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暖妻在上 > 第136章 不要我了吗

第136章 不要我了吗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没有资格替他做决定!”简青已经不想去神思陆司墨到底是从何得到的真相,但他所说的,正是她恐惧的。

    她很清楚,现在能带着陆琰身边,看着陆琰天真的笑脸,是因为他年纪小,什么都不知道,也只当自己是一个亲切的阿姨。

    但若是他知道真相了呢?他长大明白事理了呢?

    她当初的行为归根究底逃脱不了“抛弃”二字。

    简青害怕,害怕陆琰在知道真相之后,会憎恶自己,会讨厌自己,甚至深深地疏离自己。那对简青来说,必然是一生都不可挽回的伤痛和罪恶。

    正如现在,简青就算说着这样的话,可到底还是底气不足的。

    陆司墨眯起眼睛,笑得讽刺:“你现在愿意承认了?”

    简青意识到自己的失口,但也无所谓了。

    “你不是什么都知道了吗?”她抿着唇,避开了陆司墨的视线,“陆琰,我承认是我对不起他,但是他愿不愿意认我这个妈妈,是他自己的事情,而不是按照你的想法来。”

    简青说完,已经心平气和许多。

    她抬眸看向陆司墨。

    “那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解释的打算?”陆司墨觉得简青的平静如此刺眼,恨不得立刻伸手戳破。

    简青口吻无奈,仿佛不知道多少次解释:“陆司墨,我们已经分手了。”

    陆司墨猛地直起身子,往后退了一步,目光紧紧攥着简青:“不需要你反复提醒,前女友。”

    “汪汪汪!”饼干突然冲了出来,跑向简青,挡在她面前,冲着陆司墨叫个不停,那敌意就差没扑上去咬他了。

    简青赶紧半蹲下来拍拍饼干的脑袋,安抚了一下她。

    忽然,她和陆司墨像是心有所感,不约而同地转过头。

    果然看到了房间门口,站着陆琰,他一手抱着一只大白玩偶,一手揉着惺忪的眼睛:“爸爸,简阿姨?你们在做什么呀!”

    简青意识到陆琰并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终于松了口气。

    现在这种情况,她尚且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知晓真相的陆琰。

    简青几步走了过去:“小琰,你爸爸来找你了,让你……跟他回去呢。”

    她当然不想让陆琰看到她和陆司墨的争吵,瞬间收敛火气,放软姿态。

    陆司墨也跟她想法一致。

    他拧着的眉带着责怪:“陆琰,你知不知道你这么突然跑出来,吓坏了多少人?他们现在都还在四处找你!”

    陆琰缩了缩身子,双手紧紧抱着大白,有些害怕,也有些愧疚。

    简青看到陆琰畏惧的样子,心疼得不行,瞬间挡在他的面前,冲陆司墨道:“他只是来找我的,你别跟他发脾气。”

    陆司墨瞥她一眼,无意多说,向陆琰招招手。

    陆琰立马小步跑向他,被陆司墨拉住小手。

    陆司墨一言不发拉着陆琰就要离开,倒是陆琰还知道回过头,冲简青挥了两下手,说简阿姨再见。那只大白玩偶自然是被抱走了。

    而那些东西本来就是给陆琰准备的,简青并没有注意到这点细节。

    她只能无奈地看着陆琰被陆司墨抱着,消失在门外。

    回去的路上,陆琰耷拉着脑袋,有些闷闷不乐的。陆司墨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像是在叛逆期,只是嘴巴紧闭地摇头。

    陆司墨也不想强迫他说,也没有多问,抱着他回了陆家。

    外出寻找陆琰的人,包括南国一品的保安们,得知陆琰回来,都松了口气。尤其是南国一品的保卫科,知道是陆律师的孩子走丢了,紧张得不行,就怕万一出了什么事,估计他们所有人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还好一切平安,保卫科的人在上门来询问了几句之后,就被打发走了。

