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开着外挂来篡位 > 第41章 会面

第41章 会面

作者:滚来滚去的团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没有身份的人想走进高位核心圈子的范围,没有许可就难如登天。

    但已经身处高位圈子的人想要出去,侍卫是没有任何理由拦着的。

    易北甚至都没出示自己的皇子腰牌,就被把守的侍卫放了行。

    而见惯了易北的清俊,孟陵的冷傲,薛从安的温和,江梨陡然间到面前这个虽然白净,但五官组合起来却毫无特色,甚至整个人还带着些病态的苍白的年轻人时,确实是楞了一下。

    能够妙笔生花写出那等文章的人,现实中却如此其貌不扬。

    易北没有深究孟陵到底是怎么把那人带来猎场的,毕竟卢家也是世家,带那么几个随从跟随很正常,这人混进卢家的随从队伍应该不难。

    “草民拜见殿下。”

    年轻人冲易北行了个读书人的礼节。

    易北重新端出了他那幅生人勿近的,让江梨很想揍上一拳的表情。

    “辛辕。”

    年轻人低眉直腰。

    “正是草民。”

    “卢家许了你什么?”

    就如易北所吩咐的那样,孟陵真的就只替他把这人揪了出来,并带到他的面前。

    而到底孟陵是怎么做到让辛辕乖乖的站在易北面前的,是武力威胁,还是好言相劝,或者是干脆下毒威逼,易北也不知道。

    辛辕有些莫名其妙的抬起头来。

    “殿下,草民听不懂。”

    于是易北也有点听不懂了。

    如果卢家不是许了辛辕什么好处,就是拿住了他什么把柄,否则但凡一个有点骨气的读书人,怎么可能甘愿去给一个女子当代笔?

    他决定再给辛辕一点提示。

    “卢莲枝曾是隆昌公主的伴读。”

    结果辛辕苦笑了一声。

    “不瞒殿下说,草民也曾无数次后悔,莲枝若不去宫中当伴读,该有多好,说到底,也是草民害了她。”

    易北:“……”

    江梨:“……”

    这都是些什么鬼!

    她是自己去爬太子殿下的床榻的啊,关你什么事?

    于是,在辛辕说一句叹三次的苦逼叙述中,江梨和易北,总算是拼凑出了卢莲枝在辛辕心目中的形象。

    高岭之花白月光。

    据辛辕描述,他是卢家为卢莲枝请的西席,虽然卢莲枝天分一般,但胜在人善良可爱够勤快,吩咐下来要背的东西,挑着灯不睡觉也一定要完成,总而言之是非常努力而且隐忍的一个姑娘。

    而这个姑娘十分倾慕自己先生的才华,又为先生没有门路出人头地而苦恼。

    终于有一天,这个姑娘站在了人生重大选择的岔路口。

    是进宫当公主伴读,从此与她倾慕的先生天各一方,但却能在公主面前说上话,或许能为先生出仕作出贡献。

    还是留在家中,继续与先生同窗共读,过着郎情妾意的幸福生活,却置先生前途于无物。

    卢莲枝对着辛辕整整哭了一个上午,终于柔肠寸断做出选择,为了先生的前途,牺牲掉俩人些许时间的幸福又算得了什么。

    于是卢小姐抹掉眼泪,踏上了入宫的马车。

    而辛辕则在家中奋笔疾书,替卢莲枝完成一次又一次的题目。

    “只是莲枝从宫中回来之后,人也不似先前活泼,憔悴了许多,无论草民说什么,她总是淡淡的,卢家上下只说是公主到了年龄,不再需要伴读,所以放了莲枝回来,但草民还是觉得哪里奇怪,直到那日莲枝匆忙定了人家,准备嫁妆,我才觉得或许其中另有隐情,只是无从查起,现如今莲枝死得不明不白,五殿下,草民斗胆问一句,您是否知道些什么?”

    易北震惊于辛辕喊他五殿下,原来孟陵是把辛辕骗出来的。

    而江梨则震惊于卢莲枝居然在牵着太子的同时,还能挂住辛辕,当真好本事,早知道这样,上辈子她就应该早早去请教一下卢莲枝勾男人的技术问题。

    俩人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毕竟卢莲枝给辛辕编造出来的梦想,实在是……

    太不靠谱了啊。

    辛辕整衣下拜,神色肃穆。

    “草民恳请五殿下做主,给草民一个真相。”

    江梨和易北,囧囧有神。

    真相咱有啊,就是怕你知道以后想要去投湖啊大哥。

    “先生写的那些文章……卢小姐可有说去处?”

