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开着外挂来篡位 > 第53章 摸头

第53章 摸头

作者:滚来滚去的团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作者有话要说:  “殿下,谢谢。|”

    活了太多次的人已经没有了悲秋伤春的闲心,易北安抚完江梨,正打算转身回自己的院子,就听得身后姑娘轻轻喊了一句。

    大概就像一块小石头悄悄投入到微风泛起涟漪的水面,又像是一根轻盈的羽毛微微拂过丝绒般的软垫,春风化开冰封的大地,露出底下晶莹青翠的绿色。

    易北停住脚步,似笑非笑的扭头,看向江梨。

    “你谢我什么?”

    江梨被噎了一下。

    “救驾功劳可大可小,殿下身为皇子,救驾功劳自然很大,我不过是一介公主伴读,赏赐些钱物就好,若非殿下替我开口,怎会有这么大的荣宠。”

    而且还是这么实惠的荣宠。

    即便是易北现在被天子彻底注意,又在贤妃羽翼庇护之下,贸然给一个陌生女官求恩典,只怕担的风险也不小。

    而自己却无以为报。

    家世太低,无法给易北朝政上的支持,自己人脉毫无,无法给易北宫中消息上的支持,他这是图什么啊。

    江梨越想越气馁,都觉得快说不下去了。

    易北哑然失笑。

    或许江梨并没有意识到,人虽分三六九等,但就其作用而言,却各有各的妙处。

    现在他已经被天子在意,若再不示弱,只怕皇后分分钟都容不下他。

    而只要自己稍微显露出一点非分之想,以天子多疑的性格,不用皇后出手,他到现在为止做的所有努力都将白费。

    “不要紧,你本身就已经做得很好了。”

    抛开家世不论,单从江梨本身而言,给他的惊喜一个比一个大。

    单以一个女官的身份,就能带给他薛从安在朝政上对他的支持,而且不显山不露水,谁都以为薛从安不过是寒门考上来,不知皇宫规矩,误打误撞替他说的话。

    升为公主伴读之后,又替他削弱了太子在天子心目中完美的形象,事情过后全部推到了晋阳公主头上,根本没有人能查出他也牵涉其中。

    而他只有苦苦求娶江梨为正妃,才能彻底洗清自己在天子心中嫌疑,顺带让天子想起自己母妃,对他更觉愧疚,只有这样,他的地位才会更加稳固。

    更何况,易北是真的很想看看,当江梨身为县主,寄养贤妃膝下时,又能给他带来怎样的局面?

    天子的对于江梨的口头承诺他已经拿到手,未来的路还有很长,一个人走太累,多一个人陪着也好。

    如果是江梨的话,自己大概能够接受。

    后宫争斗,唯有上位者能保全他人。

    能够给江梨铺的路他会去做,但剩下的,依然要她自己走下去。

    “已经有了的,就要牢牢抓住,天子事多,能记住你的时间很短,有朝华帮你,大概以后你会轻松很多。”

    朝华性格粗中有细,看似大大咧咧,实际上最是精明,绝不会结交对自己不利之人,最关键的是,她嫁得好啊!

    嫁的是状元郎,柳青阳啊。

    这一位在今后是和薛从安并称京中双绝的存在,太子的左膀右臂,当年他下手晚,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把这二位对自己圈禁太子的仇恨之心消除,收归己用。

    现在薛从安摇摆不定,柳青阳尚未娶人。

    若江梨能和朝华郡主关系不错,再由郡主吹吹枕头风,柳青阳会不会成为太子死忠,那可就说不准了。

    取得世家支持,绝非只有联姻一条途径,若放弃联姻就能消除天子疑心,易北觉得,丢就丢吧,毫不可惜。

    “回去休息吧,入秋了,宫学课业不会太紧,毕竟很快就要过年了,晋阳找你的机会不会太多。”

    江梨闷闷不乐的点了点头。

    易北忍不住,又揉了揉江梨的脑袋。

    细碎柔软的发丝在掌心划过,手感简直不要太好。

    “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道理,给你你就拿着,不要怕。”

    江梨搜肠刮肚的想,自己到底有什么可以帮得上易北的。

    终于脑袋顶上小灯泡叮的亮起。

    “对了殿下,上次我见到……”

    转转脑袋,江梨确定周围无人,才压低声音。

    “我见到孟陵了,他说他受伤太重没法找你,等好一些了再来告诉你他查到了什么。”

    于是这回换易北被噎了。

    孟陵找江梨传话?

