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 > 357 还有第二个?(求订阅求月票)

357 还有第二个?(求订阅求月票)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艄着蒋祺扬一声令下,马仔们七手八脚地在病猫双手上!缠线,旋即扛起他扔进了海里。

    “嗵!”

    一声闷响过后,砸在海面上的病猫只激起了一小朵浪花,接着便被海浪吞噬,消失不见。

    蒋祺扬随即让人把关利押到船栏边,摁着他的头道:“瞧瞧,你最能打的手下已经下海了,猜一下,他能砍死几条鲨鱼?”

    嘴上尽是血的关利显然对这个话题不抱任何希望,圆睁着双眼并没有作答。

    果然,不到半分钟,船尾附近本还算平静的海面像煮沸的水一样翻腾起来,随后隐约看见海面上漂起一摊暗红的液体。

    蒋祺扬阴笑了笑,大手一挥道:“收线!”立刻有马仔启动收线装置,不过本来绑住病猫的那一头如今只剩下半截手臂还挂在上面,人却不见了。

    那半截手臂锯齿形断口相当明显,只要眼睛没瞎都能看得出来,关利知道,病猫算是交代在这一场了。

    蒋祺扬似看穿了关利的心里在想什么,讥诮道:“啧啧,老听人说,病猫发威犹如猛虎下山,看来言过其实啊!”

    这话语气之淡漠、口吻之森冷,关利听在耳里,心头不可抑制地害怕起来,牙关打颤道:“阿扬,你说过要放我一马的,能不能现在就放了我?”

    蒋祺扬哂笑道:“我只说过不杀你。”

    关利微愕,道:“那不就等于放我一条生路?”

    “nonono!”蒋祺扬摇手指道,“其实原本呢,我是想活埋你全家的,那样的话,我也不算杀你,是土地爷把你们全家给闷死的。”

    关利双眼瞪得贼大,一副惊骇欲绝的表情。他终于明白蒋祺扬的话了,不杀他·不等于不把他推向绝境,比如现在就把他推下海,那绝对是十死无生的一回事。

    毕竟人在水中顶天了也就男子一百米自由泳的世界纪录速度,四十六秒多·就打四十五秒算,一小时满打满算也才八公里,而游速最慢的一种鲨鱼也能有每秒十米的速度,两者根本没法比,只要被盯上,连逃都没得逃。

    看出关利的惊恐,蒋祺扬拍了拍关利的肩膀·道:“其实你算走运了,能和严老大一个死法,是你的福气。”

    严老大?严兴南喂了鲨鱼?!

    吓!!

    听到这个消息·关利的眼珠子差点没突出来,嘴唇懦懦半天,好不容易才吐出一个音节:“你、你······”

    蒋祺扬摇头失笑道:“严老大的能力和势力都在我之上,我哪有那个胆子搞他,可惜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葬身鱼腹也就不足为奇了。”顿了顿又道,“当然,之前你就不该得罪我。”

    关利呆若木鸡。

    蒋祺扬的话却还没完,只听他续道:“其实拿人喂鲨鱼这个点子我只是借鉴而已·实际上它是个条子想出来的,所以你到了阎王爷那里一定不要告错状。”

    关利呆滞若故。

    浴室中。

    绵密而又清脆的撞击声把反复泄身的曾曼从迷迷糊糊的“火”烧渐震渐醒,她只感到自己的身体在不断地摇晃、抖动······

    更羞人的是·身体下方有一股难以言喻的舒服感觉正直侵入脑,令曾曼的喉咙里不自觉发出**夺魄的呻吟:“噢······”

    听着自己娇媚的嗓音,曾曼倏觉不对·霍然张开双眸,等眼睛适应了浴室昏暗的光线后,终于看清趴在自己娇躯上起伏耸动的男人赫然是费伦,她想尖叫,但从喉咙深处迸发出来的是又一声娇啼。

    曾曼目光惊恐地看着费伦,好不容易忍住呻吟的**,但阵阵来袭的快感既惹人厌又舒服死了。

    被人强暴居然会觉得舒服?曾曼暗忖到此·俏脸顿时涨得通红,羞恼的感觉在小心心里悍然占据了上风。

    咬牙切齿之下·她抓起浴缸沿边搭着的一条毛巾就向上位的费伦狠狠掺()去,怒叱道:“费伦,你个奸邪小人,我打死你!”

    费伦虽也在享受律动的快感,却耳听六路,手一抬便擒住了毛巾,同时叫屈道:“拜托,我哪里像奸邪小人了?若非你死缠烂打,紧抱着不放,我怕掰断你的手,才不想跟你这连处都不是的女人做这种事咧!”嘴上说不愿意,但下面又狠狠地顶了曾曼两下。

    “啊、啊……”

    曾曼情不自禁,又叫了两声,俏脸上分明是挺受用的表情,但另一只手却挥拳向费伦打来,嘴里嚷道:“你这个强奸犯胡扯,明明是你乘我醉酒占我便宜,我跟你拼了!”