    陆司墨让陆琰自己在玩具房玩耍,自己回了书房继续工作。

    今天也不是周末,他为了陆琰提前下班,也就只好把手头上的工作搬回家里来做了。

    玩具房中,陆琰正在摆弄那个从简青家里拿来的大白玩具,一直没有撒手。

    唐阿姨端着水果进来,看到小琰坐在铺着软垫子的地上,一个在摆弄玩偶,小身影孤孤单单的惹人心疼。

    “小琰,你说你这次多让人担心啊,偷偷摸摸就跑出去,把我们可吓坏了,你爸爸也是,听了消息就立马赶回来了,脸色多难看啊,以后你可不许这样了。”

    陆琰仰起小脸,冲着自己身边的唐阿姨:“唐奶奶,你有妈妈吗?”

    “我当然有啊,谁都有妈妈啊,就是因为妈妈把你生下来,所以你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看到这么多漂亮的风景,感受到这么多快乐的事情。”

    “那唐奶奶你的妈妈去哪儿了呢?”

    唐阿姨摸了摸陆琰的头,回忆起已逝的母亲,有些伤感:“唐奶奶的妈妈因为年纪太大了,所以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了。”

    大人们总是不喜欢跟小孩子说死这个字,怕伤到小孩子的心。

    可陆琰很聪明,他知道唐阿姨的意思是什么。

    他抓着大白的手,垂下的睫毛投下一片浓重的阴影,小脸儿看上去有些失落:“可小琰没有妈妈。”

    陆琰记得自己更小的时候也经常问过,为此也哭过闹过。

    但那个时候,爸爸的脸色很难看,爷爷总是沉默,曾爷爷就是叹气。

    再然后,他就不问了。心想自己没了妈妈虽然很伤心,但还有爸爸;可爸爸没了妻子,一定比自己更伤心。

    他总是这么想的,直到他今天听到了爸爸和简阿姨说的话。

    陆琰才知道,原来自己并不是没有妈妈的孩子。

    唐阿姨不知道小小的孩子有那么多心事,她对陆琰的事情也知道一二。

    她以前本就是在京城的陆家大宅里面工作的,儿女都在c市,想要回来方便照顾儿女,便按照老爷子的意思,来了陆司墨这里帮着照顾小琰。

    可以说,当时身在陆家大宅的她,从陆琰被陆辛抱回来,就一直旁观着这件事情的发生。

    当时因为陆司墨在家里狠狠闹过一场,从此之后没人敢再提关于陆琰妈妈的这个问题,一直到现在,都是个谜题。

    唐阿姨在陆家这种人家也做了这么久,大略知道一些关于这些豪门世家的事情,也不好过多评论,只能安慰陆琰说:“小琰也是有妈妈的,只是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所以不能来看小琰而已。小琰不是还有爸爸吗,还有姑姑、爷爷和曾爷爷,他们都很爱你。”

    陆琰没有说话。

    在之前他也是这样想的,可是现在,当他知道简阿姨就是自己的妈妈时,他却忍不住想,是不是因为自己不听话,所以简阿姨才不要他?

    想着想着,陆琰觉得很委屈,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哭得很伤心。

    唐阿姨有些慌了,想要哄陆琰,却不知他为什么哭。

    “唐阿姨,没关系,你先出去吧。”陆司墨的声音在玩具房门口响起。

    唐阿姨只能暂时退了出去。

    而陆司墨则走过去,把陆琰抱了起来。

    他也没有说什么,任由陆琰大哭,素有洁癖的他并不在意地用手抹去陆琰脸上的泪水和鼻涕。

    陆琰哭了一会儿,好些了,趴在爸爸怀里小声抽噎着。

    陆司墨盘腿坐下,让陆琰面对自己而坐。

    “爸爸和……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陆琰不敢看爸爸的眼睛。

    陆司墨摸摸他的小脸,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只能用这种方式安慰他。

    陆琰哭得小脸儿红通通的,鼓起勇气:“爸爸,简阿姨是觉得小琰不乖,所以不要小琰了吗?”

