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暖妻在上 > 第119章 还是不幸吧

第119章 还是不幸吧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script>    “你是她的丈夫吗?”青年才俊看到这男人充满警惕的动作,也担心他误会,便很绅士地退开了些,想起刚才两位女士说的已经结婚,便自然而然猜测来者是否是这位女士的丈夫。

    可是他的疑问,却让陆司墨眸光一沉:“她告诉你自己已经结婚了?”

    青年才俊点点头:“是的,这位和同行女士都说已经结婚了。”所以你可千万别误会!“不过……你是她的丈夫吗?”

    他总不能随便就让对方把人带走。

    陆司墨沉默不语,只是手臂越发地用力将她箍在怀中,暴风怒雨隐然不发,心里却早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

    她居然结婚了?她真的结婚了?

    就算陆司墨作了这个猜测,可当真知道这个事实的时候,仍然觉得世界崩塌,好像心底一直坚守的东西轰然倒塌似的。

    那青年才俊见陆司墨迟迟不说话,便起了疑心:“你真的认识这位女士吗……”话还没说完,脑中灵光一闪,记忆也随之与面前的男人对上号,他总算是想起来对方的身份了,“你!你是陆司墨陆律师!”

    陆司墨抬眸扫了青年才俊一眼。

    青年才俊难以抑制兴奋:“我是金丰事务所的新人律师,早就听闻您的大名了,您的很多案例我也都研究过的,真的很佩服您……”画风一转,绅士的青年才俊陡然变成迷弟,对陆司墨各种滔滔不绝景仰的话不要钱似的倾倒而出。

    陆司墨颔首:“这位……是我认识的人,现在我可以带走她吗?”

    “当然!”青年才俊简直是被陆司墨的名声给迷花了眼睛,更是久闻圈中陆司墨洁身自好的大名,自然不会相信他会对一个女子起什么歹心。

    抱着满满的热情和崇拜,青年才俊目送陆司墨一把横抱起简青,塞进路旁一辆迈巴赫中然后离开。

    其他友人围上来的时候,他还兴奋难减地说着这件无比偶然巧合的事情。

    简青被陆司墨安置在后座,她仰躺着,昏沉沉地睡着,却仿佛极为不舒服,哼唧了两声,把脚蜷了起来,翻了个身,窝在真皮座椅的最里面,背对着前方。

    陆司墨抬手调整了一下后视镜的位置,刚好把她的背影给囊括了进去。

    镜中她的背影纤瘦姣好,长裙滑落至大腿,露出雪白细腻的皮肤,凌乱头发下露出一抹小小的月牙色,那般让他触目惊心。

    陆司墨迅速收回目光,专心开车。

    车子很快驶进了南国一品。

    等到陆司墨下车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他竟然把简青带回家了?

    陆司墨坐了一会儿,似乎闻到什么清清淡淡的香味徐徐充斥着这个空间,在空中暧昧地游弋漂浮着。

    他略觉坐不安稳,推开车门,绕到另一边,打开后座车门。

    简青睡得很安逸,一路上几乎都没怎么动弹,此刻也还保留着最原本的姿势。

    陆司墨站在车外,就这样目光幽深地望着她。

    她变漂亮了,人自信了,仿佛脱胎换骨了——这一切的变化,跟她那个所谓的丈夫有关吗?

    “简青,你到底要怎么糟践我才心里满意。”陆司墨无声喃喃,越发觉得自己犯贱,居然脑袋发热把这么一个已婚妇女给带了回来。

    可越想,陆司墨越发觉得嫉妒得快要发疯了。

    凭什么?我抱着这无谓的执着等了你六年!你凭什么转身就潇潇洒洒嫁给了别人?凭什么我不幸至今,却要看着你过得幸福自在?

