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暖妻在上 > 第104 那就分手吧

第104 那就分手吧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陆辛到c市是第二天的事情,白荷亲自到机场去接了他。

    “只有易溪跟着来了?”白荷往他身后看了看。

    “嗯,只是来拜访一位故人,没必要兴师动众的。”陆辛随口说着,状似无意地瞥了她一眼,“你呢?见了什么朋友?”

    白荷早就排练好了这一段说辞,自然不慌不忙地应付着:“本来也没想还能碰见她们的,结果很偶然的,跟一个以前的朋友在京城见面了,她约我到c市来跟他们聚一聚,我也就来了。哎,本来都没打算回c市了,你也知道,我爸妈早就不知道了,c市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伤心地啊。”

    她沮丧着脸,带着不作伪的伤感。

    若是换作以前,陆辛一定会扶着她肩膀安慰她的。

    可现在。

    “那你住的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是不是陆辛在故意转移话题。

    白荷只好报出了自己住的酒店名字。

    不用陆辛提醒,易溪并领会了,一个电话过去,再订了两间房。

    “你不和我一起?”白荷惊讶地看着他。

    “一个酒店就行了,晚上好好休息一下。”他拍拍白荷的肩膀,率先踏了出去。

    白荷不好追问,只能默默地跟在他后面。

    只能说他不追问她的事情就好,但愿这次能够糊弄过去。

    酒店安置好后,陆辛果然没有多问她的事情,只是说自己要去拜访一位故人,让她不要等自己一起吃饭,然后就带着易溪离开了。

    白荷虽说有些失望,但是现在她满心满眼都是怎么处理苏致的事情,也无暇顾及其他。

    从昨天她打了电话过去之后到现在,苏致都一直没有电话给她回复。

    白荷偏偏不能在苏致面前乱了阵脚露怯,只能耐心等待。

    而这个电话,她到底还是等到了。

    苏致是下午给她打的电话,声音充满了积郁和疲惫。

    看来为了寻找他奶奶,他做了一番努力。

    “你赢了,我会按照你说的离开,你告诉我奶奶在哪儿。”苏致极度不情愿,可最后还是只有选择妥协。

    所有的办法他都试过了,都没能找到奶奶。而现在,他除了向白荷认输,别无他法。

    白荷脸上立马笑吟吟的:“你现在应该回到c市了吧?怎么样,要想见一面吗?”

    苏致脸色阴郁:“我觉得还是不见比较好。”

    他怕见了面,一个没控制住,直接杀了她!

    “我也认为不见比较好。”白荷欣然同意。

    既然打算抛弃这个孩子,她就不会给自己半点后悔的余地!

    “你出国之后的住所乃至读书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你只需要拿着我给你准备的机票,登机离开就是,时间是明天早上八点。”白荷的语气充斥着一股毫不掩饰的轻松。

    苏致嗤笑着:“你就这么巴不得我离开?”

    “嗯,越快越好。”这是白荷的真心话。

    如今陆辛就在c市,万一他跟苏致见了面……白荷从不敢冒险,而这个世界,也从来都比想象中的更小。

    安排完了苏致的事情,白荷整个人都轻松了。

    她甚至还有心情还哼两句小调。

    大学的时候,她就是昆曲社的成员,学过一阵,可惜没什么天赋,只能作为业余爱好哼两句。

    而那个时候,陆辛则是书法社的社长。

    两人都是有名的才子才女,天造地设的一对。

    ……

    易溪挂了电话。

    “夫人接到了那孩子的电话,并且打算在明天把他送出国。”

    陆辛表情未变,只是望向窗外:“她倒是狠心,自己的孩子,说不见就不见。”

    易溪知道这件事情实在是敏感,也不好搭话,只是默默地坐在一侧,视线避开陆辛看似平静实则波涛暗涌的双眼。

    “她的事情暂时放下不要管了。”

    陆辛作出了指使,易溪理所当然地就此撤回白荷身边所有的眼线。

    “现在是往唐宅去吗?”

