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暖妻在上 > 第101章 所谓的母亲

第101章 所谓的母亲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蒋玥一边给简青打电话,一边踏进徐哲家所在的小区。

    “所以呢?你就自己买票回来了?”

    “嗯,我现在在机场,还有一个小时登机。”简青的声音透着浓浓的疲惫和倦意。

    蒋玥听着很是心疼:“你也别多想,我们女人也不能总在一棵树上吊死啊,这棵没了还能遇见下一棵不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她故作大气地摆摆手劝慰简青。

    简青被她逗得扑哧一笑:“你要是能做到豁达,那可就好咯!”

    “是啊,我也希望。”蒋玥吐了吐舌头摆了个鬼脸,藏住了眼中深深的落寞,“行了行了,我不说了,要进电梯了。”

    挂了电话,蒋玥才发现自己身边其实还站了一个女人。

    一身白色的香奈儿套装,ysl的手包典雅大气,浅粉色的宽檐帽遮住了眼睛,只露出微微含笑的嘴唇。她皮肤不错,看上去保养得很好,但年龄应该也在四十以上。手上一枚昂贵不菲的鸽子蛋,很好地说明了她的身家。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女人嘴角微翘,带着一丝深深的不屑。

    蒋玥按下楼层键。

    电梯门关上了,她身边的女人仍然无动于衷。

    她不得不主动问道:“您去几楼?”

    “和你一样。”

    蒋玥的目光也只是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瞬便挪开,一心以为楼层一样只是个巧合,压根儿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就是奔着她来的!

    等到蒋玥到了徐哲家门口,按下密码,那女人也悄然站在了她的身后。

    蒋玥神经再大条也觉得几分不对了。

    她迟疑问道:“你是……”

    “蒋玥是吧?我是徐哲的妈妈。”女人抬起下巴,露出一张保养妥当的优雅的脸,岁月没能留下太多的痕迹,她在近五十的年纪依旧美丽动人。

    蒋玥的心却咯噔一下。

    ……

    简青回到家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了。

    什么都不知道的简父简母,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突然听见有人开门,还紧张得以为是嚣张的小偷。

    结果打开门进来的,却是女儿简青。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都没说一声?”简母惊喜地站起来,匆匆走过去接过简青手上的东西。

    简父也跟着点头:“是啊,这么晚了,你说一声好去车站接你啊。”

    “才九点多钟,不算晚。”简青放下东西,便问起简父,“爸,妈不是说你最近身体不好吗,让你去医院检查,你去了没?”

    简父有些尴尬:“你妈就是大惊小怪的,一点小毛病去什么医院啊,你爸我又不是什么身娇肉贵的人,活了几十年都没有生病的,临到头了还能出什么大问题不成?”

    “让你去医院检查不是为了查出什么大问题,我知道爸爸你身体好,可检查一下总是有备无患嘛!妈?”她又转头看向简母。

    “别听你爸乱说的,我已经跟医院说好了,周一去检查。”

    简母已经拍板,就算简父再怎么反对也没用!

    “那就好。”简青笑吟吟地看着父母,眼中盛着满满的暖意。

    只要在家,她总归是可以什么都不怕的!

    ……

    蒋玥把徐哲母亲迎了进来,束手束脚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阿姨您要喝水吗?”蒋玥下意识地在讨好徐母。

    徐母却手一摆,直接了当地拒绝了她的好意:“不需要,谢谢。”

    蒋玥讪讪放下手,站在原地,妩媚动人的面庞此刻却少了生气,抿着唇乖巧得像是小白兔。

    徐母上下将她打量了一番,无声地一笑。

    像是在讽刺。

    “你也住在这里?”徐母分明没什么刻意轻蔑的语气,但是蒋玥还是听出了一丝不屑。

    她慌忙摆手:“不是,我只是过来拿点东西。”

    她并没有撒谎,在上次吵架之后,她就从这里搬出去了,回了宿舍住。就算她和徐哲已经和好,也没有改变想法搬回来。

    这次她也是的的确确只是想要来拿一点东西,哪想这么巧就碰上了徐哲的母亲?

    蒋玥还在诧异自己今天怎么这么倒霉,殊不知徐母本就是奔着她来的!