    别说江梨,就是易北也很好奇,卢莲枝到底是怎么把辛辕诳过去的。

    毕竟人也不是傻子,一篇又一篇的石沉大海,总会起疑心的啊。

    “莲枝说太子十分欣赏草民文章,还说已经把琴赋一篇献给了太子,让我安心等待。”

    江梨默默扶额。

    嗯,说的也是实话,太子的确很爱琴赋一篇,只不过以为那是卢莲枝自己写的而已。

    大概是易北的话提醒了辛辕,白净瘦弱的年轻人终于起了一丝疑心。

    “可莲枝素来信中都只提太子,从未和草民提起过五殿下您……”

    于是易北矜持的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自己的皇子佩,拿手指遮住背面刻着的北字,伸到辛辕面前给他看。

    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辛辕再无怀疑。

    “卢小姐的才华,本王曾听掌正大人提过,掌正大人亦是十分欣赏,说能写出琴赋之人,胸怀广博,绝非凡物。”

    易北说的十分含糊,江梨身为知道真相的其中一员,自然能听得出话里玄机,只可惜辛辕一心牵挂卢莲枝死因,并没有听出来易北的暗示。

    “如今骤然听闻芳小姐魂已逝,本王也十分叹息。”

    弄明白自己在辛辕眼中的角色之后,易北表情越发矜持,说起话来竟然也颇有些五皇子拿腔拿调的风范。

    “只是本王也疑惑,卢小姐在出宫前,十分得公主器重,只是不知为何身染顽疾,太医亦不能救治,所以才匆忙离宫,没想到卢小姐竟这般想不开。”

    辛辕哎了一声。

    “殿下,可草民看到,莲枝并未患病啊。”

    易北并不想和辛辕多说关于卢莲枝的话题,毕竟他的时间也不多,自己先是参加斋沐,现在竟然又混来了秋狩,要说皇后对自己不在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只不过现在被五皇子绊住了脚,暂时没空来理会自己而已。

    “所以这才是本王疑惑的缘故,不知卢小姐是否在宫中得罪了什么人,或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这才导致……”

    易北的话不需要说完,剩下的辛辕自然明白。

    杀人灭口嘛,哪朝哪代都多的是。

    “只是本王身为皇子,总不能无故接近公主伴读,这也于礼数规矩不合,如今本王这些只不过都是猜测,身为皇子,总也有不方便的时候,先生若真想查明原因,为何不亲自来呢?”

    辛辕苦笑一声。

    “也是草民时运不济,科举次次落榜,上不得殿选,面不得圣,如今卢家对莲枝闭口不谈,在下几次想打听,反而让卢大人开口训斥。”

    易北了然。

    毕竟像薛从安这样的幸运儿并不多见,寒门中更多的是辛辕这样空有才华而报国无门的人。

    朝臣的更迭,十之□□依然还是在世家之中循环。

    倒是的确也有举荐制,但无亲无故,谁又会知道谁是有真才实学的呢?

    有世家严格把持,寒门连递文章都找不到门路,更遑论其他。

    推举到后来,依然是高门之后。

    皇上很想改变现状,结果是牺牲裴氏满门。

    贵妃身在后宫亦不得幸免。

    前阵子举子罢考,最后也是无疾而终。

    世家不允许他人侵犯自身利益,哪怕是皇权也不行。

    尾大不掉,已成掣肘。

    “你若有策论,不如交给本王,得了机会,本王会替你面呈圣上,至于是否启用,这也不由本王说了算。”

    以为是五皇子就五皇子吧,反正入了朝堂,迟早也会知道自己认错了人的。

    现下太子势力稍稍被削,易北也不介意再给五皇子送上一些暂时的助力。

    “至于卢小姐之事,若卢家都不愿深究,恕本王说话直接,只怕先生即便是面上天听,也不宜贸然提起此事。”

    皇上现在最愁身边寒门举子太少,扶都扶不起来几个,辛辕这个时候凑上去,才华够好,家世够差,简直不要太符合皇上用人标准。

    易北倒是不担心辛辕的前途问题。

    他只担心这个愣头青,刚一上任就和皇上提太子痛脚,官印还没摸热就被捋了乌纱帽。

    辛辕一愣,继而大喜,诚心诚意五体投地,给易北磕了三个响头。

    “草民多谢殿下抬举,一定谨记在心。”

    易北弯腰,伸手轻轻在辛辕胳膊上抬了抬,把人扶了起来。

    “无妨,本王用人,以才为上,辛先生,望你能为国效力,而非为人效忠。”

    辛辕感激涕零,为易北风度折服不已。

    而江梨则为易北的演技欣赏赞叹,在心中大力鼓掌。

    这逼装的,我给满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开着外挂来篡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滚来滚去的团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滚来滚去的团子并收藏开着外挂来篡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