    “当然。”陆辛颔首,又问了一句,“先打电话联系过吗?”

    “我跟唐先生沟通过,不过据他所说,唐老爷子说……不见您。”

    陆辛早有预料,也不生气:“他要是答应见我,那才奇怪。没关系,直接去唐宅,去了再说。”

    “是。”

    半小时后,车子抵达c市郊区外的一处偏僻四合院。

    这附近地处荒凉,一座四合院藏匿在山中几乎看不出来。待凑近方可看到,这座院子的确是真正的深宅大院,无论是门上用饰的讲究,还是檐上的雕花,都无一不精美阔绰。

    庭院深深,留住了旧时光。

    看到这个院子的时候,陆辛还有一刹那的恍惚。

    这里好似一草一木都没有变过,而他也回到了十几年前,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的样子。

    一切都好像是昨天。

    就如同离开的人已经离开,而过去的岁月也都已经过去。

    似曾相似,燕却不会归来了。

    ……

    简青和陆司墨回了c市之后,先是回了学校销假。

    大概当时帮她请假的时候,也稍微表明了一下身份,这一次简青一个多星期没有回来上课,系上却非常爽快地没有追问任何理由。甚至在销假的时候也没有多问半句话。

    只有简青系上的辅导员,很八卦地问起她这段时间做什么去了。当然,旨在提醒她要补上落下的课程。离开一个星期,简青的学习进度真是落下好长一截了。当初她居然都没有犹豫的,就跟着陆辛父亲离开了!

    至今简青想想,都还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若是再次回到那个时候,她也还是会选择离开吧。

    简青用照顾生病的亲人为理由,搪塞了多嘴多舌的辅导员,从系里办公室离开之后,她就去跟蒋玥见了一面。

    总算是看到她的蒋玥高兴得不行,拉着她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可算是回来了,想死我了亲故啊!”蒋玥朝她挤眉弄眼。

    简青也跟着眉开眼笑。

    两人窃窃私语了一会儿,打算待会儿一起去吃饭。

    “对了,你跟你家陆司墨如何了?”蒋玥突然问起。

    “就那样呗。”简青心不在焉地扯着笔帽,看起来有点想要避开这个话题。

    看出她心思的蒋玥也没有逼迫她,反正简青到了想说的时候自然就说了,她过于追问对简青来说,也许会有些难堪。

    “那你是回寝室住还是回?”

    “陆司墨那儿吧。”简青害怕说她搬回寝室,指不定又跟陆司墨大吵一架。

    她十分厌恶和陆司墨吵架的感觉,如果可以,她并不希望任何事情成为他们之间吵架的导火索。

    所以她宁愿在此时此刻稍微妥协一下。

    蒋玥也没有意外。

    “你呢?”简青也听蒋玥在电话中说起过徐哲她母亲来的事情,那会儿蒋玥的语气听起来倒是很镇定。

    蒋玥恍惚了一瞬,她其实有一件事情……

    还没等蒋玥说出口,简青就接到了苏致的电话。

    “什么?你要去哪儿?”简青惊讶地提高了音量,“怎么好好的突然说起要出国留学?是你们白老师跟你所的吗?那苏奶奶呢?”

    “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你也不要担心。姐,我这次一走,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了,能给我一个离别的拥抱吗?”都这个时候了,苏致还有心情跟简青开玩笑。

    而他也没有打算把白荷的事情告诉简青。

    简青被惊得都有些缓不过神来,此刻听到苏致的玩笑话,只能是哭笑不得:“你在说些什么呢你。”

    “我在你们学校门口等你。”

    “你回c市了?”

    “嗯,航班也是从c市出发的,明天早上八点。”

    “怎么会这么早。”简青怎么都觉得苏致这件事情,透着一种莫名的诡异。

    几天前她在京城时还好好的孩子,怎么说要出国就出国?难道就没有一旦预兆和准备什么的?不是说出国读书都要考雅思托福什么的吗?