    脑子被驴踢了吧。

    而且若他在养伤,江梨是怎么见着他的?

    暗卫养伤都在宫外啊……

    易北脸色不对,江梨想了半天,终于想通关窍。

    “是秋娘过来找我,说孟陵伤重垂危,临死之前说要见我,其实我去了以后,发现虽然是出血多了一点,但绝对没有到要死的时候,应该是不要紧的。”

    易北:“……”

    他怎么还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孟陵临死之前说要见江梨?

    怎么听上去特别怪怪的?

    江梨察言观色,决定努力一把,好好报答大腿,并让大腿明白自己为他做出的牺牲,好让大腿不要随便把她这个毫无用处的腿部挂件甩下来。

    “殿下,没关系的,您现在要韬光养晦嘛,我知道的,孟陵拿我当挡箭牌,只说是因为我受伤,他是为了替我出气才这么费劲来查的这些事,已经蒙混过去了,绝不会牵涉殿下,我的名节不要紧的!”

    有钱有权有封地,还要名声做什么!

    活了四辈子,江梨现在是彻底看开了。

    抱上大腿比啥都强。

    易北终于听懂了。

    合着孟陵为了掩饰他私底下和自己往来的关系,明面上拿着心悦江梨来当挡箭牌了……

    毕竟私见皇子是大罪,但大家都能接受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儿嘛。

    何况易北也没为红颜做出什么特别越权之事,卫所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虽然从理智上来说,孟陵这个选择可以说是最优之选,而且还天衣无缝。

    但为什么他还是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心塞呢……

    “……下次见了他,我会和他说,让他……”

    顿了顿,易北强行压下心中不爽。

    “收敛一点。”

    江梨感激涕零。

    有易北这句话,想来孟陵应该会真的收敛,秋娘下次也不会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了。

    毕竟谁都不想有个人随时在你耳边叨念好想杀你这种话啊。

    碧云提着裙摆,乖巧无比的来和江梨汇报说洗澡水兑好了,易北便不再多说,晃荡着满肚子对自己不明情绪的疑惑,自己回房养精蓄锐。

    开玩笑,伴驾是个脑力活儿,不睡饱了,脑袋一抽说错话了怎么办?

    他可没个好亲娘可以给他善后圆谎的。

    江梨庶女出身,自入宫以来只有她伺候人的,还从来没有人伺候过她,碧云本来想留下来伺候她沐浴,江梨却觉得有人看着,她连衣服都脱不下去,僵持几番,碧云落败,瘪着嘴巴给她准备吃食去了。

    秋娘恰到好处的从房梁上蹦了下来。

    “你可真够久的。”

    彼时江梨刚刚把自己泡进浴桶,陡然见到秋娘一张充斥着浓浓八卦表情的脸,惊得连喝三口洗澡水,差点没呛死在浴桶里。

    “你……”

    相比起前几次的苦大仇深,这一次秋娘明显欢快许多。

    “我等你好久,那小宫女给你放了半天的洗澡水,我腿都蹲麻了。”

    江梨抱着膝盖,慢吞吞伸出一只手。

    “那有小凳子,你要不要去坐一下。”

    秋娘把下巴搁在江梨的浴桶边,一边说话还一边伸手进水里搅和了两下。

    “哎呀几个熟人,坐什么坐啊。”

    江梨:“……”

    谁特娘的跟你几个熟人啊!

    几个熟人你这么坑我,带我去看孟陵的胸大肌!