    陆司墨沉默不言。

    陆司墨突然意识到,其实他刚才怒极之下,想要说出来伤害简青戳她心窝子的话,正如简青所说,是擅自替陆琰做了决定。

    就像是陆辛,大概当年他也自认为这样的选择是为了自己好,所以擅自替自己作了决定,却从未考虑过他的感受,也没有想到他是有知情权的。如果抉择,也应该是他自己来才是。

    现在,他居然对陆琰做了和陆辛一样的事情。

    陆司墨在陆辛口中听到过无数“这都是为了你好”“我是你的父亲,我做任何事情都是为了你考虑,是绝对不会害你的”“这个世界上最不可能伤害你的就是亲人”,诸如此类的话。

    可这是他的人生,不是陆辛的人生。

    对于陆琰来说,这也是陆琰的人生,不是他陆司墨的人生。

    就算他现在只有五岁,他也应该知道一切。

    而且,陆司墨在得知陆琰其实听到了他和简青的对话,却在回家的一路上什么都没有说的时候,就意识到——

    孩子,并不是他们以为的什么都不懂。

    “不要觉得是你的错。”陆司墨沉着声音,缓缓而道,“没错,你认识的那位简阿姨,就是你的妈妈。”

    陆琰的眼睛有一瞬间的璀璨,就像是流星滑过星空般的明亮美丽,但又很快光芒熄灭,委委屈屈的又想哭的样子。

    陆司墨拍拍他瘦小的肩膀:“陆琰,你已经五岁了,是个小男子汉,这些问题,你应该选择问出来,而不是憋在心里独自揣测。”

    “那,我,我能去见简阿姨吗?”陆琰还是不好意思喊妈妈。

    “当然,爸爸不会阻止你。”他也很想知道那个答案。

    陆琰一下子跳了起来,眼里有些渴望,也有些期待。

    其实他很喜欢简阿姨,总觉得她很温柔,对自己又特别好,无限包容的宠溺让他想撒娇就撒娇,发脾气吧有些不好意思。反正,简阿姨在他心里那个小小角落中的幻想,就像他的妈妈……

    现在幻想成真了?

    陆琰心里,也只有开心和兴奋。

    陆司墨正思索着要怎么跟简青说这件事情的时候,简青居然主动给他打来电话。

    事实上,在他带着陆琰出门后,简青就后悔了。

    她厌恶自己的拖泥带水,讨厌自己的犹豫不决。

    为什么要有那么多的顾虑?难道非要等到事情都不可挽回了才来后悔?

    她决定要跟陆琰说清楚这一切,就算陆琰怪她也好,在以后的日子都讨厌她也好,她都不会选择隐瞒。

    因为隐瞒,才是最大的伤害。

    简青想要跟陆琰再见一面,好好跟他说清楚,陆司墨也是这个意思。

    两人难得的没有争执,而是作为陆琰的父母,心平气和地谈论了两句之后,约在了楼下小公园里面,一个小时后见。

    挂了电话的简青,难以抑制地激动颤抖,她兴奋地冲进衣帽间开始找衣服,总想找一件温柔又亲切的衣服,却翻遍了衣柜都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

    这个时候,简青真的觉得自己的衣柜真是乏善可陈到可怜。

    最后,她挑了一件白色的针织长裙,搭配一双浅色小羊皮山茶花鞋。

    距离一个小时才过去十分钟,简青却已经恨不得冲出去了。

    她又按捺住,坐在梳妆台前化了一个淡妆,用了点粉底,连续工作而浮现在脸上的疲倦淡化许多,眼线和睫毛膏则让她看上去更有精神了。

    这会儿,又过去二十分钟了。

    还有半个小时。

    简青打算先出门在楼下等着。

    在她抓起手机的刹那,脑中电光火石地闪过一些什么东西,蓦地停在了那里。

    简青拿起手机,翻出那个已经六年没有拨通过的号码,犹豫再三,还是选择拨通打了出去。

    拨通到的是秘书的手机,而她的手机号码早已经换过,所以对方也不知道她的身份,开口便是:“你好,请问哪位?”