    简青在苏致身上找不到更多疑惑的点,也只能把这些问题暂时放下。

    她赶紧拉上蒋玥一起去校门口。

    蒋玥一开始还有些抵触的,她可不怎么想见到别扭的苏致。

    可一听到说苏致要离开出国了,她就心软了。

    三人一起在c大门口见了面,蒋玥明显发觉苏致身上有一些变化,周身的棱角好像收敛了很多,也没有以前逮谁冲谁喷毒的模样了。

    而且她大概觉得自己是眼花了,居然会觉得苏致笑起来的时候,眼神中有一种莫名的悲伤?

    她一定是眼花了!一定是!

    “蒋玥姐也在呢,那中午我请你们一起吃饭吧。”苏致微笑道。

    蒋玥被惊得连连后退几步:“苏致你没发烧吧?你居然会叫我姐?”真的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苏致笑着不可置否。

    简青当然愿意看到二人缓和关系,明明也都算是一个院子长大的孩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蒋玥和苏致之间,总是有一种天然而莫名的敌对感。

    现在能在苏致离国之前化干戈为玉帛,自然是再合适不过了。

    简青赶紧拉上两人一起去吃饭。

    当然还是苏致请的客。

    听说他现在在学校拿着奖学金,还偶尔接一些演出的单子,卡中余额可不少,也算作是个小土豪了,请这样一顿饭当然是洒洒水啦。

    只是吃饭的时候,简青反复追问苏致为什么会这么突然地选择出国,他都只是说早就安排好,只是提前了才没有跟她说而已。

    简青觉得很遗憾,并说好到时候到他那里去看他。

    简青说得兴致勃勃的,却是忽略了苏致和蒋玥都有些心不在焉的神情。

    饭后,简青和蒋玥一致决定翘掉下午的课,陪苏致好好玩一玩。

    只是问起苏致想要去什么地方的时候——

    “游乐园吧,我想去游乐园。”他静静地笑着。

    简青这才想起,其实从小到大,苏致都没有去过游乐园。

    他爸爸妈妈去得早,带他的苏奶奶年纪又太大,不可能带他来这样的地方……

    也许他的此行,是想要弥补心底的那份遗憾吧。

    简青不知道的是,苏致并不是想要弥补心底的那份遗憾,而是想要埋葬掉心底最后的那份对母爱的渴望。

    狂耍了一下午,简青和蒋玥陪着苏致把游乐园里面所有最刺激的项目都体验了一遍!

    “现在开心了吗?”简青抑制不住脸上的笑容,眉飞色舞地问他。

    苏致脸上的笑容同样灿烂,少年在撇去眼底的那份阴鸷之后,阳光得就像是个纯真的孩子,笑容在阳光中闪闪发光。

    “你明天早上八点钟的飞机吗?我去送你吧。”简青突然提议。

    苏致却笑着搪塞过去,拒绝了。

    他怕那个女人也会来,到时候会遇上简青。

    他宁愿自己的母亲,已经死了。而不是一个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而毅然把自己的儿子送的远远的女人。

    这让他会觉得自己太卑微了。

    简青拗不过苏致的一意坚持,只好作罢。

    只是看着他的笑脸,简青心里也浮掠过一抹惆怅。

    这一别,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

    ……

    简青回到家的时候,陆司墨坐在一片黑暗中。

    黑暗中星火明灭,呛人的烟味更是在这个空间浓郁地蔓延开来,让猛然进门的简青,憋不住狠狠咳嗽了两声。

    “你……在抽烟?”简青彻底惊讶了。

    在她的印象中,陆司墨是一个很洁身自好的人。

    不仅仅是在生活习惯上井然有序,在很多地方都有洁癖,而且一般来说从不抽烟喝酒,算得上是绝好的男人了。

    这是简青第一次看到他抽烟。

    也难怪她惊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陆司墨寒霜覆盖的眼眸瞥了她一眼,伸手将烟头掐灭。

    “你去见苏致了?”