    陆司墨的目光好似泥沼,既然他深陷深渊不得自拔,那她也不能独善其身。

    就算是沉溺堕落,也要拉上她一起才心甘情愿……

    幸福?陆司墨不会说祝她幸福这样的狗屁话,既然不和自己在一起,那还是让她不幸好了。让她记得自己,一辈子,刻骨铭心。

    就像他一样。

    陆司墨伸出手,轻巧将简青揽入怀中,看她安静乖巧地靠在自己怀中,纤弱得仿佛能让他一折就断,陆司墨才心里稍安,甩上车门,径直从电梯上楼。

    踏进公寓,纯白北欧式的性冷感风,简洁明了,气息冰凉,一如他人。

    陆司墨将她丢在亚麻沙发上,才转身进了房间里的浴室。

    冲完澡出来的陆司墨,穿着白色的浴袍,头上还在滴水,脚步却蓦地一顿,瞳孔猛缩。

    人呢?

    陆司墨迅速四处寻找,才终于在厨房找到了扒着冰箱门的简青。

    她肆无忌惮地伸着腿,手臂上还挂着她的小包,却一个劲儿地掰着冰箱门,口里嘟嘟囔囔着饿,要吃东西。

    她迷糊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居然还知道找到厨房,找到冰箱?

    陆司墨无语了一秒,本打算上去,却见简青蹬着腿发起脾气哭闹着,一个劲儿地嚷嚷“怎么打不开”,像个孩子。

    她的模样实在是好笑,逗乐了陆司墨,忍不住莞尔。

    他靠近她,蹲在她旁边,从另一边拉开冰箱。

    简青打不开冰箱,只因为她掰反了,难怪冰箱都快被她扒烂了,也没见着把冰箱门打开。

    冰箱门打开,仿佛另外一个世界的门也打开了。

    美食的世界。

    陆司墨一个人住,冰箱里面总是少不了各种吃食。尽管很多时候,他忙碌得连吃东西的时间也没有,连冰箱里的这些东西,都难以解决掉,但是他的助理,却尽职地会在定期把他冰箱里的食物换上最新鲜的。

    简青眼睛猛地一睁,闪闪发光般晶亮。

    陆司墨瞥着她,还以为她醒了。

    谁知道简青只是一个劲儿地往冰箱里扑,作势要包圆整个冰箱的吃食似的。

    陆司墨眼疾手快,伸手挡住了简青险些磕在冰箱的脑袋,避免了她一头栽进去。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简青再一次睡了过去,轻轻打着呼噜,柔软的小脸枕着陆司墨的掌心,那触感从指尖一直蔓延到心里,也柔软到了心里。

    陆司墨抿唇笑容明亮,发自内心愉悦的笑意浮跃在眉梢。

    伸手抱起她,放在了自己床上。

    陆司墨直接忽略了还有三间客房的事实。

    他素有洁癖,可简青穿着外衣窝在他的床上,他却并没有半点不悦。

    这一次简青睡得很乖巧,没再闹嚷。

    陆司墨翻了一件白色t恤,给她换上。

    简青看起来睡得舒服多了,也睡得更沉了,而陆司墨却心里燥热,积攒六年的火山即将一朝爆发。

    他忍住了,又进浴室冲了一个冷水澡。

    当他睡在简青旁边,简青也好似有感觉,无比熟悉地寻了方向钻进他的怀中,被他按在怀里。他嗅着她发间的香气,心境宁静澄澈,六年来从未有一刻如此时的安宁。

    一夜无梦。

    第二天,简青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陆司墨还在睡,更没有一点要醒的意思。

    简青却被自己的处境吓得不敢动弹。

    就算她的脑袋被压在男人的怀中,可这阔别六年却依旧熟悉无比的怀抱,让她不用抬头,就认出来了对方是陆司墨!

    她又偷偷视线游移打量周围,环境如此陌生,想必是陆司墨家里。

    简青在心里尖叫出声!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怎么会在这里!