    “你好,易溪先生,好久不见。”简青不自觉地下巴微抬,脸上一片冷静镇定,“我找陆辛陆先生,想要跟他说两句,不知道方便吗?”

    易溪下意识往旁边看了一眼,此时他正在车中的副驾驶座上,后面坐着的便是老板陆辛。

    他捂住话筒,告知陆辛来电者的身份。

    陆辛轻轻敲着膝盖的手指停顿了几秒。

    “给我吧。”

    陆辛接过电话,放在耳边。

    “许久不见,简小姐,不知道过得还好?”陆辛没想到简青会给自己打这个电话。

    五年前,简青在生下孩子,又拒绝了陆辛的支票和帮助,陆辛便按照她的意思,断绝了和她的一切联系以及来往。

    一开始他还能得到消息,知道简青和父母仍然生活在那小镇上。

    只是后来,她搬离小镇,整个人也随之不知去向。

    陆辛无意过多去了解,若是让陆司墨知道,必然又是一阵天翻地覆。便慢慢地断了对简青的调查,她的消息,陆辛也已经快四年没有听到了。

    除了三年前,那无缘无故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一百万支票。

    不用想,就知道来自于谁。

    当时,陆辛不想去深究她是如何挣到一百万,也没有拒绝,收下,就当是彻底断绝联系。

    而现在,他耳中简青的声音很从容,带着一种不可言喻的优雅。

    陆辛何等老辣,单单从这些细节来,就知道简青这几年的生活过得必然不错。

    只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简青开口便是:“陆辛先生,我现在在南国一品,正打算去见陆司墨和陆琰。”

    陆辛眉头一皱,常年身居高位的威严刹那而出:“你当年答应过我什么?现在是想要出尔反尔?简青,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儿!”

    简青声音淡淡的,大概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可以这么淡定:“陆先生,我很感谢当年您对我的帮助,若不是您,我的父亲也不会……后来的事情,不过多赘述,但是,这件事情并非是我主动告知陆司墨,而是他自己调查出来,也不算违背我们当初的约定吧。”

    陆辛又惊又怒:“他从什么地方知道的?”

    简青有了一些猜测:“大概,他是找到了消失已久的林语樯?”

    除了林语樯本人,简青实在是想不到当年还有谁能深知飞云山事情真相,并且告诉陆司墨的了。

    更何况——“陆先生,虽然我当初承诺不会出现在陆司墨的面前,但是并不代表我能容忍另外一个女人成为我儿子的生母,这些事情,您从未提前告知我,您是否也有些不讲道理?”

    陆辛无言以对。

    可若当初他不是刻意在语言中引导陆司墨往林语樯身上去想,陆司墨只会认为这个孩子是简青留下,而他们之间的孽缘永远都不会斩断。

    陆辛黑沉着脸:“简小姐会不会太任性了些?当年以离开我儿子和放弃陆琰为代价,我为你父亲提供了最好的医疗条件,尽管最后结果让人遗憾,但我能做的都已经做到了。可现在,简小姐你是恬不知耻地打算反悔吗?”

    “我只是希望小琰能够知道真相而已。”简青说着,竟然轻轻笑了,“那就当我是恬不知耻吧,当初我都能做出那样的选择,已经是个坏女人了。坏女人本就不懂得什么叫信守承诺的,不是吗?”

    陆辛眯起眼睛:“简小姐,我希望你不要逼我!”

    “陆辛先生!”简青忽然拔高了声音,“不要总认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的选择才是对的。无论是陆司墨还是陆琰,他们都是**的个体,他们有资格为自己的人生负责并且做出选择。你是陆司墨的父亲,是陆琰的爷爷,但不是他们自己,不能代替他们走完这人生。当年的事情,我是真的很感谢您,选择也是我自己做的,怪不得您。而离开五年,是承诺,也是我自己的惩罚,我想已经够了。有什么能阻止一个母亲拥抱自己的孩子呢?”

    ------题外话------

    抱歉更晚了,这段情节实在是很纠结,反复删改过几次,卡啊卡。( 就爱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暖妻在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姬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朔并收藏暖妻在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