    徐母摘下帽子,放下手包,优雅地在沙发上坐下。

    又瞥了蒋玥一眼:“你也坐。”

    蒋玥犹犹豫豫坐下,却拘束地屁股只坐了一半。

    徐母看出来了她的谨慎不安,心想果然小家子气,又用一条腿压住另一条腿,姿态不自觉便高了起来:“我知道你和徐哲的事情,我只是希望简单的说一下,女孩子要想幸福,就要有自知之明。你很聪明,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蒋玥目光黯淡,抿唇不语。

    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徐母的意思?不就是让她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妄想成为徐哲的正牌妻子吗?

    “阿姨,你放心,我从来没有妄想过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蒋玥说这话的时候,一脸漠然。

    ……

    第二天,简青一早就陪着简母出门去买菜。

    简母还奇怪呢:“怎么回事啊,你贯来不都是一个惫懒性子?早上不多睡一会儿是不肯起床的,今天怎么想起跟我一起出门了?”

    “想要多陪妈妈一会儿啊。”简青拉着简母的手臂撒娇,逗得简母合不拢嘴。

    简青从小就是个懂事的孩子,没怎么让他们父母操心过。可太过懂事的孩子,也通常很少撒娇,简青从小到大都没有点亮过这个技能。

    简青虽然撒娇的话也说得别扭,可在简母看来却再可爱不过了,所有母亲眼中,自己的儿女就是最漂亮的!

    母女俩亲亲热热地去菜市场买了菜,又一起回来,却在小区楼下看到了一个格格不入的身影。

    那女人虽然戴着墨镜看不清面庞,但气质和身段都是极好的优雅,那身剪裁优越的裙装一看便是价值不菲。这样的女人,应该出入那些上流场所,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她们小区楼下?

    简母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而简青的目光却有些挪不开了,她怎么觉得这个背影越看越熟悉?像……陆司墨的母亲!

    她在医院守着陆司墨的时候,也跟他母亲打过一次照面,记忆中是一个很秀美温婉的女人,脾气很好,说话也细声细气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简青对陆辛的抵触,在面对陆司墨母亲白荷的时候,她也一样生不出亲近之心来。

    也许阶级之差是天生就存在的吧。

    只是,陆司墨的母亲怎么会出现在c市她家楼下?

    简青觉得不可能,恍惚一看,又仿佛是自己看岔。

    那女人推了推眼镜,与简青迎面走来,抬起的手巧妙地挡住了自己的半张脸,模糊了简青的视线,也模糊了她的身份。

    简青来不及细看,身边的简母就已经开始催促她。

    “小青,你看什么呢!”

    “啊?哦,没什么。”

    简母也没放在心上,只是一边走,一边把自己手上的另外一袋子菜递给简青,吩咐道:“你把这个带给你苏奶奶,你苏奶奶最近几天挺忙的,也没时间去买菜,托我给她买的。”

    简青也很快将刚才自己的胡乱猜测抛诸脑后,跟简母说起这些繁琐小事来:“苏奶奶还不打算退休吗?苏致现在挺能干的,拿着奖学金,又不用学费。”

    “你苏奶奶说要拖着自己的老身子骨,给孙儿挣讨媳妇的钱呢!呵呵!”

    简青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以苏致的条件还需要讨吗?肯定有大堆大堆的女孩子等着上门呢!”

    “哈哈,我也是这么说。不过啊,你苏奶奶总算是熬过头了,自己的儿子和媳妇都去得早……”

    简母的声音一点点消失在楼梯上,伴随她和简青的身影远去。

    而那个看似远去的女人,却悄无声息地停留在了原地,遥遥看着那明明已经空无一人的楼梯。

    简青?她和苏致是邻居?