    孰料,费伦轻轻巧巧地捉住她的粉拳,又是一通密集的狂顶。这下好了,曾曼除哼哼唧唧之外,再说不出其他话来,俏脸上更是再度犯起了潮红。

    不过这会儿曾曼也回忆起,貌似是她撞见了费伦精赤的雄躯,然后就“火”烧脑,硬抱住人家不放的,但嘴上她是决不肯承认这个事实的:“你个死流氓,乘人之危,我打死你!”说着,扔掉毛巾,攥起粉拳擂在了费伦油光水滑的胸肌上。

    可惜曾曼的擂动绵绵无力,说是打,不如说是爱抚好一点。

    感受到曾曼粉拳上的丝丝情意,费伦戏谑地盯着她,坏笑道:“想起怎么回事了?”说完,不等曾曼讲话,又猛冲猛顶了几十下,令身下美人忍不住呻吟起来:“啊·……噢……个死流氓······轻点······啊·……”

    听着曾曼柔媚的呻吟,费伦似乎更有干劲了,正准备加大冲刺力度时,浴室门吱呀一声豁开,全身衣物几乎撕扯得一丝不剩的饶芷柔撞了进来,瞅见费伦精壮亮滑的虎背,原本已尽赤的双眸红光大盛,赶紧几步疾奔过来,不顾一切从后抱住费伦的熊腰,死命摩擦起来。

    被又一个**缠上,费伦丝毫没有“殚精竭虑”的觉悟,反而一边顶弄曾曼一边冲她挤眼道:“看见没?你之前的样子比柔柔还要不堪!”

    曾曼犟嘴道:“人家····…哪有这样……嗯······柔柔明明都已经……啊……完、完全……发挥药效了……啊…···”

    在费伦的大力顶撞下,曾曼泄身个不停,好在同时媚药也随水流去,不过她体内的舒爽感却迅速攀升,越来越高,越来越强······

    又过了几分钟,曾曼忽然发出“啊—”一声长长的呻吟,整个人八爪鱼般缠紧费伦的雄躯,随即开始一阵一阵无意识地打起了摆子。

    见曾曼这副模样,费伦微愕之余在她耳边轻问道:“舒服吗?现在体内那股邪火褪了多少?”

    曾曼羞得脸颊发烫,正想分辩两句,费伦又道:“要是舒服够了,就歇一下吧,我背后还有一个需要泄身呢!”

    “不要!让她去冲凉水好了。”曾曼几乎没过脑子,否定的话语就冲口而出。

    游艇上。

    蒋祺扬蔑了眼已然绝望的关利,冲刚在关利老婆身上打完炮的马仔招呼道:“那个谁,去把我侄儿拎来,绑上钓线,准备开钓!”

    马仔愣了愣才省起所谓的“侄子”就是关利的小儿子,立刻执行命令去了。

    本已心若死灰的关利闻言,顿时一个激灵,凄厉大叫道:“烂扬,你不得好死!”

    蒋祺扬撇嘴道:“关老二,我们这些混矮骡子的又有几个能够善终,啊?既然选了跟我争出位这条路,你就应该猜到会有这种结果!”

    不多时,马仔拎了关利的小儿子回来,没心没肺道:“扬老大,这小鬼被海风一吹,有点脱水,估计快不行了,不过做鱼饵正好。”

    这时,看上去已经很呆痴的关利突然暴起,猛扑向拎着他儿子的马仔。

    马仔被关利狰狞的样子骇了一跳,随手就把手中的小孩抛了出去。小孩子身体很轻,毫无悬念地越过了船栏,坠向海面。

    关利睚眦欲裂,身体稍一转向,也跟着飞身扑出了船栏。

    蒋祺扬见到这幕,追之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关氏父子掉进海里,顿时仰天狂吼道:“卧槽!”骂完,随手扯过鲍闻手上刚得到的冲锋枪,把那个马仔打成了筛子,又赶到船栏边,冲海面不停射击,直到子弹打光为止。

    这一连串举动吓得那边正打炮的马仔们顿时萎了,蒋祺扬却不管恁多,喝道:“再拿几把冲锋枪过来,开探照灯!”

    探照灯旋即打亮,蒋祺扬接过鲍闻新递来的冲锋枪,对着关氏父子掉下去的海面又是一通狂扫,直到海面泛起几丝暗红这才罢手。

    蒋祺扬余怒未消,对着倒在血泊中已成马蜂窝的马仔继续扫射,直到再次打光子弹,这才停手。

    被小蒋的血腥手段吓得腿脚发软的鲍闻勉力凑到蒋祺扬身边,轻声问道:“老大,干嘛发这么大脾气?您消消火!”

    “老子消不了这火!”蒋祺扬看着甲板上已死透的马仔气就不打一处来,“这蠢货是谁他妈收入我麾下的?啊?老子做了他!妈的,本来还打算逼关老二把财产交出来,这下他妈全泡汤了。卧槽!”

    这话一出,甲板上所有小弟大气都不敢喘,连鲍闻都是如此。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勿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勿明并收藏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