    老娘眼睛都要瞎了好么!

    “我不去见孟陵,说什么也不去。”

    江梨横下一条心,见多了孟陵,孟陵嫌自己知道秘密太多,时时想灭口,不见孟陵,秋娘嫌自己始乱终弃,还是一个死。

    左右都是死,她还不如自己先把自己淹死算了。

    秋娘颇觉无趣的撇撇嘴。

    “知道啦,我来就是告诉你一声,你要不乐意,我就不蒙你脑袋了。”

    江梨看着秋娘的目光中,有着深深的怀疑。

    “孟陵为着上次我带你去,居然和我发那么大一通脾气,这事儿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你去过?给他上药的那是他能过命的兄弟,卖谁都不会卖他,至于这么小心么。”

    顿了顿,秋娘又嘁了一声。

    “行了,知道你要爱惜名声,未来的皇子妃娘娘。”

    于是,江梨被秋娘猛地这么一句称呼,吓得连喝了六口洗澡水。

    皇子妃,这是什么鬼!

    “你可别告诉我,你现在还都什么都不知道。”

    江梨木然点头。

    出于第三世太子侧妃的阴影,她对于皇子妃什么的,一点好感都没有!

    何况她出身这么低,又没有半点利用价值,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会娶她当皇子妃啊。

    能当个侍妾就算不错了吧。

    想当初第三世,谢倾歌想抬她当侧妃,可还花了不少的功夫,连带着她爹都升了点官,又七拐八弯的给江家认了个什么落没世家的族谱,这才勉强过了言官那一关。

    秋娘捂住嘴巴,站起身来,左三圈,右三圈,围着江梨的浴桶,前前后后看了个仔细。

    然后默默的摇了摇头,叹一声气,利索的翻窗走了。

    气得江梨拼命拍水。

    我说你好歹说话要说完啊!

    说一半就跑是几个意思。

    易北根本就都还没到娶正妃的年纪,八皇子和她一点都不熟,五皇子就更搭不上话,太子倒是最近对她慈眉善目……

    太子虽然说占着东宫,但总归也是皇子,硬要说一声皇子妃,也是说得过去的啊。

    总不能兜兜转转,她又要落到太子手里吧。

    那她还不如直接去死了之后再来一遍啊!

    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蠢货啊掀桌!

    ______

    3000/3326

    江小梨,你这么在心中腹诽你的大腿是蠢货……真的大丈夫么扶额

    最近感觉重新爱上摸头杀的梗了啊……

    “那张山水娱情我看过了,意境幽远,堪称国手。”

    柳青阳看着江梨的眼神,活像看着一枚濒临灭绝的珍稀物种,小心翼翼而又欣赏无比。

    “江女官能有如此才情,屈居女官所,着实委屈,那幅画我已拿给掌正看过,掌正也十分欣赏。”

    江梨狠狠打了个寒颤。

    天地良心,她最擅长的不是作画,而是以假乱真画出所有薛从安曾今画过的画啊……

    不要问她什么山水之雅,什么诗画之妙,她不懂啊。

    “大人谬赞,下官愧不敢当。”

    柳青阳的目光越发热切。

    不骄不躁,不卑不亢,而且还如此谦虚低调,简直就是掌正口中的道德楷模啊……

    最妙的是,这还是个姑娘,绝不可能当朝为官,对自己的仕途升迁绝无影响。

    那幅画最初其实是先入了掌正的眼,然后才拿来给自己观摩欣赏,但能卖人情的事情,柳青阳也不会放过。

    一句话的事儿么,以后江梨还能考证到底是谁先欣赏自己那幅画的么?