    女人阴沉的脸仿佛要滴出水来。

    女人正是白荷。

    她从京城,千里迢迢赶来c市,就是为了见一个人——苏致的奶奶。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简青,看样子,她家和苏家的关系还不错。

    白荷不愿意冒一点被别人知道的风险,几番犹豫之后,还是离开了。

    临走之前,她让在楼下遇见的一个小孩子,以一包棒棒糖的代价,给苏家递了一封信,就塞在苏致家门口的牛奶盒里。

    苏奶奶是中午下课回来之后看见的,她本以为又是不知道哪儿来的传销人员塞的传单,不以为意地拿在手上进了屋,找了剪子来拆开看后,刚刚看了两行字,便气得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

    “这个贱女人!居然还有脸找上门来!”苏奶奶怒不可遏,眉宇间仍可见年轻时候的煞气。

    苏奶奶脾气好,是附近邻居交口称赞的老好人,在这里住了十几年,也没见她轻易动过怒,连她学校的学生们也都很喜欢脾气和善的她。

    可此时,在看到那个刺眼的名字时,苏奶奶却爆发了压抑了十几年的怨恨,直接将那封信给撕碎扔掉,连残渣都不想看到!

    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那个害了她儿子一辈子的女人。

    与此同时,会意饭店。

    白荷在一个包间坐下,方才肆无忌惮地摘下帽子,露出真容。

    虽然她已经离开c市十几年,可保不准什么时候就遇上往年的熟人,那可就真的麻烦大了!

    如果不是为了处理苏致这个棘手的问题,她也不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跑来c市。

    在包间里面坐了一会儿。

    白荷翻手看了一下时间,距离她信上说好的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而她要等的人还没来。

    “客人。”服务员敲响了房门,“请问您现在需要点餐了吗?”

    以白荷的精明,怎么会看不出这个服务员的意思?不就是怕她坐在这里不点餐又耽搁了时间,所以采用这种方法来提醒嘛!

    “再等一会儿,我等的人,会来的。”白荷笃信地说着。

    “只是……”服务员迟疑着还想说什么。

    看到白荷轻描淡写地从包里掐了一沓红色大钞,轻柔放在桌子,抬了抬下巴:“先压着吧,这钱,就算是包间费了。”

    出手阔绰的豪客啊!服务员再也不敢有半点怀疑,上次收拾了钱,点头哈腰地离开了。

    又过去一个小时。

    苏奶奶还是没来。

    服务员拿了钱后也没有再来敲门,白荷便在这里安安静静坐了一个小时。

    眼看着时间慢慢流逝,白荷都以为自己今天大概真的等不来苏奶奶了。谁想,包间门被敲响,敲门的服务员往旁边一站,露出身后的老太太。

    苏奶奶一头银丝,十几年过去,她理所当然老了许多,脸上沟壑纵横都是岁月的痕迹。不过她穿着打扮还是很讲究,棉质的改良旗袍,看起来温婉又优雅,就像是旧时光中走出的美人。

    可惜,这样一身气度,却硬生生被那双充斥着仇恨和怒火的双眼给毁掉了。

    服务员离开之后。

    “我以为您不会来了呢。”白荷微笑着,心头却是稍稍安定。

    “白荷!你居然还有脸叫我出来?你在看到我的时候就不觉得愧疚吗?就不觉得对不起我死去的儿子吗?”面对白荷,苏奶奶怎么也压抑不了心头的那份积蓄了十多年的仇恨,只恨不得一朝喷发出来,手刃了这个抛夫弃子的贱人!

    白荷面对苏奶奶恨不得杀了她的目光,不为所动:“您说着恨我,可最后还是来了,不是吗?”

    “我来看你什么时候死!白荷,不要以为你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我告诉你,你造下的孽,上天迟早回来收拾你!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苏奶奶心里暗想,老天爷怎么不一道雷劈死她!

    白荷不改微笑:“我来找您,也是为了一些事情。”

    “我们之间还能有什么事情好谈?我恨不得你马山就去死,而你也巴不得这一辈子都见不到我吧?”苏奶奶丝毫不觉得面前这个女人会有后悔怜悯之心。

    如果有的话,她当年就不会抛下嗷嗷待哺的幼儿,狠心绝情地一走了之!还成了可怜儿子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她离开后不久便病倒,再也没有起来!

    对于苏奶奶来说,白荷就是毁了她一切的人!

    白荷自然不觉得后悔,她既然做出了选择,就已经有了觉悟。

    也没有过多迟疑,她说出了自己的要求:“我希望您能和苏致一起出国离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暖妻在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姬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朔并收藏暖妻在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