    “你怎么知道?”简青皱了皱眉,略微觉得不高兴,但还是开口解释,“苏致从京城过来的,这次他来找我,是因为他就要……”

    “我没兴趣知道他的事情。”陆司墨站起身来,在黑暗中逼近简青,高大的身影笼罩了她,压迫得她几乎不能呼吸。

    简青连连后退,最后贴在墙上,被迫仰头看他。

    “陆司墨。”她想要侧过身避开。

    陆司墨却紧紧攥住了她的手臂,按压得她不能动弹。

    陆司墨一直都觉得她很弱小,无论是在什么地方,他都能轻易而居地制服她。此刻这种感觉尤甚,他仅仅用一只手,便压制住简青不能动弹。

    简青急了:“陆司墨!”

    “简青,你不要以为我喜欢你,你就可以肆意妄为、随心所欲。”陆司墨逼近她耳边,沉声说着。

    简青讶异地睁圆了眼睛,被他话中的“喜欢你”给震住了。

    他说……喜欢自己?

    她曾经对陆司墨说过很多次喜欢,撒娇的,真心的,亲昵的,告白的……在她每一次说出那句“我喜欢你”的时候,都私心希望陆司墨能够对自己也说一句喜欢。

    无论行动上他对待自己是何等的不一样,可都需要那句“喜欢”,来为这段感情作一种定义。

    就像是一种宣告,一种誓言。

    没有这句话,简青心里始终都是不安的,像是琢磨不透他真正的想法,也像是无法把握他真正的心思。

    她就需要这一句话,一句话而已。

    可陆司墨一次都没有对她说过。

    而现在,她居然亲耳从陆司墨处听到了“喜欢你”这句话?

    可简青还来不及惊喜,便被陆司墨接下来的行径浇灭了心底的欣喜。

    陆司墨伸手捏住简青的下巴,眯起眼睛,危险因子蠢蠢欲动:“这是最后一次机会简青,要么和我一起离开,要么,我们分手。”

    简青忍不住反驳道:“难道我们之间除了一起离开和分手,就没有第三条路?明明我也可以留在国内,你假期回来的时候我们见面,我有空的时候也过去那边看你。我可以等你,无论几年,只要我们之间感情不变……为什么,为什么你偏偏就是要逼我?”

    她说着说着,眼中不自觉泛了泪花。

    更是有一种深深的疲倦。

    这些天来,因为留学事情的争执,让两人的关系如履薄冰,简青只有小心翼翼地处理着,生怕行将踏错,就彻底断送这一段她舍不得放开的感情。

    陆司墨气笑了,黑暗悄然爬上了他的眼底:“你之所以不愿意离开,就是因为苏致吧。”

    简青愕然地看着他:“你怎么会这么想!我都说过我和苏致只是……”

    “只是姐弟?”陆司墨勃然而怒,“别开玩笑了!这世上哪有单纯的男女关系?他喜欢你,难道你就能无动于衷!你是不是就是舍不得他,所以才不愿意跟我离开?”

    “陆司墨!我们的事情你不要扯上别上!”简青又气又怒。

    “是你扯上他的。”

    简青脑中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彻底崩断,她气得哭闹起来:“好!我们分手!分手行了吧!”

    陆司墨却慌了,又惊又怒,一手压着她动弹的身子,一手捏着她的下巴,狠狠吻了上去,堵住了她的嘴。

    他不想听到那两个字!

    陆司墨给简青的选择,看似是两条路,其实只有一个选择。

    她只能和自己一起离开!必须和自己一起离开!

    简青拼命地反抗躲闪,迎来的却是陆司墨越发的失控。

    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衣服被扯碎,陆司墨把她压在墙上。

    两人在有了第一次之后,也有过很多次。

    可从来没有一次是像现在一样,陆司墨完全占据了主动,以强迫的姿态让简青不得不就范。

    简青很疼,哭得眼睛都肿了。

    却换不来他一丝的怜悯和疼惜。

    黑暗中,陆司墨的眼眸就像是暴虐的雄狮,阴沉如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暖妻在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姬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朔并收藏暖妻在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