    简青紧紧皱着眉头,努力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却只觉得自己脚下不稳、摇摇晃晃地从酒吧里面出来,然后之前搭讪过她和蒋玥的那个男人上来询问她怎么样,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她不记得了。

    什么时候碰到的陆司墨,在什么地方,怎么碰到的他,甚至怎么到他家来的,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简青都不记得了。

    还好陆司墨还没醒,她不必面对尴尬的场面。

    简青悄然从他怀中溜了出去,脚尖落在床边的白色长毛地毯上,动作一顿,垂下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套着长及大腿的宽大白色t恤。

    不用想,就知道这t恤是谁的。

    但……是陆司墨给她换上的?还是说他们发生了什么?

    简青觉得自己快要疯了,看到旁边的休闲沙发上,放着自己的衣服和包包,赶紧走过去拿起来,蹑手蹑脚就打算偷溜出去离开。

    “六年不见,就这么不愿意见到我?”一个讥讽寒峭的声音从她身后飘来。

    简青回过头,就见不知何时醒了的陆司墨,靠在床头,扯着讽刺的笑容,毫不掩饰侵略感的目光在她身上凝视扫过。

    简青觉得心理压力有些大。

    这早上的一连串的变故堵塞了简青的脑袋,让她的智商直线下降,竟然在尴尬之下说了一句:“该不会让我负责吧,呵呵。”她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呢。

    可在说完之后,简青就恨不得赶紧打两下自己的嘴巴。

    她在说些什么呢!负责?还呵呵?

    简青看到陆司墨陡然变得幽暗的黑眸,一时之间不知所措起来,手紧紧扣着掌心,脚趾不自在地蜷了两下。

    陆司墨缓缓掀被而起,高大而完美的身形朝她压迫而来,那隐含怒意的目光更是牢牢地盯着她。

    “你对待男人都这么随意?”陆司墨隐忍着怒意,压抑着情绪说道。

    不仅是她很随意地说什么负责的话,陆司墨更是不禁想到,她还是结了婚的人,也能这么随便地跟人说负责?那她的丈夫算什么?看来她的婚姻也不是幸福牢靠的!

    这么想着,陆司墨的怒意莫名纾解许多,畅快不少!

    简青不懂陆司墨的意思,听了这话便有些不高兴。

    尴尬无措也被这么一盆冷水浇得冰冷。

    “对人随意的我,就不在这里碍你的眼了。”简青深深吸了口气,抑制了心头的情绪,“不管怎么说,昨晚谢谢你收留喝醉了的我。”

    说罢,她提着东西,抬脚就要走。

    陆司墨一把扯住她的手臂,抿着唇,一言不发,却就是不要她离开。

    他很想问——

    六年前你为什么要拿着我父亲给的钱离开?六年后的你又为什么这么轻易就结婚?难道我对你来说就什么都不是?

    可话到了嘴边,他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害怕说出口,会让自己变得越发卑微可笑。

    简青使劲想要挣脱,可她的力量哪里是在部队接受过特种训练的陆司墨的对手?陆司墨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压得无法动弹,难以挣脱。

    简青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陆司墨隐忍的怒意骤然爆发,难道就是她那个所谓的丈夫打来的?

    他劈手夺过简青的手机,也不顾简青跳着脚反抗,接通了电话。

    亏得他还有几分理智,没有急着开口。

    电话另一头是一个儒雅悦耳的男声:“你好,简小姐?我是傅景生,今天中午我想邀请你共进午餐,在……”

    陆司墨压住气得跳脚的简青,冷冷地对电话另一边丢了一句:“她没空!”

    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简青生气了:“陆司墨!谁让你这么随便接我的电话?”

    陆司墨看简青瞪圆了眼睛气鼓鼓的模样,心却跟针扎似的,怎么也忍不住自己的毒舌:“拒绝别的男人邀约让你不高兴了?”

    傅景生?好像还是个演员?

    简青气得一把抢过手机:“别人找我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你这么随随便便跟别人说话,让我以后怎么办!”

    虽然她也是打算拒绝傅景生,却也没打算把事情推进进退难为的地步。

    陆司墨别的都没听见,就听见她说,别人。

    一个“别人”,却一下子把她和他,与别人划分开来,泾渭分明。

    陆司墨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很愉悦,怒意阴霾随之散去。

    “那我再打个电话过去道歉好了。”陆司墨没有任何心理障碍地说道。

    简青气愤地白了他一眼:“不需要!我走了!”