    “江女官无需太过谦虚,掌正也说了,那幅画情思绵长,求而不得,又兼有山水雅情,实为妙作。”

    江梨:“……”

    薛从安对那位嫡小姐,可不就是情思绵长求而不得么,掌正大人好眼光啊。

    柳青阳又狠狠夸赞了几句江梨才情过人云云的话,才心满意足的让人去喊公主们回来重新上课。

    “刚刚你跑哪儿去了。”

    晋阳公主一沾椅子就瞪了江梨一眼。

    “你学学隆昌公主身边那位,那机灵劲儿,要什么都不用吩咐,眼神还没过去,那位就自己颠儿颠儿送上来了。”

    江梨对比表示十分委屈。

    是你说我这身衣服太破,站在你身边太碍眼,所以才放任曾倩把自己扯走的啊……

    临走时你不是还说没换好衣服之前千万不要过多在你身边晃荡,免得沾脏了你的审美品位么。

    “我倒是要看看二姐是想闹什么幺蛾子了,这么护着一位伴读,进了宫,还当自己是家里那个千娇万宠的小姐呢。”

    晋阳公主也就是抱怨两声,到底没有过多纠结江梨究竟跑哪儿闲逛去了,话头一转就到了别处。

    “回头你和那位卢伴读多结交一下,也好打听点东西回来。”

    这回倒不用江梨开口了,一边侍候研墨的画夜都听不下去了。

    “公主,您和隆昌公主一直关系一般,想来那位伴读也会防着江女官的。”

    晋阳公主狠狠瞪了画夜一眼。

    “要你多嘴,我乐意,打听不出来,我恶心恶心她不行?”

    江梨:“……”

    这都什么人呐!

    “画夜姐姐,刚刚是怎么了,公主怎么这么生气?”

    柳青阳恰到好处的讲了个故事,总算把晋阳公主的注意力扯开去了,江梨偷偷扯了扯画夜的袖子,打探情报。

    “哪天没点这事儿,那位卢小姐的脾气都快赶上公主的架子了,好像天底下就只有隆昌公主一个主子,其他的人统统都没放在眼里。”

    江梨点点头表示受教。

    从她和那位卢小姐的接触来看,这位主儿确是有点小清高的,平时眼高于顶看谁都是从眼角里看,不过才情是真好,太子似乎也挺吃她这一套的,每回都要巴巴的往上凑。

    只是自己要怎么去和她打招呼啊……

    “不过我倒是知道一点哟。”

    画夜抬头瞄了一眼,确定自家公主正很认真的听柳青阳讲故事,便偷偷往江梨身边凑了凑。

    “我家公主啊,虽然是平时是有些忙,但先生交代下来的东西,能自己做的就一定会自己做,实在是那些浪费时间的抄抄写写,才会让伴读代笔,可我听说啊,隆昌公主身边的那位卢小姐可是聪明得过了头,上次先生交待的德情赋,都是卢小姐帮公主写的呢。”

    江梨侧头,瞟了一脸八卦的画夜一眼。

    后者似乎毫无知觉,依然在兴致勃勃的传播谣言。

    “张掌正可是最讨厌有人捉刀代笔的呢,要是那篇赋写的不好也就算了,可偏生卢小姐太聪明了,柳先生看了都说是上佳之作。”

    江梨呆呆的哦了一声。

    所以呢?

    她是能去检举卢小姐代笔啊,还是能去揭发公主舞弊?

    画夜是上下嘴皮子磕一磕的事儿,到时候柳青阳随便问一句证据呢,她就得背上个背后嚼舌头根子嫉妒前辈构陷公主的罪名。

    这锅她不背。

    “那卢小姐的才思当真不错,真不愧是范阳卢氏出来的小姐。”

    江梨默默避开画夜的重点,反过来还夸赞了卢小姐一句。

    晋阳公主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画夜,后者赶紧坐直身子,专心研墨。

    “下学之后你不用伺候,回重芳宫还是女官所,你自己决定。”

    伴读不是宫女,没必要贴身服侍,但若是能得公主青目,也是可以住在宫中的。

    当了伴读还回女官所,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晋阳公主话中的意思非常明确。

    江梨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眼隆昌公主,然后冲晋阳公主笑得十分憨厚。

    “下官对公主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只是回女官所要走的路,恰巧路过二公主的寿华宫,下官斗胆,和公主讨半天假,回一趟女官所收拾东西。”

    晋阳公主满意了,下学时随手丢了一串玛瑙手串给江梨。

    隆昌公主缠着柳青阳问问题,连带着卢小姐也落到了后头,晋阳公主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摆驾回宫,留下江梨一个人,站在宫学的门口,拿着一串红玛瑙,如丧考妣。

    麻麻,我不想去见卢莲枝啊……

    “怎么,得了赏你还不赶紧追上去谢恩?”

