都不想要!我不想被说成是你的跟屁虫!我不想再被别人忽略!凭什么!林语樯,就因为你家里有钱所以就可以得到一切,而我就应该一无所有吗?凭什么?凭什么?”

    韩芷近乎嘶吼着说出这些话。

    在遇上林语樯之前,她也是被宠着长大的独生女。

    在以前的班级,她样貌清秀却也是有人追捧最受欢迎的美女,她也享受过被人捧着阿谀着的时候。

    可是,在遇上林语樯之后一切就变了。

    出现在她人生中的林语樯也带来了所有的厄运,父亲工作丢掉,家里一贫如洗,最后连生计都难以维持,周围的亲戚更是冷眼相待,各路朋友避之不及。

    韩芷都不知道自己是在一种怎样绝望的心态下,去求的林语樯。

    林语樯当时挑眉轻蔑一笑的模样她到现在都记忆犹新,就像是无聊时送上来的玩意一样,她漫不经心地答了一句“好啊”。

    她几句话就帮失业的父母找到了工作,而她的学费也被她一并负担。

    代价却是她韩芷彻底折了骄傲,成了她身边的跟屁虫,连自我都没有了,被林语樯压得一无是处、黯然失色。

    那样阴暗的生活,对于韩芷来说每一天都是折磨和痛苦!

    可是偏偏,她父母不断催促她要好好巴结林语樯,让她施舍自家更多的好处。若是韩芷稍微反驳几句,便是父母的一顿臭骂,说她白眼狼不知道感恩。

    韩芷都已经把自己的自尊放到林语樯脚下去踩了,她还要付出什么?

    韩芷的控诉,让林语樯愕然。

    她从未想过,韩芷居然是这样看待自己的。

    宠物?

    “呵呵,韩芷,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巴结我?可从高中到现在,我身边的朋友,却只有你一个。”林语樯一脸的讥讽,却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来面对这样可笑的理由了,“现在你高兴了吗?我也一无所有了,我爸妈打算把我嫁给一个六十岁的老头,帮家里度过难关。韩芷,永远都不要觉得自己才是世界上最惨的。”

    她说着,闭上眼睛,眼泪悄然滑落。

    她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能再哭出来的。

    韩芷神色不断扭曲变幻,忽然捂脸痛哭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后悔过的,我想回去找你,我想回去找你……”可是,后来却成了她一生的梦魇。

    她的错误,已经无法弥补了。

    “还你,我都还你……”韩芷的声音突然空洞飘渺了起来,就像是无根浮萍。

    林语樯从中却听出了死意!

    她猛地睁开眼睛,只来得及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窗边的韩芷,用尽全身力气往窗外一跃,好似轻盈的蝴蝶折断了翅膀飘落坠地。

    溅起一地血花。

    韩芷,死了。

    ------题外话------

    韩芷和林语樯的结局差不多就是这些了,还有一小段,后面就不会描写她俩了(www.. )</d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暖妻在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姬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朔并收藏暖妻在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