    她直接把西装套在t恤的外面,长t恤就像是一条短裙,搭配着西装外套倒也不会奇怪。

    简青不想在这里过多耽搁,抬脚就要离开。

    陆司墨再一次拉住了她,这一次的语气要柔和很多:“我煮了粥。”

    其实他六点多钟就起来了一次,熬了一锅粥,熬好关了火才再次睡去。

    这粥自然是给喝了酒的简青准备的。

    简青甩开他的手,本想说出拒绝的话,可最后这话还是咽了下去,变成默认。

    陆司墨重新拉住她的手,走到餐厅,让她坐下,自己则转头进了厨房。

    等待中的简青看着踩在冰凉地面上赤着的脚,目光发愣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没一会儿,陆司墨用小碗盛了一碗粥放在她面前。

    简青无声地拿起勺子,吃了一口。

    记忆中的那些味道,顿如排山倒海,纷至沓来。

    她还记得他第一次给她做饭吃的味道,咸得她挤眉弄眼,最后只能可怜兮兮地说一句“盐价挺贵的”。

    再后来,他的厨艺突飞猛进,学什么东西都很快的陆司墨,在这方面也没有逊色,还能变着法子做各种好吃的菜,让本就不擅长厨艺的她,更加的懒惰了。

    到如今,一道简单的鲍鱼粥,却能被他熬出最鲜美最精致的味道,比之简青这些年吃过的无数顶级餐厅的大厨手艺,也毫不逊色。

    她垂着眼,眼睛一热,险些落泪。

    简青也不知道自己在伤感些什么,不是说好要和他彻底断了吗?现在又算什么,回忆当初藕断丝连?

    简青赶紧捏着勺子,几口吃完一小碗粥。

    喝了酒之后难受的胃,在温粥的暖和下,果然惬意舒适了许多。

    “谢谢你的粥。”简青的道谢,匆忙而客气,一下子拉开了两人的拒绝。

    陆司墨冷冷看着她的逃之夭夭,没有上前阻拦,也没有多说一句。

    ……

    离开的简青,神情恍惚许久出了公寓楼。

    “简小姐。”路过的保安满脸笑容地跟她点头打招呼。

    简青惊了一下,还在想这里的保安怎么会认识自己,难道说她昨晚做了什么丢脸的事情让整个小区都知道了?

    可定神一看,才发现这个保安也是她有些眼熟的。

    不会吧!

    简青迅速四处扫视,说不出的愕然。

    她和陆司墨,竟然住在同一个小区?

    虽说是她住的那栋楼和陆司墨住的这栋楼,相距最远,但这莫名的巧合,还是让简青实在是说不出什么好来。

    转眼想想又觉得正常。

    这里南国一品据说是c市最好最昂贵的楼盘,以陆司墨的身价地位,不住在这里才奇怪吧。

    简青扯着笑道别了保安,加快脚步飞快地逃离。

    以后她还真的要躲着点这边才行!

    一直冲回家中,简青那颗扑通乱跳的心脏才勉强归位。

    她看着也是才住来的房子,考虑着要不要搬走。

    但是要重新找房子,重新按照她喜欢的装修,重新搬家,重新适应……这一切都麻烦到简青难以接受。

    算了,就算住一个小区,也不是那么容易碰面的吧。

    简青勉强说服了自己,进了房间,洗了澡,换了衣服。

    也是这才想起来方才傅景生的电话。

    原来已经十一点多了,难怪人家会打电话来约她吃饭,国内最具特色的饭桌礼仪,想来也是人家大影帝的诚意。

    简青翻出号码回拨了过去。

    傅景生的声音依旧温和有礼,并没有因为之前被贸然打断而生气的样子。

    “喂?”

    “不好意思。”简青抱歉道,“刚才出了一点误会。”

    “是简小姐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暖妻在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姬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朔并收藏暖妻在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