    皇子下学比公主稍晚一些,江梨避过了太子的仪仗,躲过了五皇子的侍从,还是漏了一个无人伺候的易北。

    连日不见,易北的气色好了不少,衣服也不再是破旧不堪,绣纹上的麒麟完整的露了出来。

    江梨再也装不下去了。

    “下官见过皇子殿下,殿下千岁。”

    她前几次和易北见面那都是非正常状况,相信易北也不会喜欢她当众提起。

    易北果然满意的笑了笑。

    “晋阳公主嘴虽然毒些,但性格还是很护短的,你待在她身边应该不错,怎么,你好像不乐意?是哪里得罪公主了么?”

    江梨蔫头巴脑的点了点头。

    “应该是吧,公主身边的画夜说隆昌公主上次作赋找伴读代笔,公主让我去和隆昌公主的伴读套套话,然后揭发公主作弊的事。”

    虽说皇子公主是一家,但很明显易北是个意外,江梨也便没打算瞒他。

    易北嗤的一声笑了。

    “她这是逼着你表忠心呢,你去和那位伴读小姐闹得越翻越好。”

    江梨越发委屈。

    她就是不敢啊……

    易北察言观色,很快察觉到了江梨的不情愿。

    “你好像很怕那位伴读小姐?”

    江梨再次点头。

    反正她怂嘛,也不多这一回。

    “不要紧,你闹了晋阳公主才会保你,不闹你连重芳宫都回不去了,你不是打算一辈子待在女官所吧。”

    待在女官所也没什么不好啊……

    江梨默默的想。

    坐在龙椅上的人怎么会理解待在女官所里的那种悠闲与清净啊。

    等等……坐在龙椅?

    坐在龙椅!

    她到底在怕什么啊,易北连太子都给扳下去了,区区一个太子侧妃算个球!

    卢莲枝根本没前途嘛!

    这么好的机会她不把握报仇,难道真的像易北说的,要一辈子怂下去么!

    狐假虎威什么的,她是一直背后没蹲着老虎,所以四辈子都没法实现这个愿望,现在未来最大的一只老虎都给自己撑腰指路了,她要再不上道,还抱得上这只金大腿么。

    江梨唰的抬头,目光明亮,盯着易北。

    “您说得对!”

    易北被江梨这莫名其妙燃起的熊熊战火烧得一愣,默默往后退了小半步。

    “悦嫔娘娘在后宫也算得宠,父皇也挺喜欢晋阳公主的小脾气,不过一个伴读而已,隆昌公主不至于为了这个和晋阳公主闹太僵,你把握好度就行。”

    江梨重重的点了点头。

    易北都这么说了,只要不涉及敏感问题,出口恶气应该是做得到的。

    不就是卢莲枝的文章么,太子也特别欣赏,第三世太子和自己关系最融洽时,时不时还会拿着她的诗稿和自己点评一番,她熟得很,根本不用去套什么近乎嘛。

    江梨五体投地,诚心诚意的给易北行了个礼,然后爬起来,大踏步的朝着女官所的方向走了。

    做戏做全套,今天她要不往女官所的路上去一遭,和卢莲枝打个招呼,怕是瞒不过晋阳公主的眼睛,但具体明天怎么发挥,那还得当着晋阳公主的面才行,否则隆昌公主趁着没有人压制的时候,一举把她弄残废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开着外挂来篡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滚来滚去的团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滚来滚去的团子并收藏开着外挂来篡位最新章节